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3.第172章

    [第1章  正文]

    第173节  第172章

    二妹听出了是陈晓天的声音,吃了一惊,忙跳了进去气呼呼地叫道:“晓天哥,你怎么偷看我洗澡?要是让我晓天了,非打死你不可!”

    陈晓天问:”你妈呢,去哪里了?”二妹说:“我也不晓得,回来就出克了。”陈晓天哦了一声,说:“那我走了。”二妹忙问:“你的我妈有什么事啊?”陈晓天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们家有多少鱼腥草了。”二妹哦了一声,又说:“等我妈回来了你问她吧。”陈晓天说行,提步就要走,突然听得二妹叫道:“你要走了?”陈晓天说是啊。二妹说:“你刚才都偷看我洗澡了,就进来陪我一块洗澡呗。”

    陈晓天吃了一惊,骂道:“臭丫头,你好大胆,大白天地敢这么说,万一来了坏人了,小心你身子不保!”二妹说:“那有什么的,现在谁来啊,而且我妈又不在家。你来嘛。”陈晓天担心有人来会撞见,忙离那小木屋远远地,不料二妹披着浴巾跑了出来,一溜烟似地进了屋,在屋里喊道:“晓天哥,你进来。”

    陈晓天暗想,这丫的没穿衣服就叫我进去,莫非想勾引我?这大白天地不能乱来,否则被人看见,名声不保,当下便说:“不进来了,你穿好衣服出来。”二妹娇嘀嘀地道:“你进来嘛。”陈晓天只得走了进去,只见二妹披着浴巾站在衣柜前挑衣服,边挑边问:“你说我穿什么衣好看一点?”陈晓天说:“你这么漂亮,哪件衣都好看。”

    “是吗?”二妹转过身来,迅速地将浴巾开,露出白花花的身子及苹果一般的一对小玉峰,陈晓天顿时怔住了,而二妹又迅速地将浴巾包上,笑道:“我杏感不?”陈晓天皱了皱眉问:“你开始洗澡时没选好衣服吗?”二妹走上前来说:“我不是要你进来嘛?”然后贴着陈晓天的身子说:“我那儿现在不痛了,我想……我们来……”二妹抓起了陈晓天的手放到自己哅前,陈晓天惊道:“臭丫头,你好大的胆子,你这个样子,万一有人来了看见了怎么办?”

    二妹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到楼上去?”

    “楼上?”陈晓天怔了一下。二妹说:“是啊,楼上我妈很少去的,我也很少上去,我们在上面,谁也不知道。”陈晓天还在犹豫,二妹却拉起他的手朝楼上走去了。陈晓天也想知道二妹的楼上是个什么样子,跟着二妹上去,才发现上面黑黑地地,但二妹打开一扇门后,屋里顿然亮了,而且一阵风吹来,凉爽不已。只见那儿铺了一张床,二妹说:“我瓏妈晚上就在这里睡觉的。”

    陈晓天说:“你刚才还说你妈不常上来!”二妹做了一个鬼脸,嘿嘿地笑道:“我骗你的。陈晓天看了看二妹,只见她身上围着一条白銫的浴巾,高耸的哅脯处露出两个半球形状,中间的缝隙好似诱人犯罪的深渊。

    陈晓天咽了咽口水,看着二妹那对皓白的手臂妖娆地弯过后背去擦那头乌黑长发,袅娜走来的身姿,让陈晓天的小弟弟立刻致敬,暗想,看罍黢天非要跟二妹来一次了!

    而二妹已慢悠悠地爬上床,柔柔地考倒在陈晓天哅口,身体散发着沐浴后的馨香与本身滇濆香,混合的甘美味道刺激着陈晓天的大脑神经,让他难以抑制地燃起剧烈的火焰。

    二妹望着陈晓天,轻轻地呼唤道:“晓天哥,过来啊。”

    陈晓天这个大銫狼美人当面,也不管她是不是未成年还是该不该上,便径直走了过去,伸手抚嫫着二妹白皙粉嫩的脸蛋,那质感的触觉让陈晓天爱不释手,轻声说:“臭丫头,我开始了哟。”二妹佯装听不懂,“什么开始?”边说还露出了一个天真的表情。陈晓天怪笑道:“当然是开始干你喜欢干的事……”二妹妩媚地轻哼了声,翻了个身,哅脯那柔软的细腻紧贴了陈晓天的小腹,手掌抚上陈晓天的大腿,一根手指在腿肉上画起了圈圈。

    “我想干什么呀……”二妹还在装傻。 陈晓天邪笑道:“想干……”陈晓天将手伸向了二妹的双腿间。

    “坏人!”二妹笑骂了一声,扬起臻首,在陈晓天哅口用粉嫩的舌尖划出一道浉痕。陈晓天浑身一个激灵,翻身将二妹压倒在身下。

    良久,两人汗水涔涔地停下了动作,二妹全身酸软地趴在陈晓天哅口,最后的冲刺,虽然是陈晓天在下她在上,但二妹根本只是如同玩偶一般被顶上了天,不甘心地达到了巅峰后,终于还是趴着筋疲力尽了。

    “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二妹娇喘着说。

    陈晓天却飞快地穿好了衣服,从门口朝屋外面看了一眼,见没有人,赶紧下了楼,像做了贼一般跳出门,在屋外朝二妹喊道:“二妹,我先回去了。”

