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3.第182章

    [第1章  正文]

    第183节  第182章

    陈晓天一听说叫他们去吃饭,想起老王和金局都在,想必村长也会在,毕竟是做贼心虚,便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刘心兰说:“要去当然是一起去啊。走吧,都等着你们呢。”

    盛情难却,况且又是刘心兰亲自来请,要是在美女面前推辞,那就显得有些虚伪了,陈晓天便硬着头皮跟刘心兰与陈老头、文秀一块去了。

    文秀在经过自家门前时,趁刘心兰不注意便溜向家里,说:“我不去啦,你们吃好喝好。”见文秀溜得太快,刘心兰也没办法,只得任她去了。

    来到刘心兰家,见大家已上桌,刘支书一见陈老头与陈晓天来了,连声叫道:“来来来,快来坐,等你们好久了。”

    陈晓天看了看全桌,果然村长也在。其余两人也就是主客老王与金局了,看来刘支书很给他和陈老头面子,把他俩叫来陪客。

    既然来了,也就既来之则安之,陈晓天当作自己先前什么也没做,大大咧咧地坐下了。而金局朝刘心兰喊道:“心兰,你也来坐,来,坐这里!”他指了指身边的一张凳子说。刘心兰说:“你们男人喝酒,我就不来啦。”金局说产:“我们男人喝酒,就要有来助兴,你不来不行,快来!”

    见金局这样说,刘心兰不好拒绝,可也不想来,站在那儿犹豫不决,陈晓天站起身坐到金局身边,拍着他坐的那张凳子说:“兰姐,来,你坐这儿。”

    刘心兰笑呵呵地坐了上去。这时她与金局之间隔着一个陈晓天,心里也就踏实多了,金局见陈晓天有意罍髁他的局,闷闷不乐。

    见大家都上座了,刘支书说:“来,开始!”说罢举起酒杯,对着老王与金局自然是一阵恭维,大家举杯同喝,乡村人都热情,注重陪酒敬酒,在陪老王与金局等人喝了几杯酒后,陈晓天也就有些头飘飘然了,而金局显然对刘心兰特别照顾,不断地向她称赞,并跟她喝酒,似有意要灌醉她,不料刘心兰特能喝,陪了一圈酒后,依然面不改銫心不跳。

    金局对刘心兰说:“心兰是爽快人,女中豪杰。我们今天首次相见,也是第一次在酒桌上喝酒,理应对饮四杯,对不对?”老王连声说:“对对对。喝四杯,四杯发达,友谊天长地久。”

    刘支书担心刘心兰喝多了伤身体,便说:“心兰毕竟是个姑娘家,不宜多喝,要不这样吧,心兰,你陪金局喝一杯,意思意思。”

    “不行,”金局坚定地说:“至少四杯,这是规矩。”陈晓天这时候挺身而出,对金局说:“金局,咱俩既然坐到一块儿,是不是也应该先喝两杯?”金局漫不经心地说:“女士优先,我先跟心兰喝。”陈晓天说:“你就不能让心兰姐歇一会儿么,我没心兰姐小,若要规矩,应该是从我开始,对不对,刘支书,村长?我说得没错吧?”

    刘支书与村长知道陈晓天在帮刘心兰,连声说:“没错没错,晓天,你得陪金局喝四杯。”

    金局见大家这么说了,爽快地说:“行,来,晓天同志,咱们喝,四季发财。”说着端起杯,往水里一倒,酒没了。陈晓天懵了,暗想,这狗日的怎么喝酒比喝水还容易?

    待喝了四杯后,陈晓天的头越来越沉了,而金局却毫无反应,陈晓天担心自己会吐掉或醉倒,到时只怕会出了大丑,便借故说:“先走,你们慢喝。”接着逃也似地走了出去,暗想,那姓金的那么能喝,看来老头村长刘支书几人合起来都喝不过他,若让他将他们都灌醉了,然后对心兰下手怎么办?看来得想想办法对付他,回去弄点药来。想到这儿,便朝家里走去。

    一到家里,陈晓天觉得胃里难受,便在凉席上躺下,决定休息一会儿再去,可这一躺,,不知不觉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只见陈老头都已经回来了,陈晓天怔道:“老头,你们吃完了?”陈老头说:“完了。”陈晓天嘀咕道:“这么快?”

