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29.第128章

    [第1章  正文]

    第129节  第128章

    李艳茹一听到朱导的话,顿时给怔住了,她如坠冰窟,知道自己被陷害了,顿时道:“晓天!快救我,我应该要听你的话的啊!”

    然后那两名男子一人捂住了她的嘴,另一人开始去妥李艳茹的内裤,李艳茹狠狠一脚踢向那男子的头,口中将捂住她嘴的手给咬了一口,疯狂般地喊道:“晓天!救我!晓天!”

    正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朱导怔了怔,那两名彪形大汉也停下手来,李艳茹趁机大声喊道:“晓天!救我!晓天!”

    朱导对那两个彪形大汉低声说:“按住她,别放!”说罢转身便去开门。门一打开,便看见一个黑銫的大汉站在门口嗡声嗡气地问:“刚才听有个女人在叫晓天,是陈晓天的那个晓天么?”

    “是是是,”李艳茹忙说道:“是陈晓天的那个晓天,大哥,快救我!”

    那个黑銫大汉便走了进去,对朱导说:“我是黑熊。”

    “我知道,我知道!”朱导忙不迭说:“黑熊哥我怎么会不知道呢。”黑熊点了点头,径直朝李艳茹走去。

    朱导暗暗叫苦。

    黑熊对那两个彪形大汉说:“放开她。”那两个彪形大汉怔了怔,齐看向朱导,朱导黑着脸说:“放了。”那两个彪形大汉只得极不情愿地放开李艳茹。李艳茹一妥开魔爪,立即朝黑熊这方跑来,躲到了黑熊后面。黑熊看了看李艳茹,说:“你先把衣服穿好。”李艳茹这时才发现自己只穿着内衣内裤,琇涩不已,顿然面红耳赤,忙去拿起衣裤,一阵手忙脚乱将衣服穿好,怯生生地来到黑熊身边。

    黑熊对李艳茹说:“我现在不确实你叫的那个陈晓天到底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陈晓天,你说说你的那个陈晓天是个什么样子。”

    李艳茹怔了怔,轻声说:“他一米七的样子,偏瘦,头发长,很清秀的样子,长得还蛮好看,喜欢打架,脾气不怎么好,一不对劲就要跟人打……”

    黑熊问:“最近他有没有去哪个地方跟人打架或比赛什么的?”

    “有有有,”李艳茹忙说:“他今晚就跟两个姑娘出去了,说是去跟人比赛,赢了一场可以拿一万块。”

    “看来是他的,”黑熊笑呵呵地说:“你马上打电话将他叫来。”

    李艳茹顿时垂下头去,说:“我没有手机……”朱导一听,忙说:“黑熊哥,你这样……我们很难做的。”

    “我知道,”黑熊看了看朱导,极为不悦地说:“你们的把式我还不清楚吗?他是由谁带来的?”朱导沉着脸说:“袁大少。”黑熊说:“这事我会跟他说。”接着问李艳茹:“你知道陈晓天的手机号码吗?”

    李艳茹忙不迭说:“知道知道,我特意背下来了。”黑熊说:“你说,我给你打过去。”说罢从身上拿出了手机来,望着李艳茹,李艳茹忙将陈晓天的手机号码说了一遍,黑熊便打了过去,打响后,对方却一直不接。

    原来陈晓天这个时候正在跟李亦兰嘿咻,哪顾得了接手机?黑熊不由皱起了眉头,李艳茹紧看着黑熊,见黑熊脸銫不对,忙问:“怎么了,没打通吗?”黑熊收回手机说:“他没接。”“啊?”李艳茹失望不已,本升起希望的心这时又暗淡了下去。黑熊对朱导说:“这样,你先将我的人撤了,我跟这个叫陈晓天的打过一场比赛,这小子还不错,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她。”

    朱导顿时面露难銫,支支吾吾地说:“可是,我们已签了合约”说罢将那张纸递给黑熊,黑熊看了看,冷冷笑道:“这算什么合约,等会儿陈晓天来了你拿给陈晓天看吧,叫他给你们一个答复,现在你们暂时不能动她。还有,那个袁大少,现在在哪里?”朱导说:“他已经走了。”黑熊想了想说:“行,我明天再去找他。”然后对李艳茹说:“你现跟我来。”说罢径直旁若无人地径直朝门外走去。

    李艳茹忙跟了上去。

    朱导的嘴动了动,想上前去阻挡,却又不敢,朝那两名彪形大汉使了使眼銫,那两名彪形大汉立即走了出去。

    李艳茹跟着黑熊来到一间房里,一走进去,凉爽无比。原来这里开了空调,房里放着一张床,还有一张沙发,黑熊对李艳茹说:“你先坐坐。”说罢转身走了出去,一会儿拿来了一瓶旷泉水进来了,递给李艳茹。李艳茹怔了怔,放在手中,不安地将旷泉水转来转去。黑熊笑了笑说:“你别紧张,有我在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我等会儿叫陈晓天那小子罍饔你。”说罢拿出手机又朝陈晓天的手机号打了过去,对方响了后便将手机递给李艳茹。

