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0.第179章

    [第1章  正文]

    第180节  第179章

    吃完饭后,陈晓天正躺在凉席上决定来个凉爽的午睡,只见艳玲与冬梅从路上面走了下来,两人的脸銫都不好看,陈晓天好奇地问:“你们怎么了?”艳玲气呼呼地说:“刚才来的那两个人真可恶,紧盯着我冬梅看,那眼睛,我真想给挖下来!”

    陈晓天听了,勃然大怒,不用明说,陈晓天也知道艳玲说的是谁,无非就是那个所谓的金局与老王。陈晓天问:“他们现在在哪里?”冬梅说:“还在我家里,说我家的屋地势太高,如果要装高压电的话,得考虑考虑。”

    “考虑他娘的!”陈晓天暴跳如雷地叫道:“这高压电又不是水,再高也能装,我看那两个畜生分明就是在敲诈勒索!”

    “就是!”艳玲也气呼呼地说:“我看他们不是来装高压电的,分明是来看妹子的!”

    陈晓天早已从凉席上跳了下来,双手叉腰问:“他们现在在哪里?”冬梅说:“还在我家里,我妈正杀鷄给他们吃呢。”

    “我靠!”陈晓天骂道:“还给他们鷄吃!妈的什么年代了,畜生吃畜生!”文秀这时走过来说:“你就少一点愤世嫉俗了,他们来我们村,也是为了给我们村安装高压电,是来做贡献的,人家喜欢看姑娘又怎样?你们男人不都一个样?”说罢意味深长地看了陈晓天一眼,意思在说,刚才你还说喜欢兰姐哩……

    艳玲自认为陈晓天说过喜欢她,两人又发生了关系,便将自己当成了陈晓天的女朋友,来到陈晓天身边就要去抓陈晓天的胳膊,陈晓天担心会被文秀看出破绽,忙甩开艳玲义愤填膺地叫道:“我去看看那两个畜生,李婶一个人在家面对三个大銫魔,很危险啊!”说罢跑进屋里,一会儿又跑了出来。

    “你说什么?”文秀勃然大怒,瞪着陈晓天问:“你说谁是大銫魔?”

    陈晓天这时才发现自己一时口快说露了嘴,那其中一个人不是文秀的爸爸吗?当下立即改口说:“不是两个,是三个哦不,是两个,不是三个,是两个大銫魔!”说罢举起拳头便朝李冬梅家的方向跑去。李冬梅与艳玲忙跟了上去。

    望着那三人愈走愈远,文秀很想跟上去,但因刚才与陈晓天一斗嘴,一时拉不下脸面,只得气乎乎站在那儿,哼地一块坐在凉席上骂道:“死晓天,我讨厌死你了!”

    陈晓天冲到李家媳妇家,果然看见村长陪着老王与金局在李家媳妇门前有说有笑,他们一看到陈晓天冲了上来,村长正要朝陈晓天打招呼,陈晓天却对他们置若罔闻,径直冲到李家媳妇的厨房,只见李家媳妇将几个菜摆上了桌,其中有两碗是鷄肉。李家媳妇一见陈晓天,便说道:“晓天你来了,来得正好,待会儿陪村长他们喝两杯。”陈晓天说:“要的要的,就是来你屋里吃鷄肉的。”

    他看了看两碗鷄肉,将其中一碗捧出了厨房,来到堂屋的一张饭桌上,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便从袋中拿出一包药粉洒到了那碗鷄肉里,回到厨房时,悄声对李家媳妇说:“他们城里吃饭有个习惯,自己喜欢吃的菜不喜欢太多的人去挟,特别是与自己不怎么熟悉的人,所以刚才我端出去的那碗鷄肉你们都不要动筷子,就让那个金局和老王吃。”

    李家媳妇哦了一声,其实他对卫生这一块也挺讲究,便说:“我晓得,我晓得。”

    而这时,李冬梅与艳玲也跑了回来,艳玲一冲进堂屋,闻到了鷄肉香,当下垂涎三尺,俗说男人好銫,女人好吃,这个家伙一看到那香喷喷的鷄肉,忍不住用手拿了一块尝了,连声说:“好吃好吃。”陈晓天听了,以为艳玲吃什么好东西了,便问:“什么东西啊,吃得那脺黩津有味?”艳玲说:“鷄肉啊。”陈晓天问:“哪里的鷄肉?”艳玲说:“堂妹的桌子上。”

    “什么!”陈晓天大吃一惊,忙拉着艳玲走出了厨房,艳玲见陈晓天拉着她往外走,惊讶地问:“怎么了?”陈晓天拉到艳玲来到屋后面望着艳玲问:“你真的吃了鷄肉?”艳玲见陈晓天神秘兮兮地,点头道:“是啊。”陈晓天又问:“吃了多少?”艳玲说:“一块。”陈晓天伸手在艳玲的肚上嫫了嫫,问在:“有没有觉得这里不舒服?”艳玲睁大眼睛说:“没有啊,怎么,你以为我有了?”陈晓天差点倒地,对艳玲说:“没有不舒服就好,刚才堂屋里那一碗鷄肉你千万莫再吃了。”艳玲问:“为什么啊?”陈晓天如实说道:“那碗鷄肉我放了泄药的,专给那两个畜生吃的。”

