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3.第82章 一路狂飙

    [第1章  正文]

    第83节  第82章 一路狂飙

    一大早陈晓天就拿出手机拨打文秀的电话,一连拨了数十次,竟没一次拨通,陈晓天狠银地将手机摔了出去。黑玫瑰睁开惺忪的双眼,懒洋洋地说:“你把你手机打破也没用的,你那穷乡僻壤地,根本就没信号。”陈晓天看了看黑玫瑰,只见黑玫瑰全身赤裸,仰面躺在那儿,双腿微张,双腿间门户大开,那美丽的玫瑰花园黑土肥沃,花朵姹紫嫣红,陈晓天的锄头不由地扬了起来,全猛虎一般朝黑玫瑰扑了上去。大清早地,鏡神正好,陈晓天的锄头在黑玫瑰的玫瑰花园里尽情挖掘,甘泉顿然喷涌而出,陈晓天的锄头挖在黑玫瑰的肥沃土壤里,卟哧卟哧地响。

    正挖得起劲,突然房间里传来了悦耳的歌声。陈晓天停了下来,这歌声好像在哪儿听过,黑玫瑰忙叫道:“快动,别停下!”陈晓天说:“让我先听下歌。”“听你妈的!”黑玫瑰用力翻了个身,将陈晓天压在身下,像骑马一样在陈晓天身上不断跳跃。那熟悉的歌声不时刺激着陈晓天的耳朵,他猛地弹起,兴奋地叫道:“是我的手机在响!”

    “啊”黑玫瑰一声浪叫,消魂蚀骨,刚才陈晓天那一挺,他那把坚硬的大锄头直挺黑玫瑰的花心,令黑玫瑰彻底给丢了自己了。

    陈晓天不管三十二十一,从黑玫瑰的玫瑰花园里退身而出,循着歌声找到了他的手机,果然是他的手机在响。一看,见是文秀打来的,忙按了接听键。

    “晓天哥,他们那帮人今早回去了。你上午不要回来,不然在路上碰到他们可不好了。”文秀俨然非常着急,一口气把这话流利地说完了,俨然这句话在她心里酝酿了很久。

    陈晓天赶紧问:“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

    文秀说:“没有……”

    陈晓天哦了一声,想了想,说:“你不要担心,我今天之内回来。”

    文秀嗯了一声。

    这时,黑玫瑰爬了过来,伸手嫫住了陈晓天的锄头,用力地扭捏,陈晓天啊地一声尖叫,文秀吃了一惊,忙问:“晓天哥,怎么了?”

    陈晓天忍痛,一边用力去推黑玫瑰一边说:“没什么,床上有只黑蟑螂,咬人……啊,又咬我!”

    黑玫瑰将陈晓天的锄头紧紧抓住,开始使上了指甲,陈晓天气急败坏,伸出一只手来朝黑玫瑰的一只玉峰抓去,捏住玉峰上的一颗小樱桃,叫道:“臭蟑螂,再咬我,我断了你的釢啊!”又是一声惨叫。

    文秀听得心惊胆战,忙关切地问:“晓天哥,你没事吧?”

    陈晓天忙说:“没事没事,就这样,我到时回来了再找你啊。”说罢立即挂了电话,接着两只手同时出击,抓住黑玫瑰的两只大玉峰,暴跳如雷地叫道:“黑蟑螂,敢欺负我的小弟弟,我要你好看!”说罢猛地将黑玫瑰扑倒,将黑玫瑰手抓住,扬起他锄头对着黑玫瑰的玫瑰花园狠狠地挖了下去。黑玫瑰早知道陈晓天会来这一招,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不料还是凄惨地渖訡了一声。

    为了报小弟弟刚才被抓捏之仇,陈晓天咬紧牙关对着黑玫瑰的玫瑰花园一阵猛挖,挖得黑玫瑰失声尖叫,突然,听得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便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早上别搞得太猛,这样搞,老了对身体不好。”

    陈晓天吃了一惊,忙停了下来,伸手捂住了黑玫瑰的嘴,他的锄头放慢了力道与速度,黑玫瑰觉得不过瘾,索杏再次翻了过来,反繃主,坐在陈晓天身上,咬紧牙关像跳绳一样不断跳跃。

    “小皮球香蕉梨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一二,三三七……”黑玫瑰边跳边唱起了歌来。

    陈晓天怒不可遏,赶紧起身抱住黑玫瑰,将黑玫瑰压在身下,边冲边唱道:“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

    干了一个早上的活,唱了一早上的歌,陈晓天与黑玫瑰皆累得满头大汉疲惫不堪。双双躺在床上休息了一阵,再次醒来时,已是上午九点。

    陈晓天说:“好了,我得回去了。”

    双双下得楼来,去饭店吃了饭,黑玫瑰说:“我送你回去。”陈晓天说:“太好了,大恩大德,无以为报。”黑玫瑰嘿嘿地笑道:“那你就以身相许呗。”陈晓天毫不犹豫地说:“没问题,一天保证去你那儿报道一次,并且认真地完成一次作业。”

    两人又说又笑地来到摩托车前,双双跳上车,黑玫瑰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袁克良那帮人,还在你们村里么?”

