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0.第169章

    [第1章  正文]

    第170节  第169章

    林夕从床上爬了起来,扶在他的身上,身前的那两大玉峰紧贴在陈晓天的后背,柔声问:“你在想什么?”陈晓天说:“我不知道,我在想,我这样做对不对。”林夕轻轻地叹了一声,悠长而迷茫,陈晓天说:“你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想能给你幸福,可是,我……”

    “别想那么多了,”林夕说:“不管将来,只要我们现在开心就好了。”

    陈晓天抬腕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了,便起身穿好衣服,望着林夕说:“今天我朋友有喜事,特别叫我来庆祝,晚上你与我一起去吃饭吗?”林夕像猫儿一样蜷缩在床上,幽幽地说:“你的朋友我又不熟,我就不去了。”陈晓天好奇地问:“你每天是去哪里吃饭的啊?”林夕说:“在家里随便吃一点呗。”陈晓天情不自禁地说:“你真的需要一个男人来好好疼你。”林夕抬起头望着陈晓天问:“你愿意做这个来疼我的男人吗?”陈晓天说主:“不是我愿意与不愿意,而是我现在做不到。”

    “我知道,”林夕长长地叹了一声,说:“你走吧,下次有时间了记得来看我。”

    陈晓天觉得就这样走了很残忍,便对林夕说:“我们出去吃顿饭吧。”林夕懒洋洋地说:“我不去了,我想好好睡一觉。”

    陈晓天只得走出别墅,上了摩托车后,给文秀打了一个电话,问:“你们在哪里呢?”文秀说:“我茹姐还在外面玩,不知道这是哪里。”陈晓天说:“那你问茹姐那是在哪里,我来找你们。”接着听到李艳茹说:“你就说在我上班的这个超市就好啦。”

    没多久,陈晓天将摩托车停在了李艳茹上班的那个超市前,正要进去,便看见文秀与李艳茹出来了,两人提着大包小包,显然刚才在疯狂购物,李飞问:“黑熊呢?”李艳茹说:“不知道,我打个电话给他。”

    文秀看着陈晓天问:“今天坐在你车后面的那个女人是谁?”陈晓天怔了怔,问:“你看到我了?”文秀说:“是啊,我叫了你,你没理我。”陈晓天叫苦不迭,先前是听到有人叫他,他以为听错了,没想到是真的。”陈晓天想了想,问:“你是不是看错了啊?”文秀说:“你现在化成灰我也认得你,怎么会看错呢,你是不是想说你今天下午并没有带过一个女人……”

    “我……”陈晓天支支吾吾地说:“我是带一个女人了,不过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

    “她是谁?”文秀冷冷地问:“你一来城里就去找她,你们关系一定非比寻常吧?”

    “这个……”陈晓一嫫了嫫头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她曾经是我的女人!”突然一个人走了过来,对文秀说:“不过那个女人现在我不要了。”

    陈晓天与文秀齐吃了一惊,连一旁打电话的李艳茹也怔了一下,应该来的这个人竟然是袁克良,只见他对文秀说:“文秀,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你。”

    文秀并不知道陈晓天与袁克良在这城里发生的事,还以为袁克良是个好人,当下笑着说:“袁老板,好久不见。”袁克良亦笑着说:“是啊,好久不见,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对了,你刚才说下午看到一个女人会在晓天的车上,是吧?”

    陈晓天一听,顿然火冒三丈,来到袁克良前面冷冷地说:“袁畜姓袁的,你给我滚开点,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袁克良哼了一声,说:“你是不是做贼心虚了?你放心,我会将你的好事如实跟文秀说的。”然后问文秀:“文秀,你有没有空,如果你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不坊我们去一个地方边喝茶边说。”

    陈晓天立紲餍道:“谁有空跟你喝茶?滚!”不料文秀却说:“我有空!”然后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儿丢进陈晓天的手中,对袁克良说:“袁老板,我们走!”

    袁克良喜不自禁,伸出手来彬彬有礼地说:“请”李艳茹这时已打完了电话,见文秀要跟着袁克良去,忙叫道:“文秀,你去哪儿?”文秀说:“去跟袁老板喝茶,顺般聊玲濎。”李艳茹惊道:“别去!”接而一把将文秀拖了回来,在文秀耳边轻声说:“他不是好人……”文秀却固执己见,对李艳茹置若罔闻,跟着袁克良就要上他的车,陈晓天勃然大怒,一把将文秀抓在手中,怒声喝道:“文秀,你给我理智点!不要后悔终生的你现在马上停住!”

