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4.第203章

    [第1章  正文]

    第204节  第203章

    李飞、春霞、文明三人在一起商量了良久,最后决定去爬山。当然,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李飞对爬山是毫无兴趣的,而春霞与文明芝却是兴致勃勃,她们去爬山,主要是工作累了,想去亲近大自然,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气,而且爬山能锻炼身体,有益身体健康,更让女生们为之疯狂的是听说爬山能让女人更苗条,更漂亮……

    三人先去超市买了两大袋吃的喝的,文明芝建议:“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要不要在山上过夜?”李习与春霞一听,双双相互看了一眼,李飞说:“我常年生活在山上,在山上刮风下毒蛇猛兽我无所谓,只是你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

    “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文明芝双手叉腰,气呼呼地叫道:“什脺餍娇滴滴的大美女?你的意思就是我春霞不敢在山上过夜了?春霞,今晚我们就证明给她看!”春霞还想说什么,文明芝伸出手来,阻止了春霞,无比坚决地说:“春霞,你不用说了,我已做好了决定,我们去买帐蓬!”

    三人买了两副野外帐蓬,文明芝想得还要周到,说:“山上一定有很多蚊子,我们要不要买一点蚊香啊?”春霞笑道:“你有帐蓬了还要蚊香干吗?”文明芝拍了拍自己的头,哦了两声,顺般买了两把手电筒。

    一切搞定,陈晓天将要带的东西绑在摩托车手面,三人兴高采烈地出发了。

    可车才开出没多久,春霞的手机响了,陈晓天将摩托车停在路边,春霞接了电话,接完后,只见她愁眉苦脸极为不悦地说:“医院有急事,要我回去开会,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爬山了。”

    “我靠!”文明芝毫不在意自己的粗鲁,气呼呼地叫道:“不是说好放假吗,还要开什么会?早说要你关机了!”

    春霞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勉强笑道:“没办法,这次会议很重要,非去不可。不过没关系,你俩可以去啊,说不定我开完会来找你们呢。”

    文明芝哼了一声,将脸偏过一旁,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陈晓天说:“我先送你回去吧。”春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这儿离我医院不远,坐车不要二十分钟,你们快去吧。”

    陈晓天还要说什么,春霞已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对文明芝与陈晓天挥了挥手,微笑着说:“拜拜,玩得开心点。”说罢便上了出租车,边朝文明芝与陈晓天挥手边驶远了。

    陈晓天与文明芝看着春霞所坐的那辆出租车崳行崳远,两人心中都失落落地,半晌,陈晓天问:“我们还要不要去啊?”文明芝懒洋洋地说:“随你呗。”陈晓天见文明芝无鏡打采的样子,不好扫她的兴,便说:“反正东西都买好了,我建议去!”文明芝说:“去就去吧。”陈晓天像是听到了命令,马上开动车子,飞一般朝前驶去。

    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面前出现了一座大山,只见那座山巍峨雄壮、高耸入云,待到了山,更觉得它高不可攀。而山脚下来来往往走满了人,看来来这儿爬山的人还真不少。

    陈晓天见有一条大公路延着山腰蜿蜒而上,便问文明芝:“我们是直接开摩托车上去,还是走上去?”文明芝说:“既然是来爬山,当然走上去啊。”

    陈晓天将摩托车停在停车场,一位穿制服的管理员给了陈晓天一块小牌子,上面记着数号,对陈晓天说:“五块钱一个小时。”陈晓天怔了怔,问:“这里停车还要钱啊?”那管理员说:“对。”陈晓天问:“停一天多少钱?”管理员说:“三十。”陈晓天看向文明芝,问:“你还要不要在山上过夜了?要过的话我就停一天。”文明芝想了想,说:“过就过呗,谁怕谁。”

    交了停车费,陈晓天与文明芝将车上的东西悉数拿了下来,陈晓天对文明芝说:“这东西都由我来拿吧,你就全心全意地去爬山吧。”

    文明芝乐不可支,像一只出笼的小鸟飞快地朝山上跑去,将春霞半路而返的不愉快也抛至了九霄云外。看着文明芝那像个小孩一般的可爱模样,陈晓天无奈摇了摇头,笑道:“这家伙……”

    没多久,前面出现一座庙宇,两人进去游玩了阵,再往上走,出现了一块大瀑布,白瀑飞流直下,激起浪花片片,文明芝无比惋惜地说:“没带上相机,真可惜!”陈晓天说:“下回来的时候带上吧。”

    待中午时,两人来到一块大石头上吃了零食,喝足了水,继续朝山上走去。

    不多久,两人便到了半山腰,往山脚下一看,山脚下人山人海,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但真正爬到山上来的人却少之又少。而眺眼远望,万水千山、高楼大厦尽在眼前,会当凌绝顶,无限风光在险峰,莫过如此!

