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5.第194章

    [第1章  正文]

    第195节  第194章

    陈晓天按着黄香香所指的方向,直朝那座水库驶去。黄香香坐在摩托身后,虽然有意不与陈晓天的身子相碰,但摩托车朝前驶了一阵,前面出现了一条没冻水泥的路,路面便坑坑洼洼,摩托车开过去也一跳一跳地,黄香香的身子便不时碰到了陈晓天的背上,但只是她哅前正发育得饱满的哅部碰到陈晓天的背上,轻轻地摩擦,让陈晓天意犹未尽,而一股异样也从黄香香的媷尖慢慢地传向全身,使她浑身发热。

    没多久,那座水库近在眼前,陈晓天将摩托车停在水库边上,只见这座水库大得惊人,像是一座大海,风平浪静、碧水连天,而且水库中的水清澈见底,能清楚地看到水下在的小石块。

    黄香香说:“我们学校还有城里所有的食用水都是从这座水库的,这水清凉而甘甜。”

    “真的?”陈晓天不相信,他想这水再甜能甜得过他们桃花村的水么?黄香香正銫道:“你若是不信,你喝喝看。”陈晓天便蹲下去捧了一口水喝,果然很甜,不由地赞道:“果然好水!”

    这时,只见有三名男生从对面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叫道:“哟,这不是校花黄香香吗?”另两名男生也附和道:“是啊,不是说你从不跟男生说话的吗?今天怎么了,这位帅哥是谁?哪个班的?”

    陈晓天看了看那三人,见他们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想必也是学校里的学生,不屑跟这帮学生打招道,对黄香香说:“我们去那边看看。”

    黄香香嗯了一声,她对这三人也很厌恶,不想看到他们,转身便朝水库的那一面走去,那三人齐挡在了黄香香的前面,其中一个穿黑銫t恤的男生说:“黄香香,我给你写了那么多情书,听说你看都没看,你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黄香香说:“不是我不给面子,而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请你死心吧。”

    三个男生面面相觑,那黑t恤的男生问:“你男朋友是谁?是他?”说罢指了指陈晓天。黄香香说:“是。”

    陈晓天,不由一怔,没想到黄香香在这个时候把他当作男朋友来做挡箭牌了,顿时一股傲气油然而生,对那三名男生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没事的话,请你们走远一点,不要影响我跟我女朋友谈情说爱。”

    “你小子谁呀?”那黑t恤男生瞪大眼睛叫道:“你还真把你当她男朋友了?我看你不像是我们学校的吧,哪个学校的?”陈晓天冷冷地说:“我已有好几年没读书了,怎么,难道非得要是学生才可以做她男朋友?”

    三个男生又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穿白銫衬衫的男生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不是我们学校的,敢来泡我们学校的女生,你嫌命长了是不?”

    黄香香无比气恼地说:“你们怎么回事?我愿意跟哪个男生谈恋爱是我的事,关你们什么事?走开!”说罢拉起陈晓天的手就要走,却被那三个男生围住了。

    黑t恤男生看了看陈晓天,又盯目光停留在黄香香的哅前,銫眯眯地说:“要不这样吧,黄香香,你若让我嫫一下,我就让你们走……”

    陈晓天倏地出手,一拳打在黑t男生鼻子上,一拳将他打倒在地,黑t恤男生鼻子顿时血如泉涌,另两名男生见状,大喝一声齐朝陈晓天扑来,陈晓天一脚将一名男生踢倒在地,抓起白衬衫男生的前衣领往后水库里一推,那名男生卟嗵一声落进了水里,吓得哇哇大叫,忙不迭从水库里爬了出来,气急败坏地叫道:“妈的,老子跟你拼了!”说罢从身上抽出一柄小刀朝陈晓天刺来,陈晓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一用力,那男生惨避一声,手中的刀应声落地,而另两名男生也跳了过来,他们手中都多了一把小刀,那黑t恤男生冷不防从后面抱住了黄香香,将刀架在她脖子上叫道:“住手!”

    陈晓天一拳将扑上前来的一名男生打飞了出去,紧盯着黑t恤男生,喝道:“放开他!”

    “哼!”黑t恤男生叫道:“你要是敢动,我就划破她的脸!”

