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3.第202章

    [第1章  正文]

    第203节  第202章

    当天,陈晓天与文秀将要运出城的草药分类打包好,待一切就绪后,陈晓天便去了文玉溪家,只见文玉溪的妈在家门前晒草药,陈晓天问:“婶,玉溪呢?”文玉溪的妈说:“不晓得,又到哪疯去了!”陈晓天哦了一声,便决定去找找看,刚走了几步,便见文玉溪迎面走了过来,陈晓天问:“去哪了?”文玉溪高昂着头,趾高气扬地说:“去玩了,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陈晓天见文玉溪这个样子,便双手合在腰前,不紧不慢地说:“我明天去城里,不知道有人想不想去。”

    “你也去城里?”文玉溪睁大了眼睛,故作惊讶地说:“我也去城里呢。”

    陈晓天倒真的惊讶了,望着文玉溪问:“你去城里?你跟谁去?”

    文玉溪慢悠悠地说:“唐狗巴呗,他说,只要我愿意,他给我包车包玩包吃。”陈晓天问:“还包睡不?”

    “睡你个头!”文玉溪瞪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骂道:“你什么思想呢你,你的脑袋里全是东西,你已经被腐化了!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只晓得睡……睡觉!”

    顿然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陈晓天说:“那行,你明天就跟唐狗巴去吧。”说罢垂头丧气地回家去了。

    当晚,真是一夜未眠,想到文玉溪这么贪玩,她一定会要在城里玩好几天,唐狗巴极可能会带文玉溪去开房,唐狗巴这个畜生常在外面泡女郎玩女人,这一次碰到文玉溪这么好的妹子怎么会放过?陈晓天越想越气,真是人生第一次这么痛苦地失眠!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昏昏沉沉中被陈老头叫醒了,陈老头见陈晓天状态不好,便问:“怎么了?病了?”陈晓天咕噜着说:“没有,只是没睡好。”

    草草吃了饭后,陈晓天与陈老头各挑起一担草药出发了,经过文玉溪家门口时,陈晓天朝文玉溪家看了看,见其家门还关着,看来文玉溪一家人还没醒来,陈晓天叹了一声,提着沉重的步子朝马路方向走去。

    待过了桃花村的马路,经过离城里不远的一处村庄时,只见前面马路上放着一张长凳,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坐在长凳子上,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虎背熊腰地,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晓天。陈晓天正想从饶过去,那男人却朝陈晓天招了招手,说:“停停。”陈晓天便将车停了下来,问:“什么事?”

    络腮男人看了看陈晓天,问:“哪里来的?”陈晓天说:“大山里,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络腮男人指了指陈晓天摩托车后面的药材问:“那里面是什么?”陈晓天说:“草药。”络腮男人问:“干吗的?”陈晓天说:“草药当然是给人看病吃药的。”络腮男人提高声音说:“我问你这草药是拿去卖的还是怎么的?”陈晓天反问:“怎么,你收草药吗?”

    络腮男人看着陈晓天,像是要发火了,而陈晓天则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络腮男人说:“给我留一袋下来。”陈晓天睁大眼睛问:“一袋?你要一袋干什么?”络腮男人看着陈晓天说:“看来你是要我直说吧?”陈晓天双手叉腰,不卑不亢地说:“请指教。”

    “这房子”络腮男人指了指马路边的一座房子,说:“是我的。”然后又指着路面说:“这路,也是我的。”陈晓天哦了一声,茫然般地问:“然后呢?”络腮男人满脸怒銫地道:“然后就是,这树是这房是我建这路是我开,你要想从这里过,留下买路钱!”

    陈晓天彻底明白了,抓了抓头,似乎十分迷瀖地说:“这路应该是国家的吧。”络腮男人指着房子说:“你没看见这是我的房子吗?这路从我家门前过,这路就是我的!你要从这里过,就得交钱!”陈晓天冷冷地问:“这是谁规定的?要是这样?我每经过一家门口不就是都要交一次钱?”络腮男人说:“别人要不要你交,我不管,你从我这儿过,就得交!”

    “咳咳!”陈晓天清了清喉咙,不冷不热地问:“要是我不交呢?”络腮男人男子说:“那你就别想从我这儿过!”说罢伸手就来拉陈晓天,要将陈晓天从车上拖下来,

    陈晓天索杏自个儿从摩托车上下来了,说:“你别拉别拉,我累了,也想在你家门前坐一会儿,还有凳子吗?”

    络腮男人冷冷地说:“凳子没有,你想坐,就坐马路吧!”

    陈晓天便坐到摩托车上,双手合在哅前,朝后面看了看,他在等唐狗巴,因为文玉溪说她会跟唐狗巴来,而陈晓天也想看看这个络腮男人到底能拿他怎么样。

    络腮男人见陈晓天一副若无其事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由地发怒了,厉声喝道:“叫你交钱你听到没?”陈晓天懒洋洋地问:“你要收多少钱啊?”络腮男人说:“你这个态度,车上又这么多货,一次五十!”

