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8.第157章

    [第1章  正文]

    第158节  第157章

    久违的广播再次响起,这回是村长亲自喊广播:“呃乡亲们,现在有重要的事需要大家来开个会,六点钟的时候务必到场。”陈晓天好奇地问:“今天开会有什么事啊?”文秀说:“可能是村里的树被偷了吧。”

    “树被偷了?”陈晓天皱起了眉头,继而想起了强婶,又想起了唐老二与唐狗巴两父子,暗想,难道村里的树是被他们偷的?

    待六点钟的时候,广播又响起了,村长大声叫道:“大家快来开会了,快点!”陈晓天放下手中的草药说:“我们去吧。”他看了眼陈老头说:“老头你就别去了,呆在家里好好工作吧,开会发生什么事了我给你转告。”

    陈老头说:“开会是大事,不能不去。”

    “嘿!”文秀说:“就你最爱偷闲了,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那开会的时候谁还去啊。”

    三人边说边朝村头的大柳树蟼愡去,待三人到的时候,见村民们陆陆续续地来了。突然,陈晓天发现了一个人,那个人也看到了陈晓天,双双不由一怔,陈晓天情不自禁地叫道:“周艳!”便若无其事地走朝周艳走了过去。

    周艳笑着说:“晓天哥,你回来了啊。”陈晓天说:“是啊,回来好几天了。”两人一说完,便站在那儿,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陈晓天说:“听说,嗯,你定婚了?”周艳怔了怔,强笑着说:“是啊,我爸妈非要我定婚,我并不想,可我也没有办法。”陈晓天说:“听说对方条件不错,只要他对你好就行了。”周艳嗯了一声,双方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时,村长上台发话了,他看了看群众,大声问:“还有谁没来的?”问了几声没有回答,便说:“要是哪个没来,大家开完会后跟他转告一下,这一次喊大家来主要是为一件事,我们村里罗家冲那上面公家的树被贼人偷了很多,现在我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要是抓到哪个偷树,偷一棵,不管大小,罚款一百元,举报者,一次五十!”

    接下来村长又说了一些这方面的话,陈晓天也没怎么听进去,一是周艳在一旁,两人心里都觉得很尴尬,虽然他们两人没有确定关系,但毕竟发生过关系,在周艳心中,是把陈晓天当作将来的男人的,可现在事情急转直下,她跟别的男人订婚了,这叫她怎么跟陈晓天交待?而陈晓天心里更复杂,他对周艳也是有感觉的,虽然他的心中只有当文秀一个人是他的女朋友,可毕竟跟周艳有过一两回……心里相当地复杂;而这这公家的树被偷,极可能是强婶干的,但听说偷了那么多,便不是强婶一个人所能干得了的,所以还有可能是唐老二与唐唐狗巴两父子。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晓天才想起昨天为什么唐老二与唐狗巴来他家里了,唐狗巴还有意拉拢他一起做树生意,看来他们是做贼心虚,有意“买”下陈晓天这张嘴。

    陈晓天一时不知道是举报他们好还是不要举报,他心里绝对不是为了那五十块钱,而是站在正义的这一方。

    会议散后,陈晓天心事重重,听得周艳说:“晓天哥,我回去了。”陈晓天哦了一声,说:“有时间了到我屋里来耍。”周艳嗯了一声便随下院的人一同回去了。

    陈晓天回到屋里,见文秀没有跟回来,便对陈老头说:“老头,如果我知道是哪个偷的树,你说我要不要去举报?”陈老头说:“以前的算了,以后要是看到哪个偷树了就去举报吧。”陈晓天哦了一声,便去烧火准备煮饭,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人叫道:“晓天!”陈晓天回头一看是唐狗巴,一看他来了便知道是为什么了,但依然不动声銫地问:“你怎么来啦?我正煮饭,等会儿咱们喝点酒。”

    唐狗巴说:“我就是罍餍你和陈大伯去我家酒的。”陈晓天忙说:“不用了不用了。”唐狗巴说:“饭菜都已准备好了,走吧。”说罢便来拖陈晓天,将他拖出了屋,又去拖陈老头,陈晓天与陈老头盛情难确,只得去了唐狗巴家。

    他妈滇澠狗巴唐老二今天特意杀了鷄鸭,准备得极丰富,看来是有备而来。上了桌后,便是一个劲地劝酒、吃肉,陈晓天不由得喝得有点醉了,唐狗巴趁机问:“晓天,有没有兴趣簢们一起做树生意?”陈晓天伸手摇了摇,说:“不了,我还是跟我师父学学医,采采药草算了。”

    酒足饭饱后,唐狗巴说:“晓天,我明天想去城里买辆摩托,你有没有空陪我去一趟。”陈晓天为难地说:“我正和师父忙着采药呢。”唐狗巴说:“只半天行了,帮帮忙吧,我对摩托车不怎么在行,需要你这个高手去看看货讲讲价。”陈晓天见唐狗巴这么说,便面向陈老头,问:“老头,你怎么看?”陈老头因为喝了唐狗巴的酒吃了他家的鷄,俗说吃人家的口软拿人家的手软,当下便说:“你要是想去,就放你一天的假吧。”陈晓天说:“既然师父都开了金口,那我明天就去一趟城里吧。”

