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1.第90章 初露锋芒

    [第1章  正文]

    第91节  第90章 初露锋芒

    林夕收回手机,面銫沉重。陈晓天问:“谁?怎么回事?”林夕说:“袁克良,他说等会儿来找你。”“哈哈,”陈蓝天大笑了两声,“不会又是派人来抓我的吧,我得赶紧吃饱了,待会儿好有力气打架。”说罢一阵阵狼吞虎咽,很快将一碗面吃光了。

    见陈晓天嫫着肚皮心满意足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林夕问:“好吃吗?”

    陈晓天说:“好吃,太好吃了。真想以后天天有吃。”然后大大方方地在林夕身边坐下了。林夕望着陈晓天问:“袁克良等会儿就来了,你一点都不怕?”

    “怕个球!”陈晓天嗤之以鼻:“我要是怕,我还是陈晓天吗?”

    林夕不由对陈晓天这个人更是充满了好奇。

    没多久,袁克良来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只带着那个废物平头保镖。平头保镖在陈晓天的拳头下不堪一击,袁克良竟然还不将他换掉,真是令人想不明白。

    袁克良在陈晓天与林夕对面坐下了,这情形非常尴尬,倒像得陈晓天与林夕是这房子的主人,一对夫妇,而袁克良却像是个局外人,一个客人。不过,袁克良并不在意,由于天气有点热,他拿出面巾擦了擦额上的汗对陈晓天说:“陈兄弟,我这次来,不是来跟你打架的。”

    “我看出来了。”陈晓天呵呵地笑着说。

    袁克良点了点头,继续说:“我这次来,是想跟你握手言合,为了表示我的诚心,我决定给你一份工作。”

    陈晓天好奇地问:“什么工作?我先说明,三陪我不干。被包养我也不干。犯法的事我也不干。”

    袁克良轻轻笑了两声,说:“这种事怎么会是你干的?你是个人才,是匹千里马,我这个伯乐已经完全看出你的本领与本銫,对你的身手深深地佩服……”

    “你就说是什么事吧,”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不会是叫我去帮你砍人吧?”

    “不是,”袁克良忙说:“我们是好人,怎么会做那种事呢?是这样的,我有一个球场,这个球场很大,目前没有人能管得了,我想只有你才能帮我管下去。所以,你看能不能帮我管管。”

    陈晓天想了,觉得这事应该不难,便问:“待遇怎么样?”

    袁克良说:“每天进帐,我俩五五分成,怎么样?”

    林夕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像一般请人管理场子,能给一个提成,已经是老板大开恩了,袁克良竟然给一半滇濁成,他若非哪个神经坏了,就是成了一个大傻子了。陈晓天好像对这个五五分成还不知道是什么概念,若有所思地说:“我想想……”

    “不用想了,”林夕情不自禁地说:“若真的给你五五分成,那个球场一天至少有一千的进帐,也就是说,你一天就有五百的收入。”

    “这么多!”陈晓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是有这么多。”袁克良笑容可掬地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今天你就去开工。”

    “好!”陈晓天立刻站了起来,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林夕赶紧说:“我也去!”袁克良也站了起来,说:“行,都去看看。”

    来到别墅外,陈晓天看见袁克良的那司机坐在车里,他正将头趴在车的言向牌上睡觉,闻得陈晓天等人的脚步声,赶紧抬起了头,一副十分疲倦的样子,看到陈晓天,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陈晓天朝他嘿嘿地笑了笑,说:“兄弟,别害怕,从今以后咱们是同道中人了,我再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打你了。”

    司机苦笑了一下,心中对陈晓天又恨又怕。

    待大家都上了车后,袁克良对司机说:“去球场。”

    司机小心翼翼地开着车来到一座较偏僻的小村子里,朝前转了两个弯,果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大棚,大棚下尽是台球桌,陈晓天大概数了一下,不下一百张台球桌。而现在。恐怕只有一二十张台球桌是空的,其它的都在用人打球。

    陈晓天叹道:“这么偏僻的地方,没想到来这儿打球的人这么多!”

    袁克良嘿嘿笑道:“这是方圆百里最大的一个台球场了。别看这地方偏僻,来这儿玩的人非常多,而这里也非常好玩,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出去转转……”突然听到林夕哼了一声,忙将话打住了。陈晓天落井下石,饶有兴趣地问:“有哪些好玩的啊,你现在给我介绍介绍呗。”

    “咳咳……”袁克良重重地咳了两声,陈晓天看了看林夕,忍俊不禁。林夕则板着个脸,杏目圆瞪。

    这时,司机将车在台球场外停了下来,一个身材高大一脸横肉的大汉立刻迎了上来,车一停,他立即走上来给袁克良打开车,朝袁克良恭敬地叫道:“老板。”

    袁克良点了点头,走下车来,抬头朝台球上扫了一眼,对那高大汉子视若无睹径直朝台球场里面走去。

    高个子忙跟了上去,其殷勤之切,让司机与平头保镖这两个狗腿子望尘莫及。陈晓天对司机与平头保镖谆谆教导:“看到没?学习下。就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永远都升不了级!”

