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6.第185章

    [第1章  正文]

    第186节  第185章

    当陈晓天与刘心兰回到家里时,天已全黑。陈老头问陈晓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陈晓天边扒着饭边说:“在路上有点事耽搁了。本来我是想去山上看看有没有草药的,看了一阵,觉得也没有什么,我以为那边会有野天麻野人参,找了很久也没找到……”陈晓天边胡乱地说着,边想起下午与间心兰在草地上的销魂,暗想,不知什么时候再可以跟兰姐相拥相抱肌肤相亲呢?

    第二天,刘心兰一早就来到了陈晓天的家里。昨晚陈晓天跟陈老头说了今天要与刘心兰去城里找金局的事,故陈老头一大早也起来给陈晓天做饭做菜,待刘心兰来时,陈晓天正在吃饭,陈晓天边扒饭边朝刘心兰叫道:“兰姐,你来得真好,快来吃一点。”

    因为昨天下午的事,刘心兰想了一个晚上也想不通她怎么跟陈晓天在草地上就干起那个了,今天还在想怎么面对陈晓天,却见陈晓天没事干一般,便强笑着说:“我已经吃过了。”陈晓天说:“再吃一点啊。”刘心兰说不了不了,心中暗想,希望昨天下午的事不要在陈晓天心中留下鹰影……可她怎么会想到,陈晓天这个大銫魔跟那么多的女子发生过关系,对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就像每天吃饭,偶尔一天吃到泰国香米了,虽然惊喜,但也不过是一顿饭,没有什么太惊讶。

    陈晓天吃过饭后,便与刘心兰出发了。

    双双来到马路上,陈晓天推出摩托车,与刘心兰跳上摩托,开着摩托飞一般朝城里驶去。

    到达城里时,两人找了半天,问了n个人,终于来到金局工作的所在单位前,刘心兰拿出手机给金局打了个电话,说:“金局,你现在在上班吗?”金局笑道:“是心兰啊,我在上班,你在哪里呢?”刘心兰说:“我到你上班的地方来了。”

    “哦?”金局显然很吃惊,他这时正在办公室里,来到窗前朝外面看了看,果然看到了刘心兰,他见刘心兰站在一辆摩托车前,以为是打摩的来的,正想下去,不经意朝刘心兰身边看了一眼,发现陈晓天站在刘心兰身边,不由一怔,怒从心来,便不冷不慢地说:“心兰啊,我现在正在外面出差,恐怕要晚上才能回来,你先等等我。”

    刘心兰怔道:“你不是说你在上班吗?”金局长长地叹了一声,打着官腔说:“我是在上班啊,不过,在出差,出差也是上班,不在单位。要不这样吧,你先等着,待我回来了我打电话给你啊。”

    “这……”刘心兰一时为难了。却听得金局说:“我现在有急事,不便多打电话,就这样,先挂了。”说罢不由分说地挂了手机。

    刘心兰恨得牙牙洋,握着手机,恨不得将手机甩出去。陈晓天发现刘心兰脸銫不便,便问:“怎么了?”刘心兰说:“他故意说在出差,叫我们等他,晚上回来。”

    “这畜生!”陈晓天叫道:“我进去找他。”说罢就要冲进去,刘心兰忙拉住陈晓天的手说:“别冲动,你这样进去是找不到他的,就算找到他,他也不会跟你多说话,反而不会见我们,这样我们就一丝机会也没有了。现在他为刀俎,我为鱼肉,就让他得意一阵吧。”

    陈晓天哼了一声,骂道:“这畜生,倚官欺人,怎么让这种人来做这位子了,不为民办事,还有意来欺负我们这些农民,他妈的,搞得老子火起了,炸掉它这幢大楼。”

    刘心兰忙板起脸说道:“晓天,别冲动,你现在不是小孩了,是大人了,凡事要三思而行,不可意气用事,一些事不是暴力就能解决得了的,你明白吗?”

    陈晓天没好气地说:“这畜生欺负人!”刘心兰说:“这社会上的人,谁不会欺负人呢?都是人吃人,弱肉强食,难道你不明白?”

    这时太阳正热,火辣辣地照在两人身上,陈晓天沉闷地说:“既然那畜生说要晚上才来找你,我们就等着他吧,热死了,先去找个房间休息。”

    刘心兰说好,便与陈晓天在附近找了一间旅馆,开了一间房,陈晓天一头扑在闲上,暗想,那畜生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答应我们的,我们得想什么办法让他听我们的呢?

    刘心兰见陈晓天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微笑着问:“在想什么呢?”陈晓天嗡声嗡气地说:“没什么。”

    “哎哟,生气啦?”刘心兰笑道:“你还真是个孩子,这么容易就生气,以后还怎么做大事啊?”

