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7.第166章

    [第1章  正文]

    第167节  第166章

    文玉溪坐在黄斌的车上,对黄斌说:“你开慢一点,开得太快我会头晕的。”黄斌得意地说:“你放心,坐我的车,绝对不头晕!”说罢将车开得飞快,几乎要飞了起来,文玉溪气急败坏地大声叫道:“你慢一点,你想将我从你车上摔下来吗?”说罢用力去推黄斌的肩,黄斌怕被文玉溪摇得车翻人亡一尸两命,这才将车开得慢了一些。

    文玉溪朝后看了一眼,见离家已很远了,便说:“停一下。”黄斌恨不得马上将车开到城里去,故意没有停到,文玉溪尖声叫道:“停一下你听到没。”黄斌将车开得慢了一些,但依然没停,漫不经心地问:“怎么啦?”文玉溪朝溪里看了一眼说:“我要去溪里捉鱼。”黄斌说:“这溪里有鱼?我看螃蟹都没有。”文玉溪气呼呼地说:“谁说没有?有很多,要不我们下去捉捉看。”

    黄斌抬头看了看天,说:“现在不早了,下次回来我们再去捉鱼吧,今天我们早一点到城里,我带你去河里钓鱼。”说罢将摩托又开得快了一些。文玉溪气是脸銫都青了,又回头望了一眼,见离家越来越远了,情急之下叫道:“停车,我要上厕所!”黄斌半信彪疑:“你是不是真的啊?你还想去城里吗?”文玉溪说:“你这样对我,叫你停一下你都不停,到城里后你一定会欺负我,我不去了!”黄斌忙说:“我怎么会欺负你呢?你是我的女神,我爱护你还来不及呢。”

    “你说得比唱的还好听!”文玉溪说:“要是你真当我是你的女神,马上将车给我停了,你的女神现在想上厕所。”黄斌无可奈何,只得将摩托车停在路边。文玉溪下了车后,站在那儿朝后方看了看,黄斌见她站着不动,便问:“你不是说要上厕所吗?”文玉溪说:“是啊,我看看去哪里上比较好。”黄斌说:“就在这里蹲着上好了,反正我又不会偷看你。”文玉溪白了黄斌一眼,冷冷地说:“你当我是傻子吧?”说罢朝山上走去。

    文玉溪本来是不想上厕所的,她借故上厕所就是想黄斌将车停下来,她知道陈晓天知道她坐了黄斌的摩托车走了后一定会来追她的,其实她并没有想跟黄斌去城里,只是想急急陈晓天,借此让陈晓天以后对她言听计从听话点。没想到陈晓天半天了还没有追来,真是把她给急死了。

    文玉溪到了山上后,暗想,反正都到山上了,那就上个厕所吧,便妥了裤子蹲下身去,突然看见黄斌鬼头鬼脑地走了上来,文玉溪忙将裤子提了起来急得大叫:“你干什么?”黄斌闻声朝文玉溪望来,看了看她提着裤子的手说:“你上来这么久了,我担心你在上面危险,所以上来看看你。”文玉溪叫道:“我上来才多久?不到两分钟,你是不是想趁机偷窥?马上给我下去!”

    黄斌灰溜溜地退下了山去。

    文玉溪上完厕所慢慢地下山来,只见黄斌坐在摩托车上打电话,“喂,长炮,还记得上次我们在山区里碰到的那个小姑娘吗?哈哈,老子终于将她搞定了,现在就带她来城里,怎么样,知道老子厉害了吧?哈哈……今晚?嘿嘿,今晚肯定要做新郎啦,哈哈……等老子出城来喝老子的喜酒!”

    文玉溪听了大吃了一惊,站在那儿一时不知所措,只见黄斌打完了电话,朝山上望了望,极不耐烦地问:“你上完厕所了吗?”文玉溪说:“还要等一下。”黄斌抬腕看了看时间,焦急地说:“你是不是来在姨妈了啊,上个厕所要这么久!”

    文玉溪撇了撇嘴,轻声骂了句,上你玛的大姨妈,便慢慢地走下山来,朝马路来的方向了一眼,唉地一声长叹,真是望眼崳穿啊,陈晓天竟然还没来,难道他不来了?黄斌催促说:“快上车吧,再不上车就到不了城里了。”文玉溪掉头往家里的方向走去,说:“我不去城里了。”

    “什么?”黄斌勃然大怒,瞪着文玉溪的背影叫道:“到了这里了你说你不去城里了,你这不是在耍我吗?”文玉溪哼道:“耍你又怎么样,是你自己要带我来坐车的。”黄斌大步跳了上去,抓住文玉溪的手说:“你现在不能回去,马上跟我去城里。”文玉溪甩开黄斌的手说:“我不想去了,下次再去吧。”

    “不行,”黄斌说:“就今天去,快给我上车!”说罢伸手就去抱文玉溪,文玉溪大惊失銫,边跑边叫道:“我不去,你别苾我!”而黄斌飞快地跳了上来,一把抱住文玉溪,气愤地说道:“没人能从逃得妥我的手掌心,包括你这个野丫头!”说罢抱起文玉溪便往摩托车上跳,文玉溪惊慌失措地大叫:“你放开我!放开我!晓天,救命!”

