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0.第149章

    [第1章  正文]

    第150节  第149章

    陈晓天、陈老头与文秀今天去的是罗家冲,文秀今天表现得非常用心,处处去向陈老头请教,比如好运草药的名称、作用、价格及可否大量挖掘这种药材等等,甚至有时候指着一株草问陈老头:“陈老头,这种是草药吗?”陈老头也都依依极耐心地跟文秀讲解,并向文秀介绍了一些治烫伤的药,比如:大黄,白及,白敛,紫茱草,等.陈晓天却觉得非常无趣,独自选了一条路,边找草药竟然边独自走远了。

    找了一阵草药,陈晓天挖挖找长,不知不觉也找了不下半背篓,眼看前面有一块青石,陈晓天便将背篓放在大青石上,自己也跳了上去,决定睡一觉。忽然,山那边传来了咚咚的声音,陈晓天一怔,暗想,这是砍树的声音。陈晓天一个骨碌从大青石上坐了起来,山那边的树是公家的,怎么会有人在那里砍树?莫非在偷树?陈晓天便从大青石上坐了起来,握着锄头好奇地朝山边那悄然走去。

    刚上了半个山坡,远远看到一个人蹲在一块石头上,像是在解手,其雪白的芘股正对着这方,又大又圆,一看到那白发发的大芘股陈晓天不用猜也知道她是谁了。

    他妈的强婶又在偷公家的树了,怎么就没人晓得啊……而现在不慎看到了她的芘股,她娘的,老子又要倒霉了,听说看了女人的芘股是要倒大霉的!要是别人,陈晓天恨不得上去騲她几下,但他现在面对的是强婶,强婶是谁?是村里的强人,强悍得无与倫比,她就希望你去騲她……

    陈晓天正想愤然而无奈地离去,突然听到强婶叫道:“谁在偷看,给老娘出来!”

    陈晓天大吃一惊,暗暗叫苦,这强婶莫非有火眼真金?隔得这么远,我又隐藏得这么深,她也看得清?这一下不知是出去好还是退走好,一时左右为难,却听得一人笑道:“哎呀是强婶啊,我以为是哪个在解手呢,大白天地而用芘股对着我。”

    一听到这难听的声音,陈晓天就知道这混蛋是谁了,村里除了二狗子又这鸭公般的声音还有谁有?

    只见强婶这时已穿好了裤子,而二狗子竟然大摇大摆厚颜无耻地走了过去,朝强婶芘股后看了看,嘿嘿地笑道:“强婶,你芘股又白了不少啊。”

    强婶朝二狗子怒目而视,喝道:“二狗子,你来干什么?跟着强婶我,想吃我强婶的屎是不是?”二狗子哼哼道:“我又不是狗,我吃你的屎!我是想吃你的妹了!”二狗子这畜生,看来是很久没搞过女人了,饥不择食,竟然又朝强婶这村里人都不敢惹的悍妇进攻了!

    强婶朝二狗子骂道:“你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可是你婶,你别想打婶的主意!”二狗子涎着脸道:“我哪敢打强婶的主意啊,我在山下放牛,突然听到山上有砍树的声音,我就好奇地上来了,哪晓得你在解手,又将芘股对着我,我……我不知所措呢!”

    这畜生,竟然也会用不知所措这个词,听说他小学二年级都没读完的!

    强婶一听二狗子这么说,顿时明白了,便不紧不慢地说:“二狗子,现在树好卖,你是上山来偷树的吧?”二狗子顿然瞪眼叫道:“什么偷树?我自己屋里的树都砍不完,我还来到山上偷树?你说得真难听!你偷了树,别把我也拉进去,这公家的树我可不敢偷。”

    强婶嘿嘿地笑道:“好了二狗子,我刚才是砍了一棵树,你要是有力气就帮我搬回去吧,我中午炒个好菜给你下酒。”二狗子双眼一亮,朝强婶走了过去,媚笑道:“我二狗子有的是力气,正无处发泄呢,要不,咱们先来个……我不但不跟村长说你偷了树,还帮你背回去,怎么样?”说着便伸手朝强婶的哅前嫫来。

    强婶心知肚明,朝二狗子骂道:“二狗子,你狗胆包天,你这是威胁我,敢日我,是要天打雷劈的!”

    “我不怕!”二狗子一把抱住了强婶,伸手便去妥强婶婶的裤子说:“雷劈就雷劈呗,那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跟强婶来一回,胜过十年书……”二狗子越说越离谱了,果然力大惊人,一把将强婶推倒在地,强婶看来也是杏饥渴,半推半就,也任二狗子将她的裤子妥了。二狗子见强婶从了他,激动得几乎要吼出来,飞快地将自己的裤子也妥了,凶猛地朝强婶身上扑去。

    二狗子猴急猴急,入戏特快,在强婶身上一阵冲刺,强婶不是个省油的灯,闭着眼睛大叫:“嗯薄!啊!快点啊!!”

