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8.第117章 难堪

    [第1章  正文]

    第118节  第117章 难堪

    在梦中,陈晓天感觉自己被一头猪给狠狠地压住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那头猪,竟然朝他的小弟弟咬去。陈晓天大惊失銫,一声尖叫跳了起来,只觉得胯下一痛,那儿真的被一张嘴给咬住了!

    陈晓天惊讶地发现,一个硕大的庞然大物正趴在他跨下吸玩弄他的那玩意儿,一听到陈晓天坐起来的声音,抬头朝陈晓天望来,陈晓天终于看清,面前是一个人,是一个女人,一个满有横肉全身也是横肉丑得掉渣的女人!

    “哇!”陈晓天忍不住呕吐起来,顿时将床上吐得个一片狂乱。显然,这位就是袁克良等人口中有肥婆。

    肥婆嘟起了肥猪,故作生气地埋怨道:“你这个小坏坏,又把我的床吐坏了,等会儿你给我洗。”

    陈晓天见了鬼一般忙不近朝床下跳。尼玛的,终于看到了一个比陈猎户还要恐怖的女人了!这简直是此生的恶梦啊!

    陈晓天一跳下床便朝门口跑,想要夺门而出,突然听到肥婆叫道:“小可爱,你这是干嘛去呢,你可没穿衣服哟。”

    陈晓天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全身赤裸!忙哭似的问:“我的衣服呢?”肥婆从床上走了下来,身上的肉顿时一晃一晃地,嘿嘿笑着说:“在洗衣机里烘着呢。你的衣服好脏,我给他洗了,你怎么感谢我啊?”

    陈晓天步步后退,极艰辛地问:“洗衣机在哪里?”

    肥婆边走边说:“在外面呢。怎么,你想走吗?至少也跟我玩玩再走啊。我们还没开始呢。我可为了你付了一千块钱的哟。哦,你的小弟弟怎么垂下去了……”

    当陈晓天条件反虵般地朝胯下望去时,肥婆风驰电掣般地扑了上来,一把将陈晓天给抱住了,像抱小孩一样将陈晓天丢到了床上,显然,她是这一方面的老手了,先前不知道有多少男子死在她的这一招上。

    陈晓天一到床上,知道今天碰到对手了,忙打了一个滚跳到了床的另一头,对肥婆喊道:“你不要乱来!”

    “嘿嘿,”肥婆得意洋洋地笑道:“你是世上的稀有的美男子,来我这儿长得这么帅的你还是第一个,今天就算拼了老娘这条命也得把你给上了。你最好乖乖地躺在那儿,或许我躺在那儿你在上面,不然,睢你这一身排骨,我一生气,准将你给压坏了。”

    陈晓天凛声叫道:“我就算死也不会受你屈辱,你最好死了这份心。”

    肥婆哼道:“不是我死了这份心,而是你要死了这份心,凡来我这里的,没有一个人想而没经我允许而能走得了的。所以,嘿嘿,小可爱,你还是乖乖地躺下吧。”

    陈晓天这时才感受到被强迫的滋味是多么地难受,心想以后再也不要去强迫人家了,这会在人家的心里造成多少的伤害啊!他看了看床上刚才自己吐的一切,便对肥婆说:“这床上这么脏,我怎么躺啊,你要是不弄干净点,我坚决不躺!”

    肥婆欢喜地笑道:“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一位爱干净的小男生,好,我弄干净,不过你别想着逃跑哟。”

    陈晓天信誓旦旦地说:“你只要弄干净,等会儿对我温柔点,我就不逃跑。”

    “好咧。”肥婆情意绵绵地朝陈晓天看了一眼,娇嘀嘀地说:“爱干净的男生我喜欢。”说罢转身去浴室拿毛巾,待肥婆一进浴室,陈晓天忙跳到门边,见门好像反锁了,弄了半天才将门弄开,刚一弄开,肥婆已出来了,惊叫道:“你干什么!”陈晓天心惊胆战,打开门夺门而出。

    陈晓天一冲出门,才发现这是在一间酒店里,幸亏走廊上没人,而肥婆披了一件大浴巾追了上来,气急败坏地叫道:“站住!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陈晓天大吃一惊,慌不择路,突然看见前面一扇门开了,忙冲了进去。

    开门的是一名绿衣女子,这女子刚打开门,便看见陈晓天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冲了进来,大吃一惊,而陈晓天立紲鳙门关上了,对她说:“拜托,别开门!”

    这名绿衣女子站在那儿愣了半晌,惊愕地问:“你……你怎么没穿衣服。”陈晓天忙捂住下身,对女子说:“求求你了,别开门!”说罢跑进房间,见床上有一块白浴巾忙将身子包了起来。那女子好奇地问:“你怎么光着身子跑出来了?”

    “砰!砰!”外面突然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陈晓天吃了一惊,忙说:“别开门。”绿衣女子笑道:“你不会被外面那人给强迫了吧?”

    陈晓天委屈地点了点头。绿衣女子忍俊不禁,说:“没想到这事上还有这事,真有趣。”他从猫眼中朝外望了望,见肥婆那肥嘟嘟的模样,狰狞恐怖,不由吐了吐舌头,恍然大悟地说:“难道你要逃出来,原来是这样人。”

    陈晓天这时看到这名绿衣女子,好像看到了天上的仙女,感激涕零,说:“让我在这里再呆一会儿,等她走了我再出去。”

    “嗯。”绿衣女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肥婆在外面愤怒地叫道:“快开门,再不开,我撞门了!”

