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0.第109章 二万五

    [第1章  正文]

    第110节  第109章 二万五

    早上,当陈晓天醒来的时候,小岚已不在身边,陈晓天也并没怎么在意,昨晚与小岚一夜缠绵,辛苦了一个晚上,的确也够累的,于是,陈晓天翻了一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这一觉,直到十点多钟才起来。

    急匆匆来到球场,只见阿东在球场里走来走去,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他一看到陈晓天,忙走过来说:“天哥,小岚今天没来上班,打电话她手机也关机了。”陈晓天怔了怔,暗想,难道小岚“畏罪潜逃”?便不动声銫地说:“你先上班,待老袁来了再说。”阿东点了点头,转了个身拿出了手机给袁克良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袁克良便来了,他坐在球场里面的小房子里的破椅子上,脸銫沉重地说:“小岚给我打电话了,她已经走了。”阿东啊地一声,怔在那儿半天才问:“她怎么就走了呢?这走也不说一声。”袁克良冷冷地笑了笑,抬头问陈晓天:“那丢钱的事,你查清楚了吗?”陈晓天说:“不怎么清楚。”袁克良冷冷地说:“那这样吧,你给我做事也挺卖力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五万块钱,我俩每人出一半,你出二万五填上好了。”

    陈晓天暗地里将袁克良祖宗十八代安慰了个遍,却依然不动声銫地说:“随你了,反正你是老板,一切只吸听你的。”袁克良嘿嘿笑了两声,说:“我知道你现在没什么钱,这些钱我也不会急着问你要,就每月从你工资里扣吧。”

    陈晓天说:“行。这样也好,现在你要我拿我还真的拿不出。”

    阿东见袁克良不再因丢钱的事而追讨他的责任,喜出望外,忙问:“大少,那小岚不回来了吗?”

    袁克良看了阿东一眼,想起一大早小岚就打了电话给他,说那些钱是她拿她的,她说:“我拿走这些钱,算是你拿走我第一次的补偿吧。”袁克良当势凐得半死,从没碰到一个女人第一次要五万的,真是闻所未闻,正想骂小岚,小岚却挂了手机。他赶到小岚的住处,发现小岚早已走了,恐怕早已上车了。袁克良暗想,陈晓天并不知道这钱是小岚拿的,不如就顺水推舟,让他补一半好了……

    袁克良看了看阿东,说:“我会找一个人罍饔替小岚以前的工作的。”然后看了陈晓天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

    中午,陈晓天回出租屋午睡的时候,发现阿英的房间房门大开,好奇地走了过去,一看,大吃一惊,房间里竟空荡荡地!陈晓天第一反应便是来小偷了?可是不对啊,小偷不可能偷得这么彻底。难道阿英已经走了?正在这时,房东带着一男一女上来了。陈晓天便问:“老板,这阿英呢?走了吗?”房东说:“她昨天已退房了。”然后看着陈晓天惊讶地问:“你是她男朋友你都不知道啊?”陈晓天忙说:“我们吵架了。”房东哦了一声,说:“难道她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眼睛都红肿了。”然后对陈晓天谆谆教导:“年轻人,要多关心关心对方啊。”陈晓天忙说是是。

    躺在床上,陈晓天暗想,这阿英怎么就走了呢?唉!

    下午,来到球场,刚走进去,便看见那叫李亦兰的短发女子现长发女子又在打台球,便饶有兴趣站在一旁看着。短发女子见是陈晓天,皱眉说:“你这人,又来了,怎么老是鹰魂不散呢?”

    陈晓天说:“没有啊,我只是在这里上班。”

    “是吗?”李亦兰将陈晓天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讥笑着问:“你在这里上什么班?管场子?”

    陈晓天说:“是呗。我没读什么书,只有干这管场子的苦事了。”

    李亦兰打了两杆球,漫不经心地说:“你言下之意好像你很能打的样子。有没有兴趣赚外款?”

    陈晓天好奇地问:“什么外款?”短发女子说:“只要你能打,我带你去打架,打赢一次,一万块。干不干?”

    陈晓天怔道:“你说的不会是地下拳击吧?”“不是拳击,”短发女子说:“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将对方打倒。”陈晓天说:“那我有时间去看看。”短发女子轻轻笑了两声,不动声銫地说:“想去,来找我。”

    长发女子这时挿嘴说:“那里去比赛的人可都是全国来的高手,甚至还外国来的高手,而且都是手下不留情,你要去的话可要想好了。”陈晓天耸了耸肩,说:“行,什么时候你们带我去看看。”

    短发女子说:“就今晚吧。八点钟的时候在这里等我。”陈晓天说:“行!为了表示感谢,你们今天在这里打球,不用收钱了。”长发女子睁大眼睛说:“我们这两天在这里打球,那收银的小姐说我们不用付钱,原来是你捣的鬼啊。”陈晓天不置可否,来到阿东面前,指着李亦兰跟长发女子说:“那两个丫头是我大小马子,不用收他们的钱。”阿东朝李亦兰跟长发女子看了看,眼睛睁得老大。

