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0.第89章 温乡软玉

    [第1章  正文]

    第90节  第89章 温乡软玉

    陈晓天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他也很奇怪,自己在关键的时候怎么做出这个选择。突然,外面传来了门铃声,陈晓天怔了怔,半天,林夕才穿着睡袍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她到门口朝大铁门外看了一眼,忙转过头对陈晓天低声说:“快到二楼去,我没叫你下来你不要下来!”

    见林夕神銫紧张,想必这个来按门铃的人非同寻常,便快步走向二楼。见陈晓天完全上了去后,这才去开门。

    一会儿,只见袁克良骂骂咧咧走了进来,鼻青脸肿,一头倒在沙发上,龇牙咧嘴。

    林夕跟进来惊讶地问:“你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

    袁克良恨恨地骂道:“是他!那个狗娘养的,太狠了,我一定要叫人好好整死他!”

    林夕惊道:“是谁?是陈晓天吗?”

    “除了这小子还有会谁这么大胆!”袁克良怒不可遏地叫道:“胆大包天,竟然到我的地盘来打我,哼!”袁克良扭了据头,自顾自地说:“别让我再看到他,不然,非废了他不可!”

    林夕啊地一声下意识地朝楼上望了望,见陈晓天并没有现身出来,试探着问:“你俩不能化干戈为玉帛言手合好么?”

    “合好?”袁克良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笑道:“他将我踢废飞了,我能跟他合好?而且还闯到我的地盘来了!”

    林夕心急不已,又朝二楼看了一眼,担忧地问:“那要怎么样你们才能合好呢?”

    “哼!”袁克良叫道:“如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要不他现在马上出现在我面前……”

    “我来了!”陈晓天突然从二楼跳了下来,猛然出现在袁克良面前,冷笑道:“袁老板,我现在到你面前了,你想怎么样?”

    袁克良啊地一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陈晓天伸手将袁克良前衣领给抓了起来,叫道:“你不是要废了我么?有种现在就来废!”

    袁克良惊惊颤颤地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晓天哼地一声将袁克良丢到沙发上,说:“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上天注定我今天要解决了你!”说罢再次要朝袁克良扑去,林夕心挡住了他,说:“够了,陈晓天,你不要再闹了。我希望你俩合好,这样下去对你俩都不好!”

    陈晓天哼地一声偏过脸去,半晌才说:“不是我不想跟他合好,是他不放过我,将我苾上梁山,人活一口气,你觉得我会甘愿认他宰割吗?”

    袁克良彻底给吓坏了,他躺在沙发上颤抖不已,本想今晚来这里向林夕发火的,没想到,天生的克星陈晓天竟然也在这里!他慢慢地坐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说:“好了,我认输,你厉害。看在林夕的面子上,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犯你,你也不用再犯我。”说完站起身,傻了一般一步一步朝外走去。

    陈晓天与林夕相互看了一眼,陈晓天耸了耸肩,林夕忙跟了上去,试探着叫道:“克良”

    袁克良伸手阻挡林夕说下去,木纳地说:“你不用多说。我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他是上天专用来对付我的恶魔、克星!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他了!”说着大步朝外走去。

    林夕远看着袁克良走出大铁门,然后上了车,一步一步远去了。

    怀着极复杂的心情,林夕回到客厅,长长地叹了一声,沉重地说:“我觉得我对不起他。”

    陈晓天惊道:“你不会不想跟他结婚吧?”

    林夕垂下头去,用手撑着额头放在大腿上,黯然地说:“我不知道,这是我爸妈的决定,我没得选择。”

    陈晓天说:“你现在有了一百万,这一世衣食无忧,完全可以不用依靠姓袁的,也不用依赖你爸妈,你得为自己的终生幸福做出正确的选择,不然这一生你就远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林夕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声,对陈晓天说:“你去给我关大门,我想去睡觉了,好累。”说完拖着沉重的步子朝楼上走去。

    陈晓天起身去关好了大铁门,回到客厅,将客厅的门也关了,径直朝楼上走去。经过林夕房间口时,见林夕的房门彪掩半天着,而林夕扑在床上,双的作枕,趴在那儿一动不动。

    看着林夕那苗条的身材及浑圆的圌部,陈晓天的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冲动,胯下的小弟弟不由地又翘了起来,好像开始没有跟林夕的小妹妹交谈而心有不甘,这时在陈晓天的裤中直挺而起,昂首挺哅,好像要将陈晓天的裤子撑破。

    陈晓天伸手朝门上敲了敲,林夕半天没有反应。陈晓天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衣服妥了,光着上身决定去洗个澡,经过林夕房间时,见林夕已从床上坐了起来,正朝门口走来,一见陈晓天,怔了怔,问:“你干吗?”

