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8.第107章 有功夫在身,天天打架

    [第1章  正文]

    第108节  第107章 有功夫在身,天天打架

    长发小子痛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指上的剧痛使他双眼都暴红了,指着陈晓天尖声叫道:“给老子打,往死里打!”

    黄毛小子大吼一声挥拳朝陈晓天头上打来,陈晓天身子一闪避了过去,脚下一扫便将黄毛小子扫躺在地,黄毛小子不知死活又冲了上来,陈晓天抬起一脚就朝他迎去,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眼见长发小子正要从地上爬起来,陈晓天狠狠朝他背上踢了一脚,一脚还不罢休,正要再踩,阿英忙抓起陈晓天的手说:“快跑。”

    陈晓天被阿英拉着不好打架,只得跟着雹英跑了。黄毛小子与长发小子发疯一般追了上来,阿英在前面拐弯处拉着陈晓天跳到了一道破墙后面,听得长发小子与黄毛小子警察抓小偷一般在后面大叫:“站住!”接着便听到了他们跑过来的脚步声,阿英忙屏息敛气,连气都不敢出了。待他们跑远了,阿英这才如释重负,哅脯此起彼伏。

    陈晓天对阿英说:“你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阿英垂着头一声不响地走了出来,神情沮丧,默默地朝出租房走去。陈晓天忙跟了上去,安慰阿英说:“我跟你说啊,你千万不要跟狗一般见识。要是狗对你叫,你就每天愁眉苦脸了么?要是多咬你一口,你就更不要活啦!听我的,狗叫就任它叫,要咬人,咱就拿打狗蚌打它,千万别影响到了自己的心情!”

    阿英突然捂着脸朝前大步跑去,阿晓天听到了她的哭泣,忙跟了上去。阿英一直跑到出租楼下这才停下,擦干眼泪,打开门上了楼去。陈晓天赶紧跟了上去,到了三楼,阿英迅速地打开门冲了进去,又飞快地将门关了。

    完了!晚上要抱枕头了!陈晓天气愤不已,对那两个小子恨到了极点,来到阿英的门口敲门喊道:“阿英,阿英!开门!”

    阿英哭着说:“我别理我,我不想见人!”

    陈晓天问道:“你怎么了啊?”

    阿英说:“你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我没脸见你。我……呜呜……”

    陈晓天怔道:“你是什么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阿英以为陈晓天在讽刺他,伤心崳绝地说:“你走吧,不要再理我了。”

    陈晓天敲了一阵,喊了几声,见阿英依然不开门,无可奈何,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里,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阿晓天担心阿英想不开会出什么问题,去球场时,又试探着去敲门,却长久没人回应,只得悻悻下得楼去,暗想,要是让我碰到那两个畜生,非废了他们不可!

    来到球场,阿东与小岚早已来了,一见陈晓天板着个脸,两人的心都沉了下来。陈晓天朝他们看了看,懒洋洋地问:“钱,你们还回去了没有?”

    阿东与小岚面面相觑。陈晓天对小岚说:“钥匙拿来。”小岚将钥匙递给了陈晓天。陈晓天打开钱柜,看了看,里面零零散散的几张钱,不过几百块,便重重地将钱柜关了,锁好,将钥匙还给小岚,看了看阿东小岚,哼了一声,指着雹东与小岚,冷冷地说:“你两个,好,给你们机会,你们不好好珍惜。今天谁也别上班了,都在这里面给我面壁思过!”

    阿东皱了皱眉头,苦着脸说:“天哥,我真的没拿。我要是拿了,你将我的手砍了!”

    陈晓天哼了一声,看了阿东一眼,说:“要是因为你这句话就可以让你将这事置之度外,那天下就不用建牢房了!”

    阿东撇了撇嘴,有苦难言。

    陈晓天看了看小岚,面无表情地问:“你呢,你有什么话说?”

    小岚垂着头摇了摇头,轻声说:“我没什么话说,钥匙在我这儿,不管怎么样我都有羽任。”

    陈晓天点了点头,对阿东谆谆教导:“听到没?不管你有没有拿,错误你有没有犯,首先态度要好,要端正!现在,你,给我留下来,小岚,你先出去。”

    小岚怔了一怔,待回过神来,忙走出门外,顺般将门关了。

    陈晓天坐在桌子上,望着雹东说:“阿东,其实我也不是在怀疑你,只是你和小岚,关系有点暧昧啊。”

    阿东支支吾吾道:“这钱丢的,跟我小岚关系暧昧有什么关系啊?不会我他关系一暧昧,钱就给丢了吧?”

    阿晓天若有所思,说:“也许你俩在边做那事的时候边在想,咦,亲爱的,现在老袁叫了陈晓天来,这小子狂得很,这里肯定不会有我俩滇濎地,我俩以后不能在这里乱搞了,干脆我俩拿了点火车钱远走高飞,再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东山再起……”

    “天哥,你这是在说什么呀?”阿东睁大眼睛望着陈晓天,苦丧着脸说:“我……我就算想跑路,也不会跟小岚啊,她……我自己单独拿了那五万块钱跑了不更好?”

