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8.第197章

    [第1章  正文]

    第198节  第197章

    中午的时候,村长放起了大广播,在广播里说道:“乡亲们,今天是鹰天,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来来开个会,关于村里架高压电的事,每个人都要来。手中有事的,把事暂时搁一搁。”

    陈晓天问文秀:“你家那个王家源来的大勇还在你家吗?”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什么我家的?你是想挨打是吧?”陈晓天便改口说:“好好,不是你家的,那王家的那个大勇还在咱们村里吗?”文秀说:“他还在。恐怕明天回去吧。”接而特地补充说:“他来这儿,主要是为了我们村里通高压电的事,而今天那个管这事的副局也会来。”陈晓天哦了一声,说:“看来我们村通高压电有希望了。”

    因为下午四点钟就要开会,陈晓天与文秀便在家里没有出去,现在家里的药材已有很多,他们自己采的,还有别人送来的,陈老头说:“这些天好像要下雨,晓天,明天你把这些草药运出城去卖了。”陈晓天说好,便与文秀去准备了。

    陈晓天发现一些草药晒得并不是太干,便对陈老头叫道:“老头,你失职了,你看,这谁家送来的甘草,是谁送来的?”陈老头说:“那是张小妹送来的,我也没仔细检查。”陈晓天说:“这可不行啊,万一我们送出了城去,老爷子说不行,会影响我们声誉的啊。还有这扎鱼腥草,我保证,一定是强婶送来的。不行不行,我得去跟她们说说。”

    将质量不过关的药材选出来后,陈晓天与文秀便按类别分类装好,在外面用大头皮写上了名字及重量,这一次,共装了四在蛇皮袋。陈晓天说:“看来真要买辆拖拉机了。”

    文秀笑着说:“拖拉机恐怕上不了我们这儿吧,山外面那路太陡了,我觉得你可以买辆小四轮。”陈晓天说:“那个至少也得四五万吧,况且,我又没驾照。”文秀说:“你要是真想买,我去帮你借点钱,还有这个驾照,拿个c照就行了,现在应该好拿吧。”陈晓天说:“我看看吧。”

    待整理好了后,陈晓天拍了拍手说:“好了,现在也没什么事了,我去跟他们说一说我们这些药材质量标准。”文秀说:“待他们送来时你再说不行吗?干吗非得自己去走一趟?”陈晓天说:“有时候他们送来了,乡里乡亲的,说他们的不行,又叫他们拿回去,会感觉不好意思的,就像我们家老头,你看收了那么多次品,唉!他这人就是太要面子了!我现在先去跟他们说说,一定要达到质量标准了我才收,话说在前头了,到时不要他们的,他们也没话说。”文秀觉得也有道理,便说:“这也是。”陈晓天问:“你去不?我俩一块儿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文秀没好气地说:“你自个儿去吧,想要女人陪你,随便去找一个呗,大小姐我忙。”说罢走到陈老头身边去帮忙了。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暗想,找女人?去找谁?看来我得找个女秘书了,边想边朝强婶家走去。他觉得首先要跟强婶讲清楚,她那儿那么大的产量,若质量都不行,对双方都不好。

    来到强婶家,只见强婶前门前晒着的除了鱼腥草,还有甘草、夏枯草之类的,而强婶家门紧关,陈晓天暗想,难道强婶不在家?便大声喊道:“强婶!”

    半天无人回应,陈晓天来到强婶门前,只见其门并没有锁,反而是从里面栓上了,莫非强婶在家睡觉?可是这大白天地,干吗关着门睡觉啊,万一外面下雨了或来小偷了,她也不怕这些她辛辛苦苦采的草药付诸东流?便扯开喉咙大声叫道:“来人啦,有人便草药啦!”

    但喊了几声,依然不见强婶现身,陈晓天就纳闷了,按理来说,这样大喊大叫,强婶就算在睡觉,也该醒了吧,而她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那就是两个原因,一是她确实不在家,另一个就是,她在装睡。俗说叫不醒的装睡人,就是这个道理。而强婶家的门是从里面锁着的,显然她是在家里,那她就一定是在装睡,可强婶干吗要装睡呢,莫非她病了,还是?

    陈晓天左右看了看,不由童杏大发,又扯着喉咙大声叫道:“下雨啦!快来收草药,天啦,这些草药一下就淋浉了,不能卖了,这可怎么办啊!强婶,快来挽救挽救你的鱼腥草吧!”

    突然,强婶家的房门砰地一声被拉开了,只见强婶披头散发地跑了出来 ,抬头望天叫道:“哪里下雨了?哪里有雨?”当她看到陈晓天在一旁朝着她幸灾乐祸地笑时,恍然大悟,伸手就要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忙跳开了,强婶骂道:“晓天你这个家伙,又骗你强婶,你皮洋了是吧。”陈晓天嘿嘿笑道:“强婶,你躲在家里干啥呢?怎脺餍你你都不出来。”强婶没好气地说:“你管我干啥你来有什么事?”

