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0.第189章

    [第1章  正文]

    第190节  第189章

    陈晓天担心黄裙女子回来看见他跟周小丽在一起发生了关系,到时恐怕会很尴尬,借故早早离开了那儿,在临走时,周小丽问了陈晓天的手机号码,看来这丫头也是个很留恋陈晓天的人,这人桃花运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回到李艳茹出租屋下面,见李艳茹与刘心兰刚刚逛街回来,两人大包小包提着,显然今天是大购物。李艳茹老远看到了陈晓天,对刘心兰说:“晓天这家伙,不知刚才又去哪鬼混了。”刘心兰笑道:“他在这儿能去哪鬼混啊?”李艳茹说:“他这里朋友多得很,特别是女朋友。”刘心兰哦了一声,心中不由掠过一丝忧伤。

    待到了面前,李艳茹对陈晓天说:“黑熊打电话来了,他马上会回来。”陈晓天哦了一声,今天连来了两次大运动,他已经感觉身体不支了,暗想,看来以后还是少搞点,这样下去吃不消,到时恐怕对身体无益,老了会吃尽苦头。李艳茹见陈晓天无鏡打采的样子,便关切地问:“你怎么啦?”陈晓天笑了笑说:“没什么啊。”刘心兰问:“不会是为了架高压电的事而担忧吧?”陈晓天连声说是啊是啊,边说边往楼上走,生怕让刘心兰看到他的脸现在已经很红了。

    上了楼,刚坐下,便听到了按门声,李艳茹打开门,只见黑熊走了进来,朝陈晓天叫道:“小子,你来了。”陈晓天朝他嘿嘿笑了笑,说道:“你老真是日理万机啊。”黑熊也笑了,说:“哪里哪里。”他看到了刘心兰,问:“这位是?”李艳茹忙说:“是心兰,我妹妹。”黑熊伸手跟刘心兰握了握手,相互客套了说了一句。黑熊便直接进入主题,说:“我已经了大人物今晚去吃饭,到时我们大家都去。”

    陈晓天好奇地问:“那大人物到底是什么来路?”黑熊神秘兮兮地说:“不可说,实在不可说。”陈晓天嘀咕道:“莫非是县长?”黑熊哈哈笑道:“怎么会,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当晚七点钟的时候,黑熊开车带着陈晓天等人来到一家酒店里,进了一间包厢,点好了菜,大约等了十来分钟,只见一名身材微胖年约五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气宇轩昂头发向个梳着,双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黑熊一看到他忙迎了出去,伸出双手朝那男人握手道:“顾老,你来了。”这被称位顾老的人点了点头,陈晓天、刘心兰与李艳茹见黑熊这脺鞑究,知道这位顾老不简单,便也齐站了起来,顾老伸手摆了摆,说:“不用站,不用站,都坐下。”

    坐下后,黑熊介绍说:“这位是顾老。大家说顾老即可。”并向顾老依依介绍了陈晓天、刘心兰与李艳茹。顾老点了点头,见刘心兰较成熟稳重,便对她说:“这事是什么情况,你们来说说。”

    陈晓天正要抢先说,刘心兰忙暗暗碰了碰他,说道:“顾老,是这样的,我们村叫桃花村,离城里有三四十里路程,世世代代生活在没车没电的落后山村里,今年在政府的扶贫帮困下,在村长与乡亲们的努力下,我们终于修了路,如今,我们村里住着四五十户人家,我们希望家家户户能像城里人家一样也有高压电,与我们相邻的一个村子通电已经两年,那村的村长说,只要电局同意,我们可以从他们那儿将高压电连过来,因此,我们村的村长与村支书请来了隔壁村的村长与电力局的局长去我们村考察了一番,电力局的金局刚到我们村时,对村长与村支书说我们村完全可以通电,但第二天,他就说不行,而且这一次,我跟晓天兄弟来找他,他竟然……”刘心兰说到这儿,没有淤说下去了。

    顾老一直安静地听着,见刘心兰没说了,便问:“金局说你们村不能通电,有没有说是为什么?”

    “这个我来说!”陈晓天抢先说道:“这畜……这金局,先前说得好好地,说我们村完全是可以通电的,可是,第二天他又说不通知了,这全怪兰姐。”

    “哦?”顾老饶有兴趣问:“这话怎么说?”