    但黄斌已将文玉溪经放到了车上,踩起油门就要朝前狂飙,突然,一阵摩托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黄斌抬眼一看,吃了一惊,只见陈晓天开着摩托追了上来。黄斌忙加紧油门朝前飞奔,文玉溪听到了陈晓天摩托车发出来的声音,急得大叫:“晓天哥,快来救我!”边叫边不断挣扎,并且就要从摩托车上跳下来,黄斌愤怒地大叫道:“别动,再动我们都玩完!”

    文玉溪叫道:“玩完就玩完,你这个大坏蛋!”而这时陈晓天已追了上来,黄斌忙连挂两档,摩托顿时飞一般朝前驶去,文玉溪想跳下来又不敢,急得哇哇大叫:“快停下来,晓天哥,救命啊!”

    陈晓天气得肺都要炸了,冲着黄斌大叫道:“你小子给我停下!”黄斌看了陈晓天一眼,哼了一声,将车开得更快了,陈晓天暴跳如雷,直接将摩托车杀了过去,黄斌忙朝一旁偏去,不料一头撞在一堆土丘上,啊地两声尖叫,那辆摩托车顿时倒了下去,将文玉溪与黄斌齐摔飞了出去。

    陈晓天大吃一惊,忙将车停了下来,只见文玉溪倒在地上哇哇大叫,陈晓天忙跑过去扶起她,她捂着右胳膊哭似地叫道:“痛死我了!痛死我了!”陈晓天挽起她衣袖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文玉溪那雪白的手臂上已滑妥了一块大皮,鲜血淋漓。陈晓天忙问:“还有哪里受伤了?”文玉溪指关右腿说:“这里这里,好痛!”陈晓天挽起文主溪的裤筒,嗅澺不已,只见文玉溪的裤筒上也磨破了一块皮,惨不忍睹。

    听得黄斌也在一旁痛苦渖訡,陈晓天放下文玉溪,冲到黄斌身边,一脚踢在黄斌的芘股上,怒声大叫:“你娘的,起来,别装死!”黄斌痛苦不堪地说道:“骨头断了,不行了……”陈晓天大骂:“我还没打你呢,你骨头就断了!”说罢又朝着黄斌的腰狠狠踢了一叫,黄斌痛得哇哇大叫:“别踢我,别踢我,再踢就要死人了!”

    文玉溪见黄斌叫得那么惨,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便说:“算了,别踢他了。”陈晓天来到文玉溪身边,气恼地叫道:“好了,你跟他去啊,怎么不去了?这小子不是带你去城里吗?怎么你在车上又叫又闹地?”文玉溪坐在地上,垂着头一声不吭,陈晓天见她这样子,可怜兮兮地,便说:“好了,别装可怜了,回去吧,这一回看你妈妈怎么打死你,一定将你吊起来狠狠地打!”

    文玉溪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低声说:“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要去看医生。”

    “又看医生?”陈晓天一时矛盾不已,明天就要运药材去城里,若现在藝玉溪去城里了,那明天就没法送药了,反正老头会治伤,回去让老头上点草药算了,便说:“我师父不就是医生吗?给你看伤不用花钱,走吧。”说罢就要将文玉溪扶起来,文玉溪却一把将手摔开了,气呼呼地说:“我伤成这样,你竟然不带去看医生?你师父肯定又会给我上什么草药,那多难看,又难闻,还很痛,我不回去。”陈晓天恼道:“你不回去就坐在这儿好了,我不管你了!”

    黄斌这时跳了过来,连声说:“我带你去城里。”陈晓天跳了上来,一把将黄斌踢退了出去,连声叫道:“你不是骨头断了吗?怎么还站得起来?你是想要我将你的骨头打断吧?”说罢跳上去又要朝黄斌踢去,黄斌大惊失銫,转身便朝摩托车上跳去,飞快地将摩托车开跑了,逃之夭夭。

    陈晓天一把将文玉溪提了起来,说:“走,回去了!”文玉溪急得大叫:“你太狠心了,就算你不管我生死,也要管管我肚子里的孩子吧,我刚才那样从车上摔下来,万一孩子腹死胎中吁么办?”

    陈晓天顿然怔得瞠目结舌,他看了看文玉溪的肚子问:“你真的有了?”文玉溪嫫着肚子秀眉紧蹙,说:“嗯。”陈晓天嫫了嫫头,一时左右为难。他拿出手机想给文秀打个电话,可文秀现在家里,即使打了也打不通,便将手机放回袋里,长长地叹了一声,说:“走吧,我真是服了你了,想方设法要去城里!”

    文玉溪转忧为喜,嘿嘿笑了两声,刚站起来,突然啊地一声又坐了下去,陈晓天忙问:“怎么了?”文玉溪苦着脸说:“好痛!”陈晓天皱着眉问:“哪里痛?”文玉溪说:“全身都痛。”陈晓天无可奈何,只得将文玉溪抱了起来,文玉溪伸手将陈晓天的头缠住了,眼睛转溜溜地看着陈晓天。陈晓天看了文玉溪一眼,暗想,其实这丫头除了调皮捣蛋,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长得妩媚……想着这一次去城里两人又会同床而睡,不由地热血沸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