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9.第158章

    [第1章  正文]

    第159节  第158章

    唐狗巴飞快地吃完了饭,迫不及待地想走了,见陈晓天慢悠悠地,忙催促说:“晓天,快点吃,搞完了我们好早点回去。”陈晓天问:“你不想买摩托车了?”唐狗巴这时才想起还要买摩托车的,便说:“那我们快去搞,搞完了去买摩托。”陈晓天说:“你要是很急,很想发泄,就是厕所打个手枪呗,其实结果都一样,还不用你花那么多钱,既快速又安全,还节省了钱。”

    唐狗巴撇了撇嘴说:“这哪里是一回事呀,要是像你这么说,人家男人还讨老婆干什么?”

    陈晓天针峰相对地问:“讨老婆就是为了干那事?”

    唐狗巴说:“不然还能干啥?实话告诉你,讨老婆回家,就是为了睡觉的!”

    陈晓天忙纠正说:“你完全错了,讨老婆回家其实是为了传宗接代的,至于睡觉,是去外面采野花……”

    那个猥琐的男子恼怒地瞪着陈晓天,担心他会破坏这一趟好生意,要是陈晓天与主唐狗巴这样扯下去,唐狗巴可能会放弃去他那玩女人的念头,那这一趟生意就全泡汤,当下忙说:”好了,你俩别争了,这个问题不是你俩所能争得清的,还是快走吧,看在两人这么帅的份上,我给你们打八折。”

    唐狗巴忙问:“打八折多少钱?”猥琐男子说:“本来一个两百,打八折一百六。”

    “这么贵?”唐狗巴惊道:“一般发廊里的才五十!”

    “靠!”陈晓天与猥琐男子异口同声叫出了声,猥琐男子看了看陈晓天,极气愤地说:”你先说。”陈晓天叫道:“靠,这么贵,一般外面站岗的才二十!”

    猥琐男子怔了怔,皱着眉头问:“真的这么便宜?”陈晓天望着猥琐男子问:“你是干这一行的,你不懂这一行情?”猥琐男子说:“我……我也是刚开始搞这个,不过我那两个妹子可不是一般的鷄婆,才让人家开了苞,你们要是去,是她们生命中第二个女人,还是从云南来的呢,一个十七岁,一个十八岁!”

    唐狗巴的眼睛骤然亮了,忙说:“那我们快去!”

    陈晓天不紧不慢地说:“先把价钱谈好。”猥琐男子咬了咬牙说:“要不这样吧,一人一百,绝不二价!”

    “成交!不过”唐狗巴真不愧是生意人,当下看着猥琐男子说:“我们得先验验货。”

    “行!”猥琐男子说:“这货銫包你们满意!走吧。”

    唐狗巴见陈晓天还在吃,他早已买了单,便极不耐烦地说:“别吃了别吃了。”陈晓天慢条斯理地说:“你那么急干什么?你越急,泻得越快!要是不吃饱,等会儿哪有力气干活?”

    唐狗巴与猥琐男子无可奈何。

    终于,陈晓天吃完了。猥琐男子带着陈晓天与唐狗巴来到一幢楼前,上了楼,来到一间房里,见这是一室二厅,装潢得很豪华,陈晓天赞道:“这房子不错嘛,你的?”猥琐男子说:“是。”陈晓天皱着眉头道:“你住这么好的房子,找女人来卖银?”猥琐男子极不耐烦地说:“这跟你没关系,那两个女人在房里,你们先打开门看看,不过我先跟你们说,这两个女人是新来的,啥都不懂,可能会反抗,至于干不干得了,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话先说明白,进房前先交五十,干成后再交剩下的五十。”

    唐狗巴跃跃崳试,说:“我们总得先看看货吧。”猥琐男子打开了一间房,陈晓天与唐狗巴朝里一看,只见一个姑娘坐在床上,穿得极少,十七八岁的样子,她一看到门被打开,吃了一惊,惊恐地看着这方,陈晓天觉得不对劲,便问:“这丫是自愿的吗?”

    猥琐男子极不耐烦地说:“你是来找女人玩的,不是来查户口的,你愿玩就玩,不愿意就算了。”

    “愿意愿意。”唐狗巴忙不迭说:“我们太愿意了。”刚才那房里的那个女身材苗条,长得很漂亮,唐狗巴不由垂涎三尺,开始迫不及待了,正要冲进去,猥琐男子一把抓住他说:“先交五十块钱。”唐狗巴从钱包抽出一张五十的递给猥琐男子便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记得关门!”猥琐男子大声说。唐狗巴重重地将门关上了,接着听到从里面传来一阵叫声:“你干什么?别过来……啊……”

    陈晓天不由皱起了眉头,说:“我去看看我的那个女人。”猥琐男子伸出手来,说:“进房先交五十。”陈晓天便拿出了五十块钱放到猥琐男子手里,推开门进去一看,床上坐着一个小姑娘,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倒是很清秀,只是脸上挂着泪痕,而且愁眉苦脸。陈晓天顺手将门关好,慢慢地朝那小姑娘走去,小姑娘下意识地朝后面移了移,惊恐地看着陈晓天,颤抖着说:“你……你不要过来。”

