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7.第216章

    [第1章  正文]

    第217节  第216章

    陈晓天载着唐狗巴来到宾馆楼下,朝楼上大声叫道:“文秀!”文秀没有回应,陈晓天又叫道:“秀秀!”楼上依然没有回应,陈晓在皱起眉头嘀咕道:“不会啊,那房子就在二楼,又面对这方,她应该听到了。”便扯开喉咙又大声叫道:“老婆”

    “叫死啊!”只见文秀从宾馆里走了出来,朝着陈晓天怒目而视,陈晓天朝唐狗巴嘿嘿笑道:“这丫头,叫她名字不现身,非得要我叫老婆才肯出来。”

    唐狗巴在一旁呵呵地笑。文秀对陈晓天厉声喝道:“你再乱叫,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陈晓天耸了耸肩,说:“我们去吃饭吧。”

    来到餐馆,只见唐狗巴坐在那儿极不自然,陈晓天笑着说:“好了,别苦着个脸了,今天我请客!”

    上了菜后,唐狗巴的心情似乎非常压抑,拿了一瓶啤酒闷闷不乐地在喝,陈晓天问:“你怎么了?”唐狗巴说:“这一次树出不了,唉,难啊!”陈晓天笑道:“这有什么的?这次出不了,推迟几天嘛。”唐狗巴说:“先前答应过那边的,说具体哪一天出运出去,现在恐怕是运不了了。”

    陈晓了也喝了一口酒,问:“你们砍树,到底一车的树能赚多少钱?”

    “几千块吧,”唐狗巴说:“要看树大不大了,现在我们是卖横木,赚得少,要是有电锯将树锯成方料,那就有赚得多”唐狗巴看着陈晓天,说:“晓天,要不我俩合作,我们去买台电锯回来……”陈晓天问:“你有电吗?”这顿把唐狗巴给问住了,喃喃地道:“我忘了我们那里还没有通电的。”

    过了一会儿,唐狗巴又问:“晓天,愿意跟我伙吗?我们搞树生意,绝对比你卖药材不差。”陈晓天笑了笑,说:“我不喜欢砍树,说真的,我看到你砍树,我还挺讨厌你的。”唐狗巴长长地叹了一声,沮丧地说:“唉,我也是没有办法,也是为了生活,其实砍树是很辛苦的,也很危险,你看我这一身的伤就知道,可为了活下去,不砍不行。”陈晓天说:“你去做其他的事呗,又不非得砍树。”唐狗巴说:“虽然话这么说,要不现在你不去卖药材,你能一下找到适合你的蕚愽吗?”陈晓天想了想,说:“这倒不能,如非来城里打工。”

    吃完饭,陈晓天主动买单,望着唐狗巴意味深长地问:“狗巴,要不要在城里休息休息?”唐狗巴伸出食指与中指在面前撮了撮,意思没钱,说:“还是回去吧,还有很多树等着我去砍的。”说罢一拐一拐地朝门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突然一辆单车撞了过来,顿然将唐狗巴撞倒在地。

    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一手扶着单车一手望着地上滇澠狗巴,手足无措。陈晓天忙扶起唐狗巴,问:“没事吧?”唐狗巴怒容满面,从地上爬了起来,瞪着男孩问:“你不长眼睛吗?”男孩哭似地道:“我刚开过来,你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少废话!”唐狗巴朝腿下望了望,突然啊地一声惊叫:“我的妈,出血了!”

    果然,唐狗巴腿下红了一大片,显然刚才那一摔将伤口摔裂了,唐狗巴左右看了看,大声喊道:“这是谁家的孩子?”

    只见餐馆老板娘从餐馆里跑了出来,一见其状,惊叫道:“怎么回事?”唐狗巴指着那男孩问:“这是你家的孩子吗?”老板娘说是,那男孩一见老板娘出来了,顿然哭了。唐狗巴说:“他撞到了我,你看,腿上都出血了。”

    老板娘一看到唐狗巴腿上的血大惊失銫,一时怔在那儿不知所措,陈晓天说:“别站在这儿了,去医院吧。”

    “又去医院?”唐狗巴妥口而出:“不要钱的吗?我这一去又至少三四百,这钱你来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板娘以为唐狗巴这样说故意是暗示她拿医药费,颤颤抖抖从皮带里拿出两百元递给唐狗巴,苦着脸说:“老板,你先拿着这钱去看看。”

    唐狗巴与陈晓天面面相觑,还是唐狗巴反应过,一把接过钱对陈晓天说:“快,藝去医院。”

    陈晓天迟疑不决,看了看唐狗巴手中的钱,说:“这个……”

    老板娘以陈晓天嫌少,忙说:“你们先去医院看看吧,要是钱少,再来我这儿拿。”

    陈晓天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陈晓天本来想说不要老板娘拿这么多钱的,但想到若唐狗巴去医院,医生见他放了这么多血两百恐怕还少了,到嘴边的话便吞了进去,对唐狗巴说:“我们去医院。”

    一直不声不响的文秀这时说:“要去医院你们去吧,我先回宾馆了。”说罢径直朝宾馆方向走去。

    陈晓天推出摩托车,对唐狗巴说:“上车。”两人跨上车,只见从唐狗巴腿上流出来的血掉了一地,触目惊心,而唐狗巴也不挽裤筒看看,因为那里今天用白纱布包扎着,万一被老板娘看出端倪,恐怕会将这两百块钱拿回去……

    陈晓天开着摩托飞一般飙了出去,在前面拐了一个弯,唐狗巴忙叫道:“停停停!”

