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8.第147章

    [第1章  正文]

    第148节  第147章

    陈晓天回到家里,见陈老头正在晒草药,大声叫道:“老头,我回来啦。”陈老头看了陈晓天一眼,气呼呼地说:“你小子还晓得回来,整天惹事生非,你没把玉溪怎么样吧?”

    陈晓天忙说:“我能把她怎么样,她只是腿上刮妥了一点皮,没事。这丫头就是想去城里玩,才故意说腰受伤了,真狡猾啊。”说罢放下手中的袋子来到陈老头面前,看了看陈老头晒的药材,喜道:“老头,你不错啊,这些都是能卖得高价的药材。”

    陈老头说:“我知道,这些药材我们这山上有很多。”

    陈晓天顿时兴奋地说道:“那太好了,以后有事儿干啦。”说罢对陈老头说:“老头,我们现在有资金,我们呢,先去山上采一些药回来,拿去城里卖,先看一下行情怎么样,要是卖得好,我们就叫村里人都去采药,叫他们卖给我们,我们再一起运出去,赚个差价,你觉得怎么样?”

    陈老头点了点头,说:“这不错。你小子脑瓜子还挺灵活。”

    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说:“我是谁呀,鼎鼎大名陈晓天!”陈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真是经不得起夸,一夸就飞到天上去了!”

    陈晓天回到屋里将东西放在桌上,出来跟陈老头一块儿晒药材。

    中午吃过饭后,外面天空万里无云,烈日高照,外面辣辣地,陈晓天正想睡个午觉,文秀来了,陈晓天一脸苦相,说:“你来的真不是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睡觉的时候来,莫非想跟我睡觉?”文秀顿势凐呼呼叫道:“谁想跟你睡觉,真是异想天开!你不是说有事眼我说吗?现在快说吧。”

    陈晓天边往凉床上倒边说:“春天不是读书天,厢濎炎热好睡眠,等我睡一觉再说。”文秀顿时一把将陈晓天拉了起来,说:“你不说别想睡!”陈晓天被迫无奈,只得说:“好吧,看来你这个泼辣样,以后讨你回来了,恐怕没睡个安宁觉睡啊。”边说边朝晒在太阳底下的药材指了指,说:“找你来,就是想跟你说说那个事。“

    文秀看了看药材,问:“你是说我们去挖药材卖?”

    陈晓天惊讶地看着文秀,没想到文秀秀外慧中冰雪聪明,一猜即中。文秀见陈晓天傻了一般望着自己,莫名其妙地问:“你怎么了?突然傻了?”陈晓天赞道:“好一个标志又聪明的姑娘,你怎么知道我叫你来是卖药材的?”

    “谁都知道啊,”文秀说:“我们这里大片地山,山上什么药材都有,而且也很多,我早就想到去采药卖了,只是以前忙于修路的事而没时间来做这个。现在看你家里晒了这么多,你自己一下用不了,不是卖的是干啥子的?”

    陈晓天忍不住要朝文秀抱来,文秀忙朝后退了开去,急声叫道:“干什么干什么?”陈晓天说:“你太聪明了,我忍心不住想抱你一下。”接着又说:“看你这么聪明,我就把我的一个天大的商业秘密告诉你。”

    文秀顿饶有兴趣地问:“什么秘密?”陈晓天说:“这个秘密是父不传子夫不传妻,你要是想知道,就得嫁给我。”

    “谁稀罕!”文秀顿势儷过身去,不屑一顾的样子。陈晓天从屋里拿出那张标价清单来,递给文秀说:“你看看,这是我在外面联系好的,对方给的是这个价格。”

    文秀看了看,说:“还不错嘛。”

    陈晓天说:“是不错,价钱公道,童叟不欺。”

    文秀朝那清单上看了看,说:“晓天,你有空得带我去那收药村的地方看看,我要跟那老板好好谈谈。”

    陈晓天问:“你跟他谈什么?”

    文秀说:“我们可以这样呀。你想一想,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这些药村可以卖钱,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价格,我们可以跟村里人说我们收,价格比这上面的低一点,然后我们再卖给这个老板,我们只要天天坐在家里收,转手出去就行了,又好玩又赚钱,是不是?”

    陈晓天一把抓住文秀的手,紧紧握住,连声说:“文秀老板,来,握个手,未来的商业巨子,你太伟大了,我陈晓天西服得五体投地!”

    文秀被陈晓天弄得一愣一愣地,睁大眼睛问:“你……你干什么?发神经了?”

