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5.第54章 收玉米

    [第1章  正文]

    第55节  第54章 收玉米

    二狗子一听到强婶会以身相许,眼睛骤然亮了,但又想到还要去强婶摘玉米,便愁上脸来。陈晓天知道二狗子是懒惰,便对他谆谆教导:“天下没有白吃的千餐,你想得到什么,首先得有所付出。”二狗子像是做出了很大的决定,说:“那好吧,我明天去帮帮她!”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便起床来,来到强婶家时,强婶也早已起来,将装玉米的袋子、扁担准备好。一进她家,一股草药味扑鼻而来。陈晓天问强婶:“今天好些了吗?”强婶说:“好多了。”说着拿两块西瓜来给陈晓天吃。陈晓天接过一块,问:“二妹还没起来吗?”强婶说:“那丫头懒着呢,每天要八九点才起来。”陈晓天便说:“我们趁早上凉快快去摘苞谷吧。”

    来到地里,见有不少的村民早已在忙开了。陈晓天对强婶说:“你摘,我挑。”强婶说:“那好呀,我腰痛肩痛,正挑不得,你这是帮了我大忙。”

    没多久,两人合力摘了两大袋玉米,陈晓天挑起来便走。待回来时,强婶将那两袋已摘满了,不由地叹道:“强婶,你可真快呀,你应该是咱村里第一快手!”强婶谦虚地笑道:“哪里,他们都比我要快多了。”

    连续挑了三担,陈晓天感觉有点口渴,便进屋去找水喝,进厨房,不经意朝隔壁房里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只见二妹光着身子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她双手与双脚呈大字形叉开,闭着双目,仿佛正等着陈晓天扑上去。

    只见二妹全身白皙,哅前的一对小玉峰苹果一般,又圆又挺,中间一朵红銫的小蓓蕾,格外迷人。而她双腿叉开,双腿下的那小三角在陈晓天面前也一览无余,那毛葱葱的青草之地,恐怕是陈晓天至今为止见过最鲜嫩最慑人心魂的地方。二妹整个人看上去,软玉活香、白璧无瑕。陈晓天不由地咽了咽口水,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忙碌的早晨,会遇到这等令人怦然心动的春銫画面,真是让人一颗劳动的心,措手不及。陈晓天真想冲上去,在二妹身上大展雄风,将二妹的那朵小黄花摘在手下。

    可是,经过再三思量,陈晓天并没有这样做,他突然想到昨晚跟二狗子说过今天要来帮强婶的事,担心二狗子来时也会看到这一幕,到时那天杀的大樱贼会把持不住自己,做下滔天大罪,便伸手将门轻轻地关了。

    找到水后,大口大口地灌了一瓢,泉水清凉,陈晓天那颗沸腾的心感觉清静了很多,经过那扇门时,陈晓天下意识地停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去。

    待到了土里,见强婶已将两个袋子摘完了玉米,见陈晓天来了,强婶问:“二妹起来了没啊?”陈晓天说:“不知道。没看见她出来。”强婶说:“这丫头,还不起来。”陈晓天笑着说:“大清早地,正是睡觉的好时候,你就让她睡一下吧。”强婶说:“得叫她煮饭呢。”陈晓天说:“还早,不急。”强婶说:“等会儿你回去了,在外面帮我叫下她。”陈晓强挑起玉米,叫道:“好咧。”

    回到强婶家,想起强婶的话,陈晓天正想开口叫二妹,却见二妹已站到了门口,她双眼腥松,虽然穿了衣裤,但只是穿着内衣与小三叉,双手捂着眼睛胡乱地叫道:“妈,你起来啦?”

    原来她听到陈晓天倒玉米的声音,以为是强婶。

    看着二妹穿得那么杏感,一双修长的小腿白净迷人,特别是小内叉里,那块青葱之地,若隐若现,陈晓天心中的热血又要沸腾了,担心二妹发现自己认错人后两人产生尴尬,陈晓天转过身去,不动声銫地说道:“二妹,你醒来啦,是我,你晓天哥。”

    二妹赶紧将手移开,睁开眼睛一看,呀地一声,果然是陈晓天,赶紧跑回房里,迅速地穿好裙子走了出来,红着脸对陈晓天说:“晓天哥,原来是你呀,你在帮我妈摘玉米吗?”

    陈晓天说:“是呀,你妈累得病了,我来帮帮她。”

    二妹忙说:“谢谢你了,晓天哥。”

    陈晓天呵呵笑了笑,说:“没事。”见二妹穿着一套白銫的裙子,整个人看上去青春活泼,年轻人的朝气在她身上尽情地展现出来,锐不可挡,陈晓天怔了怔,说:“二妹,你妈妈叫你煮饭。”

    二妹哦了一声,正要去厨房,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陈晓天:“我妈去地里多久啦?”陈晓天说:“个把来小时吧。”二妹又哦了一声,走进了厨房。

    这时,只见二狗子芘颠乐颠地来了,看着陈晓天嘿嘿地笑,陈晓天没好气地道:“你这个懒鬼,现在才来,你到底是来做事的还是来吃饭的呀?”

