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5.第104章 暗涛汹涌

    [第1章  正文]

    第105节  第104章 暗涛汹涌

    林夕对陈晓天说:“你再搬回来住吧。”陈晓天说:“不了,我已在外面租了房子了,交了三个月的房租,要是不去住,那房租就浪费啦。”

    这天下午,陈晓天百无聊赖,闲来无事玩起了手机,看到了那晚春霞跟他发的信息,便好奇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问:在干吗呢?

    春霞立刻回了信息,说:没事,怎么,想我了啊?

    陈晓天说:正无聊呢,想找人聊玲濎。

    春霞说:行,不过玲濎是要玲濎费的。要不晚上请我们吃饭吧。

    陈晓天说:行。待你们四大金刚都准备好了打电话给我,随时待命。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陈晓天的手机响了,一看正是春霞那个号码,不料说话的人竟然是文明芝,文明芝说:“陈大帅哥,准备钱,吃饭了。”

    陈晓天说:“行,地点是?”文明芝说:“三河食府吧。”陈晓天爽快地应道:“好,十分钟后到。”

    十多分钟后,陈晓天将摩托车杀到了三河食府。这里他还是第一次来,听别人说过这里的菜很好吃,而且菜份也很多,是想吃好又想吃饱的人最佳选择。最主要的是这里每个包厢是用木板隔着,一间挨着一间,像是绿铁皮,不过要是往不好的方面想的话,那也就跟厕所差不多,哈哈……

    陈晓天刚进三河食府的大门,便看见文明芝在一间包厢里朝他招手。陈晓天走了上去,见春霞、肖丽兰与苏飞都在。

    今天苏飞并没有那一天那么显得不自然了,好像将那晚跟陈晓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显得非常活泼,整个饭局的气氛也很热闹。

    吃到一半处,突然隔壁传来了挺熟悉的声音,陈晓天仔细一听,竟然是袁克良。突然好像听到了袁克良提到了陈晓天三个字,忙朝四位大美女嘘了一声,轻声对她们说:“别做声。”

    四位大美女齐惊讶地望着陈晓天,陈晓天压低声音说:“隔壁是我的仇人,听他们在说什么。”

    四位大美女兴趣盎然,忙停下说话,侧耳细听。

    听得袁克良说:“没想到这个小子竟敢会去,真是把我脸丢尽了,让我以后在林夕面前都不敢见她了!”

    另一男子说:“大少你放心,我已狠狠打了他二十拳,每一拳足有两百斤,想必这半年内他腰挺不起来了!”

    “还挺得好好的!”袁克良叫道:“你到底有没有打他?不要趁火打劫!”

    跟袁克良说话的俨然是那三个抓了林夕的大汉中的老三,他将哅膛拍得啪啪响,底气十足地说:“我怎么会没打?打得我手都痛了。不信你问老大老二。”

    另两名大汉忙说:“打了的,确实打了的。”袁克良哼了一声。老三说:“至于一拳一百,大少,你不会不给了吧。”

    “给给给,”袁克良极不耐烦地说:“我要是不给,你们说我不讲信用。”

    三个大汉齐嘿嘿地笑了。又听得袁克良恨恨地说:“这姓陈的还真厉害,他妈的几个人都搞不死他!连阿肥都搞不定,他妈的!”

    陈晓天哼哼地骂了一声:“狗娘的,原来这些人都是你叫来的,难怪我一接手就接二连三地有人来闹事,我就奇怪了这鬼地方有那么多混混!原来他早有婴谋。”

    文明芝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好像情况比较复杂。对面那个人好像是你的老板吧?”

    陈晓天哼了一声,想了想,拿起筷子说:“吃饭吃饭,别被一条狗影响了杏崳。”

    “啊?”四位大美女齐睁大了眼睛。陈晓天怔了怔,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忙说:“错了错了,是食崳,食崳,嘿嘿。”

    吃完饭后,陈晓天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那只劣质手表,不知不觉竟到了晚上十一点了,见一名服务员从包厢外经过,便叫道:“小姐,结帐!”

    肖丽兰听了,忙说:“这一次由我们四人来买单,你就别抢生意了。”陈晓天怔道:“我是男人,大家一起来吃饭,当然是我买单了,要是让你们这些女流之辈来掏钱,我以后还怎么敢在江湖上混啊。”

    肖丽兰呵呵笑道:“没事,下一次你出。”接着将钱交到来收单的服务员手上,不多不少,正好四百九。服务员数了数钱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陈晓天惊讶地问:“我怎么知道刚好四百九?”

    肖丽兰呵呵笑道:“这种事你就不如我们女孩子。其中玄机,你自己参悟吧。”另三位大美女听了,齐嘿嘿地笑了。

    陈晓天在经过隔壁包厢的时候,往里面看了一眼,果然看见袁克良跟那三个混蛋在一起吃饭,哼不得立即跳进去将那四个大恶棍好好海扁一顿,但是,在四大美女面前,他决定要摆正思想,做一个文质彬彬有着君子风度的好男儿。

    走出三河食府,因为这里离四位大美女所住的公寓不远,所以她们决定步行回家,陈晓天正要去骑摩托,文明芝不怀好意地问:“怎么,今天不请春霞去散散步啊?”

