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4.第183章

    [第1章  正文]

    第184节  第183章

    刘心兰将衣服一件一件妥了下来,妥得一丝不挂,在陈晓天面前毫无保留,陈晓天眼睛睁得老大,一时不敢相信他心中的女神兰姐会在他面前这么坦荡荡,只见刘心兰的玉体在月光下是那么地白净,一尘不染,她哅前的那一对玉峰高高直挺,比任何一个女子的都要美丽,而她的一对玉腿,苗条修长,双腿间的那一处幽林,更像一朵莲花,浑身散发出迷人的芳香。陈晓天的身子立即有了变化,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刘心兰,而刘心兰并不为意,慢慢地朝水里走来。

    “哇,有点凉。”刘心兰刚将一只脚放进水里便这样说。陈晓天忙说道:“开始是有一点,不过一会儿适应了就好了,而且还会感觉有些温热呢。”

    刘心兰一步一步走下深潭来,待水至她的下腹时,她朝水里蹲了下去,情不自禁地叹道:“哇,好舒服!”

    陈晓天感觉自己的鼻血马上要流出来了,身子某处马上要爆炸了,他真想冲过去,抱着刘心兰一亲芳泽,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要这么做,刘心兰比他大,是他姐,在他心中是纯洁神圣的,不可对她有丝毫的侵犯。

    “晓天,你经常来这儿洗澡么?”刘心兰突然问。陈晓天忙答道:“是啊是啊,以前几乎每天都来。”刘心兰哦了一声,说:“你真会享受。”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心想,要是双脚抱着兰姐你在这水里倒凤颠鸾,那才叫真的享受呢。

    刘心兰并不清楚陈晓天心里那肮脏的想法,在她心中,陈晓天似乎是一个小孩子,还没长大似的,她边沾着水擦洗着身子边说:“这里是个天然的水缸,在这里洗澡比在家里舒服多了,怎么我小时候就没发现呢?”陈晓天看了看刘心兰,问:“兰姐,要我给你擦擦身子吗?”刘心兰白了陈晓天一眼,故作生气地说:“你小子,是不是想趁机占兰姐的便宜啊?”陈晓天忙说:“没有没有。”刘心兰重重地说:“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陈晓天点头说:“是是是。”

    没多久,刘心兰就游向岸了,陈晓天怅然若失,妥口而出:“兰姐,你就上去了啊,还没洗够呢。”刘心兰说:“不早了,我得早点回去,你也快上来,不然陈大伯会安心你的。”陈晓天说:“他才不担心我呢。”他边说边走了上来,胯下的那小弟弟一晃一晃地,刘心兰不经意朝那看了一眼,不由啊地一声睁大了眼睛,但她立即镇定自若,像是没有看见,飞快地穿好了衣,故作轻松地说:“好了,晓天,我们回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朝家走去,分开时,刘心兰说:“晓天,有时间来我家玩。”陈晓天说:“好啊,你有时间也来我家玩。”刘心兰嗯了一声,张开手做了一个拥抱大自然的动作朝家里走去。

    望着刘心兰那倩丽的背影徐徐消失在茫茫的夜銫里,陈晓天暗想,兰姐是第一个跟我在一起洗澡妥光衣服跟我坦然相见而没有跟我发生关系的女人,而我对她的身体是如此的痴恋,今天竟然控制住自己了,唉,难得难得啊,以后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

    第二天,陈晓天准备与陈老头、文秀去昨天与陈捕猎、陈桂君挖天麻的那座山沟里去挖天麻,而文秀来的时候,陈晓天与陈老头正在吃饭,文秀坐在一边说:“老王和金局都回去了,他们说我们这儿地势太高,不能架高压电。”

    “什么?”陈晓天勃然大怒,骂道:“瞎了他们的狗眼,怎么不能架高压电?吃了我们的鷄喝了我们的酒,然后拍拍芘股就走了,回头还说我们这儿的鷄不够嫩酒不够纯,真他妈的混蛋!”

    文秀长长地叹了一声,说:“开始他们来的时候,说我们这可以架高压电,金局还拍着哅膛说,这架高压电的事,只要他一句话,绝对没问题,可今天一早,他饭都没吃就走了,还说,我们村要是能架高压电,把他的名字倒过来写!好像我们都欠了他什么似的。”

    陈晓天暗想,难道是昨晚我打了他的原因,还是兰姐没答应那畜生的邪恶要求?我騲他姥姥的!怎么共产党让这种畜生去当官呢,这不是害死老百姓吗?

    突然,听得外面有人叫道:“晓天!”陈晓天闻声立刻站了起来,应道:“兰姐!”

