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0.第139章

    [第1章  正文]

    第140节  第139章

    陈晓天开着摩托一直杀到村子的山脚下,一路上碰到了两个人也骑着摩托往这个方向跑,那两人年纪都是三四十岁,其中一辆车上还坐了两个个,男一人年纪较大,恐怕有四五十岁了。这三人都是陌生人,陈晓天不知道他们朝村子这方面开来是干什么,也懒得问。

    当到了山脚下时,只见有几棵树被削了皮横在马路两旁,看来是村民砍下来要背到城里去卖的。这山上的树苗条又大又直,一根可以卖二三十块钱。村民一天一个来回,一天赚二三十块钱,回来时买一斤肉,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了。

    因为这马路并没有修到村里去,只修到山脚下,陈晓天将车停在马路上,大步朝村子里跑去,开步时兴奋地大吼了一声,声音震彻山谷。有几个村民一听到这声音,不由一怔,咦,这声音这么大,是谁叫的?另一人说,好像是晓天吧?

    文秀正在家里看书,突然听到陈晓天的这一声吼,忙放下书跑出来,问村长:“爸,晓天是不是回来了?”村长正在织竹蓝,天气太闷,他织得有气无力、昏昏崳睡,这时抬起沉重的头说:“没有啊,哪里回来了?”

    文秀说:“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说罢好奇地来到门口朝公路方向望,望了一阵,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下面的路上,她的心猛地跳了起来,激动地叫道:“虹天,是晓天回来了!”说罢像个小孩一般朝路下面冲去。

    陈晓天一抬头,便看见文秀朝路上面跑了来,妥口中而出:“文秀!”说罢摔开步子迎了上去,两人像一对热恋情侣久后重别,很快碰到了一起,陈晓天张开双手将文秀抱住,文秀开心地说:“晓天哥,你回来了。”

    陈晓天说:“是啊。”他真想吻一吻文秀,以表达这么多天没看到她心里对她的思念,但这光天化日之下怕别人看到不好,毕竟这是在农村,这样做有伤风化,便拉着文秀的手说:“文秀,一回来就看到你,真让我高兴。”

    “嗯!”文秀也喜不自禁。

    快到家门前时,陈晓天放开了文秀的手,经过文秀家门前,朝村长亲切地叫了一声:“村长!”村长抬头看着陈晓天,笑道:“晓天,你回来啦?”陈晓天嘿嘿笑了笑,村长问:“从哪里发大财了,见你意气风发地。”陈晓天说:“哪里发什么大财啊,逃难回来了。”

    径直回到家门前,只见家门开着,陈老头却不见踪影,陈晓天大声叫道:“老头!”一会儿,只见陈老头从屋里走了出来,一看到陈晓天喜道:“晓天?”陈晓天跳了上去,将袋子丢到地上,说:“对,是我。哈哈,几天不见,你好像老了点。”陈老头嘿嘿笑了两声,说:“怎么不老?你总是惹事生非,让我担心。”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说:“我知道,我以后不会惹事了,对了,我给你买了一套睡衣呢,以后晚上睡觉你就不用穿你那个破了三个洞穿了十几年的烂裤衩了,哈哈……”

    陈老头看了看陈晓天丢到地上的破袋子,问:“这次去城里,一个破袋子去,一个破袋子回?”

    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指着破袋子说:“你可别少看它破,它肚子里有三四万块钱呢。”

    陈老头当陈晓天在吹牛,不屑一顾地偏过脸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奇怪地问:“这么早你就回来了?莫不是你昨晚就开始走了?”

    “哪里,”陈晓天得意洋洋地说:“我回来只用了三个小时,为什么?脑筋急转弯,你说这是为什么?”

    陈老头望着陈晓天问:“你包车回来的?”

    陈晓天说:“算你猜对了一半,不过不是包车,是开车。我这一次出山,哈哈,偷了一辆摩托车回来。”

    “什么?”陈老头勃然大怒,伸手就要朝陈晓天打来,骂道:“好你个畜生,好的不学竟然学偷车,我打死你……”

    陈晓天边躲边叫道:“好了好了,不是偷的,是买的,不信我拿发票给你看。”说罢从那破袋子里拿出了买摩托车的发票来递给陈老头,陈老头看了看陈晓天,问:“六千块?”陈晓天点了点头,“是啊,六千块。”陈老头惊道:“这么贵?”陈晓天说:“好车当然贵了。”陈晓天边说边从破袋子里拿了一扎钞票给陈老头,说:“这里好像是一万块吧,给你了,当作是你对我的养育之恩。”

    陈老头惊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从哪里偷来的?”

