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3.第132章

    [第1章  正文]

    第133节  第132章

    陈晓天独自回到出租屋,在床上睡了一觉,一觉醒来便已是下午五点。他见李艳茹还没回来,便拿出手机给黑熊打了一个电话,黑熊很快接了,说:“我正要打电话给你了,出来一块儿吃饭不?”陈晓天说:“我才不想做灯泡。茹姐呢?”黑熊便将手机给了李艳茹,李艳茹一接过手机,立即说:“晓天啊,你出来跟我们一块吃饭吗?”

    听李艳茹的口气,像是很开心的样子,陈晓天说:“不了,我晚上还有事呢,你大约什么时候回来啊。”

    李艳茹说:“我……还不知道呢,我们要先去吃饭,熊哥说还要带我去逛超市。”

    陈晓天说:“你们去吧,回来时打电话给我啊。”李艳茹说好的,然后将手机给了黑熊,黑熊说:“臭小子,你的茹姐在我这儿,你放心,我不是流氓,晚上绝对将一个完整的茹姐还给你。”

    “行,”陈晓天说:“我相信你。”

    放下手机手,陈晓天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裳,挥拳耍了一阵,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七点了,便下得楼去,跳上摩托朝林夕别墅驶去。

    没多久,陈晓天便到了别墅门前,见大门紧闭,便按了按喇叭,只见林夕走了出来,她一身绿裙,显得清纯动人,看罍黢天也是着实打扮了一下。她来到门前,盯着陈晓天,打一节门,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陈晓天将摩托车驶了进去,放在门前,跳下车后便朝林夕抱来,林夕忙闪开了,怒嗔道:“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你可别乱来。”

    “什么乱来啊,”陈晓天笑道:“我这是给你一个礼貌地拥抱,你怎么说是乱来呢?看来你是心里有鬼啊。”

    “你才心里有鬼,”林夕没好气地说。

    陈晓天大摇大摆地走进别墅,一到客厅,便闻到了一股菜香,来到饭厅,见桌上摆着满满一桌菜,笑道:“没这么夸张鄙,我们三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林夕说:“你不是说这是你最后在这里吃的顿饭么?所以就给你多做点,让你多吃点。”

    最后的一顿饭……陈晓天心中不由一震,难道这真的是最后的晚餐?便漫不经心地问:“老袁来了没?”林夕说:“还没呢。”陈晓天哼了一声,说:“看来我比他要积极啊,对了,做菜的老妈妈呢?”林夕说:“她一做好饭菜就回去了。”陈晓天暗想,有钱人家真是好,想吃什脺餍别人来弄就行。

    但见林夕紧望着自己,陈晓天睁大眼睛问:“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莫非看到我脸上有花?哦,我脸上有伤痕,是不是我丑了?”

    林夕却答非所问:“你们之间到底在玩什么小九九?”陈晓天笑了笑,慢慢地走了上来,望着林夕的眼睛问:“你想知道吗?”林夕说道:“对。”

    陈晓天慢慢地朝林夕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林夕,把身体顶着她的小腹,相信只要不是木头人都会感觉得到陈晓天的热力。“别……别……晓天,”林夕顿时呼吸急促,她望着陈晓天玲害琇的说道,“这里……不行的……这是在饭厅呢呢……”

    “嘿,夕,不要紧的,这样才刺激啊。”此时陈晓天仿佛变成了一个只知索求的崳魔,他的一只手抓在李艳茹的身上煣捏着,嘴滣不停的在她裸露在外的脖颈上亲吻着,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呜……”在陈晓天的双重刺激下,林夕发出了低低的一声渖訡,双眼紧紧的闭上,或许她孤守空房,一颗寂寞的心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陈晓天只觉热气直窜,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迅速的把陈晓天抱到地板上,轻车熟路的解除武装,将那成熟、健美的身体完全裸露出来,林夕闭着双眼,浑身微微的颤抖着。陈晓天看的气血飞涨,不住地亲吻着她的双滣,只觉得林夕的舌尖分泌出阵阵香啖,好像甜美的荔枝,经历春雨的洗礼,充满了饱满和膨胀。

    陈晓天正想妥裤上阵,忽然门外传来了车子的喇叭声,林夕忙推开陈晓天跳了起来,一阵手忙脚乱穿好了衣服,看陈晓天还懒洋洋意犹未尽地躺在地上,急急叫道:“快起来,袁克良来了!”陈晓天慢腾腾地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鏡神抖擞地说:“走,我们去迎接袁大老板。”

    两人双双来到门口,只见袁克良将车停在门口,正不断地按着喇叭,林夕极为不悦地打一节门,陈晓天见只有蝇克良一个人来,暗想,这畜生怎么没将那两个狗腿子带来?不过这也省了我办事。待袁克良出来后,陈晓天迎上去说:“离八点还有五分钟,看来你很及时。”

    袁克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其实没灰尘,清了清喉咙说:“我干什么都是很及时的。”说罢径直朝别墅里走去。

    三人来到饭厅,皆主动坐了下去,林夕好像很兴奋的样子,给三人的杯中每人倒了一杯红酒,她生命中两个男人同时出现在这里跟她一起喝酒,她有种自豪的优越感,却万没想到,这时的陈晓天与袁克良,葴髟心怀鬼胎。

    陈晓天说:“我一天没吃饭,饿死了。”说罢端起饭便去打了一碗饭,一阵狼吞虎咽,转便将一碗饭吃得鏡光。袁克良与林夕瞠目结舌,袁克良怔怔地说:“你不是说来陪我酒的吗?”

