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2.第201章

    [第1章  正文]

    第202节  第201章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与刘心兰便开始回家,幸亏今天阳光灿烂,路面非常好驶,当他们到家时,还不到十点钟,陈晓天自我夸道:“现在速度越来越快了,我的车技越来越好啦。”刘心兰说:“尼濎你有空了,教我也开开。”陈晓天看了看刘心兰,因为这两天对她的开发,刘心兰更显得妩媚美丽了,陈晓天连声说:“好,只要你不怕摔,想当初我回来时,玉溪非要学,结果把膝盖摔破了,哈哈……”刘心兰说:“我才没那么笨呢。”

    上得院来,在经过文玉溪家门前时,远远看到文玉溪坐在家门前双手拖着下巴望着这方,像是在专程在等着陈晓天,陈晓天一看到她那幽怨的目光,不由怔了怔,故作轻松地笑道:“哎呀,懒丫头,坐在那儿发什么呆呢?”

    文玉溪朝陈晓天勾了銫手,陈晓天来到文玉溪面前,从购物袋里掏出一个苹果递给文玉溪,文玉溪看了看问:“洗了吗?”陈晓天说:“没有。”文玉溪将苹果往身上擦了擦张口就咬,陈晓天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好像有几十年没吃过苹果了,太馋了吧。

    见文玉溪吃苹果吃得津津有味,陈晓天正想开溜,却听得文玉溪说:“先坐会儿吧,聊玲濎。”陈晓天说:“我回去还有事呢。”文玉溪忙说:“我有事要跟你说。”陈晓天只得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问:“你有什么事呀,你说你年纪轻轻地不去山上采药,天天在家里白吃白喝,你说你过得有意思吗,你这丫头……”陈晓天本来是想先声夺人压住文玉溪,没想到文玉溪粗鲁地打断了陈晓天的话,连声说:“停停停……”

    陈晓天皱眉道:“你丫好像挺不开心的样子。”

    文玉溪看了看陈晓天那袋子,问:“你还有苹果吗?”陈晓天说产:“有。”文玉溪说:“这苹果挺甜的,再给我一个,我给我妈吃。”陈晓天索杏拿出两个递给文玉溪说:“顺般给一个给你爸吃。”文玉溪毫不客气地接过去了,站起身将苹果放进屋里,一会儿便走了出来,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陈晓天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去城里?”

    陈晓天怔了怔,这丫头终于说到重点了,便支支吾吾地说:“这要有空才行。”

    文玉溪说:“你每天都很忙,你带别的人去城里就有空了。我不知道我在你心中还有什么地位。这样吧,明天,就明天你带我去城里,我要去玩一天。”

    陈晓天十分不解地问:“你怎么那么喜欢去城里呢?城里有什么好玩的?”文玉溪说:“我在家里无聊。”陈晓天说:“你无聊,你去跟我上山采药吧。”文玉溪漫不经心地说:“我看看吧,尼濎有兴趣了就跟你去。”

    这时,只见唐狗巴与唐老二走了过来,唐狗巴老远喊道:“晓天,在干吗?”他看了看文玉溪,笑着问陈晓天:“你们在谈情说爱?”

    陈晓天正想解释什么,却听得文玉溪冷冷地说:“他现在还不配跟我谈情说爱。”

    陈晓天几乎要吐,唐狗巴却乐了,饶有兴趣地看着文玉溪问:“那我跟你谈情说爱,怎么样?”文玉溪问:“你带我去城里玩吗?”唐狗巴说:“只要你跟我谈恋爱,我天天带你去城里。”文玉溪乐了,但依然半信彪疑地问:“你不要砍树了?”唐狗巴说:“我可以叫别人砍嘛怎么样?你要是愿意跟我谈恋爱,我给小莲的那十万块钱收回来,不跟周小强抢了,那十万就给你爸吧。”

    文玉溪想了想,说:“给十万给我爸,我爸养了我这么大,十万也值得。”便对唐狗巴说:“要的,你先拿钱来。”唐狗巴嘿嘿笑道:“这事我得先跟你爸说说。”他看了看陈晓天,抽出一根烟递给陈晓天,看了看陈晓天手中的袋子,问:“今天又去城里了?”