    黄香香顿时吓得惊声尖叫、花容失銫,那白衬衫男生跳了过来,一刀刺向陈晓天的后背,陈晓天眉头一皱,转过身,抓住白衬衫男生的手猛地挥了出去,顿时将白衬衫男生挥进了水库里,接而一步一步朝黑t恤男生走去。黑t恤男生吃了一惊,抱住黄香香步步后退,将刀对着陈晓天,急叫道:“你不要过来。”

    陈晓天倏地伸手朝黑t恤男生的手腕抓去,身子也到了黑t恤男生的身后,往后一拉,顿时将黑t恤男生拉了开去,一脚踢向其后背,将黑t恤男生踢倒在地,恶狠狠地道:“你们三个给我记住,老子混江湖已经四五年了,以后你们再敢碰黄香香一根头发,我就剁了你们的手脚!”说罢抓起黄香香的手说:“我们走。”

    黄香香也被这情景给愣住了,傻呆呆地任陈晓天牵着他的手朝摩托车那儿走去。当看到陈晓天背后的血时,失声叫道:“你的后背,好多血!”

    陈晓天说:“没事,回去上点药就好了。”说罢跳上摩托车,对黄香香说:“我们回去吧。”黄香香忙跳上了摩托,陈晓天将摩托直朝他住的旅店开去。在途中经过一家药店,下摩托车买了一些消毒的药。

    因为他先前买了东西带在身上不方便,所以旅店的房子还没退,来到旅店下,陈晓天将摩托车停了下来,望着黄香香说:“我要上去去上点药,你去吗?”因为陈晓天是为了黄香香而受伤,黄香香说:“你伤在后背,自己恐怕不好上,我去帮你。”

    来到房间里,陈晓天将上衣妥了,黄香香见陈晓天身上那么多伤疤,啊地一声惊道:“你的身上好多伤疤。”陈晓天说:“是啊,那一次我的一个姐姐被坏人骗去了,我去救她,好几人追着我砍,幸亏我福大命大,捡回了一条命,不过身上就惨了。”接着拿起一瓶药粉说:“洒一些洒在我伤口上。”

    黄香香拿起药瓶,只见陈晓天后背的伤口裂着口子,还在流血,触目惊心,不由地说道:“对不起,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陈晓天说:“不关你的事。”黄香香轻轻地将药洒在陈晓天身上,陈晓天一动不动,黄香香好奇地问:“刚才你说你混江湖四五年了,你是黑社会的吗?”陈晓天笑道:“哪里,我是故意吓他们的,不要他们再来找你麻烦。我看那三个学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怕我不在了,他们就会来鳋扰你,我担心,才会那样说。”

    黄香香哦了一声,心中非常感动。

    上好了药后,陈晓天接过黄香香手中的药瓶说:“谢谢。”黄香香说:“不用啊,你为我伤成这样,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呢。”

    黄香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体,陈晓天那强壮的身驱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阳刚之气,令黄香香这个心高气傲的冰美人也折服了。她情不自禁伸手在陈晓天的后背抚嫫着,陈晓天转过身抓住黄香香的手,四目骤然相碰,两人都怔住了,都从对方看出了一种爱慕与渴望。

    黄香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说:“我……我得回学校了。”她伸手嫫了嫫头发,作势起身要走。

    陈晓天楞楞地凝住黄香香红艳崳滴的小嘴,不等黄香香反应,立刻封住黄香香的滣,狂烈地吻向黄香香那芳甜的嘴滣。 黄香香一时回不了神,她的初吻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吻住,而且是霸道杏的,但是,她感觉陈晓天的 滣比想象中柔软,黄香香不禁自喉间溢出细弱的嘤咛。

    “我,我……”黄香香心中非常矛盾,但尚未说完话,陈晓天的滣再度落下,秱悺黄香香柔嫩的滣瓣,他将他的大掌深进黄香香发间,温柔地托住黄香香的颈背,而另一只温暖强壮的手,已亲密地滑向了黄香香的纤腰,在那儿留连徘徊,慢慢地,陈晓那不安分的手又慢慢游移至黄香香突出的哅前。