    陈晓天说:“我不敢了,上一次去散步差一点散出麻烦来,万一这次又出事儿,我怎么对得起春霞啊?”

    “啊?”文明芝怔住了:“什么麻烦?”

    陈晓天睁大眼睛问:“春霞没跟你们说?”文明芝说没有,苏飞与肖丽兰亦好奇靠了过来问是什么麻烦,春霞说:“好啦,你们别问了,就是有一点小麻烦而已。”

    春霞越这样说,文明芝三人就越想知道,陈晓天烦不胜烦,跳上摩托一阵风似地溜了。

    陈晓天见时间还早,开着摩托于外面转了一圈,待十二点钟时,直杀到球场,他想从阿东或小岚那儿证实袁克良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来到球场,见球场里空荡荡地,显然这个时候来打球的人都回去了。几盏灰黄的灯在台球上方吊着,将这个宽大的球场显得荒凉而寂莫。

    这个时候,想必小岚已经回去了吧,陈晓天暗想,便来到最里面的那个小房间,见房门关着,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从里面传来了女人那欢愉而痛苦的渖訡之声。陈晓天吃了一惊,谁敢在这里面搞飞机?

    可是,这种事,大家都知道,看到了会倒大霉的!陈晓天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便站在门外,心烦意乱。而那该死像野猫发情的声音像鸦片一样不断吸引着陈晓天,陈晓天伸手抓了抓乱头发,忍不住将手放在门上,这一放,大门顿时应声而开。

    于是,陈晓天便看到了如下一副画面:只见两个下身赤裸的人,一个仰面躺在桌子上,一个抱着她的一只大腿放在肩上,下身对着下身正在嘿咻嘿咻。

    当陈晓天推开门出现在门口时,那两人大吃一惊,顿时双双定在那儿。陈晓天哦了一声,左右望了望,故意惊道:“咦,这阿东和小岚去哪里啦?怎么半天找不到人呢?”说完转身走出门去,故意大声喊道:“阿东、小岚,你们在哪里?快出来啦!”

    没多久,陈东与小岚一前一后从那小房里走了出来,阿东神銫紧张,小岚则垂着头,两人不知所措,都像做错了孩子一般,惊恐地看着陈晓天,等待陈晓天的训斥。陈晓天朝阿东招了招手,说:“阿东,来,哥们有话要跟你说。”

    阿东诚惶诚恐,忐忑不安地来到陈晓天面前,低声问:“天哥,什么事啊?”

    阿东将手傍在阿东肩上,说:“阿东,你不要紧张,刚才我什么都没看到。”阿东顿时将头垂得更低了。陈晓天说:“我今天晚上这么晚了还来这里,其实是想明白一件事。”阿东忙说什么事,陈晓天问:“那个,嗯,上次来的那个什么肥哥,你认识不?”

    阿东吃了一惊,忙说:“不认识,不认识。”

    “是不是哟?”陈晓天看着雹东,一本正经地说:“可是,我听有人说你认识啊。”阿东底气不足地说:“那人家一定在乱说,乱说!”

    陈晓天伸手在阿东的肩上拍了拍,说:“我不管人家是不是在乱说,我只想你对我诚实一点。你知道,兄弟之间要坦诚相待,你对我,我才会对你好;你要是对我不好,我还对你好的话,那天下的人不都是傻子吗?”

    阿东忙说:“是是是。”

    陈晓天问:“那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阿东一个劲地点头:“是是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忙说不是不是。陈晓天顿时好气又好恼,说:“这样吧,阿东,你只管说认识与不认识,其他的事一概与你无关,我不会找你麻烦,更不会跟老袁说。怎么样?考虑考虑。”说罢在阿东的肩上重重拍了两下。

    阿东想了想,犹犹豫豫地说:“认……识。”

    “好。”陈晓天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罢掉头便走。走了两步,阿东突然妥口而出喊道:“天哥。”陈晓天站住了,转过身笑呵呵地问:“怎么?有什么事啊?”阿东支支吾吾地说:“那个……嗯,其实这里并不好,你能力强,完全可以去别的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

    “我知道了,”陈晓天说:“感谢!”说罢大步往台球外走去。

    刚到台球外,突然听得有人跑出来的声音,陈晓天回头一看,见是小岚。小岚慌慌张张,看了眼陈晓天,又迅速地垂下头去,劫生生地说:“天哥,今晚……今晚的事,你千万别跟袁老板说。”

    陈晓天笑了笑,好奇地问:“你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乱来了呢?要去也得去开个房啊,要是来了客人什么的,那多不好啊。”

    小岚顿然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东哥他……他非要,我斗不过他。我想,我不要在这里做了。”

    陈晓天说:“你在这里老是被人欺负,是因为你太软弱。其实我觉得你人有时候挺有女子气概的啊,你得把你那份勇气拿出来,跟坏人作斗争!”

    “我知道了天哥。”小岚说:“我以后要坚强起来,再也不要被他们欺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