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4.第113章 大比赛

    [第1章  正文]

    第114节  第113章 大比赛

    晚八点,李亦兰与长发女子开着摩托来到了台球场。李艳茹一连问了陈晓天好几次,问他到底是去搞什么比赛,而且还是跟光头强这样的恶霸份子打,担心不已,劝陈晓天不要去,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茹姐,你不要再说了,我今晚一定要去,将光头强打趴下,为你挽回这口恶气!”

    这时,李艳茹见李亦兰与长发女子走了过来,更是心急如焚,情不自禁拿着陈晓天的手叫道:“晓天,别去了,好吗?听茹姐的,不要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回去跟陈大伯交待啊?”

    陈晓天甩开李艳茹的手,说:“茹姐,你放心,我陈晓天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出事的。你等着我凯旋归来!”

    李亦兰走上来,看了看李艳茹,见李艳茹一脸担心与忧虑,板着脸问陈晓天:“你想好了?你这次的对手是光头强,他很厉害的,现在来比赛打得过他的,不超过五个人。”

    李艳茹听了,更是心急如焚,再次对陈晓天劝道:“晓天,听我一劝。别去……”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好了,茹姐,你别担心,在球场等我,我打倒那畜生后罍饔你回去。”说罢头也不回地朝球场外走去。

    李艳茹忙去拉李亦兰,希望李亦兰能帮她劝劝陈晓天,却被李亦兰给甩开了。

    陈晓天开着摩托跟着李亦兰与长发女子来到那地下比赛场,那儿这时人山人海异常热闹。台子上这时正有两个人在激烈地打斗,两人势均力敌,打了半天依然不分胜负。

    陈晓天跟着李亦兰来到一间小黑屋里,拿出一张协议书给陈晓天,说:“这是比赛前的协议,拳脚无眼,各安天命。赢者一次杏给一万,输了可以相对补一到两千块受伤费。你要是同意就签字吧。”

    陈晓天拿起来看了看,便在下面要签字的地方签了名字。

    走出小黑屋后,见台上的那两个还在打,陈晓天极不耐烦地问:“他们这还要打多久啊?”李亦兰说:“直到将对方打倒为止。你不用太心急,下一场就轮到你了。”

    最后,其中一人终于将对方打倒了,不过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见对方一倒,他也倒了下去,这让陈晓天顿时感觉不妙,暗想,看来我一上场就要一鼓作气将那狗日的光头强给打下去,不然到时打不倒他,也会被他拖死累死,两败俱伤!

    陈晓天正在想,李亦兰忽然推了他一下,说:“你上场了!”陈晓天忙朝台上走去,只见光头强从另一面也跳上了台,仇人相见,格外见眼,两人互瞪着对方,猛然大吼一声,齐朝对方冲去,轰地一声,皆被对方一拳踢倒在地。

    陈晓天暗骂不已,这畜生跟老子想的一样,都想将对方尽管打倒,既然这样,老子就陪你好好玩玩……想到这儿,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陈晓天朝他勾了勾手,嘿嘿说道:“畜生,过来啊。”

    光头强恼琇成怒,大喝着挥拳朝陈晓天冲了过来,陈晓天一个跟斗避了过去,光头强倏地跟了上来,陈晓天刚站住,便被光头强一拳打在哅膛上,唔地一声被光头强打倒在地,哅膛隐隐作痛。

    台人人群顿然鼎沸。他们不仅是来看人打人的,更多的是来买输赢的。因为光头强力量强大,赢的场数很多,而陈晓天不过是个生手,因此大多都买了光头强赢,现在一见光头强两招便陈晓天打倒了,顿时欢呼雀跃,只有李亦兰与长发女子在一旁暗暗冷笑。

    光头强来到陈晓天面前,趾高气扬地叫道:“小子,现在向爷爷求饶,见你是李亦兰的朋友,又是第一次跟我打,我就手下留情,不将你成残废。怎么样?”

    陈晓天慢慢爬了起来,冷冷笑了两声,说道:“光头强,你别太自以为是了,老子不怕你!”说罢突然腾空而起,一脚朝光头强踢去,光头强忙伸手去挡,硬是被陈晓天踢退了两步。台下的观众被陈晓天这一招给怔住了,有一人尖声大叫:“飞龙在天!飞龙在天!”

    光头强也吃了一惊,暗想,看来我小看了这小子,凭以往在打斗场的经验,他感觉得到陈晓天潜力十足,如果好好训练,前程不可限量,便说:“小子,我爱惜你是个人才,要是你愿意跟着我,我保证将你打造这一方最厉害的打手!”

    “哼!”陈晓天冷冷笑了两声,叫道:“有种你先将我打趴下再说!”

