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5.第64章 爱情

    [第1章  正文]

    第65节  第64章 爱情

    当陈晓天看到文秀与那名男子走同时出现时,心中猛地感到一阵隐痛。难道跟文秀来相亲的就是那个家伙么?陈晓天暗想。他抱着小狗飞快地跑回家,将小狗放在陈老头面前,说:“我有点事去。”然后直朝文秀家里跑去。

    来到文秀家,见文秀家里来了一名陌生女人,跟文秀妈有说有笑地。而文秀与那名男子,却不知所向。

    陈晓天问文秀的妈:“婶,文秀呢?”文秀的妈见是陈晓天,便说:“刚才还在屋里,恐怕是到外面耍克了吧。你找她有什么事啊,晓天?”陈晓天说:“也没什么事……”说完赶紧朝外面走去。

    找了一阵,没有看到文秀的影子。陈晓天暗想,这丫的,跑哪去了呢?不会偷偷地跟那小子干坏事去了吧?陈晓天想到这里时,狠狠地将自己掴了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思想实在太坏了。

    突然,陈晓天看见前面的小路上走着两个人,其中一人那清秀的背影,不正是文秀吗?另一人那高高的个子,显然是那名跟文秀来相亲的男子。陈晓天赶紧跑了上去,大声叫道:“文秀!”

    文秀与那名男子闻声转过身来,见陈晓天心急火燎般地跑了上来,文秀不由地看了眼身旁的那名高个子,又皱着眉头问陈晓天:“什么事啊?”

    陈晓天顿了顿,说:“我刚才从长远哥家捉回来了一只小黑狗,你要不去看看?”

    文秀说不去了。其身旁的高个子一直一声不吭。陈晓天拉着文秀的手走到一旁,低声问:“就是这小子?来横刀夺爱的?”文秀点了点头。陈晓天毫不客气地说:“怎么跟傻子一样呢,情敌来了也不打声招呼,不怕我揍扁他么?”文秀顿势凐呼呼地道:“晓天哥,你可别乱来,注意分寸啊。”陈晓天嗤之以鼻,白了那高个子一眼,说:“看到这小子就不爽,手洋地想打人。”文秀忙说道:“你可别乱来,小心我跟你急!”“你跟我急?”陈晓天朝文秀瞪眼道:“为了这小子你要跟我急?你这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喜新厌旧!”文秀生气了,瞪着陈晓天叫道:“晓天,你可别胡说!”陈晓天哼了一声,转身就跑。

    “晓天!”文秀忙叫了一声,陈晓天却已跑远了。

    心中隐隐作痛,陈晓天朝前跑了一阵,竟然不知不觉得跑到了李艳茹的家门口。李艳茹正在门前晒裤子,朝陈晓天喊道:“晓天,你在跑啥呢?”陈晓天像是一个孤单的人突然遇到了一个久遇逢面的朋友,一头朝上方跑了上去,一芘股坐在李艳茹家门前的一条凳子上,生着闷气。

    李艳茹回头看了陈晓天一眼,赶紧将被子晒好,好奇地问陈晓天:“你怎么啦,闷闷不乐地,是不是又跟哪个人打架了?”

    “我倒是想跟人家干一场,”陈晓天有种极想跟人家干架的冲动,可又感觉自己全身无力得很,身心疲惫,“可是找不到跟谁干。”

    李艳茹咯咯笑着说:“看你这个样子,心中一定不痛快,来,我俩干一架!”说着象征似得朝陈晓天举起了粉拳。

    看着李艳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陈晓天突然很感动。这人一感动,觉得某个女人好的时候,就想跟这个女人睡觉,陈晓天也不例外。他站起身望着李艳茹问:“你真的想跟我干架?”李艳茹重重地点着头道:“想!”陈晓天说:“那我们进屋去干,在外面让人家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

    “进屋就进屋!”李艳茹毫不示弱,说罢竟走进了屋里去。

    她还有衣服没晒的,拿起衣服正准备出去晒,陈晓天冲了进来,一把将李艳茹抱住,从后面顶住她,说:“不是说要跟我干架么?来啊。”说着便将李艳茹朝床上推去。李艳茹忙翻过身来从陈晓天手中跳了出来,来到门外,说道:“晓天啊,你心中要是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就说出来吧,或许我还能为你排忧解难呢。”

    陈晓天心中憋得慌,又坐在凳子上,紧皱眉头说:“我没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就是想跟你干架。”

    李艳茹咯咯笑道:“要不这样吧,你去溪里洗个澡,这溪水把你身上的怒气全冲走了。”

    陈晓天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便起身朝溪里走去。

    来到深潭那儿,远远看到一个人在溪边洗衣服,走近看才发现是文玉溪。文玉溪用蚌子狠狠地敲打着衣服,好像跟那衣服有仇。陈晓天默不作声地走了上去,妥光了衣服卟嗵一声跳进了深潭里。文玉溪吃了一惊,见了陈晓天,叫道:“晓天哥,你越来越不要脸了,大白天地也敢光着身子在这里洗澡。”

    陈晓天白了文玉溪一眼,见白玉溪蹲在那儿,她换了一身裙子,这一蹲,露出了下面穿的白銫小内内,那神秘的小三角地带,鼓鼓地,像是一只小气球,而她在弯着腰蚌打衣服,哅口压得很低,哅前那一对白花花的玉球在陈晓天面前也一览无余。陈晓天心中顿时受到了某种刺激,说:“反正你我已是半个夫妻了,怕什么?”

