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7.第146章

    [第1章  正文]

    第147节  第146章

    陈晓天嘴里边,发出了一声哼声来,文玉溪那双修长的美腿,在这些个时候里边,就似乎是一双灵动的蛇儿,紧紧的,将陈晓天的身体缠住,而那异样美好的部位,恰到了好处的撞在了陈晓天的那紧挺之上。隔着一层衣物,那美妙的温柔,正好的透过一层衣物的遮掩,就将那处温柔,狠狠的包住了那个坚挺了。强大的温柔,虽然是有着一层衣物在那里做遮掩,可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是更加的带着一种异样的刺激,令陈晓天感觉到了一种更加的美妙!

    “你觉得我像个很风鳋的女人吗?”文玉溪突然问。

    陈晓天吃了一惊,没想到文玉溪会这么问,不过对于文玉溪,陈晓天的确惊讶不已,豪放大胆的女子他碰到过很多,可像文玉溪这样既年轻又来自农村的,他还是第一次发现。

    而文玉溪嘴里边说着话,温柔的将双滣压到了陈晓天的哅膛前,吐出舌头来,轻轻的,温柔滇濖了上去,她文玉溪的动作虽然不算是熟练,可是,那舌头上带着的火热,透着的滚烫,一阵阵的,刺激得陈晓天的身体,颤抖不已。

    陈晓天也受到了感染,用力的一搂,将文玉溪的身体往自己身前贴了贴。搂住文玉溪的纤腰,让文玉溪的脑袋被迫的仰了起来,嘴滣颔住文玉溪的嘴滣,用力的吮吸。这会儿,陈晓天似乎是将自己身体里边所有的力量,全都给施展出来了一般。强大的力量,自嘴滣的吮吸间透了出来,文玉溪喉间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哼声来,身子也在陈晓天的怀中,颤动不已。

    啵的一声轻响,两人的嘴滣分开,文玉溪的红嫩嘴滣,在这会儿都有些微的肿起。而陈晓天看着自己的‘功绩’,得意的一笑,在文玉溪的嗔怒眼神当中,轻轻的在那两片红滣之上,又香了一口。

    “嗯,讨厌!”

    又一声悠扬的哼声,文玉溪的脸颊上,流露出一丝丝满足的笑容来。

    陈晓天埋下头去,再一次的,亲吻着文玉溪那娇嫩饱满的两团。在文玉溪不断的哼唱间,陈晓天的动作,越来越迅速。

    只手,紧紧搂着文玉溪的纤腰,以保证文玉溪不会在自己身上滑落下来。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是朝着自己的裤子伸了过去。

    大手五指动弹,陈晓天将自己的内裤,轻松的解了下来!

    “啊!”

    就在这时候,文玉溪的嘴里边,传出一声轻哼声来。

    就在这时候,随着陈晓天的这一动作,那裤子刚刚的一被解开,坚挺一蟼愑就高高的扬了起来,狠狠的,朝着文玉溪娇嫩的小芘芘上,撞了上去!

    那滚烫的,坚挺的玩意儿,一蟼愑,就狠狠的抽在了文玉溪娇嫩的小芘芘之上。这一撞击,更是令文玉溪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文玉溪的身体,早已经是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身体体表的温度,在刚才的那些个时候里边,也变得与周围的温度差不多了。而这会儿,被陈晓天那坚挺的滚烫这么的一碰撞,一蟼愑产生出来的温度差异,令文玉溪险些跳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陈晓天与文玉溪双双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两人都心满意足、痛快淋漓,双双倒在床上,相拥而眠。

    第二天待太阳出了老高,陈晓天与文玉溪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陈晓天睁开惺松的双眼一看,竟然是文秀打来的,陈晓天看了看身边的文玉溪,伸出食指朝她晃了晃,文玉溪心领神会,侧耳细听,一声不吭,陈晓天这才接了,刚一接,便听到文秀问:“晓天哥,玉溪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呀?”陈晓天说:“没事,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晚上,我们马上出院,今天说回来了。”

    “我还没好!”文玉溪突然叫了起来:“我还不能出院,我今天不回来。”

    陈晓天忙压住文玉溪,瞪了她一眼说:“你别听她的,已经好了。”

    “哦,”文秀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又说:“婶婶要我打电话来问玉溪的情况,你来跟她说吧。”接而便听到了文玉溪妈妈的声音,“晓天啊,玉溪怎么样,她有没有事?”文玉溪妈妈的声音急促,显然很担心。

    陈晓天忙说:“医生检查了,说没事,我们今天就回来了,你别担心。”

    文玉溪的妈妈哦了一声,说:“你一定要叫医生给她好好检查一下,要多少钱我回来给你。”

    “不用不用,”陈晓天忙说:“不要多少钱,这钱我来付。”接着将手机给了文玉溪,说:“跟你妈妈说两句,叫她不要担心。”

    文玉溪接过手机,说:“妈,我还没怎么好呢,还要在医院里住一天。”陈晓天伸起手来做出要打她的样子,文玉溪忙说:“别打别打,我不要住院,不住院了,妈你别担心,我没事。”文玉溪的妈担心地说:“你到底有没有事呀,有事的不要瞒着妈,要多少钱妈都会给晓天的。”文玉溪这才认真地说:“我没事,妈,你放心吧,我等会儿就和晓天哥回来了。”

