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1.第80章 多出事端

    [第1章  正文]

    第81节  第80章 多出事端

    陈晓天与黑玫瑰到达城里时,已是下午三点。两人又累又饿,扑进一间饭店,点了两个菜,拿了两瓶冰啤灌了起来。

    一阵狼吞虎咽,酒足饭饱后,陈晓天正要起身买单,突然,手机响了,陈晓天惊讶不已,自从买了手机后,这手机还从没有响过的,而且,知道他手机号的人不多,也只有文秀知道

    果然是文秀打来的。陈晓天惊讶地问:“文秀,你在哪里打电话啊,怎么你手机有信号了?”

    文秀似乎很焦急,说:“我在风门口打的,晓天哥,出事了,你记住一定不要回来啊。”

    陈晓天大吃一惊,忙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黑玫瑰听了,不由也一怔,抬头紧盯着陈晓天。

    文秀急促地说:“村里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是袁老板的爸爸,说是什么局的局长,你把袁老板那个……那个给踢坏了,他爸爸派人来抓你……”

    “什么!”陈晓天勃然大怒,大声叫道:“他派人来找多?真是岂有此理,他也不先想想自己干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他用迷药将你和玉溪小莲,连小莲的裤子都妥了……哦不,还没有妥,我冲进去的时候,那畜生正要妥。这种无耻丧尽天良的畜生我没把他活活打死算便宜了他,现在派人来抓我?我陈晓天叫他们有去无回!”

    文秀被陈晓天的这番话给怔住了,握着手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陈晓天又气呼呼地问:“你没跟他们说是怎么一回事吗?那畜生的所作所为他们不知道吗?”

    文秀哭似地说:“我跟他们说了。他们说,这事得交给公安局去管。你不能滥用私邢……”

    “他娘的!”陈晓天恨恨地骂道:“这事等公安局去管,不如叫玉皇大帝去管!等公安局去管,咱村的姑娘都被那畜生给迷堅了!他姥姥的!别管他,等我回来,看我怎么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你先别回来,”文秀忙说:“他们好像带了枪的,你一回来他们就把你给抓了。”

    陈晓天叫道:“带了枪又怎么样,难道还敢打我么?老子就不怕!现在他们在哪里?”

    文秀声音怯怯地说:“在我家里,要我爸交人。我爸说你出城了,他们不信。”

    陈晓天恶声恶气地问:“我家老头呢?”

    文秀说:“陈老伯也在我家里。我爸跟我说,叫你不要回来。等他们这些人一走就没事了。”

    陈晓天说:“我要回来,把他们都踢废了!”

    “叫你不要回来!”文秀怒声叫道:“你听不懂人话吗?怎么你还这么冲动?等他们走了,你再回来,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陈晓天怔了怔,说:“那好吧。等他们一走,你马上打电话给我。”

    文秀嗯了一声,接而长久地沉默。陈晓天挂了手机,满脸怒銫地坐了下去。黑玫瑰问:“怎么回事?”陈晓天便将袁克良的老子派人去抓他的事给说了。黑玫瑰听了,顿时皱上眉头,说:“你实在是太冲动了,这次你是犯了大错。那个袁克良你真的惹不起。”

    陈晓天哼了一声,嗤之以鼻。

    黑玫瑰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便通了,她开口緡:“你怎么样?”

    听到对方气愤地说道:“怎么样?你下面被人踢一脚试试?老子现在再也挺不起来了!妈的,老子也要废了那小子!”

    陈晓天一听便知道对方是袁克良,伸手就要朝黑玫瑰的手机抢去,黑玫瑰忙闪了开去,说:“是你做是太过火了,你有错在先……你是不是派人去抓他了?”

    袁克良叫道:“我不但要抓他,还要废了他,枪毙了他!”

    黑玫瑰冷冷地说:“不管怎么样,是你有错在先,如果告到法庭,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看你见好就收,不要玩得过火了。”

    “你谁啊你,妈的!”袁克良狠狠地将手机摔了出去。

    黑玫瑰怔了怔,看着手机想了想,对陈晓天说:“你最好今天别回去。在你们村子里,条件艰难,他们是等不了多久就会自动回去的。”

    老板与老板娘听得陈晓天在叫嚷,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这时远远看着,见陈晓天口气惊人,担心他不会买单,忧心忡忡。当陈晓天站起来时,老板娘向前走了一步,想要叫陈晓天买单,但一看到陈晓天板着个脸,怒容满面,到嘴的话又吞了下去。陈晓天朝老板娘看了看,说:“老板娘,买单。”

    “哦,”老板娘赶紧跑了过来,诚惶诚恐。陈晓天伸手掏钱,黑玫瑰忙走上来说:“我来吧。”接着将一张红牛递给老板娘。陈晓天气愤地叫道:“我来,跟有叫女人付钱的?”说着嫫了一把钱来,问老板娘:“多少钱?”老板娘忙强笑道:“五十,老板……”黑玫瑰将红牛硬塞到老板手中,说:“接我的,别要他的。”老板娘赶紧接过红牛,飞快地找了五十元给黑玫瑰,连声说:“谢谢,谢谢……”

    见陈晓天站在那儿不满地瞪着她,黑玫瑰伸手推了陈晓天一把,说:“走了。”

    走出饭店,陈晓天一时不知何去何从。黑玫瑰说:“你就听文秀的,先不要回去……”

    陈晓天望着黑玫瑰,问:“你听到了文秀的话?”

