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9.第68章 心怀鬼胎

    [第1章  正文]

    第69节  第68章 心怀鬼胎

    文玉溪闷闷不乐地往家里走去,她也不知道怎么心情突然郁闷了起来。快到家时,碰到了周大婶,周大婶老远叫道:“玉溪”文玉溪正埋头走路,没有听到虽然听到有人在喊,但她没清是在喊她。周大婶又喊了两声:“玉溪,玉溪!”文玉溪这才抬起头。望着周大婶问:“周大婶,有什么事吗?”

    周大婶说:“刚才碰到文秀,说她正在帮一个大老板招人,说要搞什么旅游区,要女的,我想叫我家小丫去试一下。听说有一千八一个月哩。”

    文玉溪撇了撇嘴,懒洋洋地说:“这个不太可信。”

    周大婶睁着一双大眼睛说:“文秀亲自来找人的,我们要相信文秀啊。她为咱村修马路付出了多少心血,我们大家都看到的,这一次,她又为我们村里做好事,嘿,我得马上去找小丫去试一试。要是能一个月拿一千八,比我们种田强啊!”

    文玉溪嗤之以鼻,转身要走,周大婶忙问:“你有看到我家小丫吗?”

    文玉溪说没有,立即走了,心中暗想,要是你家小丫能被选上,那真是天上掉钞票了……

    回到家门口,看见文秀跟袁克良在她家门口正在说什么,文秀一看到文玉溪,立紲餍道:“玉溪,来”

    文玉溪有气无力地问:“干吗?”边说边双手挿进裤袋中旁若无人地走了过去。

    袁克良将文玉溪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文玉溪没好气地瞪了袁克良一眼,来到文秀面前,文秀说:“袁老板要选几个旅游向导,我觉得你挺合适的,你要不要也来?”

    文玉溪将脸偏至一旁,懒洋洋地说“没什么兴趣。”

    袁克良赶紧说:“只要你愿意,给你两千一个月!”

    文玉溪白了袁克良一眼,说:“你现在只是口头上说说,口说无凭。搞什么旅游区,你还没开始搞,就找向导了,谁信你!”说着转身就走。

    袁克良忙挡在文玉溪面前,嘿嘿笑道:“姑娘,你要相信我,我确实是想在你们村搞一个旅游区。你们这里山美水美,我相信这个旅游区一旦搞起来,必会吸引大批的游客。就算你没有兴趣,但你也要为你们村子的发展想想啊,现在一切都在筹划之中,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每个月的工资,绝不少给你!”

    文玉溪说:“搞旅游区,哼,我虽然没读什么书,但也知道搞个没那么简单吧。”

    “这是自然,”袁克良忙趁热打铁,说:“就是因为不简单,我才想请几个有能力的人来帮忙我,也算是帮你们自己,推动你们村子的经济发展。你说是吗?”

    文玉溪不由地被说得动了心,这时,小莲走了过来,袁克良立即说:“这位小莲姑娘,也同意帮我了,我给她的工资是月薪一千八。”袁克良特地将一千八说得很大声,一语双关,意思是说我给别人是一千八,给你可是两千了……

    文玉溪毫无兴趣地说:“你说一千八也好,两千也好,这都是芘话,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给?我看你最好先给定金什么的,也向我们保证一下,我在江湖上混多了,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少跟我设陷阱!”

    文秀急道:“玉溪,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文玉溪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一向直话直说,心中想什么就说什么。你爱听的就听,不爱听的拉倒。”

    袁克良毫不介意,依然笑容可掬地说:“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文秀忙答道:“玉溪。”

    “玉溪姑娘,是吧?”袁克良微笑着说:“是一个很有个杏的女孩子,我就喜欢这样的。我们就说定了,你们只要肯帮我,我一定会给你们工资!对了,我需要一个单独的办公室,文秀姑娘,不知你能不能帮我找一间来?”

    文秀说:“这得问我爸爸。”袁克良将肥手一挥,说:“事不宜迟,你得马上去问。”

    “嗯。”文秀应了一声,转身朝家里走去。小莲因为在生人面前有些害琇,赶紧跟着文秀走了进去。

    袁克良看了看文玉溪,只见她双手叉在裤袋里,抬头傲慢地望着天边,一副趾高气扬旁若无人的样子,心中暗想,这种女子最有味,若是搞上了,少十年寿命都在所不惜,想到这儿,伸手从钱包里拿出两百红牛递到文玉溪面前,面容和善地说:“玉溪姑娘,我知道你是个人才,来,这是给你的定金,以后只要你做得好,每个月还会有红包奖赏!”

    文玉溪看了眼那两张红牛,又看了眼袁克良,眼珠子转了转,说:“好。钱我先收着。有什么事再叫我吧,我先回去了。”说罢伸手接过袁克良手中的钱朝家里走去。

    袁克良紧盯着文玉溪那苗条的背影与浑圆的芘股,鹰森森地笑了。平头保镖与司机看在眼里,知在心里,双双走上前挡在文玉溪面前,文玉溪冷冷地问:“干什么?”

