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1.第110章 意外

    [第1章  正文]

    第111节  第110章 意外

    陈晓天带着黄裙女子一路狂飙,没多久便来到了步行街。只见步街有几名警察在那儿走来走去,黄裙女子急匆匆跳下车找了一阵,没找到她弟弟的踪影,忙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没有接。黄裙女子心急如焚,苦着脸对陈晓天说:“他不在这儿,打电话他又不接,这可怎么办呢?”陈晓天说:“我们去找找吧。”

    “嗯。”黄裙女子重重点了点头,她一时心烦意乱手足无措,只得跳上陈晓天的摩托,沿着步行街寻了一遍,在步行街的尽头时,黄裙女子突然叫道:“在那里,快停停。”陈晓天便停下车,黄裙女子急不可待跳下了车朝一名小伙子跑去,叫道:“小飞!”

    那小伙子闻声转过身来,见是黄裙女子,撇了撇嘴,极为不屑地站在那儿。黄裙女子跳上去问:“你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小伙子抬头望着天懒洋洋地说:“没有,你听谁说我们打架了?”黄裙女子生气地叫道:“你还不承认?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天天在外面打架,一无所事……”

    “我不要你管!”小伙子怒声吼道,说罢大步朝前走去。黄裙女子忙上前去拉,小伙子伸手狠狠地将黄裙女子的手甩开了,一陈风似的跑了。

    陈晓天走了过去,问:“这小子,谁啊?”

    黄裙女子眼泪汪汪,赶紧擦干眼泪说:“是我弟弟。从小不听话,爱打架……这可怎么办呢?”

    陈晓天说:“还能怎么办,去牢里蹲两个月改造改造呗。”

    黄裙女子顿时怔在那儿,半天说不出话来,想着想着又掉下泪来。陈晓天说:“你也不用太难过,他现在还小,不懂事。我们先回去吧。”

    黄裙女子这才想起陈晓天跟她不过才刚认识,她站在那儿让他等是不礼貌地,便说:“好的。”

    没多久,陈晓天带着黄裙女子回到出租房里,双双进了自己房间,陈晓天正想妥衣冲凉,突然听得有人敲门,便打开门,见黄裙女子站在门口,对陈晓天说:“我做了点夜宵,你要来吃点吗?”

    陈晓天忙说:“我吃过了,不用了,谢谢啊。”黄裙女子说:“少吃一点吧。”陈晓天心想,可能黄裙女子因陈晓天帮了她,为了表示感激特做了夜宵吃吧。为了让她心安,便说:“行,那我就来吃一点。”

    来到黄裙女子的房间,见黄裙女子煮了汤圆,每人一碗放在桌上。陈晓天大大方方地坐下了,吃了一口。赞不绝口,连说好吃。黄裙女子说:“好吃就多吃点,锅里还有。”

    陈晓天边吃汤圆边问:“你是一个人住吗?”黄裙女子说是啊。陈晓天想起昨天好像还看到了来了一位男子,便问:“昨天跟你来的那位是?”黄裙女子忙说:“他是我同事,这房子是他介绍来的。”陈晓天哦了一声,想问那小伙子的事,但又担心会让黄裙女子不开心,话到嘴边也吞了回去。

    倒是黄裙女子主动说起了这事,对陈晓天感激涕零:“今天多谢你了。”陈晓天忙说没事没事,然后便问:“你弟弟……嗯,没上班吗?”黄裙女子长长地叹了一声,说:“他哪里会上班啊?整天在外面鬼混。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吃完汤圆,陈晓天站了起来,抹了抹嘴,说:“好了,我吃完了,谢谢你了啊。”黄裙女子忙站起来问:“你还要一些吗?”陈晓天说不用了,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陈晓天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一看,竟然是文秀的。文秀说:“晓天哥,我马上可以见到你了哟。”陈晓天吃了一惊,自从来了这里后,一直忙这忙那的,倒把文秀给忘记了,没给她打电话也没给她发信息,现在想来,陈晓天觉得很对不起文秀,忙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一会儿,文秀便接了。陈晓天开门见山地问:“文秀,你说你马上可以见到我了,什么意思啊?”文秀呵呵笑着说:“袁老板来我家里了,说你在他那里上班,现在他那里需要一名收银员,叫我去,三千一个月呢。”

    陈晓天大吃一惊,顿时怔在那儿,暗想,这姓袁的又在玩什么把式?听得文秀又喜不自禁地问:“袁老板说你在他那儿有一万块钱一个月,是不是啊?”陈晓天说:“差不多吧。”

    “哇!”文秀叹道:“这么多啊,差不多我们在家里一年的收入呢。晓天哥,你真蚌!”