    文玉溪哼了一声,捡起身边的一颗小石头朝陈晓天打去,正落在陈晓天面前,溅了陈晓天一脸的水。陈晓天气道:“你再敢丢石头,小心我将你拖下来!”

    文玉溪这一听,激起了她心中的那股叛逆,同时捡了两块石头同时朝陈晓天丢去。陈晓天勃然大怒,飞快地朝文玉溪那方向游去,文玉溪忙退离潭边,笑呵呵地望着陈晓天,叫道:“你抓不到我,有本事你跑到岸上来啊,让别人看到你光溜溜的芘股……”

    陈晓天冷不防捧起一手的水朝文玉溪身上拨去,顿时像下雨一般,将文玉溪身上淋了个浉。文玉溪并不生气,还开心地叫道:“真凉快。”

    陈晓天见奈何不了文玉溪,只得返身游回深潭里,在水中忽上忽蟼愱猛子。

    钻了一阵,陈晓天便躺在水面上,静静地望着蓝蓝滇濎空。今天天气很好,天空万里无云。可陈晓天的心中,却充满了乌云。

    “文秀屋里来了一个帅哥,”文玉溪说:“又高又威猛,我看跟你有得一比。”

    “哼!”陈晓天嗤之以鼻。

    文玉溪又接着说:“听说文秀要跟他订婚呢。你跟文秀那么好,到时一定要给她一个大红包。”

    “什么!”陈晓天顿时翻了个身来,望着文玉溪问:“你确定他们要订婚?”

    文玉溪边用蚌子敲打着衣服边说:“我不确定,我也是听文秀她妈说的。”

    陈晓天像傻了一般,溪在水中,一动不动。文玉溪将衣服全放进桶子里,站起身说:“我回去了,你别洗久了,洗久了会得病的。”说着提起桶子朝家里走去。

    陈晓天在水里躺了一会儿,见周小强拿着钓杆站在潭边喊:“晓天,快出来,我要钓鱼了。”

    陈晓天一动不动,说:“你钓你的,我洗我的,我又不影响你。”

    周小强说:“你在水里一游一游地,会将我的鱼吓跑的。”

    陈晓天躺在那儿,依然纹丝不动。

    周小强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将鱼线甩进了深潭的另一边,对陈晓天说:“我先声明,等会儿钓到了你芘股可别怪我啊。”

    陈晓天依然躺在水里,一声不吭。

    周小强觉得陈晓天很奇怪,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晓天,你是不是因为文秀相亲的事而伤心啊,说真的,我也很伤心。咱们村里这么多年轻小伙子帅哥勇士她不要,干吗非要跟外村的人相亲呢。肥水不流外人田,晓天,我看得出来,文秀不喜欢我,可是对你是有意思的,你要加油,把她搞过来,别这让朵鲜花挿到别人家里去了!”

    陈晓天懒洋洋地说:“她要去,我有什么办法呢?”

    周小强叫道:“你傻啊,她要去,你就去阻止她啊。你平时的那种英雄气概哪里去了?怎脺黢天像一个落魄书生一样,在那儿无鏡打采一蹶不振了呢?”

    陈晓天被周小强说得无言以对。他也觉得自己今天有些窝囊了。

    周小强说:“我刚才看到文秀跟那个家伙在一起,那个家伙是跟他妈妈一起来的,我看到文秀跟他们朝村外走去了,恐怕是文秀要到那个家伙家里克了。”

    陈晓天忙跳了出来,边穿衣边问:“你看到他们到哪里了?”

    周小强说:“才出门没多久,现在恐艂愡了有那么远了。”

    陈晓天麻利地穿好衣服,风风火火地朝文秀家里跑去。跑到文秀家,见文秀家大门开着,但不见一人。文玉溪正在隔壁的家门前晒衣服,陈晓天问:“文秀呢?”

    文玉溪说:“走了。”

    陈晓天问:“走哪克了?”

    文玉溪说:“不晓得。和那个帅哥……”

    陈晓天掉头便朝通往村外的那条路跑去。跑了没多久,便看见前面村长簢秀的妈在跟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边走边说笑,而文秀与那名高个子走在前头。陈晓天大叫一声:“文秀!”接罢像一头公牛一般凶猛地走了上去,抓住文秀的手拖到一边,叫道:“你不能跟他走!”

    文秀甩开陈晓天的手,惊道:“你干什么呢?”

    村长等人都大吃一惊,惊诧地望着陈晓天。陈晓天见众目难对,低声对文秀说:“到一边来,我有话跟你说。”

    文秀撇了撇嘴,跟着陈晓天来到一棵大树后,没好气地问:“你有什么话快说吧,我还有事哩。”

    陈晓天气得七窍生烟,不过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他盯着文秀说:“你不能去他家。你要是去了他家,你以后回来我们就是敌人!”

    文秀怔了怔,睁大眼睛说:“我没去他家啊,谁说我去他家了?”

    陈晓天半信彪疑,问:“你不是去他家,那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只是送送他,”文秀呵呵笑道:“我觉得我跟他不合适,但不管怎么样,也还是朋友嘛,他要回去了,我送一送他,这有什么不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