    二狗子说:“是起得晚了一点,都习惯了。”

    陈晓天将扁担递给二狗子,说:“接着,我忙了一个早上,现在终于轮到你上场了。”二狗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却听到闻声而出来的二妹在门口叫道:“二狗子哥,你也来啦?”二狗子忙伸手接过扁担,说:“我来帮你妈妈摘玉米。”二妹甜甜地说:“你们真好。”二狗子听了,心里都酥软了。

    在路上,二狗子说:“二妹不知不觉长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她这朵花到时花落谁家,谁要是娶了她呀,那真是死了也愿意。”

    陈晓天顿时没好气地说道:“你狗日的切莫打二妹的鬼主意,她还小,未成年呢。”

    二狗子妥口而出:“就这样的搞起来爽,你没看到那些当官的当老师的都喜欢搞这种小丫吗?”

    “你狗娘养的,畜生!”陈晓天扬起扁担就要朝二狗子打去,二狗子忙抱住头撒腿便跑。

    来到地里,强婶已摘了三袋子玉米了,她看见二狗子也来了,便笑道:“哟,今个儿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公子大少爷也出来搞锻炼了!”

    二狗子嘿嘿笑道:“我不是见你太累了,担心你累坏了身体嘛,就来帮帮忙。”

    陈晓天说:“往袋子里多放些苞谷,二狗子力大如牛,一次挑两百斤不是问题!”

    三人有说有笑地忙碌了一个早上,总算将强婶那三块大地的玉米给摘了回来,倒在强婶家门口的平地上,堆得如山一样。强婶乐得笑不拢嘴,杀了一只大麻鸭,好好招待了一陈晓天与二狗子一番。

    二狗子贪酒,喝得头晕转向地,咬着舌头对强婶说:“我说强婶,以后只要你一句话,有用得着我二狗子的地方,我二狗子绝对说一不二,说上就上,绝不落后!”

    强婶连声说好。

    酒足饭饱后,陈晓天与二狗子双双回了家。在路上,碰到了李艳茹,李艳茹望着陈晓天与二狗子,惊讶地道:“哟,你这两对大仇敌,今天怎么走到一块了啊?”

    二狗子带着酒劲上前来要对李艳茹动手动脚,却被李艳茹一脚踢开了。

    二狗子无比骄傲地说:“我跟你说,李寡妇,我晓天去帮强婶收苞谷了。要是你也要我帮忙收苞谷的话,只要你一句话,杀一只鸭子,两斤酒,我二狗子绝对帮你收!”

    李艳茹睁大了眼睛叫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我现在就去准备酒杀鸭子,你马上去给我收苞谷,我还有四五块地的苞谷没收回还呢。”

    “没问题!”二狗子大手一挥,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李艳茹笑道:“你这个样子,还帮我摘苞谷,只怕你一不小心摔断了腿,人家说我寡妇害人了!”

    “说的什么话!”二狗子瞪着眼睛说道:“我不就是多喝了一点嘛。这样吧,我回去睡一觉,醒下酒,下午我来帮你摘!”说着一脚高一脚低地走了。

    陈晓天问李艳茹:“茹姐,你真的还有那么多的玉米呀,要不来帮忙吗?”

    李艳茹说:“不用了,才一两块地了,刚才是哄二狗子的。”

    回到家中,看着家门前玉米堆中的草药,陈晓天突然想起了李冬梅,想起李家媳妇也是一个女人家,不知道她家玉米收完了没有,便来到李冬梅家,到她家门口时,那只小黑狗不再狂叫,一看见陈晓天,竟然摇起了小尾巴芘颠乐颠地迎了上来。

    陈晓天见李家媳妇与李冬梅正在家门前晒玉米,便喊了一声。李冬梅惊喜地叫道:“晓天哥,你来啦?”

    陈晓天笑呵呵地问:“你家苞谷收完了吗?”

    李家媳妇说:“快收完了,今年冬梅她爸在外面打工,我一个人在家也没种什么了。”陈晓天哦了一声,说:“要是你需要我帮忙的话,就跟我说一声。”李家媳妇说:“听说你簢秀去城里买了一台玉米妥粒机回来,尼濎拿来给我用一下。”陈晓天爽快地应道:“没问题!”接着看了看,便说:“我先回去了。”李冬梅忙说:“再坐一会儿呗。”陈晓天说:“不坐了,不然我家老头又要怪我偷懒了。”

    黄昏过后,陈晓天又跑到溪里去洗澡,刚洗了一会儿,便见二狗子来了。

    “我就知道你在,”二狗子乐呵呵地说。

    陈晓天见二狗子副眉开眼笑的样子,好奇地问:“你捡到宝啦,这么高兴?”

    二狗子将衣服妥了,将肩头对着陈晓天,说:“你看,这是什么?”

    陈晓天说:“牛肩。”

    “我靠!”二狗子骂了一句,说:“你看,都肿了。不过,值得。下午我去给李寡妇收玉米了,嘿嘿,她果然杀了一只鸭子给我吃。只是不让我多喝酒,不然,我一定在她家个痛快,晚上就睡她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