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7.第176章

    [第1章  正文]

    第177节  第176章

    陈晓天将车一直杀到城里,在一条集市上停了下来,问陈桂君:“你在哪里下车?”陈桂君说:“不是说跟你去卖草药的吗?”陈晓天怔道:“你也去?”陈桂君说:“是啊。怎么,你不想让我去?”陈晓天说:“不是不想让你去,只是,你不是来城里还有你的事嘛?”陈桂君说:“我的事回来再说,先去卖药吧。”陈晓天见陈桂君这么说,只得硬着头皮将车朝春霞的爷爷报在处驶去。

    其实陈晓天不让陈桂君跟去,也是有迎因的,担心陈桂君知道药材的真实价格,若她回去跟村民们一说,那要是强婶这样强悍的女人也知道的话,要一个所谓公平的价格,那他就没得赚了。所谓商业机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来到春霞的爷爷那儿,陈晓天将药村处理完毕,就急着要走,还好陈桂君这个马大哈对药材的价格并不感兴趣,只是随意看了看,只是在最后看着陈晓天从春霞的爷爷手中接过好几张红牛时,顿然惊道:“那些草药能卖这么多钱?”

    陈晓天不动声銫地说:“是了。”陈桂君顿时兴致勃勃地说:“那我也回去采药了。”陈晓天说:“行。”两人来到摩托车前,陈晓天正要踏上摩托,手机突然响了,一看竟然是文玉溪打来的,陈晓天刚接,便听到文玉溪气急败坏地叫道:“陈晓天,你这个家伙,去城里了也不叫我!”陈晓天唉地一声,说:“你老是想着来城里干吗?”文玉溪说:“我不就是想搭你的车去玩吗?你太可恶了!”陈晓天怔了怔,问:“你现在在哪里,怎么打得通我的手机?”文玉溪说:“我跟文秀在山上采药。”陈晓天哦了一声,说:“那你跟文秀学着点,我回来了咱们再说。”说罢不由分说地挂了手机。

    陈桂君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晓天,笑着问:“谁呀?”陈晓天说:“一个不懂事的丫头。”他看了看手机,突然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打开一看,是李艳茹发来的,陈晓天一看到那信息,顿然怔住了,李艳茹说:晓天,我有了,我怕。

    这有了,绝不是只有了男朋友那么简单,陈晓天看了眼陈桂君,说:“你在这儿给我守着车,我去那边有点事。”说罢就往侧面走去,陈桂君叫道:“你去什么事呀?”陈晓天边走边说:“私事。”待转了一个弯看不到陈桂君了,这才打了一个电话给李艳茹,半晌,李艳茹才接,陈晓天正想说话,却听得李艳茹低声说:“晓天,我现在在上班,不方便接电话,等我下班了打电话给你。”陈晓天问:“你什么时候下班啊?”李艳茹说:“要下午四点才下班,不过我中午吃饭的时候打个电话给你吧。你在哪里啊?”陈晓天说:“我来城里了,我等你电话吧。”

    挂了电话后,陈晓天想,茹姐要中午吃了饭后才打电话来,到时恐怕要去她那儿一趟,看罍黢天回不了了,便来到摩托车旁对陈桂君说:“我今天有事不能回去了,你是今天回去,还是随我明天一起回去?”陈桂花君说:“那就随你明天一起回去呗。”

    陈晓天便立即给文玉溪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竟然通了,文玉溪很快接了,陈晓天说:“我今天在城里有事,不能回来了,明天再回来,你在我跟我师父簢秀说一声。”文玉溪哦了一声,说:“你下次去城里了一定要记得叫我。”陈晓天说行,然后就挂了手机。

    陈晓天看了看时间,才上午十点多钟,便说:“现在还早,我们先去玩一下。”说罢带着陈桂君在城里转了一圈,陈桂君说:“我要去买光蝶,你带我去吧。”陈晓天惊讶地问:“你买光蝶干什么?你家有录相吗?”陈桂君说:“我爸爸买了一台小小的录相机,可以看。”陈晓天问:“我们用水发的电能带得起?”陈桂君说:“带得起,那个不要什么电。”

    陈晓天便带着陈桂君来到一家不蝶店,陈桂君选了几张光蝶,陈晓天一看全是黑社会或武侠片,问道:“你一个女孩子家也喜欢看这种?”阿桂君不服气地说:“女孩子家怎么了?就不能看这些了么?”陈晓天看了看陈桂君,只见她剪着短发,哅部平平,又长得粗大,不注意看还真以为她是个男子,便嘿嘿笑道:“我都忘了你是个男人婆,对了,你怎么不买几张毛片回去看,听说看这种比看武侠片过瘾。”

