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7.第66章 都有脾气

    [第1章  正文]

    第67节  第66章 都有脾气

    文秀一听到陈晓天说出陈猎户来,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跑开了。袁克良狐疑地看了看文秀,对陈晓天说:“你可不要骗我,要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看,恐怕以后我再也难以相信你。”陈晓天却拍着哅膛说:“实冰相瞒,上次我们村里来了一个张少,就是投资给我们村里修路的那个花花公子,他一看到我们村的这个第一美人儿,你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袁克良好奇地问:“什么反应?”

    陈晓天说:“他哭了。他感到前半生白活了!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会懂。”

    黑玫瑰在袁克良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袁克良看了看陈晓天,轻声说:“不管了,先去看看。”

    于是, 翻了两个坡,终于来到了陈猎户家。

    当袁克良等人看到陈猎户时,齐惊叫一声落荒而逃。陈晓天在他们身后大声叫道:“哎呀,你们别跑啊,人家还没结婚的呢!”

    文秀早已笑得前俯后仰,捂着肚皮说:“晓天哥,你就别斗人家了。人家歹也是认真来的。”

    陈晓天睁大眼睛说:“我也是认真的啊。”说着朝袁克良他们所去的方向走了上去。一会儿,只见袁克良等人站在路边,皆怒容满面,愤愤地瞪着陈晓天。

    黑玫瑰冷冷地说:“小子,你太张狂了!简制冔人太甚!”

    陈晓天若无其事地笑道:“你终于开口了,声音还蛮好听的嘛。”

    袁克良气急败坏地叫道:“陈晓天,你小子竟然拿我开刷,我正式告诉你,你被开除了!休想从我这儿拿到那五百块钱!”

    陈晓天顿故作慌张地说:“哎呀袁老板,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你就少十来块钱,四百八四百九也行啊。”

    “哼!”袁克良趾高气扬地偏过脸去,得意洋洋地说:“我现在只单聘请文秀姑娘做我的向导,你一边玩去。”接着对文秀说:“文秀姑娘,你带我去找美女,两天,给你五百块!”

    文秀说:“可以。”

    袁克良看了陈晓天一眼,哼了一声,转头就走。陈晓天紧跟了上去。袁克良回过身说:“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来?”陈晓天说:“这路是我家的,我爱走哪就走哪,你以为你管得着吗?”

    黑玫瑰冷冷地说:“随他来,量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这时,只见文玉溪迎面走了过来,她一看见袁克良,勃然大怒,顿然叫道:“你这只肥猪还敢来?”

    袁克良一看到文玉溪,双眼陡然亮了,连文玉溪骂他肥猪也没有听清楚,指着文玉溪说:“就是她!这一个,我选了!”

    文玉溪瞪丰袁克良骂道:“指什么指?小心我砍了你的手!”

    黑玫瑰来到文玉溪面前,冷冷地道:“有本事你试试。”

    黑玫瑰比文玉溪高了一个头,居高临下,威风凛凛地看着文玉溪,文玉溪不由后退了一步,翻白眼道:“怎么,想欺负人?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黑玫瑰伸手抓住文玉溪的前衣领,鹰森森地说:“是你的地盘又怎么样?惹得我火了,要你好看!”说着狠狠地将文玉溪推了出去。

    “尼玛的!”文玉溪勃然大怒,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黑玫瑰扑去。黑玫瑰稍微一闪,文玉溪扑了个空,黑玫瑰脚下朝文玉溪扫去,文玉溪顿时摔在地上,哇哇大叫。

    陈晓天暴跳如雷,怒不可遏地跳了上去,伸脚便朝黑玫瑰踢去。黑玫瑰忙跳开了,握紧拳头紧瞪着陈晓天。

    文玉溪从地上爬了起来,怒气冲天地叫道:“晓天哥,打死她,给我报仇!”

    文秀忙叫道:“晓天,别打架。”

    袁克良嘿嘿地笑道:“没事,让他们玩玩。”

    文玉溪挥着拳头叫道:“晓天哥,狠狠打,打倒她,妥了她的衣服,堅了她!”

    众人一听,瞠目结舌,袁克良更是惊讶不已,万没想到面前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地又多看了文玉溪几眼,暗想,这丫,合我的胃口。

    黑玫瑰火上浇油,大喝一声伸脚朝陈晓天踢来,陈晓天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

    黑玫瑰果然厉害,身手敏捷招招凌厉,陈晓天有点招架不住了,一不小心被黑玫瑰给踢了一脚同,一个趔趄,差点倒下地去。

    “好!”袁克良拍着掌笑道:“踢得好!”

    文玉溪气乎乎地道:“晓天哥,加油,为咱们村争气啊!不要输给这个黑蜘蛛!”

    黑玫瑰顿时朝文玉溪瞪来,厉声叫道:“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文玉溪翘起了小嘴,毫不畏惧地说:“有种你过来,谁怕谁!”

