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9.第178章

    [第1章  正文]

    第179节  第178章

    第二天,两人都知道回去的中途远,双双一早起了床,骑在摩托车上奔向了回家的路程。一路狂飙,当到家时,还不到十点。陈晓天径直来到文秀家,见文秀不在家,便将给她买的书和桌膏放在她房间的书桌上,回到家里,见文秀陈老头正在晒草药。文秀一见陈晓天回来了,喜道:“你回来得挺早的啊。”陈晓天说:“天没亮就出发了。”

    休息了片刻,陈晓天拿出这次卖药的钱来说:“这一次一共卖了四百多块钱,除了买强婶的那鱼腥草七十块,还剩下三百多,三人平均算起来,也就一人一百来块了。”文秀说:“看来我们得抓紧叫村里人来采药了,不然凭我们三人每天赚不了多少钱的。”

    陈晓天说:“目前也有好几个人在采了,慢慢地我们队伍会强大起来的。”

    这时,陈桂君走了来,一见陈晓天门前晒满了草药,赞道:“这么多草药,你们挺厉害的啊!”陈晓天说:“你陈大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前来有何贵干?”

    “切!”陈桂君极鄙夷地说:“才跟我睡了一晚……呸呸呸,你才看了一点书就这么文绉绉地,还真拿自己是书生了啊。我是来看你们都挖的什么草药,我上山去挖。”

    陈晓天朝晒着的那些草药指了指,说:“就这些,你看看。”陈桂君上前看了看,说:“就这些?我们山上不是漫山都是?”

    “对,”陈晓天说:“在我们这山沟沟里,只要你肯劳动,就饿不死。你有空就去多挖草药,弄好了拿来我这儿,我大量收购!”

    “你收?”陈桂君怔道:“你不是也要卖到城里的吗?”陈晓天说:“你如果想早一点拿到钱,不然千里迢迢跑太远,就拿到我这儿来,我替你送出城去,懂不懂?”

    陈桂君一听就懂,连声说:“明白!明白!”她说:“这一些草药我都没见过,我拿一些样本回去研究一下吧。”

    陈晓天说:“拿一些吧,不过别拿多了,有一些草药可是很贵的。”陈桂君问:“哪一种最贵?”陈晓天拿出一珠野人参和一珠野天麻说:“这两种。”陈桂君哦了一声,各拿了一株说:“我先回去问我爸爸,他天天在山上跑,肯定晓得哪里草药最多。”

    陈桂君走后,陆陆续续有人来到陈晓天家,问有关草药的事,陈晓天与文秀耐心跟他们讲了有关采草药方面的知识,那些村民们好奇而来,兴致勃勃而去,各个声称:“这山上大把这样的草药,我一天至少也能采它几十斤啊!”

    待中午时分,文秀说:“我先回去了。”陈晓天说:“现在我们都是同事了,是一家人了,你就别回去了,在我们这里吃饭吧。”文秀皱着眉头说:“这样不太好了吧?”陈晓天说:“有什么不好的?你交生活费就行啦。”

    这时,村长带着两个人慢腾腾走了上来,只见那两人一个约三十来岁,一个约四十来岁,皆身宽体胖地,像是非富即贵之人。那两人一看到文秀,眼睛陡然亮了,就像猫见到了鱼,虽然有些猫不会立即扑上去,但它们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崳望与贪婪。

    陈晓天觉得这两人定非好人,顿时对他们充满了敌意。

    而村长则笑呵呵地向陈老头介绍,指着那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说:“老陈,这位是我们县电力局的,金局。这位”村长又指着那名四十来岁的男人说:“是王家源的书记老王,他们这次来,是为了我们村里能不能牵上高压电的事而来考察。”陈老头伸手在身上拍了拍,朝那两名男子握了握手,笑着说:“感谢感谢,辛苦了!”

    那金局朝陈晓天门口晒着的草药看了看,说:“这么多草药,老陈莫非是赤脚医生?”村长忙答道:“是的是的,老陈是我们村唯一的医生。”金局煞有介事地将手放在身后做出其老成的样子,边看着草药边朝文秀靠近,待到了文秀身边时,有意无意朝文秀身上闻了闻,故作惊讶地说:“小姑娘,你天天跟草药在一块,身上都有草药味了。”文秀说:“是吧,你身上有股烟味。”说罢捂着鼻子来到了陈晓天身边。

    金局哈哈笑了两声,说:“这丫头鼻子还挺灵的。”然后问陈老头:“这两位,是你的”

    村长忙说:“那砂丫头是我的,不懂礼数,你别介意。”老王哈哈笑道:“我们农村人就是这样,心直口快,不比城里姑娘,金局,你就入乡随俗,哈哈……”

    陈晓天问:“老王。你们那个村听说连高压电有好几年了吧?”老王说:“是啊,当初还不多亏了金局。”陈晓天揶揄道:“金局真不愧是人中豪杰,年轻轻轻就被称为金局,年轻有为啊!”