    陈晓天与文明芝激情澎湃,鏡神大振往山上爬去,两人爬爬停停,上面的人越来越少了。突然,前面的文明芝停了下来,转过了身来,看了眼陈晓天,无比地难堪,陈晓天问:“怎么了?”文明芝朝身后指了指,撇着嘴说:“你看看呗。”陈晓天好奇朝前面望去,只见一男一女正在一棵松树下接吻,两人都坐在地上,相拥而吻,吻得无比激情,男人的一只手抱着女人后前,一只手伸进了女人的怀中,在女人的双峰上不断煣搓,那女人情不自禁发出一阵阵渖訡。

    陈晓天轻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说:“此路不通,我们换道吧。”文明芝面红耳赤,往回走了几步,见有一条小路朝山上通去,便大步踏了上去。陈晓天见那一男一女还在激吻当中,忘乎所以,便大声咳了两声,那一男一女完全沉浸在激情之中,完全不把陈晓天的咳声放在耳里,陈晓天气恼不已,转地身去,突然放开喉咙大声叫道:“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到山顶我想唱歌……”

    那一男一女显然被陈晓天的歌声给震醒了过来,朝陈晓天这边望来,一看见陈晓天,忙相互放开了对方。而陈晓天继续高声唱道:”哦耶,爬到山顶我想唱歌,唱给山上的妹妹听耶……”

    文明芝听了,忍俊不禁。而陈晓天追了上来,朝山上看了看,山上树密林深,离山顶也不知还有多远,便问:“你还想上去吗?”文明芝说:“上啊,既然到了这儿,怎么能半途而废,我一定要爬到山顶去!”

    陈晓天说:“只怕你到了山上天就黑了。”文明芝正銫道:“天黑了也不怕,正好在山上过夜!”说罢大步朝山上爬去,见文明芝道路如飞,毫没有疲倦的样子,陈晓天惊叹不已,他这个生长在山里的汉子已感觉到累了,而文明芝这个城市里的丫头竟然还那么活泼,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而这时,山上已没有其他的人,只有陈晓天与文明芝,一前一后往上爬。当两人终于爬到山顶时,已近黄昏。两人站在山顶上,望着远处的无限风光,感觉整个世界都被自己踩在脚底了,文明芝情不自禁扯开喉咙吼了几声,接而拿出手机给春霞打了一个电话,兴奋地说:“春霞,在哪呢?会开完地吗?我到山顶了耶!”打完电话后,又拿起手机在山上四处拍了照,及至天黑了,一轮圆月冉冉上升,整个山笼罩在皎洁的月光之下。

    陈晓天早已将两顶帐蓬打好,只见两个帐蓬相隔三米之远,而陈晓天已钻到一个帐蓬里呼呼大睡了。文明芝来到帐蓬外叫道:“喂,你怎么就睡了?”陈晓天懒洋洋地说:“累了,休息一下。”

    “真差劲!”文明芝摇了摇头,问:”还有东西吃吗?我饿了。”陈晓天说:“在你那个帐蓬里。”文明芝忙钻进另一个帐蓬里,只见他们买的吃的喝的都在这里面,不由拿起能吃的津津有味吃了起来。待吃好喝足后,伸了一个懒腰长叹一声仰面躺了下去。

    或许白天忙了一天,文明芝也实在太累了,刚躺下去便睡着了。

    半夜,两人都被一阵冷风给冻醒了。陈晓天这时才想到,这山上因为树多,半夜会很冷的,后悔当时没准备被子,正想看看文明芝怎么样了,手机突然响了,陈晓天拿出一看,收到一条信息,一看是文明芝发来的,她问,你醒了吗?我冷,你冷不冷?陈晓天回复说,我也冷,要不我将我的衣服给你穿。文明芝说,你给我穿了,那你不是更冷?陈晓天说,我是男人,我挺得住,你一个小女人,冻着了只怕会生病。文明芝哼道,谁说我是小女人?我坚强的。陈晓天说,你就别逞强了,过来拿衣服吧。文明芝说,不来,你要是真想给我穿,你自己送来。

    陈晓天一时怔住了,他只穿着一件短袖,说给文明芝衣服穿,只是随口说的,没想到文明芝竟然当真了,不知她是没发现这个还是真的冻坏了。但话既已说出口,就不便再收回,陈晓天只得妥了衣服钻出帐蓬,来到文明芝的帐蓬外说:“美女,我来了。”

    文明芝从帐蓬里坐了起来,一看陈晓天光着身子,顿然笑道:“你怎么不穿衣服啊。”陈晓天将衣服朝文明芝面前扬了扬说:“衣服给你穿。”文明芝拉开拉链,接过陈晓天的衣服,闻了闻,说:“好臭!”陈晓天纠正说:“那不是臭,那是男人独特的香味。”文明芝哼了一声,将陈晓天的衣服盖在自己身上,见陈晓天站在帐蓬外打罗索。便说:“要不你进来吧,我们睡在一块儿可能会暖和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