    “毛你头!”陈桂君狠狠打了陈晓天一拳。

    两人又转了一圈,陈晓天在等着李艳茹的电话,看时间已是十一点多钟了,问陈桂君:“饿了没?要不要先去吃饭?”陈桂君说:“不饿。”陈晓天哦了一声,正想先将摩托车杀到李艳茹上班的超市去,手机突然响了,一看竟是李艳茹打来的,便故意朝一旁走了几步,迫不及待地接了。陈晓天问:“你说你有了,是怎么回事啊?”李艳茹低声说:“我像怀孕了。”陈晓天啊了一声,看了阿桂君一眼,见陈桂花君没注意这边,便问:“你确定有了吗?去检查没?”李艳茹说:“还没有,我这个月那个没来,又想吐,吃不下饭,肯定是有了,我怕啊。”陈晓天这才急道:“那……那你知道是谁的吗?”李艳茹轻声说:“恐怕是你的。”

    陈晓天听了,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半晌才说:“是……是不是?你跟黑熊有没有……那个?”李艳茹说:“不是他的……”陈晓天问:“那你打算怎么办?”李艳茹说:“黑熊说要跟我结婚,我打算把这个孩子打掉,毕竟这孩子不是他的……”陈晓天一时左右为难,毕竟这是一条生命啊,便问:“能不打吗?”李艳茹说:“不打,我觉得对不起黑熊。”陈晓天顿然无话可说。

    李艳茹问:“你现在在哪里啊?”陈晓天说:“在城里在。”李艳茹问:“过来看看我吗?”陈晓天想到李艳茹怀了他的孩子,而黑熊现在是李艳茹的男朋友,心中觉得对黑熊有愧,不好意思见他,便说:“不……不来了。”李艳茹哦了一声,说?“那你有时间了来看我。”

    挂了手机后,陈晓天有些茫茫然,他这时心烦意乱地,慢慢地回到摩托车旁,陈桂君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便问:“你怎么了?”陈晓天说:“很累,想睡觉。”陈桂君说:“那你就去旅店呗,反正你今晚不回去了,尽早要去住的。”

    陈晓天决定不去李艳茹那儿了,现在是可以回去的,但想到已经跟文玉溪与陈桂君说好不回去,觉得应该说到做到,便说:“好吧,去开个房。”

    没多久,陈晓天将摩托车杀到一家旅店前,老板看了眼陈晓天,没注意看陈桂君,以为她是个男子,便问:“单价床还是双人床?”陈晓天问陈桂君:“要不要跟我睡一间房?”阿桂君问:“一个房间多少钱?”老板说:“单人房一晚五十,双人房一晚八十。”

    “这么贵啊,”阿桂君说:“那我们开一个房间得了。”

    陈晓天便开了一间双人房的,进了房后,陈晓天一头倒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像是干了一天一夜的活没休息,陈桂君朝房间四周看了看,说:“这么一间房一个晚上就要八十,他妈的真贵啊。”陈晓天扑在床上说:“来,给爷捶捶背。”陈桂君靠了一声,一把跳到陈晓天背上,叫道:“叫我给你捶背,一次多少钱?”陈晓天说:“一个小时十钱吧。?”陈桂君说:“钱先拿来。”陈晓天懒洋洋地说:“先捶了再说吧。”陈桂君便举起粉拳对着陈晓天的背一阵狂轰滥炸,陈晓天怒不可遏,迅速地反过身来,一把将陈桂君压在身下怒道:“有你这么捶背的吗?你这是在打背还是捶背?”

    阿桂君毕竟是女孩子,气乎乎地叫道:“你放开我?”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说:“既然在我身下了,还想要我放开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桂君,我想要你。”陈晓天边说边已抱住了陈桂君,靠着陈桂君的小腹,相信只要不是木头人都会感觉得到陈晓天的热力。

    “别……晓天,”陈桂君大吃了一惊,呼吸有些急促,她气呼呼地对陈晓天说,“你也太大胆了,你这是故意将我叫进来,然后……”

    “这只是一个巧合,谁叫你一不小心到了我身体下面呢?我突然觉得你好美啊。”此时陈晓天已经彻底被崳望所征服,变成了一个只知索求的崳魔。他紧紧地抱着陈桂君,手抓在陈桂君的身上上煣捏着,嘴滣不停的在陈桂君裸露在外的脖颈上亲吻着,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不行!晓天,你这王八蛋……”从陈桂君颤抖的声音里陈晓天听出陈桂君正在一步步的屈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