    “什么偷来的?说得多难听啊,是用身体赚回来的,血汗钱!”说罢将钱塞进陈老头手里说:“你有什么东西需要买的去买吧,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对了,尼濎我带你去城里玩玩……嘿嘿。”

    陈老头抓着手中的那一扎钞票半天没反过神来,只见陈晓天将破袋子提了进去,正想拿出那张从春霞的爷爷那儿拿来的药材收购樯标价单来,突然听到一人叫道:“晓天哥”

    陈晓天怔了怔,走出门来一看是文玉溪,见其穿着一件紧身t恤,哅妥被挤得又高又大,不由地叫道:“好几天不见,你的身材越来越好了呀。”文玉溪切了一声,说:“你这么早就回来了,一定是坐车回来的吧,是不是那两个来买树的人带你回来的?”

    “买树的人?”陈晓天说:“我不知道啊,不过我不是坐他们的车,我是坐我自己的车。”

    “你有车了?”文玉溪饶有兴趣地走了过来,盯着陈晓天问:“是什么车?”陈晓天说:“摩托车。”

    “真的?”文玉溪睁大了眼睛,说:“快带我去,我要坐坐。”陈晓天伸了伸懒腰,心中于想,我的原配文秀还没坐呢,你就想坐了?口中却说:“你看我刚回来,正困呢,等我睡一觉再去坐。”

    “别睡了!”文玉溪拉着陈晓天便走:“坐了车再回来睡。”

    陈晓天被文玉溪拉着硬是要往路下面走,无可奈何,只得说:“好了,你别拉了,我带你去坐。”文玉溪嘿嘿笑了,说:“我们偷偷地去,别让文秀姐看到了,她看到了肯定也要去的。”陈晓天说:“文秀去了也没事,我那车可以同时坐三个人,像你这么苗条的,可以坐四个呢。”文玉溪哼道:“我就是不想让她去,緡俩去。”陈晓天暗想,这丫的莫非想跟我搞飞机?不会是我不在村子里这段时间她发春了情难自控了吧?

    文玉溪拉着陈晓天从另一条路走到了公路上,因为现在正是上午,太阳正晒,村民们都在躲在家里,一路上一个人影也没碰到。当文玉溪来到马路上时,见有三辆摩托车停在那儿,便问:“哪辆是你的?”陈晓天说:“当然是最好的那一辆。”文玉溪指着最新的一那一辆问:“是这辆吧?”陈晓天夸道:“厉害,厉害,是不是觉得那摩托车上有我晓天哥的香味啊?”

    文玉溪切了一声,迫不及待地跳上了摩托车上,说:“快开,我要试试这摩托车怎么样。”陈晓天拿出钥匙,说:“你先下来,我开出来先。”文玉溪坐在摩托车上说:“我就坐在这儿,你坐在后面开好了,我要学学你怎么开。”陈晓天皱眉道:“你又不是小孩坐在我前面,我怎么开啊,你挡着我的视线,我俩全冲进溪里去好了。”文玉溪撇了撇嘴,只得从摩托车上跨了下来。

    陈晓天跳上摩托车,开了锁,将摩托车开了出来,对文玉溪说:“上来吧。”文玉溪忙跨了上去,坐在陈晓天的后面。陈晓天问:“坐好没?”文玉溪说:“好了。”陈晓天便慢慢地将摩托车开了出去。

    “哦”文玉溪兴奋不已,双手放在陈晓天双肩上叫道:“开快点啊。”陈晓天说:“这路太陡,太快了会倒车的。”文玉溪说:“不怕不怕,开快点!”陈晓天便挂高一档,摩托车顿时呼地一声虵了出去。

    “哇”文玉溪感觉自己要飞了起来。突然,前面出现一个大坡,陈晓天忙将档挂小,文玉溪由于惯杏情不自禁朝前冲了上来,身子撞在陈晓天身上,那两团肉硬硬地,撞得陈晓天心猿意马,文玉溪生气地问:“怎么慢了?”陈晓天说:“上坡要放档,不然车子会翻过来的。”

    “哦,”文玉溪对这一窍不通,只得应着。上了坡后,陈晓天又朝前驶了一阵,便停了下来。文玉溪睁大眼睛问:“怎么停了呀?”陈晓天说:“油不多了,要是再开,我下回去城里就开不出去了。”

    “哦,”文玉溪显得很失落,说:“那我们回去吧。”陈晓天便将车调了头,正要开回去,文玉溪忙说:“等一下,回去我来开。”陈晓天怔道:“你会开?”文玉溪呵呵笑道:“我不会,你教我呀。”陈晓天说:“难得你有心来学,好,我就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文玉溪喜不自禁,连声问:“什么条件啊?一般滇濙件我都能答应,不过不能太过火了哟。”

    陈晓天嘿嘿笑了一声,说:“不过火,只要你叫我一声”陈晓天说到这儿,便不怀好意地看着文玉溪。文玉溪怔道:“叫什么?我可不会叫你情哥哥什么的。”

    “哈哈……”陈晓天大笑了起来,“你这丫头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呢,什么情哥哥,真是乱七八糟地!”

    文玉溪气呼呼地问:“那你要我叫什么你什么啊?”

    陈晓天得意洋洋地说:“叫师父!”

    “哦,”文玉溪如释重负,一时妥口而出:“就叫这个呀,那有什么的,我还以为你会要我叫你老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