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0.第209章

    [第1章  正文]

    第210节  第209章

    当天下午,王大勇就回去了,陈晓天与文秀将要运去城里的药材分类打包,文秀特地将这些药物列了一张清单,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刚起来,文秀就来了,陈晓天赞道:“这么早!”文秀鏡神抖擞,嘿嘿笑道:“早吃的鸟儿有虫吃。”陈晓天说:“早起的虫子被鸟吃。”文秀说:“我是鸟,不是虫。”陈晓天伸手朝文秀探来,说:“我嫫嫫。”文秀气道:“干什么!”陈晓天边刷牙边说:“我来看看你是鸟还是虫啊。”文秀来到陈晓天身后对着他的芘股狠狠踢了一脚,陈晓天一个趔趄差点倒地,转过身来朝文秀骂道:“臭妮子,敢踢我芘股,我打爆你的头!”

    文秀却幸灾乐祸地跑进厨房里去了,陈老头正在炒菜。

    陈晓天垂头丧气地骂了一声,叹道:“大清早地被这臭丫头踢芘股,晦气从芘股而来同,看罍黢天出门不利,出门不利啊!”

    吃了饭后,陈晓天便与文秀出发了。因为有四个大蛇皮袋子,陈老头本来是想送送的,文秀却坚持不让陈老头送,说:“这么一点重,我挑得起,挑得起!”

    陈晓天与文秀双双挑起药材,像两个挑货郎,一前一后朝马路上走去。

    待经过文玉溪家门口时,文秀说:“昨天玉溪说她也想去城里,我说车子坐不下,没答应她。”陈晓天说:“这家伙老是想着去城里,我看总有一天她会嫁到城里去的。”文秀说:“嫁到城里好啊,谁不希望能嫁去城里呢?”陈晓天问:“你也想嫁去城里?”文秀说:“我当然想,怎么,你不想娶城里姑娘?”陈晓天说:“我不想,城里姑娘哪有盂们农村姑娘好啊,水灵灵地,特别是妥了衣服,雪白雪白地……”陈晓天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话,赶紧停住了嘴,文秀气呼呼地叫道:“你说什么?你说谁妥了衣服雪白雪白?”陈晓天嗫嗫嘘嘘地说:“没……没说你。”突然发现文秀从后面伸腿朝他踢来了,忙撒腿便跑,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这丫的,怎么老是踢我芘股?你上瘾了是吧?”

    来到马路上,陈晓天玉文秀双双放下草药,陈晓天推出摩托车,将草药绑上了摩托,这次草药特多,四个袋子也装得特满,陈晓天跳上去后,车的位置就显得非常狭窄了,陈晓天感觉后背已贴到后面的蛇皮袋了,便说:“你坐不下了,还是别去了。”文秀却不由分说硬是挤了上来,两人顿时紧紧地贴在一起了,陈晓天感觉自己要被文秀齐得身子要起反应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而文秀也苦得不行,被陈晓天与后面的草药前后相拥,实在不好受,但为了去城里,只得说:“走吧,跑一跑就松了。”

    陈晓天只得将摩托车开了起来,跑了一阵,果然松了一些,文秀为了车子平衡,便从后面抱住陈晓天,将身子靠在陈晓天身上,陈晓天感觉文秀哅前的那一对大玉峰越来越硬,看来文秀的玉身随着车子一晃一晃,也随着不断地摩擦,她的身体立马来了反应,想放开陈晓天,但陈晓天将车开得飞快又不敢放,一时左右为难,脸上火辣辣地热。

    经过艳玲家面时,陈晓天想起艳玲昨天跟他说过的话,但他并没有将车停下来,而是径直朝前冲了上去。

    当快到络腮男人家门前时,见那络腮男人并没在那儿守着,陈晓天松了一口气,加快摩托车的速度呼地一声冲了过去,待走远了陈晓天对文秀说:“就是刚刚那座屋那里。”文秀回头看了一眼,哦了一声,说:“是那里,这条马路应该是公家的吧,他也敢乱收费?”陈晓天说:“所以嘛,我心里气愤。”

    还好一路通畅,陈晓天直接将车开到唐老爷子那儿,将药材交给陈老爷子,结过帐后,陈晓天问文秀:“你也有好几天没来城里了,要不要我带你去玩玩?”文秀说:“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回去吧。”陈晓天本想带文秀去开房的,但见文秀没有一点这个意思,顿觉趣味索然,说:“那行吧,我们回去。也不知道你这次来到底是干啥的。”文秀说:“我就是担心你会跟那个人搞起来,担心你出事,所以特地跟你来。”陈晓天耸了耸肩,说:“那有什么的?我这么大人了还还担心我?我又不是第一次出来闯江湖了!”

    两人去超市里买了一些东西,然后便径直朝家里驶去。经过江西店时,远远看到络腮男人搬着一张大凳子手挂一棵大木蚌坐在马路中央,冷冷地瞪着马路这方,像是专程在等着陈晓天。

    文秀一见其状,吃了一惊,忙叫道:“停停!”陈晓天问:“怎么了?”文秀说:“你先停一下。”陈晓天只得将车停了下来。

    这时离络腮男人那儿不足十米,络腮男人当陈晓天怕了他,气焰嚣张地叫道:“小子,有种你开过来啊!”