    陈晓天放开文秀的手说:“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最喜欢你了,因为你很聪明。”

    文秀呵呵地笑了,说:“我们可以将这些药材每样采一点,先按他们的要求送过去,若觉得可以,我们就回来跟村里人说我们收药材了,然后将这些药材的要求跟他们说。”

    “嗯,”陈晓天点了点头,说:“这个不错。”

    文秀不由蠢蠢崳动,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采这些药材吧!”她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陈晓天也兴趣盎然鏡神抖擞,说:“好!”然后去找背篓现锄头,文秀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这些药材你都认得吗?”陈晓天说:“只认得一部分。”文秀说:“那你这么冲动干啥子?你得先把这些药材都认识了才去呀。”陈晓天嫫了嫫头,说:“可是,我们在家里怎么认?家里有这些药材吗?”文秀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你家里不是有个活药材吗?”说罢意味深长地看着陈晓天。

    陈晓天恍然大悟,伸手指了指文秀,呵呵地笑道:“聪明。”然后对陈老头说:“老头,走,咱们采药去。尼濎咱们药材收购公司成立了,给你一个股份,怎么样?”

    陈老头朝外面火辣辣滇潾阳看了看,淡淡地问:“你们不怕晒?”陈晓天与文秀异口同声地叫道:“不怕!”陈老头说:“好,就喜欢你们年轻人这股闯劲。我们走吧。”

    陈晓天与文秀相视一笑,心发怒放。

    三人来到山上,陈老头将那些收购的药材早已背得滚瓜滥熟,每看见一株药村便采下来,也依依跟陈晓天与文秀说,这是药材,叫什么名字,治什么病,价钱怎么样,陈晓天与文秀都很认真地听着。

    不知不觉,已到了黄昏,陈晓天与陈老头的背篓里采满了药材,陈晓天与文秀意犹未尽,还要往山上走,陈老头说:“天黑了,不能再上去了。这山上猛兽多,天黑了很危险,我们回去吧。”

    陈晓天与文秀这才依依不舍地跟着陈老头朝山蟼愡。回到家里时,天已黑了。文秀说:“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爸会担心我的,以为我去哪儿了呢。”陈晓天说:“你回去跟你爸说一声马上来,我们还要研究这些药村呢,时间宝贵啊。”文秀嗯了一声,说:“我吃了饭就来。”陈晓天说:“别吃了,来我家里吃,我们边吃边谈。”文秀说:“我先看看啊。”

    陈晓天忙着去整理药材,按种类全部分开,而陈老头则去做饭做菜,正忙着,只见文秀跑了来,说:“我跟我爸说了,嘿嘿。”

    陈晓天忙说:“来来,帮我分开这些,这是什么?鱼腥草,这个很便宜。这个我靠,是野人参,特产耶……”陈晓天说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陈老头将菜摆上桌了,说:“文秀、晓天来吃饭了。”陈晓天便与文秀洗了手上了桌,见陈老头倒了一杯米酒,陈晓天一把拉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陈老头瞪着陈晓天问:“你干什么?”陈晓天说:“我这次去城里,因为喝不了酒,吃了很大的亏,我现在要把这酒力练好,以后做老板了要是不会喝酒,那还混个毛啊!”

    陈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问文秀:“文秀,你喝吗?”文秀摇着头说:“我不喝。”陈老头便拿来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上了。

    陈晓天尝试着喝了一口酒,嗯了一声,又喝了一口,由于很久没吃陈老头炒的菜了,陈晓天这一回吃起来感觉非常香,不知不觉,一杯酒竟然喝完了,而他的人却也摇摇崳坠。

    见陈晓天走路一晃一晃地,文秀说:“晓天哥你醉了,还是去床上睡觉吧。”

    陈晓天说:“不,今晚月光好大,我还要去溪里洗澡呢。”说罢找出一套衣服提着桶子对陈老头说:“老头,我洗澡去啦。”

    陈老头说:“你喝多了就在家里洗吧。”

    “没事,”陈晓天说:“我还能走路,意志清醒,好久没去溪里洗澡了,终于可以去与我的小溪妹妹抱一抱了,哈哈……”

    文秀担心陈晓天出什么事,便也跟着去了。

    今晚的月光很美,两人走着走着便将手拉到一块了,两人很久没有这样拉过手,今晚感觉非常浪漫。久后胜新婚,恐怕就是这个道理。

    没多久,两人到了溪边,陈晓天飞快地妥光了衣服迫不及待地朝溪里跳了进去。游了一子,感觉溪水温柔地抚嫫,叹道:“好爽啊!”然后对文秀说:“你也下来洗。”

    文秀将头摇得像拨浪鼓,说:“我才不。好丑!”陈晓天说:“丑什么,你的身子我又不是没看过。”说罢跳上岸来伸手就去拉文秀,文秀忙要逃,却被陈晓天一把抱住了,抱起她就要朝水里丢,文秀忙说:“好了好了,我洗,你别丢,我先把衣服妥了。”

    陈晓天便将文秀放了下来。文秀便伸手去妥衣服。她只穿了一件长衬衫,妥了衬衫,里面便只剩下哅罩了,文秀想了想,哅罩没有妥,接着去妥裤子,正要妥,见陈晓天紧紧地望着她,气呼呼地问:“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陈晓天心急如焚地说:“你快点妥呀老婆。”

    文秀顿时停住了,说:“我不妥了。”陈晓天忙说:“你妥你妥,我不看你了。”说罢转过了身去。文秀无奈地摇了摇头,便开始去妥裤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