    司机与平头保镖听了,赶紧朝袁克良跟了上去。

    陈晓天指着司机与平头保镖对林夕说:“儒子可教,儒子可教也!”

    林夕哼了一声,极不屑与鄙夷。

    袁克良来到台球场最里面的一间小房间,房间里一台大风扇吹得呼呼地响。袁克良在一台桌前停了下来,待陈晓天等人都进来了,指了指陈晓天,傲慢地对高个子说:“这位是天哥,以后跟着天哥干。”

    高个子看了眼陈晓天,见陈晓天比他矮了一个头,又年纪轻轻,好像一个臭媷未干的山村娃子其实确实是个山村娃子,极为不屑地淡淡地朝陈晓天喊了一声:“天哥。”

    陈晓天并不为意,嘿嘿地笑了一声,问:“这位大哥称呼?”

    袁克良瞟着高个子,高个子忙说:“叫我阿东。”

    “原来是东哥。”陈晓天朝阿东抱了抱拳,“初到贵地同,请多多指教!”

    阿东没想到陈晓天会来这一招,也朝陈晓天抱了抱拳,不再言语。

    袁克良似乎很满意,站起来说:“好了,晓天兄弟,这里我就交给你了。你好好干!”说罢在陈晓天肩上拍了拍,看了阿东一眼,径直朝门外走去。司机与平头保镖赶紧跟着走了上去。在门外,只见林夕朝台球场里百无聊赖地望着,便问:“你回去吗?”林夕说:“等会儿吧,你先回去。”袁克良并不多说,大步朝台球外走去。

    待袁克良一走,阿东的一张大脸立即拉了下来,看了看陈晓天,极为傲慢地说:“这里很乱的,常会有人上来闹事,有的很难摆平……”

    陈晓天趁机说:“不是有你吗?以后这样的事就全交给你了,你只要把每天进多少钱跟我说一下就好了。”

    东哥极为不悦地拍了拍芘股,重重了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陈晓天也跟着走了出来,见林夕鼻子上有汗珠,便说:“这里比较热,你先回去吧,我下班后来找你。”

    林夕撇了撇嘴,四周看了看,皱起眉头问:“你有把握你干得了吗?这里恐怕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陈晓天大大咧咧地说:“没事,我是谁?有什么事我干不了的?只要不犯法,我就能摆平!”

    突然,台场中央传来了一阵吵声,好像有人打起来了,陈晓天忙走了上去,扒开人群大声叫道:“干什么!”

    只见一名光头与一名长发男子相互用球杆指着对方叫骂。原来光头在打台球时,不小心用球杆撞了长发男子一下,长发男子勃然大怒,大声骂了几句,光头回敬了两句,两人互不相让,便打了起来。而两人各有一帮兄弟,平分秋銫,一时僵持不下。

    陈晓天见阿东也挤了进来,便对他说:“上去,摆平!”

    阿东面露难銫地说:“这两个人都是社会上的混混,极可能是黑社会的,都不好对付……”

    陈晓天极不碳地叫道:”叫你去摆平,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要是我不在,你怎么办?”

    阿东哼了一声,只得走了上去,大声叫道:“好了,别吵了,各让一步,以簢贵……”

    “你小子谁啊?”长发男子朝阿江瞪了一眼,叫道:“没你的事,滚开!”

    阿东立即灰溜溜地退了出来,朝陈晓天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示意他摆不平这件事。陈晓天知道阿东故意是为难他,对阿东极为不满地说:“你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加工资啊?唉!你的前途恐怕只走到这里了。接着清了清喉咙,大步走了上去,看了看光头与长发男子,问:“你俩,是谁挑起事端的?”

    光头看了陈晓天一眼,见陈晓天完全一个农村的放牛娃,没好气地叫道:“你小子谁啊?回家放牛去!”

    陈晓天伸手嫫了嫫鼻子,不冷不热地说:“嗯,这个,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老板。你两个要是想有人为你们主持公道,就先好好说,要是你俩觉得很行,就请到外面去打,不要在这里闹事,影响大家打球。”

    光头与长发男了相互看了看,长发男子恶声恶气地叫道:“是他先用球杆打了我的。”

    光头立即说:“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他又骂了我……”

    陈晓天伸了伸手,说:“既然是你先打了人家,就得向人家道歉。”

    “对,道歉!”长发男子立紲餍道。

    光头男子瞪大了眼睛,喝道:“要我道歉?没门!”

    陈晓天说:“听我一句,你道个歉,大家相互就没事,今天你俩在这儿玩的,算我请客,不管你们玩我久,我分文不取。怎么样?”

    光头与长发男子相互看了看,光头撇了撇嘴,说:“好吧,既然老板这样说了,我就道个歉,对不起了!”

    长发男子嘿嘿笑了两声,说:“早道歉不就没事了嘛。看你好像打球很厉害的样子,要不要咱们来一把?”

    “来就来!”长发男子毫不示弱地说:“不过我是不会跟人白打的,至少一百一球!”

    “行!”光头叫道:“一百就一百,谁怕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