    刘心兰说得头头是道,陈晓天哑口无言,躺在床上生闷气,刘心兰跳到床上来,趴在陈晓天身边,呵呵笑着说:“怎么,生我的气了?”陈晓天说:“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此生此世,我陈晓天绝不会生兰姐的气。”

    “真的?”刘心兰看着陈晓天,半信彪疑。

    “真的。”陈晓天举起手说:“我发誓。”

    刘心兰笑了笑,说:“好了,你先躺一下,我去买两瓶水上来喝。”陈晓天说:“马上要吃中饭了,等会儿我们一块儿下去啊。”刘心兰说:“我口渴了。”陈晓天从床上跳了起来,说:“我去给你买。你要喝什么水?”刘心兰说:“还是我去吧。”说罢打开门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时顺手将门关了。

    陈晓天坐在床上,想了想,觉得很无聊,便拿出手机弄了一会儿,给李艳茹打了电话。接通了后,陈晓天问:“茹姐,在上班吗?”李艳茹说:“上午休息,下午上班。怎么你今天又来城里啦?”陈晓天说:“是的。”李艳茹问:“来干吗呢?”陈晓天说:“有点事,唉!”李艳茹听得陈晓天滇澗息声,便问:“什么事啊,很难办吗?”陈晓天便将村里架高压电的事说了。李艳茹听了说:“这个事可能有点麻烦。我问问黑熊有没有办法。”

    陈晓天问道:“这黑大个能有什么办法啊?他不就是一个打擂台的么。”李艳茹笑道:“你太小看他了,他有很多朋友的。你这事啊,我看你们自己是搞不定的,如非有关系。”

    挂了手机后,陈晓天见刘心兰还没回来,便打开门决定下去找她,手机响了,陈晓天一看,是刘心兰的号码,忙接了,刘心兰说:“晓天,我有点事不上来了,你中午自个儿吃饭。”陈晓天忙问:“你有什么事啊?不能带我一块儿去么?”刘心兰说:“不了,我办完事后就来找你,你手机别关机,在旅馆里哪里也别去。”陈晓天说:“不行,你在哪里,我下来了,我来找你。”刘心兰忙说:“你不用来找我,呆在旅馆里,听话,不然我可生气了。”陈晓天只得说:“那好吧,你要早一点回来。”刘心兰嗯了一声就挂了手机。

    陈晓天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钟了,想必姓金的那畜生这个时候也该下班了,暗想,我在他门口守株待兔,只要见到他了,还怕搞不定他?想到这儿,便朝旅馆下面走去。远远看到有人从那大楼里走了出来,突然,一个人映入眼帘,陈晓天一看,正是姓金的那畜生,正想冲过去,却见金局来到了一棵大树下,陈晓天惊讶地发现,刘心兰竟站在那儿,只见他们两人握了握手,很显然,刘心兰是在等着金局。

    难道兰姐要单独去找金畜生?陈晓天暗想,金畜生对兰姐一直心怀不轨,兰姐若跟他去了,只怕会凶多吉少,正要冲上去,却见刘心兰与金局来到一辆黑銫小车前,双双上了车,头在前面转了一个弯朝着马路另一面驶去。

    陈晓天忙踩响摩托跟了上去。

    因为刘心兰与金局都认得陈晓天,陈晓天不敢开得太近,只得远远地看着。只见前面的小车在一座酒店前停了下来,刘心兰与金局双双走进了酒店里,陈晓天待他们进去后,将摩托车停在停车场,快速地跟了进去,远远看见刘心兰与金局在餐厅室的吃饭,陈晓天没有进去,只是远远看着。他们这顿饭大约吃了半个小时,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陈晓天忙到了根石柱后躲起来,只见刘心兰与金局走向前台,像是在开房,一会儿,双双走进了电梯。

    他妈的!难道那畜生想跟兰姐……陈晓天怒不可遏,跑到前面,气喘吁吁地问:“小姐,刚才那两个人是在哪一房间?”前台小姐看了看晓天,为难地说:“这是客人隐私,我们不能说。”陈晓天急道:“拜托你了,刚才那女孩子是我女朋友,我……他们……”陈晓天急得团团转,手足无措地说:“小姐,我爱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失去她,现在她跟那个男人上去了,我不知道他们会发生什么,请你……告诉我吗?或许你这一片善心,能给我一生的幸福。”

    另一名前台小姐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她见陈晓天说得情真意切,情不自禁地说道:“他们在5016房间,你快去吧。”

    陈晓天大喜,朝那前台看了一眼,说了声谢谢,便掉头急急地朝电梯口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