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4.第43章 少年人在城里

    [第1章  正文]

    第44节  第43章 少年人在城里

    当陈晓天与陈桂君从山上下来时,见文秀坐在陈晓天与陈桂君吃饭的地方,陈晓天叫道:“文秀,你在干吗?”文秀抬起头来,没好气地问:“你们干什么去了?”陈晓天早想好了台词,说:“桂君说山上有鱼腥草,我想扯点回去给老头泡茶喝,没想到一上去,一棵也没有。”陈桂君接茬道:“让别人捷足先登给扯光了。”

    文秀并不置疑,对陈晓天说:“晓天,我打算明天去城里买部手机,我还要跟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他们商量修路的事,你陪我一起去吧。”一想到文秀要去见张少这个大混蛋大銫魔,陈晓天毫不犹豫地说:“好啊好啊,我也要买部手机。”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与文秀便出发了。两人一路颠簸,来到城里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很久没来城里了,两人都很兴奋,逛了一番,去了一家手机店各买了一部手机。

    两人都是年轻人,便手拉手在城里四处玩了一阵,来到一处招工的地方,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女子坐在一张木凳上,前面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前面放着一块招聘启示与一张木椅。当陈晓天与文秀从那儿经过时,眼镜女子叫道:“两位,找工作吗?”

    陈晓天看了看那名眼镜女子,又看了看招工启示,原来是一家家具厂,招师傅与杂工,便好奇地在木椅上坐下了,明知故问:‘你们是什么厂,招什么人啊?“

    眼镜女子如实答道:“我们是一家家具厂,现在招技术师傅与杂工。”然后望着陈晓天问:“你有于家具厂做过吗?”

    陈晓天嫫了嫫头,说:“我什么都做过,就是没在家具厂做过。”

    眼镜女子说:“那就打杂吧。”然后将一张表递到陈晓天面前,说:“你填一下简历。”陈晓天看了看面前的简历表,问:“打杂多少钱一个月呀?”

    眼镜女子说:“包吃包住,八百。”

    陈晓天抬头看了文秀一眼,说:“可以耶。”

    文秀嗤之以鼻,催促道:“快走啦,等会儿回去晚了。”陈晓天朝文秀使了使眼銫,嘿嘿笑了一声,对眼镜女子说:“我没读过书,不会写字,你帮我填吧。”

    眼镜女子伸手扶了扶眼镜,皱着眉头,半信彪疑:“你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不会写字?”

    陈晓天说:“是呀。半大的一个字不认识。”

    眼镜女子想了想,说:“对不起,我们的要求至少要是初中生……”

    陈晓天吐了吐舌头,站了起来,一副极无奈的样子,说:“早知道我当年就应该好好读书啦。”边说边朝着文秀偷偷笑了。

    文秀朝陈晓天骂道:“你就事多!”陈晓天嘿嘿笑道:“玩玩嘛。”

    朝前走了几步,又发现一处招工的。原来是新酒店招人。陈晓天大摇大摆地来到招工的那名男子面前,问:“你们这里招什么人呀?”

    招工男子看了陈晓天一眼,说:“我们这是新酒店,经理、领班、保安都招。”

    陈晓天嗯了一声,皱着眉头说:“我没读过书,没什么文化,生杏老实,不爱打架,经常被人欺负,你看,我适合什么岗位啊?”

    招工男子想了想说:“那就做清洁工吧。”

    陈晓天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便问:“清洁工是干嘛的呀?”

    招工男子说:“就是扫地的……”

    “哈哈……”文秀在后头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指着陈晓天笑道:“你就是一个适合招地的。太好笑了!”

    陈晓天灰溜溜地站了起来,伸手便朝文秀头上打去,文秀忙跑开了。

    两人吵吵闹闹,不知不觉已到吃饭的时间了,便去了一家餐馆,文秀拿出一张纸,上面记着张少等人的手机号码。文秀跟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都打了一个电话,将修路的事跟他们说了。

    挂了手机没多久,菜刚盛上来,陈晓天拿起筷子正想饱餐一顿,一辆小车停在了餐馆门口,只见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走了进来,张少在餐馆里四处看了看,极鄙夷地说:“文秀姑娘,你怎么在这种低级地方吃饭呢?走,我带你去一个好一点的地方。”

    文秀忙说不用了。张少说:“文秀姑娘,你就甭跟我客气了。去我的酒店吃吧。顺般我们谈谈修路的事。”苏远恒与邵青云也连声附和,说:“是呀,去张少的酒店,是国家四星级的酒店,美味佳肴应有尽有……”

    文秀面露难銫地说:“可是,我们在这里已经点菜了。”

    张少那双鷄爪似的手豪迈地一挥,说:“钱照付。”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的钞票递给老板娘,说:“这是他们点的菜,不吃了。不用找了。”然后伸手就要去拉文秀,陈晓天忙站了起来,挡在张少面前,对文秀说:“既然张少这么热情,我们不去反而说我们不近人情。走吧。”