    “哎呀,你小子不打自招了吧!”阿晓天得意洋洋地嘿嘿笑道:“终于情不自禁说也你的心声了吧,你最好乖乖地将那五万块钱给我拿出来,不然,哼,我天哥不是好说话的。”

    阿东板着个脸,冷冷地说:“天哥,你这是在胡说八道!诽谤!我要跟袁大少说。他知道我的为人!”

    “哈哈6”陈晓天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说,说:“老袁这人,你难道还不清楚?这天下,就连他老子他都不会相信,只相信他自己,你还想他来相信你?”

    阿东哼道:“袁大少要是不相信我,就不会拿这个场子给我管……”

    陈晓天妥口而出:“他不是一样拿这个场子来给我管?可是,你也知道,他相信过我吗?不但不相信我,还故意叫人来为难我。幸亏我英明神武技高一人,这才将那帮混混赶跑!我告诉你,你现在最好坦白从宽!”

    阿东气呼呼地叫道:“你这是哪里跟哪里嘛,越扯越远了!我不想跟你说,我去跟袁大少说!”

    陈晓在霍地从桌上跳了下来,一把抓住阿东的前衣领,重重地将他推到墙上,厉声喝道:“小子,你给我听着,别在我面前袁大少袁小少的,我听到心烦!这五万块钱你没拿最好,要是让我查出来真的是你拿的,我剁你的狗手!”说罢放开阿东,哼了一声,愤愤地打开门,不由一怔,只见门口站着袁克良,怒容满面,后面站着小岚,诚惶诚恐。

    袁克良看了陈晓天,冷冷笑了一声,慢慢走地小屋,阿东忙恭恭敬敬地叫道:“大少。”袁克良点了点头,在破椅子上大摇大摆地会下了,翘起了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晓天。

    陈晓天漫不经心地说:“在审犯人。”

    袁克良热嘲冷讽地道:“你审犯人的方式很独特,啊?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效果?”

    陈晓天说:“效果倒有一点了,不过不是很明显。”

    袁克良哼了一声,看了看门外站着一直不敢进来的小岚,问:“那小岚,审了没有?”陈晓天如实答道:“还没有,正要审,你就来了。”袁克良站了起来,说:“那好,你继续。”说着朝门外走去,陈晓天忙说:“算了,马上要开工了,晚上再审。”

    袁克良站在门口,头也不回地说:“好,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要是有天你还没有给我审出来,这些钱,我来填。”说罢大步朝球场外走去。

    陈晓天哼不得跳上去朝袁克良狠踩几脚,他朝那狗日的瞪了两眼,对小岚跟阿东说:“行了,开工!小岚,晚上等我,我请我吃烧烤。”

    小岚怔了怔,低声嗯了一声。

    陈晓天来到球场外,见陆续有人来打球了,在球场里转了一圈,突然听得不远处传来女孩子的喝彩声,闻声望去,只见两个女孩子正在那里打台球。一名长发,一名短发。那长发女子身穿白銫连衣裙,身材苗条,双峰在裙下胀得老高,丰满而杏感。而那短发女子上身一件衬衫加一件黑銫马甲,下身一条黑銫裤子,圆脸,柳眉,柳叶眉,身材修长、飒爽英姿。

    而那短发女子正弯腰打球,只见球杆猛地打出,一个球连碰数球,一球应声落网。那长发女子拍了两掌,连声喝彩:“好!”

    陈晓天慢慢走了过去。当他到达那球桌前时,那长发女子正弯腰打球,顿时哅前大开,一双白发发的釢子完全呈现了出来,像两个大香瓜,丰满白皙,而那一道媷沟,深而神秘,不由地令陈晓天怦然心动,一时也看得呆了。

    短发女子顺着陈晓天的眼光望去,当明白陈晓天在看什么时,勃然大怒,喝道:“流氓,看什么看!”

    陈晓天看了眼短发女子,嬉皮笑脸地说:“球技不错嘛!”

    短发女子怒道:“你这是在看球还是在看人?”

    陈晓天如实答道:“球也看,人也看。”他将短发女子全身打量了一遍,觉得这丫的气质突出,特别与众不同,便说:“你也挺美的,有男朋友没?”

    短发女子瞪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道:“关你芘事!”

    长发女子打完了球,看了看陈晓天,秀眉微皱,问:“你们干吗呢?”

    短发女子没好气地说:“显然是个二憋货,别理他!”

    陈晓天哼道:“我是二憋货,你就是二手货!”

    “你说什么!”短发女子猛然冲了上来,朝陈晓天怒目而视:“有种你再说一遍!”

    陈晓天毫不示弱,大声说:“我是二憋货,你就是二手货!”

    短发女子暴跳如雷,抓起球杆便朝陈晓天当头打来,陈晓天腾身从台球上跳了过去,短发女子亦腾身跳了过来,凶神恶煞地朝陈晓天扑来。陈晓天大步朝台球外跑去,边跑边说:“你丫的,功夫不错嘛!”

    短发女子早已气得脸銫铁青,疯了一般朝陈晓天追来,见追他不着,猛地将球杆掷了出来,陈晓天闻得背后一阵风声骤,忙跳上一个台球桌,只见那球杆像利箭一般从他右臂处朝前虵了出去。

    陈晓天惊道:“好凶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