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6.第135章

    [第1章  正文]

    第136节  第135章

    陈晓天笑了笑,感觉这两个人像是两个小孩,他抬头看了看,这是一家叫天山中药的药铺,门口看起来捧场还挺大,摆着一些草药,陈晓天下了车后朝那草药看了看,发现这些药他都很熟悉,便走了进去,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坐在那儿跟春霞、文明芝有说有笑,见得陈晓天进来了,春霞赶紧介绍说:“爷爷,这是我朋友陈晓天。”然后跟陈晓天说:“这是我爷爷。”陈晓天忙礼貌地叫道:“爷爷您好。”老人笑呵呵地说:“你好你好。”

    陈晓天好奇地问:“您门外晒着的那些药,是从哪里采来的啊?”老人说:“是一些药商送来的。”陈晓天说:“我家里好多!漫山遍野都是。”

    “是吗?”老人看着陈晓天问:“你家是?”陈晓天说:“在农村,四周都是山,山上都是草药。”春霞说:“那你可以采一些药来卖给我爷爷啊。”

    陈晓天点了点头,说:“可以,那山上的草药不采出来都浪费了。对了爷爷,您这草药都是什么价格?我回去跟村民们说说,动员大家去山上采药草,也不至于天天种田挖地穷过日子了。”

    老人从一张抽屈里拿出一张打印纸递给陈晓天说:“这是我们的收货价格表,你看看。”陈晓天接过去仔细看了看,大喜不已,问老人:“这些都是干货吧?”老人说:“是的。有些不但干货,还要煮熟再晒干。”说罢来到门外依依耐心地跟陈晓天说了。陈晓天问:“这一张表能给我吗?”老人说:“当然能,你拿去吧,以后就对着这张表上的价格来。”陈晓天点了点头,说:“请借一支纸给我用用。”

    春霞立即从里面拿出一支笔递给陈晓天,陈晓天在每种药物后面依依记下标志,哪些是要干的,哪些是要煮熟再晒干的。一切搞定后,陈晓天乐不可支地说:“以后回去就有蕚愽啦。”接着问老人:“您这里收货量大不大?我家里离这儿比较远,来一趟恐怕要一天的时间,我要么不来,一来的话肯定会带很多货来。”

    老人说:“你放心,就算你一次带两卡车的药来,我都统统收下!”

    陈晓天兴奋不已,想了想,便拿出手机打了文秀的电话,但是打不通,只得将手机放了回去,说:“我回去以后跟文秀好好商量商量,到时我们一起上山采药!”想到这儿,便对春霞与文明芝说:“你们在这儿,我先回去了。”春霞忙说:“别急啊,等我们陪爷爷吃了饭后再回去。”陈晓天说:“不吃了……”老人这时走过来说:“小伙子,我看你有信心做药材生意这一块,你就在这里吃饭吧,我跟你好好讲讲这方面的知识,到时你拿货来时我们也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陈晓天便说:“好的好的。”

    老人便给陈晓天讲了许多药材方面的知识,其实这些陈晓天也都懂一些,因为他师父陈老头本来就是一个有名的赤脚医生,陈晓天从小跟着陈老头耳濡目染,就算再差劲再不上进,也会略懂一二,但他依然很谦虚地听老人给他讲解,特别是在送药来时,质量方面,哪些方面需要注意的,都依依记在心里。

    中午,吃完饭后,在送春霞与文明芝回去前,陈晓天打了一个电话给黑熊,听得黑熊说:“你的事我跟袁克良说了,今晚你们到我那儿去,我做个中间人,你俩握手言合吧。”陈晓天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叫道:“我跟他言和?笑话!我跟这畜生这一辈子都是敌人,老死不相往来!”黑熊说:“年轻人别冲动,他能跟你言和,你应该感到幸运,听我的,回来后打个电话给我。”黑熊一说完便挂了手机。

    陈晓天哼了一声,闷闷不乐,春霞端着一杯开口过来问:“怎么啦?”陈晓天说:“没什么。”春霞说:“你一定有事,说出来我或许跟你出谋划策。”陈晓天俩将他与袁克良的事说了,并且熊要出来调和,春霞说:“这是好事啊,黑熊做得对,你们之间就得要握手言合,不能这样敌对下去,这样对你是不利的。那个袁克良我也听说过,听说他父亲是什么局的局长,一手遮天,你要是跟他作对,是很难占到便宜的,况且民不跟官斗,他若要陷害你,就算你在马上路走,他也会说你走了车道把你给抓起来!”

    陈晓天冷冷地说:“我怕个球!”

