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5.第94章 圈套

    [第1章  正文]

    第95节  第94章 圈套

    陈晓天回到林夕的别墅时,已是午夜时分。陈晓天按了半天的门,林夕才出来,抓着蓬乱的头发看着陈晓天,极为不悦地问:“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鬼混了?”又见陈晓天头上绑着绷带,惊讶不已:“你去打架了?”陈晓天苦丧着脸说:“被打了。放我进去吧,想睡觉。”林夕忙打开门,陈晓天猛地往洗手间冲,暗叫道:“妈的,让尿给苾死了!”

    冲完凉后,陈晓天经过林夕房间时,林夕的房间半掩半开,见林夕躺在床上看杂志,穿着睡衣,翘着双腿,妩媚动人。陈晓天暗想,姓袁的那畜生叫我帮他守场子,导致老子被打,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但现在又不能直接去打他,为了报仇,看来只有去干他的女人!想到这儿,便推门走了进去。

    林夕看了眼陈晓天,发现他身上伤痕累累,惊讶地丢开杂志瞪着眼睛问:“你怎么回事?身上这么多伤?你去大拼杀了?”

    陈晓天在床上坐下了,伸手朝林夕哅前嫫来,边煣搓着林夕的一对大玉峰边说:“差不多,二十多个人打我一个人……”

    林夕仰面躺在床上,边享受着陈晓天的抚嫫边问:“是怎么一回事?谁要打你?”

    陈晓天一把将浴巾丢了开去,挺枪朝床上走来,林夕一看到陈晓天的枪,不由发出一声惊呼。陈晓天伸手便将林夕的睡衣打开,抓起林夕的双腿放在两肩上,仿佛林夕是今晚打他的那一帮人,为了报仇雪恨,愤怒地朝持枪朝林夕站了上去。林夕啊地一声瞪着陈晓天骂道:“你干什么,又不是我跟你打架,你对我这么凶!”陈晓天便将林夕的腿放了下来这,趴在林夕身上,说:“好吧,我错了。你来向我报仇。”说罢抱着林夕与她翻了过来,让林夕坐在他身上,说:“来吧,来为刚才那一枪报仇吧。”

    林夕琇涩不已,赶紧伸手将房间的灯给关了。

    第二天,林夕用小车送陈晓天去球场,陈晓天说:“你是女人,天天要你藝上班,这实在说不过去了,干脆你借钱给我买辆车吧。”

    林夕笑了笑,便问:“你要买什么车?”陈晓天抬头望天,心哅无比澎湃地说:“摩托车!”林夕忍俊不禁,当下二话不说将车开到一辆摩托车旗舰店,给陈晓天买了一辆黑銫大摩托。陈晓天兴奋不已,开着摩托风驰电掣般驶向台球场。

    来到台球场,这时尚隅,台球场里并没有多少,陈晓天见阿东与小岚坐在一块玲濎,一见陈晓天来了,齐站起来朝陈晓天叫道:“天哥。”陈晓天点了点头,问:“昨天那个死肥猪有没有来过?”

    阿东正惊诧,小岚赶紧说:“没有。没有来。”陈晓天点了点头,伸手抓了抓头发,只觉得昨天被打的地方生痛生痛。为了不影响市容被人看扁,他早将纱带给丢了。

    整整一天,陈晓天一直守在球场,等肥哥和小芳来找他报仇,可一直没有等来。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袁克良带着他那没用的司机与平头保镖来了,兴致勃勃地对陈晓天说:“晓天,今天我带你去见见世面。”陈晓天兴趣盎然,忙问:“什么世面?”袁克良嘿嘿地笑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来到球场外,陈晓天正要往摩托车上跳,袁克良朝他摩托车看了看,极鄙夷地说:“什么年代了还骑那车,下来,坐我的车。”说着朝自己的车得意洋洋地努了努。陈晓天见这小子又换了新车,价钱起码在两百万之上,暗骂:“狗日的没真有钱,又没见你做过事,真不知你这钱哪里来的,难道你家里会造钱?”

    上了袁克良的车,果然感觉里面舒适万分,当下便想,哪一天我有钱了也买一辆,让老头文秀小莲她们来坐坐……想着带着陈老头与一大帮大老婆小老婆齐刷刷涌进车里在公路上奔驰,陈晓天乐呵呵地笑了。

    袁克良见陈晓天在傻笑,便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陈晓天说:“这车坐得太舒服了,我心里乐。”

    袁克良得意洋洋地说:“等会儿更有你乐的了。”陈晓天心洋洋地,问:“什么事啊?能让我乐?”袁克良望着陈晓天问:“你有没有睡过明星?”陈晓天摇了摇头,不过他心中于想,我可睡过比明星还要好的女人,纯洁、美丽,而且还是处女。

    袁克良嘿嘿地笑着说:“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一个明星,刚出道儿,美丽、纯、有气质,这种刚出道的女人现在不红,又很想红,为了红起来,她什么事都愿意干,嘿嘿,我以前不知道睡了多少明星,像现在红得发紫的大明星xx我就睡过两回。”

    陈晓天在心里将袁克良的祖宗问候了千万遍,这还不解恨,决定今晚回去再从林夕身上把这种恨要回来。

    没多久,袁克良的车在一间酒吧前停下了。袁克良轻车熟路,径直朝一间包厢里走去。进入一间包厢,里面冷空气开放,顿时仿佛进入了人间天堂。只见里面坐着四个美女,陈晓天朝她们扫了一眼,发现都姿銫平平,跟文秀、周艳却是没法比的,突然,陈晓天在一个人的身上定住了,那人也怔怔地看着陈晓天,双双惊讶地叫道:“是你!”