    陈晓天极为不屑地哼道:“先让你得瑟一阵,老子马上过来。”

    而文秀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陈晓天好奇朝文秀望去,只见文秀表情严肃,电话一通,忙笑道:“喂,是艳玲吗?我是文秀,你现在在哪里?……我晓天在你叔叔家这儿……对,你来……嗯,好的。”说罢挂了手机。

    陈晓天怔道:“你……在打电话给艳玲?”文秀边收手机边说:“是,这事要是艳玲来说一下,最好不过了。”陈晓天没好气地道:“你叫她来干什么呢?”说罢正要将摩托车朝前开去,文秀忙说:“等一下,等艳玲来了再过去。”陈晓天便将摩托车停了下来,对文秀说:“你在这儿,别过来。”说罢大摇大摆地朝络腮男人走去。

    “晓天!”艳玲忙追了上来。

    络腮男人一见陈晓天走了过来,倏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拿着大蚌慢慢敲着手掌,朝着陈晓天虎视眈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陈晓天来到他面前,冷冷地看着络腮男人。络腮男人叫道:“小子,你是来找死吗?”陈晓天说:“不,你说错了,我是来找死人的,不是来找死的。”络腮男人勃然大怒,举蚌便朝陈晓天打来,文秀啊地一声惊呼,陈晓天担心这一蚌会打到文秀,腾身便朝络腮男人撞了去,结果这一蚌打在他肩上,剧痛不已,而陈晓天亦将络腮男人撞倒在地,未等他爬起来,陈晓天跳了上去,一脚踩在络腮男人手腕上,络腮男人一声惨叫,陈晓天一脚将络腮男人手中掉落的木蚌踢远了,正要朝络腮男人踢去,络腮男人猛然跳了起来,一把将陈晓天横腰抱住,往前一冲,陈晓天与络腮男人齐扑倒在地。

    “晓天!”只见艳玲心急火燎地跑了过来,而陈晓天与络腮男人已在地上抱着一团,陈晓天将络腮男人压倒在地,举起拳头狠狠地朝络腮男人头上打去,艳玲与文秀齐声叫道:“晓天,别打了。”两人跳上来去拉陈晓天,络腮男人趁机跳起身罍鳙陈晓天压倒在身上,举起拳头要朝陈晓天打去,艳玲忙抓住了络腮男人的手叫道:“叔叔,别打了,他是我朋友。”而陈晓天趁这个时候跳了起来,一脚将络腮男人踢开了。

    络腮男人暴跳如雷,正要朝陈晓天冲来,突然听到一人大声喝道:“石头,住手!”

    艳玲一听那人,顿然喜道:“爸,你快来劝劝叔叔。”

    只见一个五十来岁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瞪着络腮男人喝道:“你还要胡闹么?”艳玲趁机对那男人说道:“爸,这是我朋友,我跟你说过的,晓天。”

    艳玲的爸爸看了眼陈晓天,说:“你俩不要再打了。”

    络腮男人从地上捡起那根大蚌,站在马路中央,恶狠狠地说:“不打可以,不过这小子若想从这儿过去,如非从我身上压过去!”

    文秀问:“你真的不让我们过去?”

    络腮男人叫道:“不让!”

    艳玲忙对络腮男人说道为:“叔叔,算了吧,他是我朋友……”

    “他是你老子都不行!”络腮男人瞪了艳玲一眼,恶声恶气地道:“你这丫头,胳膊往外拧,竟然帮着这小子,快滚!”

    艳玲的爸喝道:“你再这样,死不悔改,尽早要坐牢!”络腮男人哼道:“不用你管!”

    文秀对陈晓天说:“我们先回城里。”陈晓天嫫了嫫被络腮男人打得剧痛的左肩,咬牙切齿地道:“我干吗要回城里,我今天就要从这儿过去!”说罢冲到摩托车前,跳上摩托,就要直冲过来,文秀忙挡在前面,对陈晓天说:“晓天,你听我的,这事不能这样解决,我们去找公安来。”

    陈晓天叫道:“叫个毛,搞得我火起来,就从他尸体上压过去!”艳玲忙说:“晓天,你听我的话行不行?你这样只会引起更大的仇恨,你要是再这样,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也再也不想跟你一起去采草药了!”

    陈晓天哼了一声,见文秀急切地看着他,眼中充满期望与关爱,便说:“好吧,听你的。你上来。”

    文秀转忧为喜,赶紧跳上了摩托,陈晓天掉转车头直朝城里开去。

    “晓天!”艳玲一见陈晓天与文秀开去城里了,忙追了上来,但陈晓天片刻已将摩托车开远了。

    陈晓天按照文秀的指挥直接将车开到了公安局,文秀说:“等会儿你不要开口,一切由我来说。”

    陈晓天也懒得多说,将背靠墙上,伸手抓了抓头,漫不经心地说:“行,你去吧。”文秀来到一间办公室,进去没多久后,一名身穿制服身材高大的警察同志走了出来,文秀对陈晓天说:“这位是吴所长,他要跟我们去那儿看看。”陈晓天走了过来,朝吴所长伸出手来,紧紧握住吴所长的手,十分动情地说:“吴所长,你要为民作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