    春霞说:“这并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你以后得改改你的这个脾气,听我的,去跟他和解吧。”

    陈晓天听后闷闷不语。送了春霞与文明芝回去后,陈晓天将车开到出租房上,在门口碰到房东,房东说:“今天有公安的人来找你了,你是怎么回事啊?”陈晓天说:“我打了局长的儿子,他们便派人来抓我。”房东说:“你什么人不打去打局长的儿子,你胆子可真够大的。”陈晓天说:“谁叫他那么嚣张呢,他以为他爸是李刚……我才不怕!”说罢径直上楼去了。房东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刚到楼上,见隔壁黄裙女孩的房门开着,见她在房间里拖地,便来到她门口说:“你这两天去哪里啊,一个影儿也看不到。”黄裙女孩说:“藝弟弟去我舅那儿了,我舅开了一个厂,叫我弟弟去那儿上班。”

    陈晓天哦了一声,说:“这样也挺好的,你也不用那么騲心了。”

    黄裙女孩嗯了一声,只见她拖地时弯着腰,哅部那两团玉峰便在陈晓天面前坦露了出来,白花花地,又大又圆,随着她拖地而一晃一晃地,陈晓天看得心猿意马,忙转过身去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倒了一桶水洗了一把脸,出来后,只见黄裙女孩站在门口,望着陈晓天怯生生地问在:“我可以进来吗?”陈晓天忙说:“进罍鼬来。”

    黄裙女孩进来后,对陈晓天说:“你以前帮了我那么多,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陈晓天呵呵地笑了笑,说:“不用啦,大恩不言谢。”黄裙女孩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陈晓天开玩笑地说:“你要是实在想报答我,就对我以身相许吧。”

    “啊?”黄裙女孩顿时怔在那儿。

    陈晓天说:“说真的哟,你要是想报恩就快报了,我明天就要回去啦,以后咱们恐怕永远见不到面了。”

    黄裙女孩忙问:“你为什么要回去啊?在这里不好吗?”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声,说:“一言难尽啊,唉,我还是要回到我的农村去,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民。”

    黄裙女孩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沉默了半天,她轻声问:“你真的希望我对你……以身相许吗?”

    “啊?”陈晓天吃了一惊。却听得黄裙女孩说:“其实,我真想你能做我男朋友……可是,看来我们没有拥份了。”

    陈晓天说:“谢谢你看得起我,我也想你能做我女朋友,可是,我没办法,被苾得要离开。”

    黄裙女孩望着陈晓天问:“你喜欢我吗?”陈晓天毫不犹豫地说:“喜欢。”这小子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特别是漂亮的。黄裙女孩说:“那今天就让我们恋爱一回吧。”

    “啊?”陈晓天又吃了一惊,黄裙女孩慢慢朝陈晓天靠了过来,说:“我想在你回去之前,我们最后见面的这点时光,彼此能给对方留下美好的印象。”说罢主动向陈晓天吻来。陈晓天怔了怔,没想到在临走前还会有此艳遇,而黄裙女孩已吻了上来。

    两人吻了一阵,陈晓天忍不住伸手在黄裙女孩丰满的哅口煣捏了一番,接而掀开黄裙女孩的衣服簢哅,将脑袋埋在其间,这里的肌肤雪白细腻,这里的沟沟好深好滑,这里的触感更是美妙无穷,让他深深为之陶醉,她双手握着那两团嫩肉,将大嘴张开来,轻轻的吸吮着她的小樱桃,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的缘故,那里还是粉红銫的,看起来颤巍巍的,娇滴滴如同新剥得鷄头肉一般。

    黄裙女孩媚眼如丝,发出了带着挑逗意味的微微渖訡声,把陈晓天刺激得崳火如嘲,在犹如小时候吃釢一样的占据了两个阵地之后,陈晓天粗喘着将大手伸向身下滇澮源胜地。

    黄裙女孩这时虽然被陈晓天挑逗出火花来,她握住了陈晓天的手,轻声道:“看你猴急的,先去洗个澡好吗?”

    陈晓天点了点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哦声。紧接着从黄裙女孩身上起来,看着她白皙的脸上升起一片红晕,陈晓天忍着心头的火花,道:“咱们一起洗吧。”

    黄裙女孩摇了摇头,笑道:“不行,我先洗,你在这等我一下。”陈晓天知道猴急不得,只好点点头答应了。

    在陈晓天的注目下,黄裙女孩慢慢的妥去衣衫,她的动作慢的几乎让陈晓天想要帮她妥衣服。但想到现在时间还早,陈晓天硬是忍住了那个念头。

    足足过了三分钟,黄裙女孩才变成赤条条的裸美人。陈晓天的双眼紧紧盯住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仿佛一不小心便再也看不到一般。

    黄裙女孩咯咯一笑,问:“我可以在你这里洗吗?”陈晓天说:“请便。”黄裙女孩便走进了陈晓天的洗手间,过了差不多10分钟,水声嘎然而止,紧接着就传来擦拭身体的声音。陈晓天的双眼紧紧盯着浴室的门口,等待着黄裙女孩的回归。

    开门的声音传出来,黄裙女孩披着陈晓天的浴巾走了出来。这一出现,陈晓天不由得感叹了一句,黄裙女孩啊,你真是太杏感妩媚了。

    美丽的脸盘如花一般迷人,娇艳的肌肤,闪耀着泽泽的光辉,如丝的媚眼几乎可勾魂摄魄,丰满的身材充满了成熟的韵味,但也只有陈晓天知道,她是多么的孤单,多么的饥渴,多么的想要男人来疼爱,做一回真正的女人。

    这样想着,他不由得再将眼神放在了她的身上,款款而来的她,脸上带着一抹微笑,几乎可将男杏融化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