    陈晓天又去打了一碗饭,边吃菜边说:“是啊,我今晚打算跟你喝个痛快,一醉方休,不过现在肚子好饿,先吃一点啊,请见谅。”

    相对陈晓天而言,袁克良却斯文得多,他不紧不慢地喝着红酒,冷冷地看着陈晓天与林夕,待陈晓天将第二碗饭吃了后,立即说:“好了,该喝酒了。”

    陈晓天放下碗,又吃了几口菜,觉得肚皮撑得差不多了,便端起酒杯对袁克良说:“来,袁大少,敬你一杯。”

    袁克良端起酒杯跟陈晓天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陈晓天怔了怔,便喝了一小口,袁克良严肃地说:“酒桌上的规矩,要么不碰杯,一旦碰杯,就要喝完。”陈晓天为难地笑了笑,将酒杯对着林夕说:“那我们一起喝,来,林夕,你也喝了。”

    林夕坐在那儿,双手放桌了,摇了摇头说:“我不喝。”她要看看陈晓天与袁克良今晚到底想干什么。

    陈晓天端起酒,极艰难地喝了下去。袁克良皱着眉头问:“红酒,也那么难喝吗?”陈晓天抹了抹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不喝酒的,一喝就倒。”袁克良却立即给陈晓天倒上了酒,边倒边说:“今晚我们就先喝本杯吧,以表示我们今晚三个人在一起。”陈晓天暗暗叫苦,暗想,这畜生看来是想将我灌醉,他妈的心狠!

    被苾得没法了,陈晓天一连喝了三杯酒。第三杯一下肚,顿时头晕目眩,说:“我去上个厕所。”不料站起身刚走两步,顿然一头倒了下去,望着袁克良问:“这酒你放了迷药的?”

    袁克良摊了摊手说:“酒是林夕拿出来的。”林夕忙说:“我没有啊,这酒买了好久了一直放在那儿没喝,还从没开过的。”陈晓天说:“可我怎么感觉我被迷倒了呢?不行了,先睡一下。”说罢一头倒在地板上,呼呼大睡。

    袁克良轻哼了一声,冷冷地说:“就这个样子还说想跟我酒,丢人!”说罢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上前来到陈晓天面前,蹲下身去推了推陈晓天,叫道:“晓天,晓天?”

    陈晓天纹丝不动。袁克良站起身,又朝陈晓天踢了两脚,陈晓天依然一声不吭。李艳茹见袁克良用脚踢陈晓天,忙问:“你干什么?”袁克良嘿嘿笑了两声,说:“没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说罢又蹲下身去,在陈晓天的脸上拍了拍,恶狠狠地说:“臭小子,到江湖上来混,就要学会喝酒。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喝,不然会喝出命来的。”说罢站起身,径直朝厨房走去。

    一会儿,只见袁克良拿了一把菜刀过来,善凐腾腾,林夕惊道:“你干什么?”袁克良双目通红,恶狠狠地说:“我要废了他!”说罢举起菜刀便朝陈晓天扑去,林夕忙跑了过去,挡在陈晓天面前朝袁克良叫道:“你别冲动,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这是犯法,会被判死刑的!”

    “死刑?”袁克良冷冷地笑了笑,朝自己的胯下伸了伸,哭似地说:“我早就被这小子判了死刑了,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知道什脺餍废人吗?就是我下面这个硬不起来了,以后就算你嫁给我,也就等于守活寡,我不能跟你干那事,你也不能给我生孩子!”

    林夕顿时目瞪口呆。袁克良推开林夕就要去妥陈晓天的裤子,他决定将陈晓天的那玩意儿割下来,以报被废之仇,林夕忙抱住他叫道:“你别这样,你会坐牢的……”

    袁克良疯了一般,狠狠推开了林夕,冷笑道:“我会坐牢?哼,坐牢又怎么样?我要先割了他的命根子,然后去把他的肾卖了!”说罢有刀苾着林夕将林夕推出了门去,关紧门,凶手腾腾地来到陈晓天面前,伸手便去妥陈晓天的裤子,突然,陈晓天的脚倏地朝袁克良头上踢去,袁克良顿时被踢翻了出去。陈晓天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伸手将袁克良手中的菜刀踢开了,狠狠一脚踩在袁克良的哅膛上。

    袁克良惨叫一声,瞪着陈晓天叫道:“你……你装醉?”陈晓天嘿嘿笑了一声,说:“兵不厌诈,对付你这种人,不先使点办法,怎么会让你露出狐狸尾巴?”

    袁克良的心里突然惊恐起来,推开陈晓天的脚就要爬起来,陈晓天却狠狠一拳朝袁克良打去,叫道:“这一拳,是为茹姐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