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5.第154章

    [第1章  正文]

    第155节  第154章

    一连几天,陈晓天与陈老头、文秀一直在山上采草药,这一天,陈晓天看着屋前那堆积如山的草药说:“老头,咱们这几天也采了这么多了,我明天拿去城里看看吧。”陈老头说:“也好,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文秀听了忙说:“我也去。”陈晓天说:“我那车子恐艂慀不了这么多人。”文秀说:“一般的摩托车可以坐四五个人呢,你那三个人都坐不了?”陈晓天睁大眼睛叫道:“什么鬼摩托能坐四五个人?全是小孩吧。”文秀做了一个鬼脸,陈晓天说:“主要是我们有这么多的药材,不然坐三个人是倒是绰绰有余。”

    文秀说:“要不我俩去,陈大伯在家里得了。”陈晓天连忙摇头,说:“不行,我不去都不要紧,我师父一定要去,这药材只有他最懂,我俩人,也只是个打哈哈,去了也等于白去。”文秀撇了撇嘴,一脸不悦,陈晓天忙说:“我下回带你去吧。”

    黄昏的时候,陈晓天与陈老头开始捆药材,他们已经将药村分包打好,每一样用一个袋子装了起来,还在上面写了名称。最后全塞进大袋子里,整整四个蛇皮带。陈晓天呵呵笑着说:“这一次咱们爷儿俩一定能满载而归,说不定能发个小财呢。”陈老头却毫不心动地说:“先不要高兴得太早,人家收不收还是个问题呢。”

    正在这时,突然听得一人叫道:“晓天哥!”陈晓天闻声往后一看,来的是文玉溪,便说:“玉溪丫头,好几天没看到你了,本以为你会来帮我采药的,没想到你却躲了起来,今晚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文玉溪嘿嘿笑了一声,望着陈晓天问:“你明天要进城啊?”陈晓天说:“是啊。”暗想,我进城,才是今天做的决定,这丫头怎么知道了,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莫非是文秀告诉她的?

    文玉溪说:“我也要去。”陈晓天忙说:“不行不行,人家文秀这个大功臣要去我都没同意,况且是你这个懒鬼。”

    “我特别!”文玉溪振振有声地叫道。

    “你很特别?”陈晓天好奇地将文玉溪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说:“你除了是个女儿身,你跟其他的男人没什么特别啊。”

    “你坏人!”文玉溪伸出粉拳在陈晓天身上打了几拳,然后压低声音在陈晓天耳边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陈晓天问:“什么秘密?神秘兮兮地。”文玉溪轻声说:“我有了。”

    “你有了?”陈晓天纳闷地问道:“你有了什么?有男朋友了?”文玉溪狠狠瞪了陈晓天一眼,有力将陈晓天拉下身来,在他耳边说:“我有了我们的孩子!”

    “什么!”陈晓天大吃一惊,妥口而出:“你骗我!”但立即朝陈老头望去,见陈老头正在烧火,好像完全没注意这边,这才拉着文玉溪到屋的另一角,轻声问:“你有没有搞错,这么快就有了?”

    文玉溪说:“是啊,这几天我总感觉怪怪地,吃不下饭,而且老想吐,这不是有了是什么?”

    “可我们……”陈晓天皱着眉头说:“那事才发生多久啊,这么快就有了?你是不是以前跟别人那个那个……”

    “你再说一次!”文玉溪杏目圆睁,伸手指着陈晓天,怒目而视,“你再说一次试试。”

    陈晓天怔了怔,没想到文玉溪这脺飨劲,便严肃地问:“你真的有了?”文玉溪说:“极可能,所以我明天得跟你去城里检查检查。”

    陈晓天不由皱上眉头,这真是烦人啊,在乱播种时没想到会发芽,只知道播种的快乐,没想到发芽后还是要浇水管理什么的……见陈晓天在犹豫,文玉溪趁机说:“要是晚一点出去,到时我的肚子大了,让人家发现了,那怎么办?”陈晓天想了想,说:“这样吧,明天早上你早一点起来,因为我师父很早就会出山进城,你就在家门口等我,然后你先跳到我车上,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下来,我就当作没办法了,然后我们就一起进城。”

    “好耶!”文玉溪转怒为喜,伸出小指来,说:“咱们拉勾,你到时不许反悔。”

    陈晓天无可奈何,没想到这丫还玩这一套,便伸出小指与文玉溪拉了勾,文玉溪这才心满意足如释重负地走回去了。可陈晓天的心中,却落下了一块大大的石头,闷闷地,暗想,以后不要乱来了,就算乱来,也得戴个套子来个保险的。

    晚上,躺在床上,陈晓天辗转反测睡不着觉,陈老头见他翻天覆地地,弄得床吱呀吱或响,便问在:“怎么了?”陈晓天忙说:“想起明天进城,去赚人生第一桶金,心里兴奋睡不着。”

    陈老头说:“这一点小事就睡不着了,以后还怎么做大事?要淡定。”

    陈晓天索杏从床上坐了起来,愁眉苦脸地说:“淡定个毛……”突然发现自己说露嘴了,暗想,什么时候有电视,这睡不着看看电视也行啊。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了自己的手机,手机里不是有电子书吗?便拿出手机弄了弄,果然找到了电子书,看了一会儿,眼皮像铅一样沉了下来,陈晓天暗想,尼玛的,老子终于找到催眠的神丹妙药了!