    李艳茹与黑熊亦睁大了惊讶的眼睛,陈晓天说:“当然,这更怪我。那一天,金局在村支书家里吃饭,想必是酒喝多了,将兰姐叫了出去,说要兰姐做他女朋友,兰姐没答应,他就相对兰姐乱来,被我碰到了,我打了他。第二天,他说回去了,还扬言我们村若能通电,就将他的名字倒过来写。兰姐为了我们全村,特地叫上我一同去了隔壁村追赶金局,想当面向他道歉,希望他能回心转意,但他已回局里了。于是,今天我与兰姐天没亮就出发了,两人来到了城里,好不容易找到了金局,他明明在上班,却说在外面出差,让我们等他晚上回来再说。后来兰姐一个人去找他,他终于瑞身了,但将兰姐叫到了宾馆,开了一间房,要挟兰姐,要兰姐跟他……这个我开不了口,就是那个无耻的要求,相信大家都明白,我因为担心兰姐,一直跟着他们,见他这样对兰姐,心中气不过,又打了他,现在,我们彻底得罪了他,他是不可能再给我们村通电了,所以才请顾老您……希望您能帮帮我们。”

    顾老点了点头,从刘心兰与陈晓天的话中他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严肃地说:“这件事,是大事,我会着重去处理的。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刘心兰与陈晓天连声感谢。

    饭后,陈晓天、刘心兰、李艳茹与黑熊回到李艳茹的出租房里,黑熊对陈晓天与刘心兰说:“你们放心,这个顾老是个好同志,好党员,也是个好干部,他既然答应了你们,一定会用心去处理这件事的,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陈晓天与刘心兰都很高兴。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到家时,差不多十一点钟了,陈晓天见陈老头不在家,想必是与文秀采药去了,便打开门休息了片刻,烧火做饭,做好没多久,陈老头便与文秀回来了。文秀一看到陈晓天便向他问起有关高压电的事情,陈晓天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文秀将金局骂了一通,对顾老自然是赞不绝口,陈晓天趁机说道:“现在知道那个姓金的畜生是什么东西了吧?先前我说了,你还说我的不是,哼!”

    文秀知道陈晓天这次抓住她的把柄了,若让他一直这样说下去,定会让他说个没完没了,便退了一步说:“好啦,我错了,是你对,行了吧。”陈晓天哼道:“知道认错就好。”

    三人边吃饭边海阔天空说了一些,陈老头说:“现在村里有好几个有来问我收草药的事,恐怕到时我们会忙不过来,以后我就在家里了,上山采药就交给你俩了。”

    陈晓天说:“行,老头,你就在家收收药就好了,这上山的累活儿,交给我们年轻人,况且,我瓏秀两个人在一起更好,你去了,反而是个灯泡。”

    “你说什么呢!”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说话试着点,不要乱说,小心我用针连上你的嘴巴!”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说:“下午我俩去挖野天麻。”文秀皱着眉头说:“你不是说那儿挺远吗?”陈晓天说:“是啊,来回恐怕要一个多小时。”文秀说:“既然这么远,我们索杏就早上去,中午呢,就带一点饭去,在那儿安心地挖一天,你觉得怎么样?”陈晓天连声说好,然后问:“下午我们去干嘛呢?”文秀说:“下午我想休息一下,这几天感觉有点累。”陈晓天在文秀耳边轻声问:“来大姨妈了么?”

    “靠!”文秀狠狠地朝陈晓天推了一把,顿时将陈晓天推倒在地,陈晓天骂道:“来了就来了呗,推我干吗?”

    文秀回去后,陈晓天躺在凉席上休息了一阵,起来后,伸了一个懒腰,对陈老头说:“老头,我去村里转转吧,看有谁要去采药的,我先给他们上上课。”陈老头知道陈晓天不上山采药在家绝对是呆不住的,便说:“行,你把你那张清单拿上,先跟他们说好药材的价格。”陈晓天便回到屋里抄了一张价格表,兴致勃勃地出发了。

    先到上院,陈晓天隔家隔户去问了,有好些人见草药价格挺高,都动了心,皆跃跃崳试,而且他们从文秀、小莲等人的口中得知这些草药可以卖钱,早就想去采了,这回陈晓天亲自来他们家里说,更是鏡神抖擞,恨不得马上去山上采几背篓回来马上去陈晓天那儿换钱。

    经过文玉溪家时,陈晓天故意饶了一具弯子,不要让她看见,不料还是被文玉溪撞见了,她一看到陈晓天便叫道:“晓天哥!”陈晓天故作轻松笑呵呵地走了过去,问:“溪丫头,这两天上山采药没?”文玉溪说:“扯了一点鱼腥草回来,你要不?”陈晓天说:“要,怎么不要呢?待晒干了送到我家去。”然后边说边走了,文玉溪却追了上来,叫道:“你昨天进城了?”陈晓天边走边说:“是啊,跟兰姐,不过不是去玩,是有很重要的事。”文玉溪不明就里,问:“什么重要的事?是不是见她回来了,漂漂亮亮地,喜新厌旧,就带她去城里玩了?”

    “跟你说不清!”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大步朝前走去。文玉溪大声叫道:“晓天,你给我站住!”陈晓天说:“我现在很忙,没空理你。”文玉溪骂道:“晓天你这个混蛋,我你!”

    陈晓天没理会文秀,径直朝下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