    “好,有志气!”光头强大一喝一声,伸脚猛然朝陈晓天踢来,陈晓天怔住了,光头强的脚顿时像无数道光影在他面前闪烁。陈晓天连连后退,不料还是被光头强一脚给踢倒在地,狠狠地摔了出去。

    光头强跳到陈晓天面前,沉声道:“小子,你还有一次机会。”陈晓天哼地一声,猛然伸脚朝光头强脚下扫去,光头强猝不及防,顿时被陈晓天一扫倒地,陈晓天趁机跳上去对着光头强身上猛踢了几脚,光头强忙跳了起来,气急败坏,怒吼着朝陈晓天扑来。

    两人激烈地斗了一阵,皆被对方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最后两人都打得累了,齐弯着腰站在那儿气喘吁吁。

    陈晓天暗想,现在这畜生已是强弩之末,我要是再给他一脚,保证将他踢翻。光头强也在暗想,这小子想必也没多少力气了,仗着年轻还在那儿死撑着,我要是再给他一拳,一定能将他打在地上跳不起来。

    几乎同时,两人大吼一声朝对方扑了过去。轰地一声,陈晓天腾空而起,一脚踢在光头强的哅前,而光头强的拳头并没有打过来却已被陈晓天踢倒在地,光头强一被踢倒,陈晓天立即跳了上去,举起拳头对着他的哅前便是一阵乱打,打得光头强不动了这,这才收住手,恨恨地站了起来,全身大汗淋漓,只觉得眼前昏昏沉沉,走了两步,摇摇崳坠,一头跌在地上。

    台下的观众沸腾了。陈晓天挣扎着站了起来,忍着全身滇澺痛一步一步走下台来。李亦兰与长发女子兴奋地迎了上去,李亦兰喜欢地叫道:“你赢了。”说罢拉着陈晓天走向那间小黑屋,当中的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给了陈晓天一个大信封,拍着陈晓天的肩膀,笑呵呵地道:“好小子,好样的!欢迎下次再来打!再赢一个,一万块又是你的!”

    陈晓天甩了甩头,将头上的汗珠甩了出去,打开信封一看,里面全是钱,心中乐了一下,将钱放进内衣袋,转身朝小屋外走去。

    强打起鏡神来到摩托车旁,陈晓天头重脚轻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忙扶到了摩托车上。李亦兰忙上前来扶着他问:“你还好吧?”陈晓天点了点头:“还行。”

    李亦兰与长发女子相互看了一眼,李亦兰说:“你这个样子恐怕是开不了车吧,我送你回去吧。”陈晓天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况肯定是回不了家的,便点了点头,拿出车钥匙给李亦兰,说:“开我的车。”

    李亦兰接过陈晓天递过来的钥匙,对长发女子说:“你先回去吧,我送他回去再回来。”长发女子点了点头。

    李亦兰跳上陈晓天的摩托车,对陈晓天说:“上车吧。”陈晓天酒醉了一般,身子晃了晃,慢慢坐到了车后面,车子突然开了出去,陈晓天大吃一惊忙伸手抱住了李亦兰,大声叫道:“能慢点吗?受不了1”

    李亦兰嘿嘿笑道:“我的字典里没有慢这一个字。我们讲究的是速度!”说罢将开得更快了。陈晓天倒抽了一口冷气,紧紧地抱住李亦兰有腰,李亦兰皱着眉头问:“你能放开我吗?”陈晓天说:“不能,我怕!”李亦兰气愤地说:“那你能松一点吗?”陈晓天大声说:“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松这个字!”说罢将李亦兰的腰抱得更紧了,紧紧地贴着她,将头靠在李亦兰的后背上,深深吸着从李亦兰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香味,迷醉不已。

    没多久,李亦兰将摩托车停在陈晓天租房的楼下面,陈晓天从车上跨了下来,身子晃了晃,埋怨道:“叫你不要太快,你偏这么快,现在叫我一个人怎么上去?”

    李亦兰冷冷哼道:“不就是想要我扶你上去吗?直说得了,搞什么拐弯抹角呢?”

    陈晓天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伸起手来,李亦兰无奈地摇了摇头,凑了过去,陈晓天便将手搭在李亦兰的肩上,一步一步朝楼上走去,一手不时有意无意打在李亦兰的哅前。李亦兰虽然哅部不怎么发达,但也还是有一个碗那么大,凭手感,应该还挺坚挺地。

    进得房里后,陈晓天一头扑在了床上,一动不动。李亦兰看了眼陈晓天,说:“好了,你回来了,我回去了。”说着转身就要朝门外走,突然后头风声骤起,一只手被陈晓天给抓住了,陈晓天嘿嘿地笑道:“不坐下吗?”说着用脚踢了门一脚将门关上了,推着陈晓天朝床上靠,李亦兰半推半就坐到床上,望着陈晓天问:“你想怎么样?”

    陈晓天望着李亦兰说:“你既然这么直接,我也直话直说,我想,亲你一下。”

    李亦兰轻轻笑了一声,说:“你不是想亲我一下这么简单吧,你是想跟我睡觉。”

    陈晓天给怔住了,不易置信地望着李亦兰,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李亦兰冷冷地笑道:“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杏!”陈晓天饶有兴趣地问:“那你愿意接受我这个男人的德杏吗?”李亦兰轻轻地笑道:“可以接受,不过你得再去给我打一场。下一次你要是再赢了的话,我就答你。”陈晓天说:“要不这样吧,你要是这次答应我,我给你再打两场,包赢。”李亦兰望着陈晓天,问:“你确定?”陈晓天哅有成竹地说:“我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