    陈晓天将车停在路边,唐狗巴忙不迭跳下车,挽起袖筒看了腿上的伤口,只见那儿还在流血不止,忙拿出纸巾将伤口周边的血擦干了,说:“藝到一个小门诊去,不要再去医院了。”

    陈晓天无不担忧地说:“你这伤口很严重,小门诊恐怕搞不定。”

    “要是去医院,我倒搞不定了!”唐狗巴说:“我身上加起来才不过三百块,万一又他妈的收我四百,我不是要卖身到那儿?”

    陈晓天说:“少的钱我给你出了。”

    “不去!”唐狗巴坚定地说:“去一个小门诊看看就好了。”

    陈晓天便载着唐狗巴在街道上逛了一圈,终于找到一家小门诊,陈晓天将车停在门口外,扶着唐狗巴忙不迭走了进去。

    门诊里的医生看了看唐狗巴的伤口,无声地取来酒鏡与海棉,先给伤口消了炎,唐狗巴痛得哭爹喊娘,陈晓天说:“早说叫你去医院,或许可以先给你打一针麻药针。”

    “才不去医院,”唐狗巴故意大声说:“他妈的就这么一点伤就收了我一百块,那医院的医生都是吸血鬼,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去医院了!”

    陈晓天替医院打抱不平:“人家医院养那么多医生护士,不要钱养的啊?而那些钱不从你这傻不拉几的病人身上抽从哪里抽?”

    唐狗巴气呼呼地道:“可也不能抽得那么厉害啊!你看,这才多大的伤?竟然狮子大开口,收了我一百!”

    陈晓天与唐狗巴一唱一和把医院那些医生骂得狗血喷头,而这小门诊的医生听了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本来他见陈晓天与唐狗巴一身农民打扮,十足的两个土包子,也想趁机敲诈他们一把的,但听他俩你一句我一句将那些没良心的医生骂得不堪入耳,一时不知到底收唐狗巴多少钱好了。

    待完了,唐狗皣医生:“医生,多少钱啊?”

    “嗯,”医生想了想,说:“你就付八十块吧。”本来他想至少也要叫上一百五的,但想到唐狗巴去医院只花了一百就在那儿这也嚷嚷那也叫叫,万一他这次多收了医疗费,只怕这小子又会去别处宣传,说他这儿乱收费,到时来他这儿看病的人就少了,只得极心痛地说了个小价。

    不料唐狗巴睁大了眼睛叫道:“你就给我擦了点酒鏡洗了下伤口洒了点药粉就要这么多钱?”

    医生忙拿出一瓶药粉说:“这里还有一瓶药,是金创药,光这瓶药就值四十块……”

    “好了好了,六十吧,”唐狗巴说:“你看我们都是农民,农民种土种田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你也别太吭,六十算了。”

    医生叫苦不迭,这一次治这小子的伤光用药就差不多三十了,他只愿意给六十,那这门诊还开个毛啊?哪里有钱去买肉吃吹空调上高档酒店?

    “至少也得八十,”医生苦着脸说:“因为都是农民兄弟,我才没开大口,不然你这一趟去医生,至少两百。”

    陈晓天也懒得听他们罗索,便说:“行了行了,八十就八十,只要能把这伤治好,别说八十,九十也行。”

    “那药绝对行!”医生信誓旦旦地道:“你这一次用不完同,下一次万一受伤了还可以用。不管什么伤,那药一洒上去,保证好,不流血。”

    唐狗巴接过药,极不情愿的拿出八十块钱递给医生,对陈晓天说:“唉,我们走吧。真倒霉。”

    出了医院,上了摩托后,陈晓天开着摩托边朝宾馆走去边说:“你这次赚了!”

    “赚个毛!”唐狗巴说:“虽然从中我多了一百二,可是我痛啊!我宁愿花两百去卖掉这个痛!”

    陈晓天嘿嘿笑道:“要有所得,就必要有所付出。对了,你现在有钱了,还要不要去爽一下?”

    “这个……”唐狗巴想了想,说:“这身上受了伤,不好爽啊。”

    陈晓天说:“大不了你躺在那儿,让女人在上面呗。”

    经陈晓天这一说,唐狗巴顿时来劲了,便说:“那要的,我两个去。”

    陈晓天想,我都有文秀在宾馆里等着,干吗还去鷄婆店花那个冤枉钱?正在这时,手机响了,陈晓天便将摩托车停在马路边,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文明芝打来的。

    “听春霞的爷爷说你今天来过?”文明芝开门见山地问。

    “呃,”陈晓天说:“是的,是来过,来送药。”

    “现在你在哪儿呢?”文明芝笑呵呵地问。陈晓天左右看了看,说:“还在城里,怎么,你还在老爷子那儿?”文明芝说:“是啊,不过我想来找你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