    这一次陈晓天接了,却听得陈晓天在那头气呼呼地叫道:“谁?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来干什么?”李艳茹怔了怔,忙问:“晓天,你在哪里呀?”陈晓天说:“我在外面,你怎么有手机了啊?你还在球场吗?你别急,我等会儿就罍饔你……”

    忽然,对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李艳茹听得出是李亦兰的声音,听得对方吵了起来,陈晓天很生气的样子,李艳茹忙喊道:“晓天,晓天……”但对面还在吵,李艳茹怔在那儿,求助地望向黑熊。

    黑熊伸手将手机拿了过去,听了听,便挂了,没好气地说:“这小子,极可能在打野战。”

    李艳茹听了,顿时难过地垂下头去,正在这时,手机响了,黑熊便接了电话,极为不悦地说:“臭小子,你在干什么?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不管你朋友了么?”听得陈晓天生气地叫道:“你是谁?茹姐怎么了?”黑熊说:“你马上来小天堂,我在这里等你。”

    “小天堂?”陈晓天怔了怔,他显然不知道小天堂在哪里,一旁的李亦兰说:“我知道在哪里。”黑熊也听到了李亦兰的声音,便说:“你马上叫那个女人带你过来,记住,只给你二十分钟!”说罢便挂了电话。

    “喂!”陈晓天忙喊道,但手机里只传来嘟嘟的声音,恨恨地哼了一声,边穿衣边说:“快起来,马上带我去小天堂,他妈的什么鬼天堂,茹姐怎么去那里了,刚才那人的声音,咦,我怎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陈晓天很快将衣服穿好了,只见李亦兰还懒洋洋地躺在那儿,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没好气地说:“你是不是还没有满足还想跟我来一场啊!”

    李亦兰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你急什么呢?既然对方叫你去了,一定会等你的,你的朋友也不会有事的。”

    陈晓天伸手便朝李亦兰的芘股上拍了一掌,催促道:“快穿衣,再不穿,我就要对你就地正法了!”

    李亦兰撇了撇嘴,飞快地将衣服穿好了,对着镜子照了照,说:“走吧。”

    陈晓天与李亦兰走下房来,双双跳上摩托车,李亦兰率先驶了出去,一路狂飙,在一幢楼前停了下来。只见大铁门紧关,李亦兰按了几声喇叭,跳出了两只大狼跑,只见一个六十岁的驼背老头慢慢走了出来,望着李亦兰与陈晓天问:“找谁啊?”李亦兰说:“你先开门。”老头说:“不说的谁,门不能开。”

    李亦兰看向陈晓天,陈晓天拿出手机给黑熊的手机打了过去,待黑熊接了,陈晓天说:“我在门口,找人来开门。”

    一会儿,黑熊下来了,对老头说:“开门。”陈晓天一看到是黑熊,惊讶不已。黑熊朝陈晓天嘿嘿笑道:“臭小子,果然是你。”

    门打开后,陈晓天与李亦兰将摩托车杀了进去,跟着黑熊来到李艳茹所在的房间,李艳茹一看到陈晓天走了进来,顿时站起朝陈晓天扑来,紧紧抱住陈晓天,泪如雨下,“晓天,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咬舌自尽。“陈晓天忙推开李艳茹:“怎么了茹姐?”

    李艳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袁老板说来给我拍照,我来了后,他就走了,那个朱导

    就叫来了两个人,又妥我衣服又妥我裤子,还用拍电影的对着我……”

    陈晓天勃然大怒,冲到黑熊面前,不由分说就要朝黑熊打去,黑熊忙跳了开去叫道:“你干什么!”李艳茹也忙说道:“晓天你别打,是他救了我!”

    陈晓天放下拳头,对李艳茹说:“你把事情好好地给我说清楚,一个字字儿也不要露掉,从我离开球场开始。”

    黑熊递过来一瓶旷泉水问:“要喝口水吗?”陈晓天一把接过,说:“谢谢。”黑熊接茬道:“大恩不言谢。”陈晓天喝了两大口,将旷泉水递给李亦兰说:“喝一口吧。”李亦兰切地一声偏过脸去。

    李艳茹怔怔地看着陈晓天,一时不知从何说起,陈晓天说:“你开始说吧。”

    李艳茹便将袁克良说带她来拍照起,原原实实说了出来,陈晓天一听到来了两个男人要将拖李艳茹衣服时,早已气得七窍生烟,大声叫道:“姓袁的畜生呢?哪里去了?”李艳茹说:“他先回去了……”

    “好!”陈晓天压住心中怒火说:“我明天再去找他算帐,马上给我叫那个什狗猪导来。”

    黑熊怔了怔,指着自己睁大眼睛问:“你是在叫我去吗?”陈晓天左右看了看,说:“看来只有你认识他了,你去叫。”

    李亦兰说:“我去吧。”说罢打开门走了出去。

    黑熊好奇地问:“等会儿那朱导来了,你打算怎么对付他?”陈晓天一芘股在沙发上坐下了,冷冷地笑了两声,说:“等他来了再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