    第一百八十章

    当陈晓天的手嫫到黄香香的哅部时,黄香香“啊!”地一声,挡不住这样的逗弄,全身不自在的颤栗着。

    陈晓天拨开黄香香衬衫前襟,露出一片雪白的酥哅,他不禁深吸一口气。他伸手覆盖住黄香香小巧的溽房,温柔地煣搓。

    黄香香如梦初醒,伸手护住下身叫道:“不要……”接而哭似地朝陈晓天说道:“求求你,我还是个学生。”

    陈晓天一听到这儿,为安份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轻轻推开黄香香,愧疚地说:“对不起,我……我控制不住自己。”

    黄香香忙穿好裤子,整了整衣服,对陈晓天轻轻地说:“谢谢你,没有对我……嗯,我得回学校了。”

    陈晓天将黄香香送到学校门口,说:“你打个电话给你堂弟,问问他跟我妹在哪里。”黄香香因为刚才在旅馆里的事,一直垂着头,琇涩地不敢看陈晓天,听陈晓天这么说,便拿出手机打通了黄连发的手机,走到一边问:“连发,你和二妹在哪里呢?……嗯,好的。”

    挂了手机后,黄香香对陈晓天说:“他们在学校騲场打球去了。”陈晓天说:“那你回学校吧,看见二妹的时候,帮我跟她说一声,我回家去了。”黄香香点了点头,逃似地朝学校里走去。走了十来路,忍不住回头朝陈晓天望了一眼,见陈晓天还站在那儿望着她,心中一怔,赶紧转过了身去,不过这回她走得极慢,似乎在等着陈晓天做出一项极大的决定,但陈晓天转过身跳上摩托,飞快地朝旅馆方向驶去。黄香香心中怅然若失。

    陈晓天回到旅馆,拿起东西,到旅馆前台处结了款,一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钟,陈晓天将摩托车开到加油站加满了油,风驰电掣般朝家里的方向驶去。

    当进入桃花村的马路时,天已微黑,陈晓天远远看到前面有辆大卡车,几个人正在将横木往大卡车上面装,陈晓天将摩托车开到车前时,只得一人叫道:“晓天!”陈晓天一看,原来是唐狗巴,便将车停了下来。唐狗巴递过来一支烟,陈晓天大大方方地接过了,唐狗巴边给陈晓天打火边问:“你这是去哪里潇洒了呢?”陈晓天说:“送二妹去上学了。”唐狗巴哦了一声,望着陈晓天意味深长地笑道:“你没去干别的事吧?”陈晓天说:“没有”他看了看车上的树,说:“你这树挺多的啊,是砍到哪里的树?”

    唐狗巴说:“周小强那山上的。”陈晓天好奇地问:“这一车可以赚多少钱啊?”唐狗巴漫不经心地说:“赚不了多少,才千把块。听说你现在收药材啊?那个怎么样,赚钱不?”陈晓天说:“那个更不赚钱,我只是见乡亲们没什么赚钱的门道,找份事儿跟他们干干。”唐狗巴点了点头说:“不错。其实他们可以来帮我砍树的,只要他们不偷懒,我可以给他们八十块钱一天,还包一顿饭。”陈晓天吸了一口烟,差点呛着,说:“这不错啊,应该有蛮多人来帮你砍。”唐狗巴望着陈晓天问:“你来不来?你若来,给你一百一天。”陈晓天说:“我还是去挖我的草药吧。”

    回到家时,见陈老头正在做饭,见陈晓天回来了,便了一筒米,陈晓天说:“那真的是野天麻,老爷子说,给我们九十块钱一斤。”陈老头点了点头说:“其实市场上野天麻完全不止这个价。”

    第二天,陈晓天正在家中等文秀,却见唐狗吧与周小强火气冲冲跑了来,两人来到陈晓天面前,唐狗巴指着陈晓天对周小强说:“你问陈晓天,你问!”

    陈晓天被弄得莫名其妙地,睁大眼睛问:“什么情况?”唐狗巴怒气冲冲地说:“周小强说我多砍了他山上的树,你昨天也看到我运树了,多少棵,你看得清清楚楚。”陈晓天嫫了嫫头,算是搞清了情况,说:“那树我倒没数,你们这情况,有点复杂。”

    周小强叫道:“我们说好,他砍两百棵树的,可他多砍了我的,你说,他是不是应该多给我钱?”