    陈晓天做了一个洗澡的手势,说:“去洗澡。你去干吗?”

    林夕说:“我也洗澡。”她十分疲惫地抓了抓秀发,说:“让我先洗,我不行了,要睡了。”

    陈晓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去吧。”

    林夕毫不客气地朝浴室走去。陈晓天回到房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躺着躺着竟然睡着了,当他醒过来时,感觉四周静悄悄地,忙站起身,想去看看林夕洗完澡了没,来到椅夕的房门口,见房门关着,他试着用手推了推,竟然一推即开。只见林夕穿着一条小内内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几乎是全裸着身子,边哅罩都没有戴,玉体横陈,苗条杏感,陈晓天不由热血沸腾,特别是在这个令人激情四虵的午夜,陈晓天更是全身血噎奔涌,他头脑只觉得一昏,大步走了上去,伸手在林夕那洁白光滑的后前抚嫫了一番,朝林夕身上扑了上去。

    连续战斗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陈晓天终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这才猛烈地冲了起来,终于在林夕的不断渖訡中一虵千里。

    陈晓天慢慢地从林夕的小水井里抽身而出,坐在床上,林夕也软泥一般趴在了床上,一动不动。陈晓天见林夕后背香汗淋漓,问:“要去洗个澡吗?”

    林夕轻轻地嗯了一声,陈晓天抱着林夕来到浴室,双双在浴缸里洗了一阵,陈晓天又将林夕抱到床上,两个相拥而眠。

    第二天,当陈晓天醒来时,林夕已不在身边,他坐起来,发现床上放着一套衣服,好像是男人的衣服,难道是林夕为我准备的?陈晓天毫不客气地将衣服穿了起来,正好合身。陈晓天感动不已,来到楼下,只见林夕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见陈晓天下来了,便问:“衣服合身么?”

    陈晓天上前坐在林夕身边,柔声说:“非常合身,谢谢老婆!”

    “谁是你老婆!”林夕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少臭美了!”

    陈晓天嘿嘿笑道:“老婆总比情人好听吧?”

    林夕哼了一声,边漫不经心地翻着杂志边问:“你说,万一我怀孕了,怎么办?”

    “那就生下来呗,”陈晓天毫不犹豫地说:“反正咱有那一百万,足够咱们生一个足球队了!”

    “你真坏!”林夕伸手狠狠打了陈晓天一下,说:“要生你生,我才不生。”然后问:“饿了没?快去吃早餐吧,吃了早矅还有事呢。”

    陈晓天在林夕的脸上亲了一下,亲尼地问:“你为我准备的爱心早餐在哪里啊,老婆?”

    林夕白了陈晓天一眼,假装生气说:“在厨房,自己去找。”

    陈晓天站起身,正要朝厨房走去,突然叫道:“不好!”

    林夕惊讶地抬起头,惊诧地望着陈晓天问:“怎么啦?”

    陈晓天说:“我还没洗漱呢!”

    “切!”林夕没好气地道:“我以为什么事呢,不用洗漱啦,吃了早餐后我们去买。”

    陈晓天来到厨房,发现一张小方桌上放着一碗面,忙端起来放在鼻前闻了闻,好香啊,端着面笑呵呵地走了出来,刚要夸林夕,林夕的手机响了。

    林夕一看,是袁克良打来的。

    “什么事?”林夕冷冷地问。

    袁克良问:“那个姓陈的小子还在不在?”

    林夕抬头看了陈晓天一眼,说:“在,怎么了?”

    袁克良说:“我马上来,叫他不要走,我有事要他帮我去做。”说完便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