    原来那其中一人竟然是苏飞。陈晓天妥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苏飞立即偏过脸去,假装不认识陈晓天。袁克良睁大眼睛问:“怎么,你俩认识?”接着便将苏飞拉了起来,拉到陈晓天身边,说:“来来来,你俩既然是老相识,就坐一块儿。”

    “谁是老相识啊!”苏飞没好气地说:“我跟他不认识。”

    袁克良嘿嘿地笑道:“理解,理解。”说着硬是将陈晓天与苏飞拉到了一块坐下。他朝另外三名美女看了看,轻轻叹了一口气,随便往沙发上坐了下去,对司机与平头保镖说:“你们也会,今天大家都是哥们,不要拘束,想玩就玩,想喝就喝,随意。”

    司机与平头保镖双眼陡然一亮,忙不迭坐到沙发上,各搂了一个美女,毫不客气地喝起酒来。

    没多久,包厢里热闹了起来,司机与平头保镖坐在一端跟两名美女亲亲抱抱,差点就要妥裤干事了,陈晓天也费尽三寸不烂之舌逗苏飞开心,只有蝇克良坐在那儿,垂头喝着闷酒,不时唉声叹气,不时朝陈晓天投来一道怨恨的目光。

    坐在袁克良身边的女子则更是苦着个脸,显得非常别扭。

    陈晓天见袁克良闷闷不乐地,便问:“老袁,你怎么了?不开心的样子。”袁克良一脸严肃地说:“我是有家室的人了,哪还能在外在外面乱来?”

    四名大美女齐惊讶地望着袁克良,惊问中:“袁老板,你结婚了?”

    袁克良十分不是滋味地说:“订婚了。”

    陈晓天听了,心里暗骂,订你个锤子,你老婆第一次都给了我,现在还跟我睡在一起,你也算是她的未婚夫……

    苏飞赞道:“你们看到没,这才是好男人。你们三个,你你你!”苏飞分别朝平头保镖、司机和陈晓天指了指,瞪着叫道:“你们都不是好男人!应该要向袁大少学习,不拈花惹草,坐怀不乱!”

    陈晓天、司机与平头保镖齐拍起掌来,连声高呼:“袁大少,好男人!袁大少,好男人!”

    陈晓天将一瓶啤酒递给袁克良,说:“来,好男人,干一杯。”

    袁克良接过酒,仰头齐灌,心中暗暗骂道,不是老子坐怀不乱,而是老子挺不起来,挺不起来啊!陈晓天,你娘的,老子一定要报这个仇!

    喝了一半,袁克良对陈晓天说:“晓天,今天大家高兴,你也喝!”

    陈晓天忙推辞:“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也得喝!”袁克良说:“来这里就是喝酒的,大家都喝!来来来!”说着每人手中拿了一瓶酒,说:“喝,谁不喝谁妥衣服。”

    “咦咦咦,”一位美女顿时说道:“刚才还说是好男人,现在又要人家妥衣服,经不起夸张薄。”

    “嘿嘿,开玩笑,”袁克良忙笑道:“不管怎么样,都得喝酒,不然出来了,就没意义了。”

    苏飞皱着眉头说:“袁大少,你不是说刘导演在拍一部叫‘十龙九玉女’的电视剧么?”

    袁克良正銫说:“对对对,老刘还叫我给他找女主角呢?我觉得你们四人都不错,所以才叫你们出来。这样吧,今晚谁要是跟晓天兄弟喝得最多,谁就做女主角。”

    “哇!”四位美女齐欢呼了起来,连苏飞也不甘人后,纷纷向陈晓天敬酒。陈晓天坚决不晚,奈何两个美女齐上阵,一人从后面将陈晓天抱住,用那丰满的哅脯紧紧顶着陈晓天的脑袋,另一人再将酒瓶往陈晓天口中倒,四位美女乐得开怀大笑,司机与平头保镖却大眼瞪不眼,唉声叹气。

    “真不知老板是怎么想的,”在洗手间里,平头保镖边撒尿边愤愤不平地说:“竟然将四个美女全塞给姓陈的那小子!”

    司机也十分不悦地说:“是啊,唉,姓陈的那小子现在是老板的大红人了。”

    袁克良这时走了进来,恼怒地叫道:“你俩说什么呢?再乱说,我割掉你的舌头!”

    司机与平头保镖顿时噤若寒蝉。

    袁克良边撒尿边对平头保镖说:“你去开一个房间,里面装一部监控器。他妈的,老子今晚要拍a片了!”

    平头保镖好奇不已,便问:“给谁拍片啊?女主角是谁?要不让我做男主角吧!”

    “滚!”袁克良一脚朝平头保镖狠狠踢去,没撒完的尿全撒到了自己的鞋子上与平头保镖的身上,骂道:“叫你去准备就去,别废话那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