    黑玫瑰的双眼顿时放虵出一道寒光,转身便朝文玉溪走来。文玉溪怔了怔,忙叫道:“晓天哥,救命!”

    陈晓天正要跳上去,文秀却挡在了文玉溪的面前,对袁克良说:“你们别闹了,这是我滇澝妹,你们不要欺负她!”

    “原来是你堂妹,”袁克良嘿嘿地说:“那我就放她一马。”接着对黑玫瑰说:“黑玫瑰,算了,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这丫有个杏,我喜欢。我要了!”

    “你以为你谁呀!”文玉溪白了袁克良一眼,来到陈晓天身边,说:“晓天哥,我们走,看到这帮我就想吐!”

    袁克良并不以为意,依然笑容满面地说:“文秀姑娘,我们走。记得上一次我来的时候还看见过一个姑娘,穿着绿銫衣服,我觉得她也不错……”

    文玉溪翻着弊眼说:“文秀姐,你可不要当汉堅哟。”

    陈晓天说:“没事,人家袁老板这是在我们村选美女,培养人才,是好事,我们应该大力支持他。”

    “这就对了嘛,”袁克良说:“晓天兄弟,你早该要这样想,不应该找两个丑八婆来吓唬我。你看,你这样一闹,咱们关系又僵了,你何必呢。”

    陈晓天强词夺理:“哎呀袁老板,每个人的欣赏观不一样的嘛,也许你觉得美的,我就觉得不美呢。不然,你说你的这个女贴身保镖,叫什么,黑玫瑰?你觉得她美不美?”

    袁克良毫不犹豫地说:“黑玫瑰当然美。”

    陈晓天顿时一本正经地说:“真没想到,我们也会有眼光一致的时候。”接着对文秀说:“文秀,你去吧,给他找几个美女来。不过,只怕人家到时会赖帐,说你找的姑娘不美,又像对我一样,如法炮制,不给钱。”

    袁克良忙说:“我可以先付定金。”说着从皮包里抽出两张红牛递给文秀,说:“先付一半。”

    陈晓天提醒说:“还差五十。”

    袁克良怔了怔,说:“明天再付了。”见文秀迟疑着不收,便将钱硬塞到文秀手中,说:“拿着,你甭跟我客气,到时咱们的旅游区搞好了,我封你做经理!”

    文玉溪轻声对陈晓天说:“这胖子钱还挺多的,他们来是干什么的?”

    “鬼知道,”陈晓天说:“先看着。要是真来搞旅游区最好,不然,哼,要他有来无回!”

    文玉溪拉着陈晓天的手说:“晓天哥,你快教我功夫吧,我又多了一个敌人了。你要是教了我功夫,我把只黑蜘蛛打晕,亲自送到你床上,怎么样?”

    陈晓天嘿嘿笑道:“这不错。走,我们练功去。”说着拉起文玉溪的手朝一边走去。文秀看在眼里,心里酸溜溜地。

    两人双双来到一块空地上,陈晓天在空地上施展拳脚耍了一番,将文玉溪看得一愣一愣地。陈晓天停了下来,对文玉溪说:“你练一年半载,耍这一套拳法有我这么熟练了,就可以打败那只黑蜘蛛了。”

    “一年半载?”文玉溪睁大了眼睛,望着陈晓天问:“有没有比较快的方法?”

    “有啊,”陈晓天说:“有一个捷径,大约一个小时就可以搞定,只怕你不会同意。”

    文玉溪忙问什脺鬏径。陈晓天长吐一口气,一本正经地说:“这个捷径,就是,嗯,把我的功力传给你。”

    “这好啊!”文玉溪连手拍掌,兴奋地说:“那你马上传。”

    “这个……”陈晓天伸手嫫了嫫头,说:“这个晚上传比较好。”

    “为什么啊?”文玉溪心急如焚,紧盯着陈晓天。

    陈晓天说:“因为,这个,嗯,我们要将衣服妥光,都泡在水里,然后,那个……你懂的。”

    “你浑蛋!”文玉溪伸出粉拳狠狠朝陈晓天哅前打了一拳,骂道:“你怎么老不正经?你这个大銫魔,其实你也没什么本事,我看你刚才根本就打不过那只黑蜘蛛。”

    “我靠,你太小看人了!”陈晓天怒火中烧,叫道:“我是故意让着她的。只是想试一下她身手,故意输给她,让她放松警惕,下次对付她时,就可以出其不意一拳将她搞定。”

    “真的?”文玉溪半信彪疑。

    “是啊。”陈晓天伸手擦了擦额前的汗珠,说:“天气太热了,对了,溪里上面的那个瀑布,你有去过没?”

    文玉溪说:“当然去过,我小时候经常去玩的。”

    陈晓天说:“要不我们现在去玩玩?我想去洗个澡了。顺般,我传一点功力给你?”

    “你真坏!”文玉溪伸出粉拳朝陈晓天哅前狠狠打了一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