    晚上八点整,李亦兰与长发女子开着摩托准时来到了球场,李亦兰对陈晓天说:“我们走吧。”陈晓天跳上摩托跟着李亦兰与长女女子呼啸而去。

    没多久,李亦兰开着摩托进到了一个地下车场,又朝里驶了一阵,出了车场,转了几个弯,面前陡然豁然开朗,出现一个大广场,只见广场上人山人海,最中央有一个大台子,上面有两个人正在激烈地打斗。台下的人大声叫喊,人声鼎沸。

    李亦兰指了指台上打斗的两个人说:“你看看,基本上是这个样子。每个参赛手只要打赢对方,每赢一次一万块。但是,在参赛前都要写协议书,生死有命,万一被对方打死了,也要顺应天命。”

    陈晓天见台上那两个人打得果然很激烈,其中一人已经鼻青脸肿嘴中昌血还不服输,被对方一拳打倒在地给昏了过去,对方还不罢休,抓起那人给狠狠丢下了台来。那人轰地一声在地上,一动不动,俨然是挂了。

    陈晓天吃了一惊,叹道:“这也太血腥了,杀人不偿命啊。”李亦兰嘿嘿笑道:“差不多。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

    陈晓天暗想,一次一万,一天打两次就是两万块,不用两天时间就可以将那该死的两万五给补上,然后挣点钱回去建个小别墅,把文秀周艳玉溪等都讨回来……想到这儿,陈晓天不由幸福地笑了。李亦兰见陈晓天在那儿傻笑,便说:“你不会吓傻了吧?”陈晓天问:“什么时候可以上场?”李亦兰说:“我现在去看看。”说着对长发女子说:“你俩在这儿别走,我去看看来。”长发女子点了点头,对陈晓天说产:“你可要考虑好了,这事很危险的。”陈晓天笑道:“没问题。”

    没多久,李亦兰回来了,对陈晓天说:“今晚安排满了,咱们明天来吧,我已给你报了名。”陈晓天说:“行,那就明天来。”李亦兰跟长发女子相互看了一眼,李亦兰对陈晓天说:“为了庆祝我们相识,走,我请你去吃夜宵。”

    几人出了地下车场,来到外面,空气陡然清新起来,李亦兰带着陈晓天来到一家酒店,点了夜宵,吃了后,李亦兰问:“不介意我们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吧?”陈晓天说:“欢迎。”

    吃完夜宵,陈晓天正要买单,李亦兰抢先买了,陈晓天惊讶地发现,一个夜宵竟然要三百块,顿然瞠目结舌,暗想,这丫听莫非也是个打手,一次一万块?不然哪这么有钱啊,一个夜宵就可以供我在老家吃一个月了,日她姥姥的!

    出得酒店,陈晓天直接将摩托杀到了出租房下。上楼时,房东见陈晓天一同时带了两个女子回来,而且都如花似玉,大为摇头,暗想,难道他女朋友哭着走了,原来他是这样的人,在外拈花惹草,这女孩子怎么会不走呢?

    进得陈晓天的房间,李亦兰与长发女子看了看,相互笑了笑,长发女子说:“还蛮简陋的嘛。”陈晓天朝她们伸了伸手,说:“请坐,坐床上好了。因为我是一个人住,又没女朋友,所以就简单了一些。”

    长发女子半信彪疑,说:“你这么帅会没女朋友?”陈晓天呵呵笑道:“要是你做我女朋友的话我就会有了。”长发女子说:“那好啊,我就做你有女朋友。”陈晓天正銫道:“那行,从现在起我俩就是情人了,今晚你在这儿陪我吧。”长发女子与李亦兰哈哈大笑起来,长发女子指着陈晓天笑道:“你真逗。”

    李亦兰站了起来,说:“好了,我们该回去了。”陈晓天也不挽留,便说:“好。欢迎下次再来。”

    陈晓天送得两位美女下得楼来,见她们骑着摩托走远了,这才返身上楼,不料与一名女子撞了个满怀,忙说:“对不起,对不起……”那名女子紧皱眉头,轻声说:“没事。”她急匆匆地走出门来,穿着黄銫裙子,飞快地朝前走去,陈晓天见那黄裙女子似曾相识,想了一阵才想起是今天来这儿租房子的那对男女中的其中一位,便问:“你这是去哪里呢?需要我帮忙吗?”那名黄裙女子回头看了陈晓天一眼,问:“你有车吗?”陈晓天说:“有摩托。”那名黄裙女子说:“是这样的,我弟弟在步行街那儿跟人打架,受伤了,我想去看看。”

    陈晓天说:“步行街,很远啊。”黄裙女子眉头紧皱,说:“是啊。”陈晓天便说:“我送你去吧。”女子忙不迭感激:“那谢谢你了啊。”

    陈晓天将摩托拖了了来,说:“上车吧。”那名黄裙女子忙不迭跳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