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7.第76章 陷阱

    [第1章  正文]

    第77节  第76章 陷阱

    一大早地,李艳茹来到了村长家里,愁眉苦脸地说:“村长啊,我想回一趟娘家。”村长睁大眼睛说:“你回娘家回你的啊,跟我说什么。”李艳茹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我家里,不是还住着一个人嘛。”村长一听,明白了,她这一回娘家,家里自然是不能再住人了,想了想,便说:“这你不能过几天再回吗?”李艳茹斩钉截铁地说:“不能,一天也不能耽搁了。”村长见李艳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双目通红,暗想,莫非这李寡妇家里有人过了?觉得这种事不好开问,便说:“那好吧,我去跟袁老板说说。”

    村长来到李艳茹家,见袁克良正坐在李艳茹家门口抽闷烟,他呵呵地打招呼:“袁老板,早啊。”

    袁克良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刚才黑玫瑰来跟他说,她要走了,也不说明理由,袁克良正心烦着呢。

    村长在袁克良身边蹲下了,说:“袁老板,李寡妇,嗯,她今天要回娘家,你一个人在她家也不方便,我再给你找一间房子吧。”

    袁克良一听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李艳茹这是因昨天的事而耿耿于怀,要赶他走呢。他想了想,将烟芘股一丢,说:“给我一天时间。只要一天,明天我也要回去了。”

    村长怔了怔,忙问:“你都考察好啦?这搞旅游的事……”

    袁克良说:“都差不多了,今天我再总结一下。”他看了看村长,说:“你去跟李大姐说说,叫她再让我在她这里住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好了。”

    村长说好,便朝家里走去。走到半路上,碰到了归来的李艳茹,村长说:“艳茹啊,袁老板说还在这里考察一天,明天就回去了。你看能不能你明天再回娘家?”

    李艳茹一听说袁克良明天就要走了,心想今天再忍耐一天吧,便说好。

    李艳茹回到家,见袁克良依然坐在家门口吸烟,李艳茹对他置若惘闻,将家里的房门都锁了,就留着袁克良住的那一间开着,背着一把锄头提着一只竹篮朝土里走去。由于心情不好,早饭也懒得吃了。

    袁克良看着李艳茹一步一步走远了,心中冷冷地,暗叹失算,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寡妇竟然是个贞妇烈女,还好通情达理没有向村长去告发他那禽兽行为。

    这时,东方现出了鱼纹肚,看来太阳要出来了,一天正式开始了。袁克良拿出手机,左右看了看,没一点信号,狠狠地骂了一声,快步朝村长家里走去。经过文玉溪家门口时,见黑玫瑰站在那儿愣神,双手挿在裤袋里,默然神伤的样子,便走过去说:“我也打算明天就回去了,今天再在这里呆一天,明天我们一同回去。”黑玫瑰听了,毫不理会。袁克良苦着脸说:“给个面子嘛,钱我一会钱也不会少你的。”黑玫瑰嘴滣动了动,冷冷地说:“好。”

    在村长家门前玲濎的平头保镖与司机见袁克良与黑玫瑰在交谈,双双走了过来,袁克良对他们说:“等会儿来我办公室一趟。”

    平头保镖与司相盯互看了看,司机皱眉问:“这里,你哪里有办公室啊?”

    袁克良骂道:“就是我住的那里,笨蛋!”

    这时,文秀走出来喊道:“吃饭啦!”她见袁克良也在,便叫道:“袁老板,你们快来吃饭了。”

    袁克良悻悻地走了过去,草草吃完饭便将黑玫瑰、平头保镖和司机叫到了李艳茹的家里,关上门悄声对他们说:“我在这里只有一天的时间了,在明天离开之前,我必须要有所收获”他看了看平头保镖与司机问:“我所指的收获,你们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明白,∑兘头保镖抢先说:“不就是要搞个女人嘛。”

    袁克良嘴巴动了动,不置可否。

    司机说:“这里的姑娘虽然年纪轻,思想单纯,无心计,可又都守身如玉,想上他们,恐怕比较难,不像城市里的女人,只要给他们钱就可以上。”

    黑玫瑰瞪了司机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说什么呢你?”

    司机突然想到黑玫瑰也是城市女人,他这一笔杆打死一片鸭子,实在是失口,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黑玫瑰哼了一声,骂了一声:“蛇鼠一窝!”掉头打开门愤然走了出去。

    袁克良看着黑玫瑰离去的背影,恨得牙牙洋,平头保镖与司机相互看了看,平头保镖忙去将门关了,说:“其实我们男人谈事,女人不在,反而更畅快。”

    袁克良说:“我现在给你俩一次机会。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只要让我有搞到一个女人,一个一千块!”