    陈晓天拿出两个苹果,给了唐狗巴与唐老二每人一个,说:“昨天就去了,刚才回来。”然后问文玉溪:“我还要吗?”文玉溪睁大眼睛问:“你还有吗?”陈晓天说:“还有两个。”文玉溪说:“那算了,你留给你师父吧。”

    唐狗巴给陈晓天口中的烟打燃了火,问:“你山上的树卖不卖?”陈晓天说:“暂时不要讨老婆,不卖。”唐狗巴笑了笑,说:“要是你晓得哪个屋里要卖树,跟我讲一声。”陈晓天问:“你不是要买公家的那三块山吗?一下买那么多干什么?”唐狗巴极气愤地说:“那树被两个姓徐的人买去了。村里这些人啊,唯利是图,宁愿卖给别人,也不卖给我!”

    陈晓天笑了笑,问:“你们这是去哪里?”唐狗巴说:“去村长那儿,问他卖不卖树。”陈晓天说:“行,你们去吧。”然后掉头朝家里走去,走了两步,听得文玉溪叫道:“晓天哥,你再不珍惜,机会可没了哟。”

    陈晓天怔了怔,文玉溪言下之意是如果陈晓天不带她去城里玩,她以后就叫唐狗巴带她去了……陈晓天说:“你这丫头,尼濎我带你去城里玩它十天半个月,玩死你!”文玉溪哼道:“玩就玩,谁怕谁!”

    回到家里,只见周小强在家门口,陈晓天开玩笑地道:“小强,你不去找小莲,你在这里干什么?莫非在找文秀?”

    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再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周小强说:“我挖了些洋姜,拿来给你们看看。”

    只见文秀将那些洋姜倒在一个米筛里,仔细看了看,说:“还不够干啊。你看,跟半生不熟的红署似的。”

    周小强走了过去,拿起一块洋姜看了看,说:“这几天没什么太阳,所以……”

    陈晓天说:“要不你用火烘干吧,这药一定要干,有一点水份都不行的。”

    周小强说:“哦,那我拿回去烘一下。”接着准备将那些洋姜倒进袋子里,陈晓天说:“既然你送来了,那就算了,我们自己烘吧,只是价格上要便宜一点。”周小强说:“行,你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

    陈晓天便拿出称来,跟文秀商量了一阵,称好了,便将钱递给周小强,周小强接过钱,说:“这两天唐狗巴发了癫似的在买树。”陈晓天说:“听说公家的树被别人买去了。”周小强说:“是啊,他出价钱低,谁会卖给他啊。”陈晓天笑了笑,不置可否。

    周小强又说:“买了公家那山树的人姓徐,他们罍餍我去帮他们砍树,八十块钱一天,我没去。”陈晓天说:“砍树很辛苦。”周小强说:“我也不是因为辛苦的原因,我想把自己山上的树砍一些下来,我自己运出去卖。”陈晓天问:“你晓得卖哪里?”周小强说:“晓得。”陈晓天说:“那也行,与其卖给别人,不如卖给自己。”周小强说:“要不你来簢一起干,其实卖树很赚钱,不然唐狗巴那狗日的一下就有那么多钱了!”

    周小强的意思是唐狗巴一下能拿出十万块钱来的事。十万块钱虽然不多,在对于这个小山村来说,也算是个天文数字了。

    陈晓天说:“我现在只想将我们山上的草药运出城去,让它们发挥它们应发挥的作用。”

    “也好,”周小强说:“我看你们这个应该也很赚钱。我走了。”

    看着周小强远去的背影,陈晓天说:“小强这小子,好像懂事成熟了很多了。”文秀说:“他喜欢的女孩子被别人抢走,这是多么地心痛啊,任何一个男人也会为此而成长的。”

    陈晓天说:“他以前不是喜欢你吧,怎么我把你抢来了,他就一直没见他成熟过?”

    文秀下意识地看了眼陈老头,朝陈晓天骂道:“什么你把我抢来了,我被你抢了吗?我答应你了吗?”

    陈晓天伸手嫫了嫫头,突然叫道:“哎哟,屋里草药这么多了,看来我明天又要去城里了。天啦,真是累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