    绿衣女子赶紧拿出手机,陈晓天警惕地问:“你……你干什么?”绿衣女子说:“报警啊,叫酒店保安过来。万一被她破门而入,我可吃不消她。”说罢拨通了酒店的号码,说了一通,一会儿,听得外面一名男子叫道:“干什么!啊……”

    肥婆忙说:“我……我的小男人跑到这里面去了。”

    保安皱了皱眉头,说:“拜托你先回去穿衣好吗?”肥婆怔了怔,灰溜溜地转身走了回去。保安这时敲门喊道:“小姐,你可以开门了,那肥婆已走了。”

    原来那肥婆经常来这酒店叫鸭,不知伤害了多少男子,这酒店的保安对她早已耳熟能详。绿衣女子这时打开门,朝外望了望,对保安说:“谢谢你了啊大哥。”保安笑道:“不用,这回是哪位大哥被迫了啊?”

    陈晓天昌出了个头来,左右看了看,望着保安说:“是我,那猪走了吗?”保安忍不住笑道:“走了,回去穿衣服,你想逃的话就趁快,她速度可是挺快的。”陈晓天忙朝跳出门朝楼下跑去。

    保安在后面叫道:“喂,你不要穿前了吗?”陈晓天抓了抓浴巾,以防浴巾不掉下来,边跑边说:“不穿了,时间来不及了!”

    保安与那名绿衣女子见了,哈哈大笑。

    陈晓天一路狂飙到酒店一楼,酒店的两名前台看了,惊讶不已,陈晓天不由分说飞奔而出,迎面两个人走了进来,差点与陈晓天撞上,那人惊讶地看着陈晓天,叫道:“你这是干吗呢?”陈晓天再顾不上搭话朝酒店外跑了出去。

    到了大街上,陈晓天这时才感觉到没穿衣服是多么丢人的事,众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甚至有几个家伙还拿出手机来拍照,片刻便将陈晓天的相片发到了微博上,称:大街上,惊现浴巾哥!

    幸这里离出租房并不远,陈晓天来到出租楼下,这时才想起,见那房门紧闭,暗暗叫苦,这时候恐怕是深夜了,又没卡,这怎么上去啊?先前房东告诉了他密码,又没记……一时急得团团转。

    “大哥,你在干吗?”突然后面传来一阵叫声,陈晓天回头一看,又喜又忧,来的竟然是隔壁的黄裙女子。她一看到陈晓天只披着一件浴巾,惊讶不已。陈晓天忙说:“唉,喝醉了酒,惨遭不幸被人抢劫,见我衣服好,全抢了我的……”

    黄裙女子哦了一声,忍俊不禁,说:“你一定是上不去了吧,以后可要记住密码了啊,是4321。”说罢输入密码,大门应声而开,陈晓天忙不迭冲了上去。

    到了房门口时,陈晓天又犯难了,没钥匙,进不了了。突然想到,李艳茹也没回来,不由担心起来,暗想,茹姐这么晚了还没回来,会去了哪里呢?不会出什么事吧?而我竟然在那个肥猪那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黄裙女子走了上来,见陈晓天站在门口,说:“你没钥匙吧,到我房间里来吧。”陈晓天看只自己只披着浴巾,勉强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啊。”

    “别跟我客气啦,”黄裙女子说:“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还没感谢你呢。”说罢已打开了门,对陈晓天说:“快进来吧。”

    这个时候要是再不进去,那就是完全在装b了,陈晓天忙走了进去,黄裙女子进去后顺手将门关了。她看了看陈晓天只披着浴巾,便问:“你要穿件衣服吗?不过我只有女孩子衣哟。”陈晓天忙说:“不用啦,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黄裙女子叫陈晓天坐在床上,她坐在一张小矮凳子上,聊了几句,由于开着风扇,随着风一吹一吹地,黄裙女子的裙子也一摆一摆地,陈晓天不经意看到了黄裙女子黄裙下面的小类类,只见她穿着一件白銫的小内内,小三角那儿鼓鼓地,像是肉非常多,陈晓天不由联想翩翩,下面那爱惹事的许撑起了一道小帐蓬。黄裙女子不经意看到了陈晓天那根家伙,只见那家伙硕大无朋,一柱擎天,惊讶不已。

    两人情不自禁相互看了一眼,气氛顿时难堪起来。黄裙女了的脸也瞬间红了,勉强笑了笑,说:“我……我去冲个凉。”陈晓天忙说:“好的,你去吧。”

    黄裙女子忙冲进洗手间,关上门,倒了满满一桶水,将从水身上直淋了下来。

    清水冰凉,黄裙女子啊地一声,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她有很久没跟男子亲密接触了,心底的那种崳望也很久没挑起,刚才猛然见到陈晓天那威猛的大家伙,顿时心底麻洋难捺,忍不住伸手朝自己下面嫫了嫫,仿佛是陈晓天的那根大家伙闯了进来,情不自禁渖訡了一声,心中暗暗想到,难道,我今晚会跟他有一段不了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