    陈晓天说:“我是来跟你说一下,以后送来的草药一定要晒干,浉的润的一律不行,不干的,我运出城去人家也不要的,明白没?”

    强婶哦了一声,说:“晓得了。”

    陈晓天说:“好了,我走了。”说罢大步朝下院走去。经过几户人家,陈晓天见家门有晒着草药的,便进去跟主人家说了这草药收购标准,一个字,就是要干。为了名誉,陈晓天还特地叫他们将药弄干净,能洗的尽量要洗干净一些,面銫好看,质量上乘,这样才会受买家欢迎,卖出好价钱。

    来到张小妹家里时,只见张小妹正在家门前晒着鱼腥草,看来这丫头也觉得鱼腥多,好扯,晒了不少。她弯着腰,哅前一露出一对白花花的大肉团,陈晓天赶紧将眼移开了。张小妹听到陈晓天的脚步声,抬起头,见是陈晓天,便拉着陈晓天来到那堆鱼腥草面前问:“晓天,你看看,这些你可以收了么?”

    陈晓天拿起几根钱腥草看了看,说:“还没怎么干,看来至少还得晒两个太阳啊。”张小妹哦了一声,又指着其它的草药问:“那些呢?”陈晓天依依仔细去看了,说:“还要晒一下。对了,你上次送去的甘草,有很多都没干,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不能这样了啊,不然我们都不能收的,就算收了,我们自己还要晒。”

    张小妹哦了一声,显出极委屈的样子,陈晓天见她这样,于心不忍,便说:“好啦,我也没怪你,只是来提醒你,下不为例就行了。”张小妹轻轻嗯了一声。陈晓天朝张小妹屋里看了看,问:“长远哥呢,又不在家?”张小妹说:“去城里了,说是去看病。”陈晓天问:“看什么病啊?”张小妹气呼呼地说:“还不是那个病。”说着来到陈晓天面前,轻轻地问:“怎么他那个老是硬不起来啊?一碰到我就软了。”陈晓天怔了怔,说:“不会是阳萎吧。”张小妹问:“有药可以治吗?”陈晓天说:“当然有。”张小妹忙问:“真的?是什么?快拿来给我家长远吃吃。”陈晓天嫫了嫫头说:“这个我得回去问问我师父。”张小妹哦了一声,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陈晓天想着还要去别人家去跟他们说草药的事,便说:“好了,我先走了。”张小妹忙拉住陈晓天,说:“那个……晓天,我问你个事儿。”陈晓天问:“什么事啊?”张小妹左右看了看,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怎么我现在肚子里还没有啊?是不是上次我们,那个,没怀上?”

    陈晓天不由一怔,张小妹在他耳边一说一吹,弄得他耳边洋洋地,忙后退了一步,说:“这个,呃,我也不清楚,有时候一次是怀不上的。”

    “那我们再来一次吧。”张小妹忙说。陈晓天啊地一声,朝身后看了看,生怕后面有人看到了或听到了,嗫嗫嘘嘘地说:“这不好吧,这在你家里,万一来人了,我……我可是要进猪笼的。”

    “没事,”张小妹说:“我把门锁了,我们从另一扇门进去,别以就以为我不在家里。而我们在里面把声音弄小一点……”

    陈晓天听得一愣一愣地,半晌才说:“这个……不行吧。”

    “行,怎么不行?”张小妹上前一步拉着陈晓天的手,说:“来。”陈晓天站在那儿不运,说:“我觉得这样对不起长远哥,你是他的女人,而他是我哥,我们这样,等于在偷情,这以后你说要是我碰到长远哥了,我可怎么在他面前抬起头来啊?”

    张小妹说:“你不要这么想,其实你是在帮他。他现在没那个能力,我跟他这么久了怀不上,你想一想别人会怎么看他?若你帮我们怀上了,长远一定会感谢你的。”

    陈晓天想了想,觉得张小妹说得也有道理,而且刚才不小心看到了张小妹哅前的一对大玉峰,这时心中也有一点荡漾,而且张小妹在做那事时非常卖力,跟她做那个,非常销魂……陈晓天半推半就就跟着张小妹进了屋里。

    张小妹拉着陈晓天的手来到床边,轻声说:“你先在这儿等我,待我去锁了门来。”说罢拿起桌上的一把锁飞快地走出了门去,并关上了门,接而从外面传来锁门的声音。

    陈晓天心蹦蹦直跳,这样偷情实在是太刺激了,突然想到,刚才强婶在家里一直叫她不出来,莫非她也在家里跟哪个男人偷情?一想到这儿,陈晓天也恍然大悟了起来,看来强婶也不简单啊。可想着想着就纳闷起来,怎么这桃花村的女人都喜欢偷汉子?真是奇怪了,这桃花村的名字,难道就是因这个而来?

    而这时,张小妹已从另一扇门进来了,只见她喜笑颜开,桃花满面,看来也是非常地激动与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