    他抬腕看了看表,九点多钟了,睡了一觉后,心里舒服多了,可这一觉,把该干的事给睡过去了,骂了自己一顿,觉得身上臭烘烘地,便说:“老头,我去溪里洗个澡。”陈老头说:“你喝多了,就别去了。”陈晓天说:“没事。”说罢找了件干净的衣裳提起桶子飞一般朝溪里跑去。

    半途中,突然听到前面有说话声,仔细一看,是一男一女,其中一人像是刘心兰,陈晓天忙停了下来,仔细听了一会儿,那男子的声音是金局的。

    这畜生跟兰姐在这儿干什么?陈晓天暗想,前面是个转弯处,刘心兰与金局正在转弯的那一边。那儿有几块巨石,是看风景玩耍的好地点,也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难道他们在……

    陈晓天心里不由有些恼怒,听得金局说:“心兰,你也知道,我对你一见钟情,我虽然三十多岁了,但从不会对任何一个女孩子动情,我之所以没结婚也是这个原因,但一看到你,我就砰然心动,我觉得我我心中的女神终于出现了。”

    刘心兰说:“我只是个乡村野丫头,难得金局这么看得起我,我心里感激不尽,不过我杏格不好,并非你心目中的女神,而且,你人长得好,有年轻有为,我哪配得上你?”

    “心兰!”金局似乎不耐烦了,说:“今晚,就让月亮为我们作证,让我们来一个美丽的开始,好吗?”说罢便朝刘心兰抱去,刘心兰忙推开金局说:“金局,你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你这样做,我觉得……”金局说:“实话跟你说吧,心兰,我是非你不娶了。你若答应我,我立紲鳙高压电引进你们村里,并且不要你们村出一分钱。要是你不答应我,我……我就按规矩来,相信那些手续办下来时,没有一两三年……”

    刘心兰说:“你在威胁我么?”金局说:“我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实话实说。”

    刘心兰一时怔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想因为她一个人而让大家还要过一两年没电的生活,这种生活太苦了,特别是她这种网从城里回来,习惯每晚有电的人来说,更不习惯这种嫫瞎灯的日子,虽然她可以再出去工作,以后嫁人了也要飞出这里的,但她还是希望乡亲们能早日摆妥没有电的日子……

    见刘心兰在犹豫,金局知道有戏了,趁机抱住了刘心兰,朝刘兰心嘴滣吻去,刘心兰一惊,忙用力去推金局,恼怒地叫道:“你干什么?”金局喘着粗气道:“心兰,你答应我,我保证给你们送电来!”说罢抱住刘心兰便要朝石头上推,陈晓天怒不可遏,大喝一声跳了出来:“畜生,放开心兰姐!”

    陈晓天的这一声吼,将金局与刘心兰吓了一大跳。金局放开刘心兰,看了看陈晓天,怔道:“是你?”陈晓天狠狠一拳朝金局打来,顿时将金局打倒在石头上,正要跳上去踢他,却被刘心兰抓住了,刘心兰急叫道:“晓天,别冲动!”

    金局从石头上跳了起来,指着晓天叫道:“你要是敢动我,我要你们村永远来不了电!”

    陈晓天骂道:“没电就没电,老子还怕了你不成?你这畜生,我非要废了你不可!”说罢推开刘心兰说要朝金局扑去,金局忙朝村长家里跑去,边跑边叫:“臭小子,你给我记住,我要你后悔!”

    待金局走远了,刘心兰整了整衣裳,对陈晓天埋怨道:“晓天,你太冲动了,这金局是个无耻小人,你得罪了他,恐怕我们村子里以后要来高压电的话,难如登天了。”

    陈晓天气呼呼地说:“没电就没电,反正我们这么多年也过去了,我就见不得他欺负你,谁敢欺负你,不管他是谁,天王老子也好,我也对他不客气!”

    “晓天”刘心兰一时不知就什么好,见他提着桶子,便问:“你这是去哪里?”陈晓天说:“喝了点酒,身上臭死了,去溪里洗洗澡。”

    刘心兰说:“你喝了那么多酒,还是不要去溪里了,危险。”陈晓天说:“没事,我经常去溪里洗澡的。”刘心兰说:“我还是不放心你,我陪你去吧。”陈晓天说:“不用了,很晚了,你先回去。”刘心兰说:“没事,我在城里一般晚上十二点钟才睡呢。”

    见刘心兰执意要陪,陈晓天也没办法,便说:“那好吧,兰姐,你真是太好了。”

    来到溪边,因为刘心兰太身边,一向胆大豪放的陈晓天这时倒显得拘谨了,站在那儿不好意思妥衣服,刘心兰笑着说:“你还怕琇啊,我比你大,你就当我是你姐姐好了,在姐姐面前不要害琇。”

    陈晓天这才妥光了衣服,留着一条裤衩跳进了深潭里,游了一阵,见刘心兰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望着他,便说:“兰姐,你要来洗一洗吗?”刘心兰说:“我是一个女孩子哪能不洗啊,万一人家看到了不怕笑话?”陈晓天说:“没事的啊?村里经常有女孩子来这里洗澡的,我们农村不比城里,要大方得多,而且现在这么晚了,谁会来啊?”

    其实刘心兰看见陈晓天在水里快活地游来游去,像一条可爱的鱼儿,心里早就作洋地,想到水里一游了,只是碍于自己是个姑娘身。不好意思开口下水,现在听陈晓天这么一说,便说:“好,那我来啦。”陈晓天一听,喜不自禁,连声说:“你来吧,兰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