    “哪里哪里,”金局笑呵呵地说:“工作上的称呼罢了。”

    村长这时说:“山上面还有一家,是我们村最高的一家了,不知两位要不要上去考察一下?”老王问:“那一家住着几口人啊?”村长如实说道:“只一家人,男人在外面打工,目前女人带着一个女儿在家。”

    “哦。”老王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金局,说:“那我们得去看看,这一家条件不怎么好,尽量给她们装上高压电。”

    “那我们走!”老金说。村长便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这边,请。”

    三人走后,陈晓天皱着眉头说:“看来这两个来的又是两条狼。”文秀不解地问:“什么狼?”陈晓天说:“还能有什么狼?銫狼呗。”文秀切了一声,说:“在你眼中,除了你自己,世上的男人全都是銫狼。”

    “不!”陈晓天立即纠正道:“在我眼里,除了我家老头,世上的男人全都是銫狼,我最銫!”

    这时陈老头进屋去做饭了,文秀说:“你知道你最銫就好,说明你还有自知之明。”陈晓天慢慢来到文秀身边,从后面抱住了她,用枪顶着她的芘股说:“这是不是很銫啊?”文秀忙推开陈晓天,骂道:“滚远点!”陈晓天双嬉皮笑脸地上来了,抓着文秀的手一阵抚嫫,说:“来嫫嫫。”文秀一把将陈晓天的手甩开了,扬起手叫道:“你再乱来,我打了!”陈晓天昂首挺哅,说:“来,你打,打是亲骂是爱,我任你打!”文秀极无奈地摇了摇头,长长地叹道:“这人啊,脸皮一旦厚起来,真是没话说啊!”陈晓天板着脸道:“你再这样说,我可要将你就地正法啦!”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同、,没好气地说:“你能不能懂事点,陈大伯在忙,你在外面玩,你就不能去烧烧火做做饭吗?”陈晓天回敬道:“你是女人你不去?”文秀说:“我是客。”陈晓天说:“你是客,你是堂客!”

    两人打打闹闹吵吵停停,听到陈老头叫道:“晓天,去给我摘两个辣椒回来。”陈晓天哦了一声,问文秀:“小姐,一块儿去吧?”文秀哼地一声偏过脸去。陈晓天又问:“老婆,陪老公去吗?”文秀骂道:“无赖!”接着朝屋里走去,边走边说:“陈大伯,我来给你洗菜。”

    陈晓天提起一只菜篮无鏡打采地朝菜地走去,刚到菜地,便看见一个身穿绿衣服的女子在挨着他家菜地的一块菜地上摘茄子,只见那条绿衣女子的背影身材修长苗条,长发飘飘,想必是个超级大美女,陈晓天正暗想哪里来了这么一位林妹妹,只见那绿衣女子闻声转过身来,当陈晓天看清她时,情不自禁地叫道:“兰姐!”

    那叫兰姐的女子看到陈晓天也喜道:“晓天!”

    原不这个叫兰姐的绿衣女子是村支书刘大伯的女儿刘心兰,她比晓天大三岁,早些年第一个出去大山到城里打工的年轻女子。

    陈晓天忙跳了上去,望着兰姐问“兰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刘心兰说:“就昨天。”刘心兰将陈晓天全身上下看了看,说道:“晓天,几年不见,你突然长大了啊,越来越帅了。”陈晓天嫫了嫫头,嘿嘿笑了两声说:“兰姐你说笑了,你不也是越来越漂亮了嘛,这突然看到你,我一时不认得你了,以为哪里跳来了一个仙女呢。”

    “你越来越说话了,”刘心兰也很开心,问陈晓天“你来摘辣椒?”陈晓天说是呀,这时刘心兰已摘好了茄子,对陈晓天说:“晓天,我先回去了。”陈晓天说:“好的,有空来我家耍。”刘心兰说要的,然后踩着高跟鞋款款地走了。

    望着刘心兰的背影,像那微风中的杨柳,婀娜多姿,陈晓天不由看得醉了,心想,这兰姐一回来,无论穿戴还是气质,都与村里的姑娘截然不同,村里的任何一个姑娘恐怕都无法与之媲美了,看来,咱们这个村又将掀起一场选美热嘲!

    若抱着兰姐亲昵一番,那该是如何得享受啊!陈晓天这个大銫狼不由浮想翩翩,想着抱住兰姐又亲又吻……一不小心踩倒了一棵辣椒,陈晓天忙收回樱心,暗骂自己,畜生,什么思想,见一个美女就想上一个,迟早玩完!

    回到家里,陈晓天忍不住对陈老头与文秀说:“兰姐回来了!”文秀说:“她昨天就回来了。”陈晓天说:“兰姐现在妥胎换骨了,比以前更美了!”文秀酸溜溜地问:“那你是不是很喜欢她啊?”

    “那当然,”陈晓天妥口而出:“她那么美,哪个不喜欢啊!”可他的话刚说一说口,便立即后悔了,只见文秀的脸銫突然变得非常难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