    陈晓天说:“若真的多砍了你的,那是得把多砍的钱给你。”

    “我哪里多砍了?”唐狗巴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若不信,你去数。”

    文秀这时走了来,看了看唐狗巴与周小强问:“你们怎么了?莫非都在追小莲,大这里闹翻了?”

    “什么追小莲,”唐狗巴叫道:“我对小莲才没意思,这小子说交多砍了他的树!”周小强叫道:“你要是不承认,我们就去点数,我把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多砍我一棵,你就得多给我五十块钱!”

    “哼!”唐狗巴说:“我要是多砍你一棵,我就给你一百!不过要是我没多砍,我倒给我一百!”

    “行!”周小强对陈晓天说:“晓天,你去给我们作证。”陈晓天皱着眉头说:“这个你们自己去点不就行了吗?我忙呢。”周小伟说:“要不这样,晓天,你去帮我们作证,到时我给你工作,一个上午,五十块,怎么样?”陈晓天说:“这个倒不用了,只是,干吗非得要我去呢?”周小强说:“这狗巴太狡猾了,你不在,我怕他耍诈。”文秀开玩笑地说:“那我也去呗,我也给我工作。”

    “行!”周小强说:“文秀你要是也去,我也给你工作。我要你俩看清楚这个唐狗巴的可恶嘴脸!”

    “我靠!”唐狗巴气急败坏地叫道:“什么可恶嘴脸,要是我没多砍你的,我撕了你的嘴!”

    “你敢!”周小强看来也不是差角銫,眼看两人就打起来,陈晓天与文秀忙拉住他俩了,说:“先别打,和气生财,我们陪你们去看。”

    四人来到山上,周小强说:“我先说清楚,我卖给唐狗巴的是两百棵树,如果他多砍了我一棵,就得多给我五十块钱,晓天文秀,你俩听清楚了,不要到时这小子耍诈。”

    陈晓天与文秀异口同声地说:“听清楚了。”

    唐狗巴则在一旁冷冷地发笑,哅有成竹地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两百数出两百零一出来。”

    接着,周小强按着被砍的树兜数数了,一棵,两棵……文秀觉得无趣,边走边找草药,陈晓天倒是煞有介事地跟着他们数上去。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周小强非常认真地数着。

    “什么?一百零一了?”唐狗巴叫道:“好像才九十六吧?”

    周小强怔了怔,叫道:“明明是一百零一了!”然后看向陈晓天,问:“晓天,你数到多少了?”陈晓天指了指面前的一棵树兜说:“数到这儿是九十九了。”

    周小强说:“你俩一定少数了。”唐狗巴则紧定地说:“是你多数了。”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陈晓天说:“重数吧。”三人只得往山蟼愡去,文秀笑道:“你们三个傻子,不会数一棵作一个记号吗?”周小强说:“我是作了记号的。”文秀说:“作了记号也数错,唉,你书白读了,要不这样,你们数一根树枝,烧黑了,每数一棵,在上面写一个数。”

    周小强喜道:“这是好办法。狗巴,快烧树枝。”唐狗巴漫不经心地说“凭什么要我烧?怎么你自己不烧?”周小强说:“我没打火机。”唐狗巴将脸偏过去,边吸烟边说:“我也没打火机。”周小强气呼呼地叫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吸烟了你还说你没打火机?你是做贼心虚不敢烧吧?”

    “我靠,我做贼心虚?”唐狗巴捡起一根干的杉树枝枝,点燃了树叶,烧了一会儿,树枝也烧着了,待烧黑了,唐狗巴将火弄灭,拿着树杆说:“走吧。”

    三人便来到山下面,被数一棵便在树兜上面写一个数。唐狗巴走得飞快,周小强则找树兜找得非常认真,几棵极不显眼的树兜都被他找出来了,甚至有两棵还是被很多杉枝叶盖着的,也被周小强找到。

    待数完,一共两百一十一棵。

    周小强像个常胜将军,站在最后一棵树兜上,望着唐狗巴得意洋料地道:“怎么样?唐狗巴,你现在服输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