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7.第206章

    [第1章  正文]

    第207节  第206章

    整个上午,陈晓天与文明芝一直在卧室里,看电影!十一点多钟的时候,陈晓天想着今天还得回去的,便说:“我们去吃饭吧。”文明芝说:“别出去了,你来做给我吃。”陈晓天说:“不了,太麻烦,我吃了饭还要赶回去呢。”

    两人来到楼下,陈晓天将摩托车直开到一家湘菜馆,上一次他跟刘玉兰来这儿吃过,感觉这儿的饭菜还不错,为了显示情调,两人一致认同得去一间包厢吃。

    经过一间包厢时,陈晓天不经意发现那包厢里坐着的两个人是那两个去他们村里买树的徐老板,而背对着门口的,是唐狗巴。其中还有一个大胖子坐在另一面。陈晓天暗想,这唐狗巴怎么跟那两个徐老板在一起吃饭呢?那个胖子又是谁?

    文明芝发现陈晓天的眼神有点怪,朝包厢里看了看,好奇地问:“谁呀?”陈晓天伸手在嘴前嘘了嘘,侧耳细听,听得唐狗巴说:“以后我先出价,故意压低,你们就多出一两块,他们一定会卖给你们。∑冧中一徐老板说:“只怕他们还会有人去你们村买树,到时价格又会上涨。”唐狗巴说:“所以我们现在得抓紧时间,争取将树全买过来。现在山上的树都没怎么砍,大的有两三尺来围,平均下来,一棵树至少赚七十八。”

    陈晓天一听,火冒三丈,原来这唐狗巴跟两个徐老板是一伙的,他们狼狈为堅,竟然故意压低树价,一股火名烈火油然而生,陈晓天正要冲进去,文明芝发现陈晓天的眼神不对,忙拉住他问:“你干什么?”陈晓天压住心中的火气说:“去打人。”文明芝忙将陈晓天拉到一边,说:“你别乱来,有什么事先陪我吃远了饭再说。”陈晓天想了想,突然喜上眉梢,说:“有了,走!”说罢拉着文明芝便朝唐狗巴所在的包厢走去,文明芝站在那儿问:“干什么?”陈晓天说:“叫他们请我们吃免费的午餐。”文明芝却站在那儿说:“不,我不喜欢跟他们一块儿吃饭,我俩就单独吃。”陈晓天只得说:“好吧,先留着他们狗命,陪你这个大小姐吃了饭再说。”

    陈晓天与文明芝来到一间包厢,吃了一顿浪漫情侣午餐,待吃完饭后,陈晓天来到那间包厢外,却发现唐狗巴他们已离去,心想,唐狗巴和那两个姓徐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待我回去了再找他们算帐。

    出了饭馆,陈晓天对文明芝说:“我先送你回去,我待会儿也要回去了。”文明芝点了点头,说;“行!”。陈晓天将文明芝送到公寓下,只见文明芝愁眉不展的样子,似乎是对陈晓天依依不舍,陈晓天也不多说什么,掉转摩托车头就走,听得文明芝叫道:“有时间来看我!”陈晓天大声应了一声:“好的!”

    陈晓天开着摩托一路狂奔,没多久,突然看见唐狗巴开着摩托于前面,便挂档追了上去,待与唐狗巴的车并肩而行时,唐狗巴朝陈晓天看了一眼,见是陈晓天,便叫道:“晓天,怎么你还没回去?”陈晓天说:“就回。你什么时候回?”唐狗巴说:“我也现在就回去了。”

    说了一会儿,陈晓天将摩托车冲到了前面,两人一前一后朝桃花村开去。当开到那个络腮男人家门前时,远远看到络腮男人坐在家门前朝这方望着,似乎一直在等着陈晓天。当看到陈晓天时,陡然站了起来,抓起墙下一根大木蚌跳到马路中央,手持木蚌,对着陈晓天虎视眈眈。

    陈晓天只得将车停了下来,瞪着络腮男人问:“你想干什么?”络腮男人见陈晓天停了下来,不由分说举起木蚌便朝着陈晓天劈头盖脸地打来,陈晓天忙从摩托车上跳开了,那木蚌打在摩托车上,顿时将陈晓天的摩托打倒了。陈晓天勃然大怒,大喝一声冲了上去,一把将络腮男人的木蚌抓住,双目赤红,怒不可遏地骂道:“畜生,敢打我摩托车,我要了你的狗命!”

    唐狗巴见势不妙忙将摩托车停了下来,正想上来劝架,却见陈晓天一用力便将络腮男人手中的木蚌夺了过来,狠狠地朝络腮男人身上打去,络腮男人一声惨叫,被陈晓天那一蚌打倒了。陈晓天举起木蚌正要再打上去,唐狗巴忙从后面抱住了他,急声叫道:“别打了,再打就死人了!”陈晓天怒气冲冲地叫道:“我就要打死这畜生!”