    二妹披着浴巾来到二楼门口说:“嗯。有时间来找我啊。”陈晓天应了一声,边走边想,二妹这丫的,跟她妈一个样,以后恐怕要赖上我了,我怎么吃得消?快跑!当下便逃似地离开了强婶的家,回到家中,只见房门已打开,陈老头正在烧火做饭,他听到了陈晓天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说道:“你回来了。”陈晓天说:“是啊,早就回来了,还跟文秀去采了药呢。你今天去哪儿啦?”陈老头说就在后山上,陈晓天哦了一声,主动去淘米洗菜。两人边忙乎着边说起了草药的事,陈晓天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这一次我们的草药一共卖了五百多块钱,我瓏秀觉得我她每人一百五,你二百。”说着从衣袋拿出钱包抽了两百块钱给陈老头。陈老头接过去看也不看放进了衣袋里。

    吃完饭后,陈晓天在凉席上刚躺下,便听到村长在广播里说:乡亲们,下午开个会,呃,关于公家树的事,大家抽时间来。两点钟开始。

    陈晓天嘴里极为不悦地唠叨:“咱们共产党的会议可真多。”陈老头说:“这个会你可以不去。”陈晓天哦了一声,倒头便睡。

    不知睡了多久,陈晓天醒来了,睁开眼一看,陈老头洗完脸要走,陈晓天问:“你去哪儿?”陈老头说:“开会去了。”陈晓天见文秀还没来,从凉席上跳了起来说“我也去。”

    来到村长家,见村长家滇澝屋里坐了不少的人,有几个还在屋外的大树下乘凉,说说笑笑。陈晓天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文秀,便也凑到大树下跟人闲扯。没多久,村长喊道:“大家到屋里来,开会了。”大树下的人齐来到堂屋里,只见文秀现身了,搬来了几张长凳放在堂屋里,众人上座后,村长说:“这次喊大家来,就是有公家那树的事。狗巴说,公家的树现在不好管,又有人老是偷,抓不到,那山上的树一天一天地少了,不如卖掉算了。”

    众人顿然议论纷纷,下院的刘大爷问:“那树怎么卖?”

    唐狗巴说:“卖单树和卖青山都可以。”

    强婶问:“啥叫单棵啥叫青山啊?”唐狗巴说:“所谓单棵就是你们说卖掉几棵树就砍几棵,比如卖两百棵,就只能砍两百棵。要是卖青山,山上的树砍光。”

    众人又是一阵叽叽喳喳,陈捕猎说:“我们现在不缺那个钱用,没必要卖青山。砍光了树,那山便光秃秃地,非常难看。”唐狗巴说:“那山光了又不是你人的脑壳,难看点有什么关系。”陈捕猎说:“不能太难看了,以后兴取我们这里可以发展一下旅游事业。”唐狗巴嗤之以鼻:“你得了吧,緡们这垃圾地方还能搞旅游事业?”陈捕猎顿然叫道:“怎么不能?我们这有天然的山,要是搞起来,不比外面人建的差!”唐狗巴切了一声,两人就要吵起来,村长忙叫道:“好了好了,你俩莫吵了,今天是商量这公家的树卖不卖的事,莫转移话题。”

    陈捕猎举起手来,坚定地说:“我第一个反对卖。”

    唐狗巴狠狠盯了陈捕猎一眼,心中暗想,多日的陈捕猎,尼濎搞得老子火起来了,把你装的陷阱全扒了!

    村长说:“要不这样吧,那公家的树卖还是不卖,大家投票决定。文秀,你记数。先投票卖的……”

    周高桥问:“要卖的话卖好多钱?”唐狗巴说:“我出的价是要是卖两百棵,十块钱一棵,要是卖青山,罗家冲那上面的树,一共五千块。”

    周高桥在心中暗暗算了算,说:“这钱要是分起来,每个人屋里分不到几十块啊?”

    陈捕猎没好气地说:“也就二三十块,为了这点钱何必把树砍掉呢,留在那儿不行吗?”按陈捕猎的想法是,你把树砍光了,我从哪儿打猎去?

    刘大伯说:“有几十块也好,总比没有好。反正公家的树也被偷得差不多没了,要是等偷光了再卖,恐怕连几块钱也捞不到了。”

    陈晓天觉得这事没什么意思,轻声对陈老头说:“我先回去了。”陈老头点了点头,见文秀像个秘书一样坐在村长身边眼睛睁得老大看着大家议论,也不打扰她,便独自走了出去,回到屋里想,还是去打草药吧,多采多得。便背着背篓出发了。

    来到山上,因为陈老头与文秀都没来,陈晓天也没走得太远,而与陈老头、文秀三人一同采药习惯了,这时一个人倒觉得孤单,正后悔不该一个人来,突然听得山上一人叫道:“放开我!你放开我!”陈晓天一怔,这不是小莲的声音吗?忙跑了上去,只见小莲被一个人抱着要往地上推,伸手也去扯小莲的裤子,显然是要干那畜生行径,陈晓天朝那畜生一看,竟然是二狗子,顿时火冒三丈,大喝一声:“二狗了,你娘的给我住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