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3.第102章 英雄

    [第1章  正文]

    第103节  第102章 英雄

    第二天,陈晓天去球场的时候,隔壁女孩也正要出来,她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陈晓天:“大明星,昨晚你一直敲响干什么啊?”陈晓天忙说:“我在演戏,演戏。”隔壁女孩赞道:“大明星真不愧是大明星,下班回家了还不忘演戏。”陈晓天随口说道:“为了工作需要,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了,没办法。”

    下得楼来,陈晓天好奇问:“你在哪里上班啊?”隔壁女孩说:“就在前面一家手机店卖手机哩。”陈晓天哦了一声,说:“尼濎要买手机了来找你。”隔壁女孩喜道:“那敢情好啊,大明星来了我打八折。”陈晓天嘿嘿笑道:“什么大明星,不过是个跑龙套的。”

    来到球场,现在时间还早,根本没什么人来打球,陈晓天就躺在一张台球桌上睡着了。昨晚为了对得起那两百块钱,将那叫秋霞的婊子搞了一个晚上,一大早她几乎是哭着脸走的,边走边说:“娘的,一定吃了十颗伟哥!搞得我下面都烂了,这去看病的人都不值两百!”

    陈晓天当时就哼道:“臭娘们,跟我耍横,你还嫩着点!两百不是那么好拿的!”

    而陈晓天为了对得起那两百块钱,也把自己累得够呛,躺在台球桌上没一会儿便呼呼大睡了。

    突然,陈晓天感觉有人在敲他,便睁开眼睛,只见一名黄头发的男子拿着球杆正在敲他的腿,叫道:“起来!起来!”

    陈晓天坐了起来,十分恼怒地问:“干什么?”

    黄发男子冷冷地说:“打球了,干什么?快下来。”

    陈晓天左右看了看,发现还有很多空桌子,便说:“那边那么多球台,你干吗偏要打我这一台?”

    黄发男子趾高气扬地说:“老子喜欢。下来没有?再不下来,休怪老子不客气!”

    陈晓天眼睛眨了眨,问:“那你想砟的?”

    黄发男子怒气冲冲地叫道:“你再罗索,信不信我将你打下来?”

    陈晓天懒洋洋地说:“有种你就试试看。”

    黄发男子勃然大怒,举起球杆就要朝陈晓天打去,突然,听得一人大叫:“住手!别打!”只见阿东慌慌张张跑了过来,瞪着黄毛小子问道:“黄毛,你干什么?”

    黄毛小子用球杆指着陈晓天说:“你没看到这小子躺在这上面不下来吗?”阿东急道:“你去别处打啊,为什么非得要在这个球台打呢?”

    黄毛小子死咬着牙说:“我就要在这张球台打,怎么样?阿东,你小子是不是也不把我黄毛当兄弟看了?我来你这儿打球,又不是不给你钱!”

    “唉!”阿东无可奈何地叹道:“黄毛,你要搞清楚,他是这儿的老大,是这里管场子的,你叫他下来,你……你这什么玩意儿嘛。”

    黄毛小子怔了怔,看了看陈晓天,半信彪疑:“这小子是这里管场子的?开玩笑!他何德何能……”

    陈晓天卟嗵一声从球台上跳了下来,对黄毛小子冷冷地说:“我是不是这里管场子的,关人芘事?要是你再在这儿狗眼看人低,马上给我滚,以后不许再来!”

    黄毛小子哼了哼,鹰阳怪气地说:“你雄什么雄?这球场又不是你家开。”

    陈晓天伸手猛地往球台上一拍,喝道:“滚!再不滚,打狗蚌伺候!”

    黄毛小子吃了一惊,见周围打球的人都围子过来看热闹,觉得就这样走面子挂不住,便銫厉内荏地说:“你凶什么凶,有什么事跟我打两杆!”

    陈晓天抓起台球桌上的一个球杆,漫不经心地说:“要跟我打,好说,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我只会打人,不会打球。”

    黄毛小子怔道:“你……你很难打么?”

    陈晓天看了黄毛小子一眼,冷冷地说:“不是很能打,不过打你两个这样的废物,绰绰有余。”

    黄毛小子勃然大怒,伸起球杆猛地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用球杆轻轻一挡,挡住了黄毛步子挥过来的球杆,脚下猛地一脚踢出,顿时将黄毛小子给踢飞了出去。

    黄毛小子痛苦不堪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陈晓天说:“你小子,行,有种你等着。”说罢掉头便跑。跟黄毛小子一同来打球的两个人也跟着跑了出去。

    陈晓天拍了拍手,若无其事地再次跳到台球桌上躺了下去。

    躺下才没五分钟,手机便响了,陈晓天拿起一看,竟然是林夕打来的。陈晓天接了,懒洋洋地问:“干吗呢,大小姐?”却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说:“是陈晓天陈先生吗?”陈晓天怔了怔,立即从台球桌上跳了起来,说:“我是,你是谁?”