    陈晓天听了,不但没有沾沾自喜的喜悦感,反而觉得十分别扭,便不冷不热地说:“这毕竟是在给别人打工,我还是想回家来的,到时看看能做些什么事。”

    文秀说:“好啊。”接着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周艳快结婚了呢。”

    “什么?”陈晓天吃了一惊。

    文秀说:“一个城里的小伙子,听说是她亲戚介绍的,人来了,人家是有车的哟,也挺帅的,好像说他们年底就结婚吧。”

    陈晓天心里怅然若失,想起周艳那美丽的模样及跟她和一次时她那委屈的眼泪,陈晓天心里突然感到很难受,便说:“到时我一定回来喝她的喜酒。”

    “嗯!”文秀重重点了点头,接着说:“袁老板跟我说好了,我下午就动身,说不定晚上就可以到你那儿了呢。”

    陈晓天有喜有忧,喜的是终于可以见到文秀了,到时可以一亲芳泽,俗说久后胜新婚,哈哈,到时可以抱着文秀好好睡一觉了;可又想到姓袁的去将文秀叫来,一定是别有目的,只怕他又耍鹰谋诡计,到时会害了文秀。唉!

    文秀见陈晓天不声不响,便问:“晓天哥,你怎么啦,你不想看到我?”陈晓天忙说:“不是,我是听说你要来了,心里太开心了,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文秀喜出望外,开心地说:“那就这样了啊,你等我。”

    挂了电话后,陈晓天心中莫名地复杂。袁克良这畜生既然去找文秀来,一定有不良目的,可是他又有什么目的,陈晓天又说不上来。

    下午,李亦兰与长发女子来了,对陈晓天说:“今晚你有一场比赛,准备一下。”陈晓天叹了一声,说:“我今晚有朋友要来,我走不了。”

    李亦兰皱起了眉头,十分不悦地说:“你不会是临阵退缩了吧?”陈晓天悻悻地叫道:“我临阵退缩?我陈晓天一身是胆我怕过谁?只是今晚的确我有一个朋友要来,这事儿正巧碰上了。人家是跟我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还睡过几觉,你们说,她千里迢迢从家里来,我能不管她?”

    长发女子闪着眼睛问:“是个女孩?”

    陈晓天如实说:“是。还很漂亮哟。”长发女子说:“你不是说你没有女朋友的吗?”陈晓天狡辩道:“我没说她是我女朋友啊?”长发女子顿时叫道:“你刚才还说你跟她睡过几觉!”陈晓天一时语塞,知道自己一时冲动说露嘴了,便撇了撇嘴,说:“这个……嗯,有些事不明说,你懂的。”

    李亦兰与长发女子相互看了一眼,长发女子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李亦兰说:“既然这样,我就跟那边说一声吧。”说着对长发女子说:“我们走吧。”陈晓天说:“打会儿玩呗,我请客。”李亦兰说:“不了,我得赶紧去跟那边说了,不然到时轮到你了你却不上场,不好说话。”陈晓天只得说:“那好吧,你们去吧,实在不好意思啊。”

    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手机响了,陈晓天想,一定是文秀,忙拿了手机,一看竟然是袁克良,便怏怏地接了。

    袁克良说:“来三和食府,来了给你一个惊喜。”

    陈晓天将袁克良狠骂了一通,什么惊喜,老子早就知道了。但陈晓天还是特地去洗了个头打扮了一番,赶到三和食府,按照袁克良所说的包厢号走了过去。越接近那儿,陈晓天的心突然猛烈地跳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

    当走到包厢的门口时,陈晓天看到袁克良跟一名女子坐在包厢里,谈笑风生。当他看清那女子时,惊讶地怔在那儿,不由地叫道:“茹姐!”

    来的竟然是李艳茹!

    陈晓天惊道:“茹姐,你怎么来了?”说着来到李艳茹的身边坐了下来。李艳茹穿了一件崭新的花格子衣裳和黑銫裤子,整个人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从家村来的乡村纯洁小妇女,可她天生妩媚杏感,坐在这里,特别的引人注目而迷人。

    李艳茹呵呵地笑道:“袁老板说这里要人,我就来啦。”

    陈晓天朝袁克良笑了笑,袁克良也在脸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心中于想什么诡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李艳茹将陈晓天看了看,赞道:“晓天,才多久不见,你就换了个人似的,更加成熟更帅更有男人味了!”

    陈晓天也适时地朝李艳茹夸道:“我们的茹姐也还是那么地好看迷人。”

    李艳茹笑不拢嘴。袁克良朝陈晓天一语双关地说:“晓天,我把你的茹姐叫来了,你是不是觉得很惊喜啊。”陈晓天说:“是啊,很惊喜。”心里却在骂,惊喜你个妈!不过老子以后有人当枕头了,这一点还是要好好谢谢你的。想起今晚将可以跟李艳茹旧温重提,不由一阵热血沸腾。

    袁克良特地叫了好几样好菜,似乎有意在李艳茹面前卖弄,李艳茹果然对袁克良赞不绝口,大朵快颐。陈晓天心中有喜有忧,闷闷地喝了点酒,吃完饭后,头竟然有点晕晕地。

    吃完饭后,走出三和食府,袁克良对李艳茹说:“茹姐,今晚就去我那儿住吧,你刚来这里肯定是干什么都不方便的。”陈晓天忙说:“不用麻烦你了,我租了房子,茹姐去我那儿。”

    袁克良瞪大眼睛说:“这怎么行,你只租了一间房子,你两个人,一男一女,不合适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