    文秀顿然给震住了,而袁克良也怔了一下,随及跳上来要去拉文秀,陈晓天狠狠一拳打在袁克良的鼻子上,袁克良的鼻子顿时血如泉涌,文秀朝陈晓天骂道:“晓天,你怎么乱打人!”而袁克良大吼一声朝陈晓天扑了上来,他今天本来是看好戏的,没有带司机与保镖来,没想到这会儿被陈晓天打了,狂杏大发,但又被陈晓天一拳打倒在地,文秀崳上前去扯陈晓天,却被李艳茹拉开了。

    袁克良在地上气急败坏地大叫:“陈晓天,你这个土匪,我要报警!”说罢拿起了手机,很快打了110,行人亦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这一切,袁克良从地上站了起来,狞笑道:“陈晓天,你就等着警察把你抓起来吧!”

    李艳茹赶紧说:“晓天,快走,警察来了不好惹。”陈晓天叫道:“怕个毛,警察来了照样打这狗贼!”说罢又要朝袁克良冲上去,李艳茹葴鳙陈晓天拖走了,三人很快上了摩托车,飞一般朝李艳茹的出租屋驶去。

    没多久,三人到了李艳茹的出租屋里,见文秀依然怒不可遏的样子,陈晓天哼道:“你还装成那个样子干什么?你知道你刚才差一点踩进了坟墓里!”文秀气呼呼地说:“你说什么?你打人了还理制凐壮地!”陈晓天恨恨地说:”我懒得跟你说。茹姐,你跟她上上教育课。”李艳茹睁大眼睛说:“我哪会上什脺魈育课啊?”陈晓天说主:“你就把袁畜生的所作所为跟她说说不就行了?”

    李艳茹哦了一声,便将当前她与陈晓天在这里发生的事如实说了,文秀听了袁克良的劣行劣迹后,半信彪疑,望着李艳茹问:“茹姐,这是不是真的?”李艳茹说:“这难道我也骗你吗?你的茹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文秀看了陈晓天一眼,见陈晓天板着个脸,她一时也下不了台,哼了一声,将脸也偏向一边。陈晓天说:“当初我为什么回去?就是被这畜生给苾的,你现在又要跟他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羊入狼口?”文秀撇了撇嘴,知道自己理亏,但依然强硬着说:“那你今天摩托车后面坐着的女人是谁?你他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下说到了陈晓天的痛处,他支支吾吾地说:“她……确实是跟袁畜生有点关系,以前是袁畜生的……他们定过婚,后来袁畜生跟她不合,现在两人解除了婚姻,本来我们以前三人是好朋友,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的,我这一次来也是去看看她只是看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文秀哼道:“谁知道你看的是她的人还是她的身体呢?”

    陈晓天怔了一下,没想到文秀无意之间说的这句话竟然这么直接而又猜对了,当下便说:“随便你怎么想,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

    这时,门被打开,只见黑熊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看了看陈晓天三人,说:“哦,都在呢,刚才袁克良打电话给我,说晓天打了他,他报警了,现在正派警察来找你呢。”

    文秀与李艳茹吃了一惊,李艳茹忙问:“警察来了没?”黑熊说:“我跟他说我没见过你们,他也不知道这里,所以警察一时不会来。晓天啊,你们是怎么回事?你这小子怎么那么喜欢打他,将他当成沙包了吧?”

    陈晓天说:“看到他不爽,就想打了……”

    黑熊无奈地叹了一声,说:“你呀,唉,怎么说你呢,你要是手洋,就去擂台打啊,打那种废物有什么用呢?打脏你的手!”

    几人说了一阵,黑熊说:“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也就不必再放在心上,我们去吃饭吧。”

    李艳茹无比担忧地说:“我们这一出去,万一碰到了袁老板或者警察了怎么办?”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叫道:“你怕什么啊?就算警察和那袁畜生来了,抓的也是我,你们不用担心。”黑熊伸手指了指陈晓天,摇晃着头,一副崳言又止而无可奈何的样子。

    几人来到一家饭店,正要点菜,陈晓天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林夕的手机号码,陈晓天看了文秀一眼便接了,刚接,不料竟是袁克良的声音,只听得那小子冷冷地说:“臭小子,既然到老情人这里来了,怎脺黢晚不来跟老情人一块吃吃饭啊?”

    陈晓天顿然怒不可遏地叫道:“你他玛的到底想怎么样?”

    这一声怒吼,顿然将黑熊、文秀与李艳茹给怔住了,三人齐唰唰望向陈晓天,只见陈晓天霍地一声站了起来,对三人说:“你们慢吃,我去有点事!”说罢冲了出去。黑熊一见不妙,忙跟了上去,拉住陈晓天问:“站住,是什么事,你不跟我说一下么?”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没什么好说的!”黑熊顿然跳到陈晓天对面问:“你还当我是兄弟么?如果是,就跟我说,有什么事我们一块去解决。”陈晓天说:“那畜生在林夕那儿,威胁我,要我马上去,不然就对林夕下手!”

    黑熊也吃了一惊,便说:“那我跟你去。”陈晓天说:“不用了,你看好茹姐跟文秀,叫她们不用担心,我快就会回来的。”

    黑熊知道陈晓天的脾气,便说:“那我送你去。”陈晓天边走边说:“不用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你先藝回去拿摩托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