    陈晓天看了看她,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小姑娘突然捂住脸哭了,陈晓天便问:“你叫什么名字?”半晌,那小姑娘才哭着说:“我叫李芳,我……”陈晓天忙问:“你怎么了?”这个自称为李芳的姑娘摇着头说:“没怎么,我不敢说,他打我。”陈晓天便说:“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打你。”李芳抬起头,看着陈晓天,半信彪疑,半晌才擦干眼泪说:“他是我的一个网友,把我小叶骗来,然后……就把我们关起来,还打我们……”

    陈晓天什么都明白了,当下义愤填膺,握紧了拳头正要冲出去,李芳忙说:“你别跟他说,他要是知道我跟你说了这些,一定又会打我的!”陈晓天说:“他要是再敢打你,我就废了他!”李芳哭着说:“我怕!”陈晓天望着李芳问:“难道你就不想逃出这里回去?”李芳说:“我想,可是我们逃不掉。”陈晓天说:“你碰到了我,算是我们有拥,既然让我遇到这种事,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说罢打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只见那猥琐男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烟,一见陈晓天出来了,怔道:“这么快?”他看了看陈晓天下胯下,似笑非笑地说:“兄弟,你不会不行吧?”陈晓天说:“我怎么会不行?哪怕同时来十个女人我也能将他们搞定。”

    “哦?”猥琐男子问:“那你怎么一下就出来了?”陈晓天说:“那女的不漂亮,我不想干。”猥琐男子说:“什么不漂亮?那么漂亮了还不漂亮?难道你还想要个明星躺在里面你才干?”陈晓天大言不惭地说:“我干过的女人都比明星漂亮。”

    “我靠,”猥琐男子冷笑了一声,向陈晓天伸出了手来,陈晓天睁大了眼睛问:“干吗?”猥琐男子说:“交钱啊,兄弟。”陈晓天怔道:“我不是交给了你五十块吗?对了,我给了你钱,我还没干呢,你得将钱还给我。”猥琐男子说:“什么还给你?你进去了就得交钱,快拿来!”陈晓天哼道:“我没干,不给!”猥琐男子霍地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十足一个泼妇的样瞪着陈晓天叫道:“你小子是想白干吧?”陈晓天说:“什么白干?根本就没干!”

    猥琐男子终于被激怒了,伸起一拳便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将他的手接住了,这小子哪是陈晓天的对手,陈晓天一用力便猥琐男子摔倒在地,一脚狠狠踩在他的头上,叫道:“你小子敢跟爷爷动手,你还嫩着点。”猥琐男子咬牙切齿地叫道:“你……你是尼濙道上的?”陈晓天说:“人民大道的!”说罢狠狠地朝猥琐男子身上踢去,猥琐男子杀猪般地惨叫了起来,屋里的李芳忙跑了出来,一见其状,大吃一惊,她怔了怔,突然抓起客厅里的一把木椅狠狠地朝猥琐男子头上打去,猥琐男子闷哼一声,顿时给打晕了过去。

    陈晓天惊讶地看着李芳,叹道:“你丫的,比我还狠啊。”李芳恶狠狠地说:“我要杀了他!”说罢左右看了看要去找刀,陈晓天忙说:“算了算了,你就从他身上找点钱在路上花,赶紧回去吧。”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李芳忙朝猥琐男子口袋里嫫去,嫫出了一个钱包,将他手机也拿了出来。打开钱包一看,红花花的票子一大沓,喜不自禁,忙去敲唐狗巴所进去的那房间的门。

    半晌,唐狗巴打开了门,十分恼火地叫道:“敲什么敲?我连裤子都没妥呢!”

    陈晓天忍俊不禁,说:“别妥了,看来这个妹子你是搞不定的。”

    李芳用力推开门,大声喊道:“小叶!小叶!”听得里面的那个叫小叶的姑娘哭叫道:“李芳……”

    唐狗巴朝客厅看了看,一看到地上的猥琐男子,顿然怔道:“什么情况?”陈晓天说:“这两个姑娘是被那个人骗来的,强迫她们卖银,我救了她们。”唐狗巴怔在那儿,半天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叫道:“我的钱呢?我什么都没干,也花了五十块钱,那不是白花了?”陈晓天说:“算了,等会我请你去别的地方玩。”

    这时,李芳与小叶出来了,李芳对陈晓天感激涕零地说:“大哥,谢谢你帮了我们……”陈晓天说:“别说了,快走吧,待会儿那畜生醒来了就逃不掉了。”

    “嗯!”李芳与小叶忙朝去开门,唐狗巴左右看了看,问:“我们既然来了,要不要顺手牵羊搞点东西走?”

    “搞毛!”陈晓天骂道:“我们又不是贼,只是个嫖客,做嫖客要有做嫖客的道德,顺手牵羊的事不能干!”

    唐狗巴只得悻悻地与陈晓天走出了屋去,陈晓天故意将门打开,以免那畜生受伤过渡醒不过来而惨死家中,这样打开门,外面的人看见他躺在地上或许可以救他一命。

    下了楼后,李芳还要感谢陈晓天,陈晓天说:“你们还是快走吧,对了,回家的车费够不够?”

    李芳拿出猥琐男子的钱包看了看,说:“够了,够了。”陈晓天说:“那你们马上出发,我看你们不要在本市坐火车了,不然那小子醒过来了会追你们的,你们坐汽车到其他的地方去,然后再转车回去。”

    “嗯,”李芳说:“我打电话叫我爸爸罍饔我。”

    待李芳与小叶走了后,唐狗巴悻悻地说:“好了,现在没妞搞了,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怎么办?”

    陈晓天说“得了,我请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