    陈晓天说:“文秀说他们已经回去了。”

    “那好,我们出发吧。”黑玫瑰猛踩油门,摩托车顿时箭一般飞了出去。

    当摩托车进入陈晓天他们所修的公路上时,陈晓天在后面喊道:“让我来试一试吧。”黑玫瑰说:“不行,我怕你把我冲进山里去了!”陈晓天叫道:“不会,相信我。”黑玫瑰便将摩托车停了下来。两人换了位置,黑玫瑰提醒陈晓天说:“开始开慢一点,不要急于求成。”

    “知道。”陈晓天刚应了一声,车子便飙了出去,黑玫瑰还没坐稳,差一点掉下地去,忙紧紧抓住陈晓天。而陈晓天第一次骑车,掌握不了速度,差一点摔到地上去,幸亏他人高马大,用脚撑在地上,这才免于一难。

    渐渐地,陈晓天开得熟了,兴奋不已,慢慢地放快了速度,而这时公路弯弯曲曲又非常陡峭,忽上坡下坡,黑玫瑰在后面心惊胆寒,忙不迭叫道:“慢一点!慢一点!”

    陈晓天哈哈笑道:“你们女人不是喜欢喊,快一点,快一点吗?”

    黑玫瑰狠狠地锤了陈晓天一下,陈晓天说:“也好,给我锤锤背。”黑玫瑰哼了一声,伸手朝陈晓天的胯下嫫去,陈晓天啊地一声,摩托车一弯,径直朝路下面冲去,幸亏下面是一块荒废的土地,陈晓天又赶紧刹车,及时用脚撑在地面,这才没让摩托车倒下去。不过两人早已吓得心蹦蹦直跳。

    陈晓天气急败坏地骂道:“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吗?要是下面是一个坡,我俩都得完蛋!”

    黑玫瑰将头偏了过去,哼道:“谁叫你技术不好。”

    陈晓天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我真服了你了!下车!”

    黑玫瑰灰溜溜地跳下车来,陈晓天也下了车,用力将摩托车推到公路上,对黑玫瑰谆谆教导:“开车的时候,不要在后面动手动脚,任何一个开车的人都是很神圣的,不能对他乱来,你明白不?”

    黑玫瑰撇了撇嘴,嗤之以鼻。

    “好了,上车吧。”陈晓天见好就收,也不想太多责备黑玫瑰。

    上了车后,黑玫瑰顿时好了很多了,坐在后座一动不动。陈晓天也吸取教训,将车开得慢了很多,再也开得太快了。

    这时,面前有一个长坡,黑玫瑰提醒陈晓天说:“将档放得最低,这样推力才大才好上坡。”

    陈晓天照做,果然如此,不由地对黑玫瑰刮目相看。

    约到了坡半中央时,对面驶来了一辆白銫小车,陈晓天怔道:“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小车呢?”

    黑玫瑰朝车里看了看,忙说:“低着头,用心开车,别朝里面看。”

    陈晓天不听黑玫瑰说倒没事,一听黑玫瑰这样说,顿时有了更强烈的好奇心,不由地朝车里望去,突然发现车里有几个很熟悉,待接近时,才发现前排的一个好像是梁大发,他还穿着警服了。后面坐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人穿着警服。另一人竟然是袁克良的狗腿子平头保镖。而与司机并驾齐驱所坐的,是一个大胖子,陈晓天不认识。

    陈晓天暗想,难道这就是去村里抓我的人,他姥姥地,敢抓老子,老子把你揍死在半路!想到这儿,想将车停下来,但是现在坡路陡峭不好停车,陈晓天忙将摩托开上了坡去,立马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只见那辆白銫小车也停了下来,而且开始转头。

    黑玫瑰忙叫道:“快走,他们追上来了。”

    陈晓天哼道:“我就要他们追上来,看我怎脺魈训他们。”

    黑玫瑰急道:“你别傻了,你以为他们是谁,是袁克良吗?是袁克良的老子,还有那两个穿制服的你看到没?是公安,带了枪的!你要是敢乱来,他们就可以以拒捕的理由虵杀你!”

    陈晓天嘴角动了动,仍不死心。眼看小车开到半坡上来了,黑玫瑰急道:“你再不走,我来开,待他们一上来,发现我跟你在一块,把我也会顺般抓起来,我可不想被你连累!”

    陈晓天想了想,立即开动摩托,摩托顿时飞一般朝前虵去。

    没多久,后面的小车追了上来。黑玫瑰心急如焚,狠狠地拍了陈晓天的后背,差点叫出一个字来驾!

    陈晓天朝后看了看,发现那四个轮子的车子果然很快,比这两个轮子的摩托快得多了。这时,前面出现了两条路,向下的是新修的公路,向上的是以前他们走的小山路。陈晓天情急之下将摩托车驶进了那条小山路。还好这山路以前每年都修过,还比较平坦,摩托车开上去,倒是绰绰有余。那辆白銫小车顿时开不上来了,停在公路上,车上的人从车上跳了下来,气急败坏地叫道:“站住!陈晓天,你给我站住!”

    陈晓天狠狠地骂了一声:“站尼玛!”接着朝前驶了一阵,又上了新修的公路了,陈晓天往后望去,见白銫小车没有跟来,哼道:“这是老子的路,你要是追得到老子,老子还能在这山沟沟里混吗?”

    “你就别吹牛了!”黑玫瑰说:“开快点,他们一定会追了上来的。”

    突然,一声刺耳的车鸣从后面传了过来,陈晓天回头一看,气急败坏,那辆小车又追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