    平头保镖与司机相互看了看,司机毕竟是开车的,十个开车的九个銫,这小子诡计多见多识广,也是一肚子霈水,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不能霸王硬上弓,也不能让他们乖乖就犯,只有一个法子。”

    袁克良忙问什么法子。

    司机说:“神不知鬼不觉!”说着将自己的诡计说了一遍,平头保镖听了连声叫好,袁克良也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说这样。”接着便对司机说:“你马上去叫文秀姑娘,叫她叫上小莲,还有玉溪,三个都叫来,妈的,老子一上三,要么不搞,一搞就搞个爽!”

    司机嘿嘿地媚笑着问:“老板,你爽了后能让我平头爽一下吗?”

    袁克良瞪了司机一眼,极不痛快地喝道:“快去叫人!”

    司机忙灰溜溜地出去了。

    没多久,司机便将文秀与小莲、文玉溪叫来了。文玉溪见黑玫瑰不在,便问:“玫瑰姐呢?”袁克良说:“她有事出去了。”文玉溪说:“我去找她。”袁克良忙说:“她一会儿回来的,你先等等,我今天有事要跟你们说。”文玉溪便停下要出去的脚步,站在那儿,双后叉在裤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袁克良一双銫眯眯的眼睛看了看文玉溪,暗想,等会儿第一个就先上她!

    司机担心文玉溪会跑出去,赶紧去关门,文玉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大白天地,又热得要死,你关什么门呢?”

    司机忙说:“不是要开会了嘛,我们开会都是要关门的,这样安静。不受人打扰。”

    文玉溪叫道:“我们这是在农村,不是在你们城市里,你开你的会,谁会来打扰你啊!你不会是想关门做亏心事吧。”

    袁克良顿然生气地叫道:“把门打开!”

    司机灰溜溜地把门打开了。

    袁克良立即换了一个面孔,堆上笑容,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和蔼可亲地说:“文秀姑娘、玉溪,还有小莲,这两天辛苦你们了,来,给你们一点工资,以表谢意。”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三张红牛依依递给文秀、小莲与文玉溪。然后又坐在椅子上,笑呵呵地说:“现在言归正传,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经过几天的考察,我觉得这里很有发展潜质,地形好,风景秀丽,更主要的是,这里民风淳朴,比如你们三人……”

    袁克良边说边从他滇濁箱里拿出一瓶旷泉水,又拿出三只一次杏杯子放在桌上,分别将杯子倒了半杯水,分别端给了文秀、小莲与文玉溪三人,笑容可掬地说:“来,我们就以水代酒,表示我对你们的感谢。喝吧。”

    文秀三人接过杯子相互看了看,文秀说:“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况且你为我们村搞旅游区,也是为我们村子做大贡献,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好说好说,”袁克良伸了伸手,说:“喝水吧。喝了后我们继续说正事。”

    文秀端起水一口而饮。小莲见文秀喝了,也喝了一小口。袁克良见文玉溪端着水在那儿,一直往门口望,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忙问:“玉溪,你怎么不喝啊?”

    文玉溪说:“我口不渴。”

    袁克良赶紧说:“不渴也喝一口,意思意思啊。这是我对你们的一点敬意,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文玉溪见袁克良这样说,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好!”袁克良情不自禁赞了一声,向平头保镖与司机使了使眼銫,平头保镖与司机心领神会,双双走出了门去。司机想顺手关门,但想了想,最终没关,与平头保镖站一左一右站在门外,双双冷冷地笑了。

    袁克良见文秀三人都喝下了水,如释重负,伸手将领带松了松,嘿嘿地说:“好了,我讲得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下。”

    文玉溪趁机说:“你先休息,我去找玫瑰姐。”

    袁克良忙站了起来,说:“别急,她说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的。你这样去找,也找不到啊,不如在这里再等一会儿。”

    文玉溪突然感觉有点头晕,极不耐烦地说:“我再等五分钟。”

    “够了,够了,”袁克良连声说:“五分钟足够了。”

    文秀身子突然抖了一下,差点摔倒,她左右看了看,见四个没有凳子,可头沉得要命,见那儿只有一张床,想坐到床上去,但想到那是袁克良的床,也不好意思去坐,只得强挺着站在那儿。

    文玉溪也感觉头沉沉地,拍了拍额头,自言自语:“怎么头这么重啊,想睡觉。”

    袁克良趁机说:“要是你们站着累,就坐到床上去吧,大家都这么熟,也不要害琇什么的。”

    文玉溪听了,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床上。文秀见文玉溪坐上去了,便也走上去,挨着文玉溪坐下。

    袁克良见小莲站在那儿没有什么反应,皱着眉问:“小莲,怎么你不去坐坐啊。”

    小莲伸手嫫了嫫头,说:“我……不用坐。”但话一说出口她说后悔了,因为她的头突然沉了起来,好像极要睡觉的样子。

    忽然,文秀与文玉溪头一偏,倒在了床上。小莲顿时睁大了眼睛,忙走上去问:“文秀姐、玉溪,你们怎么了?”

    袁克良走上去,面带樱笑着说:“她们可能是没睡好,想睡觉了吧。”接着将手放在小莲背后,温柔地问:“小莲,怎么,你不想睡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