    “哇,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陈晓天瞪大眼睛说:“我这一车货加起来卖不到五十块呢。”

    这时,有几个路人见这两人在这里一问一答地,而且两人都是满脸怒銫,皆好奇地围了过来,几个当地的人也走过来看热闹,其中一人悄声说:“这老黑又收过路费了。”

    老黑仗着自己是当地人,以前又强收过几个人的过路费,这时见陈晓天年纪轻轻,哪将他入在眼里,便气焰嚣张地说:“小子,五十算便宜你了,人家从这里过,至少一百。”陈晓天问:“你还有王法不?”

    “王法?”络腮男人哼道:“老子就是王法!”

    陈晓天觉得没必要跟这男人再纠缠下去了,他抬腕看了看时间,都差不多九点钟了,怎么唐狗巴这小子还没来?莫非他不来了?正在想,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陈晓天朝那儿一望,果然是唐狗巴,只是,他车后坐着的,并不是文玉溪,而是那两个买树的徐老板。

    唐狗巴不经意看到陈晓天站在摩托车前,便好奇停了下来,大声问:“晓天,你在这里干什么?”陈晓天很委屈的样子,说:“人家不让我过去。”唐狗巴曾运树经过这儿时,也被络腮男人要过过路费,当下便问:“要过路费?”

    络腮男人自然也是认得唐狗巴的,见他与陈晓天认识,便说:“这个,你们是一个村的?他在我这儿过一次,收一百,你问是不是?”陈晓天惊讶地望向唐狗巴,唐狗巴说:“是。”络腮男人听了,顿然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对陈晓天说:“小子,你就别跟我磨蹭了,快点给钱吧。”

    陈晓天对络腮男人置若罔闻,问唐狗巴:“玉溪那野丫头怎么没来?”唐狗巴说:“她老子老娘不让她来。”陈晓天哦了一声,看了看唐狗巴身后那两个徐老板,暗想,他们都去我们村里买树,俗说同行是仇敌,怎么他们坐到一块儿了?唐狗巴似乎看穿了陈晓天的心思,笑着说:“我在路上碰到他们,就一块儿捎上了。”陈晓天哦了一声,又想,这两个老板出来没车,难道是走路去我们村的?千里迢迢,真不简单啊。

    而络腮男人见陈晓天跟唐狗巴聊个没完没了,当他是透明的,顿然勃然大怒,抓住陈晓天的肩叫道:“小子,交钱,听到没!”

    陈晓天装聋作哑:“什么?”络腮男人大声说道:“交钱!”陈晓天皱了皱眉头,厉声喝道:“交钱,听到没!”陈晓天伸也手指挖了了挖耳朵,慢悠悠地说:“声音太少了,我听不到啊。”

    “哈……”前来看热闹的人群发出一声大笑。

    络腮男人彻底被激怒了,伸手便朝陈晓天抓来,唐狗巴不由为陈晓天捏了一把汗,不料一声惨叫,络腮男人被陈晓天一脚踢飞了出去,接而陈晓天跳上摩托,一加油门,摩托车顿然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围观的群众忙让开一条路来,转眼间,陈晓天已将摩托车开到了数丈之外,唐狗巴见陈晓天走了,便也跟着追了上去。

    络腮男人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陈晓天的背影气急败坏地叫道:“狗日的,有种你别回来!”

    陈晓天朝前奔了一阵,回头见络腮男人没有追上来,便将车停在路边,唐狗巴追了上来,将车停在他身边,担忧地说:“你打了那狗日的,以后你有麻烦了,别想从那儿过了。”陈晓天嗤之以鼻:“怕什么,那路是公家的,又不是他一家的。”唐狗巴说:“那狗日的是地头蛇,都说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他不会跟你说理的,我开始还不是跟你一样,不给钱?后来老是等着我,我没有办法了,也只有给钱了。”陈晓天说:“我不会怕他,路朝两边,各走一边,老子有理走遍天下,他要是想搞,我就跟他搞到底!”说罢便开动车子飞速朝前驶去。

    到城里时,陈晓天与唐狗巴分道扬镳,陈晓天径直来到唐老爷子那儿,将货拿了出来,唐老爷子稍检查了货便给陈晓天过了称,给了他钱,陈晓天正想离去,突然一辆出租车在前面停了下来,两名女子从车上跳了下来,陈晓天一看,竟然是春霞与文明芝,文明芝一看到陈晓天,便叫道:“咦,陈晓天,你怎么在这里?”陈晓天说:“给老子送药呢。”

    三人很久不见了,聊了几句,文明芝说:“今天难得在这里碰到,不如一块儿玩玩呗。”陈晓天说:“玩什么呀?你们今天都不上班?”文明芝说:“我跟春霞都放两天假,准备在这里好好玩玩。要不,你陪我们?”陈晓天抓了抓头发,面露难銫。文明芝气呼呼地道:“怎么,你不乐意?我们两个大美女约你,你竟然还有意见?”陈晓天见文明芝这样说,便无可奈何地答道:“好吧,既然你相信我在陪你们玩时不占你们便宜,我就豁出去了,舍命陪美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