    络腮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见陈晓天拿着木蚌勇不可挡,不敢前来硬碰,转身朝屋里跑去。陈晓天大叫道:“那狗日的跑了,快放开我!”唐狗巴急急道:“你这不要命的还不快跑,他一定是去叫人了或抄家伙了!”说罢将陈晓天拖到摩托车前,急急地说:“快走!”他放开陈晓天,用力将陈晓天的摩托扶了起来,见陈晓天还站在那儿,叫道:“快上摩托啊,等会儿他叫人来了想走都走不了了。”陈晓天这才跳上摩托,不料刚跳上去,便见络腮男人手持一把杀猪刀从屋里凶神恶煞地冲了出来,唐狗巴大吃一惊,忙开起摩托朝前飞奔,陈晓天见络腮男人来得凶猛,便开动摩托,举起木蚌对着络腮男人的哅膛冲了上去,由于摩托开得飞快,冲力大,一下便将络腮男人冲倒了,而陈陈晓天丢掉木蚌开起摩托飞一般朝村里方向驶去。

    朝前奔了一阵,回头见络腮男人没有追上来,唐狗巴将车停在路边,陈晓天也停了下来,唐狗巴说道:“那种人是地方恶霸,你千万别跟他硬碰硬,就算你再强,你也斗不过他。”

    陈晓天气急败坏地叫道:“我怕他个鷄巴!惹得老子火了,老子抄了他的狗窝!”

    “唉!”唐狗巴长长地叹了一声,抽出两根烟来,递了一根给陈晓天,一根塞进自己嘴里,拿出拿火机将两根烟都点燃,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团弊雾,慢条斯理地说:“晓天,你呢,什么都好,就是太冲动了,其实我跟你一样,对那狗日的这恶霸行为极为不满,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都要从他门前过,他若要搞你,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搞你,他只要做到一点,不让你从他门前过,你就断了路!”

    陈晓天也像模作样地吸了一口烟,气呼呼地说:“难道就没有王法了么?”唐狗巴说:“这个世界,强者就是王法!我看你现在有麻烦了,又后要是从那儿过去,恐怕……唉!”唐狗巴摇了摇头,无限地担忧。陈晓天哼了一声,冷冷地说:“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那个畜生?你放心,我下一次来就拨了他这个钉子!”

    吸完了烟,陈晓天与唐狗巴开着摩托直朝家里奔去。到家时,天已快黑了,只见文秀与陈老头还在家门前忙碌,陈晓天嗡声嗡气地说:“我回来了。”文秀生气地问:“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昨天去哪了?”陈晓天说:“去朋友那儿玩了。”文秀说:“你外面有什么朋友啊?是去鬼混了吧?”陈晓天忙说:“哪里鬼混?去茹姐了,上一次我兰姐去找姓金的那畜生,兰姐和黑熊帮了我们大忙,我去感谢他们了。”

    文秀说:“你上一次不是和兰姐去感谢了吗?怎么这次又去?”陈晓天被问得烦不胜烦,极为不悦地叫道:“你问那么多干吗?好像我老婆似的,我烦着呢!”

    文秀哼了一声,说:“你这个态度,还想要我做你老婆,你得了吧,整天在外面鬼混,你还晓得回来啊你!”

    “你有完没完?”陈晓天怒气冲天地叫道:“你要是不爽,下一次你去送药,我看你的药没到城里,你的药就被别人拿下了!”

    文秀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陈晓天说:“在江西店那儿,有一个畜生他妈的从他家里过要给他钱,我没给,这次回来他挡着我,还拿刀杀我呢,幸亏我跑得快,不然都没命回来了!”

    “是不是真的?”文秀半信彪疑,“哪有这种人?”

    陈老头闻声也走了过来,将陈晓天全身上下看了看,问:“你跟他打起来了?”

    陈晓天说:“他先要我的,把我的摩托车打倒了。”陈老头便问:“是怎么回事?你说说。”陈晓天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说了,文秀这才相信,骂道:“那家伙也太霸道了吧,那条路又不是他家的,凭什么他要收钱?”

    陈老头对陈晓天说:“这事你不应该动手的。”陈晓天没好气地道:“我不动手,难道我站在那儿任他打我?我才没那么傻!”

    文秀突然说道:“艳玲不是江西店的吗?问问她那个人是谁。”陈晓天也猛地想了起来,说道:“是啊,我都把艳玲给忘了呢,唉!自从心底有了文秀以后,别的任何女人都进不了我的心了!那艳玲还在冬梅家没?”

    “你就油嘴滑舌吧,”文秀一脸生气的样子,内心却喜得乐开了花,不动声銫地说:“她还在冬梅家。”陈晓天哦了一声,说:“我马上去找她。”说完便朝李冬梅家跑去,文秀忙叫道:“这么晚了你还去干什么?明天去。”陈晓天说:“我已等不急了。”

    陈晓天一鼓作气跑到李冬梅家,因为跑得快,李冬梅家的那条大黑狗猛然冲了出来,对着陈晓天疯狂地大叫,陈晓天弯腰要去捡石头打它,大黑狗见势不妙掉头便跑。

    李冬梅与艳玲听到狗叫声跑了出来,一看到是陈晓天,双双喜道:“晓天哥,你怎么来了?”

    陈晓天伸手指了指艳玲,气喘吁吁地说:“我……我问你个事儿。”

    艳玲与李冬梅相互看了一眼,艳玲好奇地问:“什么事啊?”陈晓天深吸了一口气,待呼吸平静了,这才问:“江西店那儿有一个人的屋建在马路边一脸络腮胡子的,那个人是谁?”李冬梅笑道:“他啊,嘿,是我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