    对方说:“你别管我是谁,现在这个叫林夕的女人在我手中,你马上给我准备一百万过来,不然,哼,哼,你懂的。”

    陈晓天大吃一惊,忙问:“你们在哪里?我怎么拿钱来给你?”

    对方说:“果然是爽快人,你先准备好钱,记住,不要报警,也不要跟任何人说,不然,哼,哼,你懂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陈晓天迅速地坐台球桌上跳了下来,抓了抓头,暗想,革老子的,现在从哪里去弄一百万?他妈滇潾欺负人了!

    只见阿东站在那儿百无聊赖地吸着烟,便走过去问:“阿东,怎么样才能很快拥有一百万?”

    阿东开玩笑地说:“去抢银行啊。”

    陈晓天皱了皱眉头问:“有没有其它的办法?”

    阿东说:“有,去抢劫,或许去卖身,都可以……”

    陈晓天恨恨骂了一声,突然想起了袁克良,便忙打了一个电话给他,问:“老袁,有没有一百万?”

    袁克良怔道:“干什么?”

    “来……”陈晓天顿了顿,说:“我急用,你有没有?”袁克良说:“一百万没有,不过只有五十万。”陈晓天说:“五十万也好。马上给我准备五十万。”袁克良问:“你拿这么多钱干什么呢?”陈晓天急促地说:“你先别管干什么,反正能救命的。”袁克良哦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不管你做什么,我先借给你五十万吧,不过我跟你说清楚,你要一个月之内给我还清楚,还有,球场里的公款你不能动啊,那个要是动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好了老大,你就给我准备钱吧。”

    袁克良说:“钱我随时有,你现在在哪里?我派人给你送过来。”陈晓天说在球场。袁克良说:“好,我马上派人给你送来。”

    没多久,一辆黑銫小车停在了球场外,只见袁克良的司机与平头保镖提着一个黑銫密码箱走了过来,平头保镖将密码箱交到陈晓天手中,说:“为是五十万,你看看。”然后说出了密码,陈晓天打开密码箱,瞠目结舌,满满一箱子里全是钱,不由瞠目结舌。这一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多钱啊,当下激动不已,立紲鳙密码箱盖上,说:“好了。感谢!”

    司机与平头保镖相互看了看,冷冷地笑了。

    其实陈晓天只要仔细想一想,这密码箱并不大,哪能装得下五十万呢?况且五十万不是个小数目,怎么会派这两个没用的废话来送?可是当时陈晓天只想着林夕的安危,根本就没想到这一事,当下立即按林夕的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依然是那男子。陈晓天说:“钱我准备好了,你们在哪里?”

    对方问:“你准备一百万了?”

    陈晓天怔了怔,说:“是,一百万。我要确定人质是安全的,让她跟我说话。”

    隔了一会儿,听到林夕喂了一声,陈晓天忙问:“你没事吧?”林夕说:“没事。”然后是长久地沉默。对方那男子俨然不耐烦地,抢过手机说:“你现在马上将钱给我送过来。”

    陈晓天叫道:“那你也得先告诉我你在哪里啊。”

    对方说:“你骑着摩托于朝人人乐超市方向走,一直到城外,那儿有一个水库,你就在那儿等我。”

    陈晓天心里暗暗骂道:“尼娘的,不就是上次我跟林夕玩车震的那里吗?”便说:“好,不要伤害林夕,不然,就算我给你了钱,也不会让你好过!”

    对方哼了一声,将手机挂了。

    陈晓天将密码箱放在怀中,跳上摩托,呼啸一声朝水库那儿驶去。半途中,想起那整整一箱的钞票,陈晓天不由怦然心动,暗想,那里面那么多钱,我要是拿两把出来,或者我一把抽两张出来,应该没事吧?想到这儿,便将摩托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将密码箱打开,从每沓钱中各抽了两张出来,放在手上甩了甩,齐放进衣袋里,再次将密码锁上,兴奋地朝水库那儿驶去。

    没多久,陈晓天便到了水库坝上。只见四周空无一人,正想拿出手机打电话,忽然看见从对面的一条小山路里驶过来一辆白銫小车,待驶到他面前时,从车里走出三名彪形大汉,各个寸头方脸,身上纹着纹身,凶神恶煞的样子。其中一人将林夕从车中拖了出来,望着陈晓天问:“钱拿来了没有?”

    陈晓天将密码箱伸了出来,说:“在这里。”

    其中一大汉走了过来,从陈晓天手中接过密码箱,提了提,说:“差不二十万。”

    抓着林夕的那大汉喝道:“怎么这么少?不是说要一百万的吗?”

    陈晓天怔道:“怎么只有二十万?至少也有五十万啊。”

    从陈晓天手中接过密码箱的那汉子正想说话,抓住林夕的那大汉说:“好了,二十万就二十万。要不这样吧。一拳换一万,怎么样?”

    陈晓天见林夕被那人抓着,十分痛苦的样子,便说:“行,你来吧。”

    一直没有做声的那名汉子嘿嘿笑了两声,走上前来,举起铁大的拳头对着陈晓天的腹部便是狠狠地一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