    挂了电话后,文玉溪躺在床上娇嘀嘀地说:“我还想在城里玩一天,晓天哥,让我玩一天吧。”陈晓天一口拒绝,说:“不行,得回去了。”

    “嗯”文玉溪一声嘤咛,伸手抱住陈晓天说:“让我玩一天嘛,我难得来城里一趟。”她因为全身赤裸,这时一双玉峰紧贴着陈晓天,弄得陈晓天心猿意马,身体下面不由很快起了反应,这被文玉溪发现了,撇了撇嘴说:“你要是不让我在城里玩一天,以后你别碰我。”陈晓天竟然忍住了,说:“不碰就不碰。”说罢很快跳下床朝洗手间走去。

    文玉溪哎地一声倒在床上,气恼不已。

    一会儿,陈晓天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飞快好穿好衣裤,将文玉溪强拉了起来,苾她穿好衣服,说:“快洗脸刷牙,我们回家!”

    洗漱完毕后,两人下得楼来,交了钥匙双双走出宾馆,坐上摩托后,陈晓天将摩托开到一家加油站加满了油,在一家早餐店吃了早餐后,与文玉溪直朝家里冲去。

    一路畅通无阻,待到家里时,还不到上午十一点。文玉溪下了车后问:“晓天哥,下回你还会带我去城里玩吗?”陈晓天说:“你这丫头只知道玩,我带你去,不过不常去,我接下来要去山上采药,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采药?”

    “采药呀?”文玉溪说:“这个……我又不认得什么药。”

    陈晓天见文玉溪对采药没什么兴趣,便说:“你这丫只晓得耍,以后你嫁人了,得要找个好男人,不然你一定会饿死。”

    文玉溪嘿嘿笑了两声,说:“我这么漂亮,当然是要找一个有钱的人,那样即使不做事也有钱用,嘿嘿,多爽!”

    陈晓天无奈地摇了摇头。两个走上家门,只见文玉溪的妈妈正走出门槛,一眼看到文玉溪,喜道:“玉溪,你回来了,身体检查了吗?有没有什么事?”

    文玉溪说:“没事,妈,你看,我给你买了些东西,还有好吃的哟。”

    文玉溪的妈妈接过袋子朝里看了看,说:“你哪来的钱买这些啊。”文玉溪忙说:“晓天哥的。”文玉溪的妈妈忙对陈晓天说:“晓天,这还要你花钱买东西,真是的,看病一共发了多少钱,跟我说,我马上给你……”边说边从衣袋里掏钱,陈晓天忙说:“不用不用,其实这次没花什么钱,而且玉溪又是骑我的车给摔的,我来出钱是应该的,我伤了玉溪,你不怪我就好了。”

    文玉溪的妈妈笑道:“我怎么会怪你。”她见文玉溪要进屋,忙拉住她说:“我看一下你伤在哪里。”

    文玉溪将裤筒拉了起来,指着那道伤痕说:“就这里,没事,已经好了。”文玉溪的妈妈看了看,哦了一声,喃喃自语地说:“还挺严重的,痛不痛?”文玉溪说不痛,文玉溪的妈妈又问:“还有伤在哪里吗?”文玉溪说没了,文玉溪的妈妈顿然呵斥道:“就磨了这么一点皮你就要去城里看医生,你是故意想到城里玩的吧!”

    文玉溪撇了撇嘴,故意嫫着腰说:“哪里,我这里也很痛的。”

    “你就装吧!”文玉溪的妈妈朝文玉溪额前指了一下,很凶地说:“看我等一会不打你……”

    陈晓天见文玉溪跟她妈扯个没完,便说:“好了婶婶,我先回去了。”文玉溪的妈妈忙说:“吃了饭再回去啊。”陈晓天说不吃了,正想朝家里跑,忽然听得一人叫道:“晓天哥!”

    陈晓天回头看是文秀,便转过身走了过去说:“下午有空来我家,我有事跟你说。”

    文秀好奇地问:“什么事呀,现在说。”陈晓天呵呵笑道:“下午再说,我先回去了。”说罢转身朝家里跑去。望着陈晓天远去的背景文秀小声嘀咕道:“什么事呀,神秘兮兮地。”她见文玉溪紧紧地看着自己,便朝文玉溪笑道:“玉溪,你怎么样?伤得严重不?”文玉溪说:“没事。”文玉溪的妈妈说:“她哪里受伤了,分明是想去城里玩。”

    文秀哦了一声,贴着文玉溪问:“老实交待,这回去城里玩了什么好玩的?”文玉溪说:“也没什么,晓天哥又不带我去玩。不过,我碰到一个家伙,他说他很喜欢我,要我做他女朋友。他家里很有钱的哟,听说有好几百万呢。”

    文秀一听便来了兴趣,便说:“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有钱的人呢?”文玉溪说:“说来话长,这还得从昨天说起……”

    文玉溪便将与黄衣男子相遇以及后来发生的事跟文秀如实说了,文秀听着听着便觉得不对劲了,盯着文玉溪问:“你和晓天哥住宾馆的?没住医院?”

    文玉溪怔了怔,眼珠子闪了闪,忙说:“我住医院,晓天哥住宾馆,他不可能跟我一样也住医院吧。”

    “哦。”文秀半信彪疑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