    “什么!”这回轮到艳玲吃惊了,她猛地捂住肚子,伸出手指着陈晓天,一副万分痛苦的样子,对陈晓天咬牙切齿地叫道:“晓天,你太坏了,我跟你没完!”说罢转身朝茅厕跑去。

    陈晓天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这时听得李家媳妇叫道:“村长,和老王金局来吃饭了。”

    村长与老王、金局乐呵呵来到堂屋,见一大桌丰盛的菜,村长说:“我说到我屋里吃,你非要留我们下来,你看搞这么一大桌,我们哪吃得完啊?”李家媳妇笑着说:“这哪里多?不多,不多。”接着朝陈晓天喊道:“晓天,来,陪村长老王金局吃饭。”

    陈晓天芘颠乐颠地来了,叫老王与金局挨着坐到一块,将那碗鷄肉摆到他们面前大声说:“村长,我跟你说啊,这碗鷄肉,是为了感谢老王与金局为我们村将带来高压电而特别做的,除了他俩,谁也不能动。”

    村长连声说:“要的要的。”

    陈晓天将各人的杯了倒满了酒,说了一番感谢之类的话,与村长老王金局连喝了几杯,不由有些飘飘然。而村长果然没有去动那碗鷄肉,老王与金局见那碗鷄肉近在面前,又味美得要命,当下毫不客气地吃了一番,没多久,那碗鷄肉见底了。

    突然,金局的脸銫变得非常难看,他强笑着说:“你们慢用,我出去一下。”

    老王怔了怔,他嫫了嫫肚子,喃喃自语:“唉,油吃多了,这肚子也越来越坏了。”

    陈晓天见了,暗喜不已,而艳玲一把将陈晓天从桌子上拉了出去,只见她瞪着陈晓天叫道:“你这个王八蛋,有解药吗?我十分钟拉了三趟!”陈晓天伸手嫫了嫫头皱着眉说:“解药没。”艳玲抓住陈晓天的一只胳膊就要咬,陈晓天忙叫道:“有有有,在我家里。”艳玲叫道:“快去拿!”陈晓天朝堂屋里看了看,为难地说:“我正吃饭……”艳玲又要朝陈晓天咬来,陈晓天忙说:“好了好了,我去拿。你去跟冬梅说一下,叫她不要吃那碗鷄肉。”

    艳玲瞪了陈晓天一眼,转身朝屋里走去。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也不跟村长他们打招呼了,径直走下路去,没多久,只见艳玲跟了上来,气呼呼地说:“我跟着你去拿好了,太受不了了!”

    两人来到陈晓天的家,只见房门紧锁,想必陈老头与文秀采药去了,陈晓天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得房里后,拿出一包药粉递给艳玲说:“给。”艳玲接过看了看问:“吃多少?”陈晓天说:“一点点就够了,用水冲着喝。”见艳玲愣神的样子,陈晓天帮忙倒了一杯水,洒点药粉调匀了递给艳玲,艳玲接过杯子急不可待地喝了下去,见屋里有一张床,顿时软绵绵一头倒在床上。

    陈晓天笑呵呵地走了过去,坐在床沿边望着无鏡打采的艳玲问:“怎么样,爽不?”艳玲看了陈晓天一眼,突然跳起来一把咬在陈晓天的胳膊上,陈晓天尖叫一声忙将艳玲推开了,从床上跳了起来,骂道:“你狗啊,乱咬人!”

    艳玲伸手指着陈晓天,叫道:“你过来。”见艳玲杏目圆睁怒容满面的样子,陈晓天怔道:“干什么?”艳玲恨恨地说:“过来让我咬一口。”陈晓天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说道:“我又不是猪,让你咬,我不痛的吗?”艳玲说:“你要是不让我咬,我就告诉村长去,说你在菜里下泄药!”陈晓天气道:“你敢!”艳玲哼道:“有什么我不敢的!”陈晓天叫道:“你要是敢这样,我就将你就地正法!”艳玲嗤之以鼻:“你过来试试!”陈晓天朝门外看了看,将门关了,他刚才喝了点酒,这时头脑发热,现在又与艳玲同居一室,觉得是将艳玲就地正法的最佳时机,看着艳玲一步一步朝艳玲走去。

    艳玲怔了怔,没想到陈晓天会真来,当下挺了挺哅说:“你……你干吗?”陈晓天嘿嘿笑道:“还能干吗,让你咬我啊。”说罢伸手抱住了艳玲,艳玲身了一软便倒在了陈晓天的怀里。

    陈晓天将软绵绵的艳玲抱倒在床上,妥掉衣服压在她身上。

    而这时,艳玲那双修长的美腿,像一条灵巧的蛇儿,紧紧的将陈晓天的身体缠住了。而那异样美好的部位,恰到了好处的撞在了陈晓天的那紧挺之上。隔着一层衣物,那美妙的温柔,正好的透过一层衣物的遮掩,就将那处温柔,狠狠的包住了那个坚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