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9.第198章

    [第1章  正文]

    第199节  第198章

    陈晓天站在那儿,心中其实还是相当矛盾。而张小妹已朝她靠了上来,在陈晓天面前轻轻地说:“晓天,我们开始吧。”说罢双手朝陈晓天的双肩靠来,颔情脉脉地望着陈晓天,似乎在等待陈晓天的下一步。陈晓天犹豫不决。张小妹见陈晓天这样,主动将手伸到了陈晓天的胯下,抓住了陈晓天的那家伙,陈晓天一个激灵,激情顿时被点了起来。

    良久,两人终于停了下来,而陈晓天一发泄远,理智猛然清醒,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忙不迭穿好了衣服,对张小妹说:“我要回去了。”而张小妹意犹未尽,颔情脉脉地看着陈晓天,幽幽地说:“还早呢,你回去干啥啊?”陈晓天说:“下午还要开会。”张小妹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丝不挂地,伸出双手长蛇般地抱住陈晓天的头说:“离开会还早呢,我们还可以再来一回。”

    “不了不了,”陈晓天推开张小妹,从张小妹先前进来的那间房子飞快地走了出去,发现这扇门是直通堂屋,再进厨房,厨房后面有一扇门,陈晓天打开那扇门走了出去,回头见张小妹没有跟来,这才如释重负,长吸一口气,擦了擦额前的汗珠,暗想,这样做,真刺激,也够爽,只是太不人道了!

    因为与张小妹干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事,陈晓天不敢再在下院多留,便直朝家里走去,经过强婶家时,远远看到强婶跟一个男人在晒鱼腥草,虽然今天没什么太阳,但拿出来晒一蟼愜比放在家里要强。

    因为那男人是背着这方的,又弯着腰,陈晓天一时看不清是谁,待走近了才发现是二狗子。二狗子与强婶听到陈晓天的脚步声齐回过头来,一看到陈晓天时,双双不由一怔,二狗子因为上次在山上对小莲不轨而被陈晓天打了一顿,这时还有点怕陈晓天记仇,不由后退了一步,惊恐地望着陈晓天,陈晓天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二狗子的嘴动了动,一时找不出好的理由来,强婶忙说道:“这些鱼腥草是我二狗子一同扯回来的,双我们两个人的财产,所以要晒我们就一起晒,到时钱平分。”

    陈晓天哦了一声,心中于想,这强婶一定跟二狗子勾搭上了,唉,强婶啊强婶,你怎么对得起强叔?

    这社会的风气正是每况日下啊!

    陈晓天回到家里,一阵唉声叹气,文秀好奇地问:“你年纪轻轻地,叹什么气呢?”

    陈晓天故作深沉地说:“你不懂。”

    文秀切了一声,极为不屑地说:“我怎么不懂?你叹气,无非是看到哪个漂亮姑娘被别的男人抢去了呗。”

    陈晓天向文秀伸起了大拇指,赞道:“知我陈晓天者,文秀也。”

    “嘿嘿,”文秀得意地笑了两声,听得陈晓天说:“不知那个王大勇这一次来我们村里会带上哪个花姑娘去。”

    文秀一听,顿时板下脸来,哼地一声偏过了身去。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村里的广播响起了,听到村长大声叫道:“乡亲们,开会了,大家速度快一点,这一次的会议很重要,大家再忙,也要务必到场。”

    文秀叫道:“我们开会去吧。”陈晓天说:“行,走,共产党滇濎下,我们开会一定要积极。”

    陈老头也去洗了手,三人一同朝文秀家里走去,来到柳树下时,只见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的人,陈晓天一眼看到了张小妹,只见张小妹正朝他笑,陈晓天赶紧将脸偏开了。而又有几人来问陈晓在与陈老头有关草药的事,陈老头与陈晓天都耐心地跟他们讲解,并说哪些草药比较好扯哪些草药价格,并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等。

    约二十多分钟后,只见一名身村微胖寸头圆脸大腹便便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与王大勇从村长屋里走了出来,双双坐在柳树下,村长见大家来得差不多了,便拿起高音喇叭清了清喉咙说:“乡亲们,我罍鏖绍一下。”他指着那微胖男人说:“这位是县电局的龙副局长,这位是”村长指了指王大勇说:“是王家源的村副长,他们两次这次千里迢迢来到我们桃花村,是为了来给我们村架高压电,现在大家鼓掌欢迎。”说罢带头鼓起掌来。

    村民们也纷纷鼓掌。

    一会儿,声音断断续续停了,村长说:“现在请龙副局给我们讲话,大家欢迎。”说罢伸手鼓掌。

    有人小声嘀咕道:“又要鼓掌啊?”但掌声还是陆陆续续响了起来。龙副局伸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大声说:“乡亲们,桃花村是个好地方,这里民风纯朴,乡亲们也都很勤劳,但是,这么多年来,村里一直没通上高压电,这是我们的失职,现在党的政策好,领导给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今年之内给你们标桃花村通上高压电!”

    “好!”陈晓天带头鼓起掌来。村民们一听说今年之内可以通电,也齐用力鼓起掌来。半晌,掌声才停止。而龙局也坐了下去,村长问王大勇,要不要讲话,王大勇摇了摇,村长便说:“现在,我把这加高压电的事说一下。因为国家关心我们这事,给我们拨了三十万下来,而我们因为地形偏远,这些钱还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自己得出钱出力。”

    村民们面面相觑,又听得村长说:“不过,我们因为是直接从王家源那边接电过来的,我细算了一下,所要的钱离三十万也多不了多少,所以,我暂时不要大家出钱,我决定将公家的山卖了,这些钱拿来作架高压电的费有,大家觉得怎么样?”

    人群一阵叽叽喳喳,听得有人振臂高呼:“好,我赞成!”众人朝那人望去,原来是唐狗巴,只见唐狗巴跑了出来,站在最前面大声说:“乡亲们,我觉得现在是我唐狗巴出一份力的时候到了,为了架高压电,我决定把公家的树都高价买下来……”

    “你要是真想出力,你捐点款呗。”只得有人大声说。

    人群哈地哄堂大笑,唐狗巴朝那人望去,见是周小强,气得脸銫铁青,但立即又回过脸来,说:“捐款可以,不过大家山上的树要卖,就全卖给我吧。”

    周小强高声叫道:“谁出的价钱高就卖给谁!”

    “是啊是啊,”村民们也说:“卖给出价最高的。”陈晓天这时走了出来,慢条斯理地说:“让我先来说几句吧。”村长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晓天,说:“晓天,你有什么话,说吧。”

    陈晓天咳了一声,说:“是这样的,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就是这个卖树的事,我建议我们山上的树可以卖,但是,不要卖青山。”陈晓天说到这儿,便没说了。村长怔了怔,问:“说完了?”陈晓天说:“说完了。”村长半信彪疑,“就这点?”陈晓天说:“就这点。”村长一时还不太明白,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