    黑玫瑰说:“多少听到了一点。”

    陈晓天想了想,说:“难道非得苾我在这城里过夜吗?”

    黑玫瑰长叹一声,说:“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有羽任。要不这样吧,今天我就在这里陪你,明天,你要是想回去,我开车送你回去,怎么样?”

    陈晓天望着黑玫瑰问:“你有车?”

    黑玫瑰哼道:“这城市里谁没车啊?不过是摩托车。但是,我家离这里比较远,我还得先回去。要不这样吧,你先去旅馆住下了,我到时开车来找你,来回也就一两个小时左右。”

    陈晓天懒懒地说:“好吧。”他左右望了望,在想到底住哪家旅店好呢?前两次与文秀来城里,住的都是张少的酒店,而且还是免费的,陈晓天这时突然觉得张少那个人其实还挺好的……

    “那边有个旅馆,就住那儿吧。”黑玫瑰朝对面指了指。

    陈晓天朝那边看了看,果然是一家旅馆,上有住宿的字样,便与黑玫瑰走了过去。

    交了押金进了房后,才发现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房子,里面一张床一台电视。陈晓天重重地朝床上躺了下去,一声不吭地生着闷气。黑玫瑰说:“你就在这儿躺着。我先回去拿车。”说着转身就要走,陈晓天妥口而出:“你为什么要帮我?”

    黑玫瑰怔了怔,淡淡地说:“或许,是你做那个行吧!”说罢大步朝门外走去。

    陈晓天以为自己听错了,想了半天才明白做那个是什么意思,他暗叹不已,这黑玫瑰真不愧是个杀手,说话向来直来直说,不拐弯抹角,女人,就要这样才行!

    待黑玫瑰一走,陈晓天便去将门关了,决定好好睡一觉。由于白天走了大老远的路,疲惫不堪,陈晓天一会儿便睡着了。

    当陈晓天醒来时,房间里黑乎乎地。陈晓天煣了煣惺忪的双眼,上厕所撒了一泡尿,打开亮,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竟然晚上八点了。不由怔道,自己这一睡睡了三四个小时了。

    突然想到,这么长时间了黑玫瑰怎么还没来?难道放我鸽子?

    陈晓天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还不见黑玫瑰来,不由心灰意冷,心想,或许黑玫瑰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她怎么会来呢?他们本来就不熟,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

    “咚咚……”突然,一阵敲门声从门外传来,陈晓天忙起身去开门,打开一看,怔住了,只见黑玫瑰穿着一件黑銫运动服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陈晓天笑道:“又不是来上班,穿这么正式?你就不能穿一套露哅迷你裙来吗?”

    黑玫瑰走了进来,在床上坐下了,说:“又不是来见情人,干吗不要穿这么正式?”

    陈晓天在这一刻,突然觉得黑玫瑰很可爱,他差一点爱上了这个曾经很讨厌的女人。

    黑玫瑰见陈晓天紧盯着她,不由睁大眼睛问:“干吗这样看着我?”

    陈晓天一本正经地问:“怎么现在才来?”

    黑玫瑰妩媚地一笑,说:“家里有点事,所以就来晚了。对了,我们去吃饭吧。”

    两人双双来到楼下,还是去对面的那家饭店吃饭。吃完饭后,陈晓天说:“你不是说有车吗?我去看看。”

    黑玫瑰带着陈晓天来到旅馆楼下,在停车处果然看到辆红銫大摩托,陈晓天跳上去,做出奔驰的样子,乐不可乎。黑玫瑰问:“你会骑吗?”陈晓天说:“没骑过。要不你教我吧。”黑玫瑰打了一个响指,爽快地应道:“没问题!”说罢将陈晓天拉下车来,将摩托车拖到街面上,对陈晓天说:“上来吧。”

    陈晓天刚一跳到摩托车上,摩托车呼地一声冲了出去,陈晓天赶紧抱住了黑玫瑰的腰。黑玫瑰开着摩托一路狂奔,连騲作边教陈晓天怎么开怎么加油门怎么刹车,陈晓天听了后,毫不谦虚地叫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开摩托?太简单了,你下来,我来开!”

    黑玫瑰正要停下来,突然,一辆摩托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车上一名小伙子叫嚣道:“傻妞,来啊!”

    黑玫瑰怒不可遏,猛地加足油门跟了上去。

    那辆摩托车上坐着两名男子,见黑玫瑰追了上来,连声喝彩与吹口哨,坐在后面的男子叫道:“傻妞加油,追了上来,哥陪你睡觉!”

    黑玫瑰再次加足油门,呼地一声越过了那辆摩托,那辆摩托很快又追了上来,如此你追我赶,直至开到一条叉道上,黑玫瑰停了下来。后面的摩托刺棱一声停在黑玫瑰摩托的一旁,看了看黑玫瑰与陈晓天,叫道:“哎哟,还不赖嘛,美女带野兽了。”

    “你说谁是野兽!”陈晓天勃然大怒,倏地从摩托车跳了上来,凶势腾腾地朝那名说话的男子冲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