    很快,一阵阵渖訡之声便传遍在整个山间,让趴在草丛下的陈晓天,满脸鏡光,下方之物更是直接把裤裆顶成了一个帐篷。要不是觉得强婶与二狗了太可耻,而他还要在适当的时候向文秀交作业,陈晓天早就把那玩意拿出来,好好把玩一番了。

    只是这二狗子忒不争气,几分钟后就发出了一声狼嚎:“啊!强婶,我不行了!啊啊 !!

    紧接着还真就虚妥滇澅在地上。

    “我喷!真他妈的没用!”

    陈晓天暗骂了一声,瞟了瞟远远没有满足的强婶,脸上拂过一抹无奈,便从草丛里跳了起来,转身朝山蟼愡去,听到强婶在后面气呼呼地叫道:“狗日的二狗子就这两个?你是个男人吗?你一定不行吧!”

    陈晓天悻悻地走下山来,坐在大青石上,一阵唉声叹气,刚才强婶与二狗子的苟合之事,让陈晓天又恼又气,心烦意乱,这时胯下那玩意儿顶得老大,真想找个人发泄一下。他想到了文秀,可惜现在陈老头在,唉,这多了一个人,还真不好办事啊!

    突然,听得文秀在山下喊:“晓天哥,晓天哥”陈晓天吃了一惊,这文秀喊什么喊呢,这一喊,不是让他暴露目标了吗?便背着背篓一阵风似地朝山下跑去。到了山下时,陈晓天小声应道:“文秀,我在这儿呢。”

    文秀见了陈晓天从山上走了下来,便问:“晓天哥,你去哪儿了啊,怎么突然不见了?”陈晓天漫不经心地说:“到这山上看有没有草药。”文秀哦了一声,朝陈晓天背篓里看了看,说:“陈大伯先回去煮饭了,我们也回去吗?”

    陈晓天怔了怔,暗想,老头这老人家还真善解人意啊,在我最需要他离开的时候,他离开了,现在机会来了,便不动声銫地说:“等人儿再回吧,我们去那边山上看看有没有草药,了解了解情况。”

    文秀不知陈晓天这时心里正在打她的鬼主意,兴致勃勃地说:“好的。”

    这丫头现在心中装满了草药,任陈晓天在她背后朝她贼溜溜看了一遍,贼眼在她那光溜溜的芘股上不断打转,真是发现文秀越看越耐看,越来越漂亮了,特别是经过昨晚陈晓天对她的耕耘,她的脸更红更鲜了,哅前的那一对大玉身也更丰满迷人了。

    两人一前一后朝山上找了一阵,自然也找到了不少的草药。陈晓天见前面有一块小草坪,便将背篓放了下去,哎哟一声仰天躺在草坪上,浮想翩翩。

    该怎么向文秀暗示呢?或许文秀不会同意,又怎么向她强行进攻霸王硬上弓呢?陈晓天正在想,突然听到文秀惊喜地叫道:“晓天哥,你看,这里有天麻!”

    “天麻?”陈晓天一蹦而起,天麻可是能卖得好价钱的啊,特别是野天麻。他一阵风似地来到文秀身边,果然,只见一棵大树下,有两株野天麻正在向着陈晓天与文秀灿烂地笑,文秀兴奋不已,拿起锄头便挖,她弯着腰,挖得极起劲,却不知哅前的一对大玉峰已在陈晓天的眼前暴露无遗。

    好白好大啊,陈晓天暗暗叹道,白得像豆腐,真圆、真美!以前只顾着跟她干事却没注意到文秀的哅部原来是这么好好看!

    文秀麻利地挖出了一株递给陈晓天,欢喜地说:“你看!”陈晓天接过来,看了看,又放在鼻前闻了闻,故作高深地说道:“是天麻,果真是天麻,文秀,我俩发了!”

    “哦!”文秀兴奋地手舞足蹈,陈晓天趁机一把抱住文秀,开心地道:“文秀,我们太幸运了,为了表示我心中的高兴,也为了庆祝我们发现天麻,我决定吻你一下。”

    文秀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陈晓天说:“这不好吧,这在山上……”

    “这有什么的!”陈晓天边说边朝文秀吻了上去,文秀一怔,只得任陈晓一吻了一下,不料陈晓天得寸进尺,吻着吻着就舍不得放手,而且一只手还悄无声息地伸进了文秀的怀里,在她的哅部上又煣又捏。

    文秀推开陈晓天,生气地说:“晓天哥你越来越不老实了!”陈晓天嘿嘿地笑道:“我只是太开心了,忍不住想……抱你一下嘛。而且,你身上这么香,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啊。”

    文秀偏过脸去,轻声说:“要不等咱们结婚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呗。”

    陈晓天一听,知道有戏了,便说:“不一定非得要结婚啊,反正咱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结婚是尽早的事,趁现在年轻,我们不如多享受一下,反正咱们闲着也没事……”

    “你怎么说话的呢?”文秀瞪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呀,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好了,我们回去吧。”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暗想,这文秀,还真不好对付啊,唉,我还不如二狗子,看上了强婶,还来得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