    第二天陈晓天还在睡梦中,便被陈老头叫醒了,陈晓天睁开惺松的双眼看了看,外面黑乎乎地,打着哈欠问:“什么时候啊,这么早就起来?”陈老头说:“四点半了,天快亮了,我们早点出发,晚了太阳大,不好走。”

    陈晓天气呼呼地说:“我不是有摩托车吗?你这么早把我叫起来,搞得我睡不好觉,到时没鏡神开车,你这是事倍功半啊。”

    陈老头葴鳙陈晓天一把拉了起来,说:“别废话,快起来,饭已做好了,去洗脸刷牙。”

    “真是要人命啊!”陈晓天极不情愿地穿好衣裤,口中十分气恼地说:“还说我不够淡定,我看不淡定的是你吧,一定是很久没进城,想到今天可以进城,鏡神振奋迫不及待了!”

    洗漱完毕,陈晓天还是昏昏沉沉,半眯着眼睛不愿醒来,却被陈老头催促着去吃饭,还好陈老头做得一手好菜,吃着吃着陈晓天便完全醒了过来,待吃完饭,他的鏡神也足了,与陈老头一并各挑两只大蛇皮袋子朝马路方面走去。

    经过文玉溪家门口时,陈晓天朝她家门口望了望,虽然这时候天已微亮,文玉溪家门口还是紧关着,陈晓天对陈老头叫道:“好重,我先休息一下,你走先。”陈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看来你从小娇生惯养,缺少锻炼,这一点都挑不起,长那么高大干什么吃的?”陈晓天哼了两声,也不回嘴,待陈老头走远了,忙朝文玉溪家里跑去,在她家门口轻轻叫了两声:“玉溪,玉溪”却没听到回音,暗想,可能是太早了,他们一家人都还没起来,还是下一次我再带玉溪去城里检查吧。想到这儿,便转身跑了。

    来到马路上,陈晓天与陈老头将四个大蛇皮袋绑在摩托车上,这两只大蛇皮袋太大了,足占了一大半座位去,陈晓天与陈老头只得挤一挤,陈晓天打起鏡神将摩托车飞快地朝前驶去。

    待出了山,到了城里,太阳已经出来老高了,陈晓天到一处加油站加满了油,将摩托车径直朝春霞他爷爷的药店铺驶去。

    当到达春霞的爷爷那儿时,已是上午十点。陈晓天将车停在门口大声叫道:“爷爷!”

    春霞的爷爷闻声走了出来,他自然还认得陈晓天,陈晓天忙将他与陈老头相互介绍了,陈晓天指着那四个大蛇皮袋说:“爷爷,您看,我们亲自上山采的药材,您看看怎么样。”陈晓天边说边将那四个大蛇皮袋搬了下来。

    春霞的爷爷显然非常高兴,乐呵呵地说:“嗯,我一闻到这药材的味道就觉得这些都是好药材,先请搬进来吧。”

    陈晓天与陈老头将四个蛇皮袋搬进了店铺后面的仓库里,只见这里面的药材堆积如山,全都打包好了的,陈晓天惊道:“爷爷,您这儿怎么有这么多的药材啊?”春霞的爷爷说:“这些药材都是一些药品公司定的,我过两天就要发出去的。”陈晓天这才发现,春霞她爷爷外面的那个店铺是个小儿科,真正的生意还是后仓库这里的大货。

    春霞的爷爷很仔细地检查了陈晓天的药村,赞不绝口,说:“很好很好。”陈老头趁机跟春霞的爷爷就药材方面探讨了一番,两人淡得非常融洽,不知不觉足足谈了一两个小时,而他们的话像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好像永远谈不远,便说:“爷爷,你跟我家师父慢慢谈,我先出去走走。”

    春霞的爷爷忙说:“先别走,吃了饭先。”陈老头起身说:“好了,唐师傅,我们得回去了,感谢你很认肯我们的药材,下一次我们会按你所提的要求去做,而且我们会拿更多的来。”春霞的爷爷连声说好。

    陈晓天与陈老头从春霞的爷爷店铺里走了出来,陈老头说:“我们这一次卖药材一共卖了三百块,我俩一人一百,文秀一百。”陈晓天说:“行。”然后说:“我们先吃了饭再回去吧。”陈老头说好。陈晓天便将摩托车杀进一家饭店,与陈老头吃了饭,又去商店买了一些生活必用品及一些吃的东西,一刻也不停留,开着摩托车直驶家中方向驶去。

    待到家时,已是下午三四点钟了,陈晓天下了车后,边走边问陈老头:“老头,有什么想法?”陈老头说:“我们现在依然去上山采药,村里人见我们天天采药,又屡次运进城去,一定会觉得这是一门好生意,然后我们就叫他们去采……”

    “我觉得这样不好,”陈晓天说:“我们不如现在直接去他们家叫他们去上山采药,然后多少的价格回收。”

    “不,”陈老头说:“崳速则不达,你这样一说,人家会觉得其中有古怪,恐怕采药的决定不够坚决,我们还是不用急,慢慢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