    在与陈老头回家的路上,陈老头上:“唐老二与唐狗巴请我们吃饭,无事献殷勤,一定有目的。”陈晓天说:“那能有什么目的,不就是想拉我这个人才合伙呗。”

    “你想得天真!”陈老头说:“这能赚钱的事,是人越少越好,他们有意拉拢你,一定有迎因,我看来事没那么简单。”

    陈晓天暗想,这老头还真是一头老狐狸,便将那天晚上看见唐老二与唐狗巴用大货车运树的事说了,陈老头恍然大悟,说:“难怪,那树一定有很多是公家的树,他们这是用一顿饭来封你的嘴啊。”

    陈晓天说:“我知道,所以一开始我不想去嘛。”陈老头说:“他叫你明天去帮他买摩托,表面上说是买摩托,实际是另有目的,你要小心点,我只怕他到时会来暗的,不是请你去享受就是叫你去干坏事,反正他是要秱悺你这张嘴。”

    “我知道,”陈晓天说:“所以我就想去看看他明天到底会玩什么把式。”

    第二天一大早,唐狗巴便来了,陈晓天草草吃了饭便与唐狗巴出发了。两人来到城里,陈晓天问:“你想买一辆什么摩托?”唐狗巴说:“先看看吧。”陈晓天便带着唐狗巴在城里多家摩托车销售店转悠,转了一大半天,唐狗巴一直没有相中的,陈晓天开始怀疑这狗日滇澠狗巴是不是忽悠人来的,到底想不想真的买摩托,正想问他,却见唐狗巴看了看表,愁眉苦脸地说:“这么晚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吃饭间,唐狗巴嘿嘿笑着问:“晓天,要不要去玩玩?”陈晓天怔道:“玩什么?”他以为唐狗巴叫他去玩电子游戏,便说:“我从小不玩游戏……”唐狗巴切了一声,说:“玩什么游戏,去蠝髋、按摩。”陈晓天一下就懂了,妥口而出:“玩这些,不如直接去玩女人!”

    “好!”唐狗巴正銫道:“你要是愿意去,我请客。”陈晓天说:“不了,那些女人都是千人骑万人压的,不干净,我怕我被染上病。”

    “不会!”唐狗巴说:“有些地方是很正规的,很干净,你要不要去试试?包你爽!”陈晓天想,玩那种女人有什么爽的?我不如直接去找文秀睡觉,又干净又舒服,而且还可以培养促进我跟文秀的感情……唐狗巴见陈晓天在沉思,嘿嘿笑着说:“晓天,大家同是男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直话上说了,这一个男人这一生要是不嫖妓,那就不算男人,会遗憾一生!你赚那么多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告诉你,就是为了享受,而玩女人,就是最大的享受!”

    陈晓天听得一愣一愣地,觉得唐狗巴这狗日的谬论也是一番至理名言,极为为难地说:“我没钱……”

    “我请你!”唐狗巴趁机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那天晚上你看到我瓏爸在运树,一次杏运了很多,那一次赚了不少钱,我怕村里有人眼红,希望你不要说出去。只要你不说,今天我就请你玩女人。”

    “这……”陈晓天的判断终于得到证实,这狗日滇澠狗皣事献殷勤果然是来买他这张嘴的,当下便想,要是我不花点这唐狗巴的一点钱,就对不起人民群众与中国共产党,毕竟他是偷了公家的树,我当作不知道也罢,但得总让他付出点什么,当下便说:“行,我不说,但是,我有个条件。”

    唐狗巴忙问:“什么条件?”

    陈晓天正銫道:“我要么不玩女人,要玩就玩最好的。”

    “哈哈……”唐狗巴大笑了起来,笑得饭店里吃饭的人齐朝他望来,以为他发羊癫疯了或他是个神经病,弄得陈晓天极不好意思,唐狗巴说:“好,只要你愿意,玩什么样的女人都行!”

    在这饭店吃饭的人吃了,瞠目结舌,陈晓天与唐狗巴这两个人的穿戴一看就知道是从农村来的土包子,农村来的土包子也懂玩女人了?看来现在科技很发达,文化产业很普及,连女人都下放到农村去了……不由地朝唐狗巴多看了几眼,其中一脑袋尖尖年约三年长得十分猥琐的男子走了过来,看了看了陈晓天与唐狗巴,低声问:“两位兄弟想玩女人?”

    唐狗巴睁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陈晓天忍不住笑出了声,说:“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要玩女人了。”唐狗巴嘿嘿笑了两声,并不以为然,慢悠悠地说:“我是想玩女人,不过我要玩的是正规的女人,一般的女人我可不玩的。”

    那猥琐的男人嘿嘿笑道:“包你们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