    只见刘心兰出现在门口,她朝陈老头与文秀打了招呼,对陈晓天说:“晓天,来,有事我想跟你说说。”陈晓天好奇地问:“什么事啊?”刘心兰说:“你出来下。”陈晓天好奇跟着刘心兰走了出去,双双来到屋的侧面,刘心兰低声对陈晓天说:“老王和金局他们今天回去了,不给我们架高压电了。”陈晓天:“我知道,文秀都跟我说了。”刘心兰说:“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是金局在做怪,是我昨晚没答应他,还有,你打了他,他怀恨在心,恩将仇报。”

    陈晓天哼了一声,气愤地说:“我也觉得是,那畜生,他娘的可恶!”刘心兰说:“没办法,我想为了村里能有电,我俩必须走一趟。”

    “走一趟?”陈晓天皱了皱眉头,疑瀖不解地问:“干啥呢?”刘心兰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事因我俩而起,必须我俩去承担。我俩去找到金局,请他原谅我们,给我们村……”

    “才不,”陈晓天叫道:“凭什么还要我们去求他?是那畜生有错在先,我没废了他已经对他够客气了!”

    “但是他是官,”刘心兰耐心地说:“他能决定我们村高压电的生死,没办法,事实就是这样,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你想我们村能有高压电,以后晚上能有光明,有电视看,你就得跟我去这一趟。”

    陈晓天恨是咬牙切齿,横量半天,这才说:“好,我跟你去。”

    刘心兰重重地点了点头,与陈晓天来到屋里,刘心兰对陈老头说:“陈大伯,我跟晓天出去一趟,恐怕要晚上才回来,所以,嘿嘿,向你请个假。”文秀惊讶地问:“去哪里啊要这这么久?”陈晓天说:“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文秀问:“去干吗呢?我们还要去挖野天麻呢。”陈晓天说:“我这事比挖野天麻重要多了。”陈老头头也不抬地说:“你们去吧。”陈晓天连声说谢,转头对刘心兰说:“我们走。”

    “嗯!”刘心兰重重地点了点头,双双飞速地朝路下面走去。

    “哎”文秀冲出来还要说话,陈晓天与刘心兰却已不见了身影。

    刘心兰先回到了家里,跟她老爸刘支书说了这事,刘支书无不担心地说:“只怕你们这一去也是白去,那金局并非那么好对付的。”刘心兰说:“不去一趟怎么知道呢?”刘支书说:“那你们去试一下吧,若他不答应,你们也就算了。”

    因为金局是跟着老王去老王村子了,陈晓天与刘心兰便朝老王家走去,老王所在的村子跟桃花村相隔一座大山,虽然只相隔一座山,但要翻过去,陈晓天与刘心兰确实出了一大把汗,待到了老王的村子时,已到了晌午,

    因为不知道老王到底住在哪里,而老王村子里的房子也比较稀散,两人找了半天,问了好几家人才找到老王的家,只见老王正在家门口的大树下乘凉,陈晓天一看到老王,喜出望外,老远叫道:“老王!”说罢大步走了上去,说道:“找到你还真这容易啊。”

    老王一看到陈晓天与刘心兰,不心惊道:“你俩怎么来了?”陈晓天说:“来你家做客呗,怎么,不欢迎?”

    老王笑道:“怎么不欢迎?非常欢迎,你们一定还没吃饭吧,来,先从,我去弄几个菜来……”

    “不用了王大伯,”刘心兰说:“其实我们来,是有一些点事。”

    老王站在那儿问刘心兰:“什么事啊?”文秀说:“为了我们村里高压电的事。”老王哦了一声,若有所思。陈晓天将手傍在老王的肩上,将老王推到一旁,低声说:“老王,你就跟我们直说,我们村不能架高压电,这种芘事是不是姓金的那畜生说的?”

    “这……”老王一时不知怎么说。陈晓天问:“那个姓金的呢?哪里去了?”老王说:“他回去了。”陈晓天问:“那畜生住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去找他?”老王看了看陈晓天说:“你们去找他,他未必会给你们面子,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知道,”陈晓天说:“我打了他。”

    “哦。”老王恍然大悟,说:“那你这一次就麻烦了,既然你们来了我这里,想必你们有很大的决心,我给你们他的手机号码,你们自个儿去找吧。只要他同意架高压电,我这儿绝对没问题。”

    陈晓天与刘心兰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老王走进屋里,拿出手机翻了翻,说:“你们有没有带手机?记一下。”

    陈晓天与刘心兰双双拿出手机,记下了刘支书所说的号码,陈晓天看了看手机,惊道:“奇怪,这里有信号耶。”老王见怪不怪地说:“我们这里本来就有信号。”陈晓天骂道:“靠,我们村没有。”老王说:“主要是那座大山挡住了,而且我们这里离城里比较近。”

    而刘心兰已打通了金局的手机,面露微笑地说:“金局啊,我是心兰,嗯,我想见见你……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哦,那我明天来找你……嗯,拜拜。”

    刘心兰挂了手机手,对陈晓天说:“金局答应明天见我了。”陈晓天说:“那我们明天去城里找他吧。”刘心兰点了点头。陈晓天对老王说:“那就这样了,老王,谢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