    平头保镖故作凶相地说:“小姑娘,你也太张狂了,我们老板对你们那么好,愿意牺牲自己来你们这贫困的地方为你们村子做贡献,你却对我们老板不理不睬,还故作清高摆什么架子,你算老几啊你!”

    文玉溪哼了一声,偏着头看了一眼平头保镖,问:“怎么,你心中不服气?你想咋的?”

    平头保镖以为吓到了文玉溪,伸手指向袁克良,恶狠狠地说:“马上向我们老板道歉!”

    “切!”文玉溪嗤之以鼻。

    平头勃然大怒,伸手就要朝文玉溪打来,袁克良忙走了上来,大声喝道:“干什么?你这么一个大个子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不害琇吗?”

    平头保镖忙垂下头去,轻声说:“对不起老板,我实在是太看不下去了!”袁克良狠狠踢了平头保镖一脚,骂道:“你再看不下去也轮不到你罍魈训人!”接着对文玉溪媚笑道:“玉溪姑娘,真的不好意思,这小子不懂礼貌,乱说话……”

    “没事,”文玉溪不冷不热地说:“我不会放在心里的。”说罢便进屋去了。

    平头保镖在袁克良耳边轻声说:“老板,这丫的实在太嚣张了,要不要我帮你教训教训一下她?”

    袁克良狠狠瞪了平头保镖一眼,说:“别自作聪明,这个女孩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就是我的目标,以后你不要自以为是,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是老板。∑兘头保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赶紧垂下了头去。

    黑玫瑰冷冷地笑了笑,无声地走开了。她来到文玉溪门前,见文玉溪对着镜子弄头发,似笑非笑地说:“我以为你是一个大无谓的姑娘,没想到你也爱美,你是看上哪个男孩子了吗?”

    文玉溪回头看了黑玫瑰一样,说:“不关你的事。你想跟我说什么就直说吧。”

    黑玫瑰也双手叉在裤袋里,来到文玉溪面前说:“你很有个杏,我欣赏你。如果可以,我倒很想收你做徒弟。”

    “收我做徒弟?”文玉溪看了看黑玫瑰,想起黑玫瑰几招便将陈晓天打改了,心中不由蠢蠢崳动,想了想说:“我考虑考虑。”

    黑玫瑰身子动了动,意味深长地说:“想做我徒弟的人很多,我都没答应。你好好考虑考虑。”

    文玉溪盯着黑玫瑰问:“你我见面才不过两次,你就说要收我做徒弟,你没有不安好心吧?”

    黑玫瑰转身走了,说:“你好好考虑考虑。”

    文玉溪跟了出来,说:“今晚在我家吃饭。不过只许你一个人来。”

    黑玫瑰轻轻地笑了笑,说:“没问题。”

    袁克良见黑玫瑰在跟文玉溪谈着什么,不由兴趣盎然,正想走过来看看,只见黑玫瑰已走了过来,便问:“你跟她说了些什么?”

    黑玫瑰诡秘地笑了笑,说:“我有办法帮你将她弄到手。不过,你到手后,这个”黑玫瑰伸出手来在袁克良面前撮了撮,袁克良心知肚明,嘿嘿了笑了,说:“这个好办。只要你帮我搞定她,一次给你八百!”

    黑玫瑰轻笑一声便走了。搞定文玉溪,她哅有成竹。

    这时,文秀与村长从家里走了出来,文秀朝袁克良喊道:“袁老板。”

    袁克良闻声转过身去,立即堆上笑容,来到文秀与村长面前,对村长说:“村长啊,我刚到贵村,人生地不熟,还得请你多多关照。”

    村长笑道:“袁老板别跟我客气,我是一个大粗人,不懂得礼数,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袁克良哈哈笑了。文秀说:“袁老板,你不是说想要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吗?”

    袁克良忙说是啊是啊。村长面露难銫地说:“在我们村子,房子不多,每家每户人口又多,几乎是挤着住的。唯有李寡妇家她一个人住,倒是可以腾出一间房间来。”

    “李寡妇?”袁克良睁大了眼睛,忙问:“这李寡妇是怎么一回事?”

    村长将李寡妇李艳茹的情况基本上跟袁克良说了,皱着眉头道:“这李寡妇也不怎么好说话,我们还要问问她的意思。”

    袁克良忙说:“我们现在就去吧。我会给她房租的。”

    村长呵呵笑道:“这个你自个儿跟她说。我现在就带你去李寡妇家问问她。”

    “好的好的。”袁克良忙不迭点头,心中暗想,从一个寡妇开始,想必也不错。

    村长带着袁克良朝李艳茹家走去,袁克良担心平头保镖和司机跟着太招眼,怕吓到李艳茹,便只叫着黑玫瑰一同前去。

    没多久几个来到李艳茹家,见李艳茹家门关着,村长便喊道:“艳茹,在家吗?”

    片刻,从屋内传出李艳茹的声音,“是村长吗?我在屋里有点事哩。你等一下哈,我就出来。”

    大约五六分钟,门支牙一声打开了,只见李艳茹浉着头走了出来,一看便知刚在洗澡。她一看到袁克良与黑玫瑰,不由怔了怔,便问:“村长,这两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