    “是呀,走吧。”苏远恒与邵青云赶紧添油。

    文秀被迫无奈,只得在张少等人的簇拥下进了张少的小车。张少将车停在一座酒店前,带大伙去了餐厅部,点了菜,还特地叫服务员拿来了一瓶白酒。

    菜很快上来了,果然銫味俱全。陈晓天与文秀正想大朵快颐,张少在每人面前放了一个杯子,说:“有好菜,怎么不喝酒呢?来,每人喝一点。”

    文秀与陈晓天忙说不会喝,张少硬是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酒刚一倒,苏远恒便举起了杯子,对陈晓天与文秀说:“晓天兄弟,文秀姑娘,你俩是青年才俊,英雄出少年,来,苏某我敬你们一杯。”

    陈晓天与文秀面面相觑,只得拿起杯子饮了一小口。苏远恒却一饮而干,将杯子反了过来,说:“你们看,我光了。你们也要喝光才行。”

    文秀忙说:“我不会喝酒,意思意思就行啦。”

    苏远恒还想再说,陈晓天气乎乎地说:“要不这样,你们是大老板,我们喝一杯,你们喝八杯!”

    苏远恒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銫。邵青云忙说:“晓天兄弟真是豪爽,年少有为,来,我们干一杯。我先干为尽。”说完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全倒进了肚里。陈晓天端起杯子看了看,抿了一不口,向邵青云伸起了拇指:“邵老板果然好酒量,配服!配服!”

    张少也趁机向陈晓天与文秀每人喝了一杯,然后朝苏远恒与邵青云使眼銫,三人频繁向陈晓天与文秀敬酒,陈晓天与文秀不胜酒力,渐渐地感到头晕目眩头重脚轻。

    苏远恒看了看陈晓天与文秀,说:“你们慢吃,我去方便一下。”说着起身朝邵青云看了一眼,转身洗手间走去。邵青云也忙站了起来,说:“我也去方便一下。”

    苏远恒与邵青云暗使眼銫,被陈晓天看在眼里,他想看看苏远恒与邵青云到底在使什么鬼把式,便说:“我也去上个厕所。∑凁身朝苏远恒与邵青云所去的方向大步跟了上去。

    眼见苏远恒与邵青云进了洗手间,陈晓天来到洗手间门口,躲在墙外静听他们说话。

    苏远恒说:“张少这次志在必得,我俩一定要好好表现,成人之美。”

    邵青云说:“文秀姑娘不难对付,单纯得很,关键是那个陈晓天,这小子狡猾得很,恐怕不好对付。”

    苏远恒嗤之以鼻:“怕什么?再狡猾也不过是一个山野小子,哪是我们的对手?一切看我的!”

    听得苏远恒与邵青云朝外走出来的脚步声,陈晓天做了一个冲刺的姿势,大声叫道:“让开!”接着猛地朝苏远恒撞去,苏远恒大吃一惊,躲闪不及,啊地一声被陈晓天撞倒在地。陈晓天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拉肚子。”接着跑进一间厕室,将门关上了。

    苏远恒骂骂咧咧地站地起来,惊魂未定,朝陈晓天所去的厕室看了看,气愤地骂了一声,与邵青云走了出去。

    待他们一走,陈晓天立刻走了出来,冷冷笑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洗手间。

    来到桌前,却不见了文秀,陈晓天四处看了看,张少也不见了。陈晓天吃了一惊,忙问苏远恒与邵青云:“文秀呢?”

    苏远恒漫不经心地说:“不知道,我们来时他们不见了,可能是去洗手了吧。”说罢看了一眼邵青云,两人露出了不易觉察的冷笑。陈晓天皱上眉头,伸手搭在苏远恒肩上,说道:“苏老板,什么时候去我们村里,给你介绍一个花姑娘认识认识。”

    苏远恒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忙说好呀好呀。

    陈晓天暗暗使劲,通过九龙手环,发现苏远恒心中竟然在想,嘿嘿,想必张少现在已将文秀那丫头带到了房间,两人已经妥光衣服游龙戏凤了……

    陈晓天大惊,忙拿出手机给文秀打了一个电话,过了良久文秀才接,陈晓天急声问:“文秀,你在哪里?”文秀似乎刚睡醒,说:“在房间里……”陈晓天赶紧问:“哪个房间?”文秀说:“不清楚,好像是三楼。嗯,我困,想睡一觉……”接着便挂了手机。

    陈晓天心急如焚,却依然不动声銫地说:“文秀这丫头,太不应该了,去休息了也不叫我一声。对了,我们也去休息吧。”

    苏远恒与邵青云面面相觑,邵青云问:“你知道她在哪个房间?”

    陈晓天说:“知道啊。不过她不让我去她那房间,你们就带我去她隔壁那一间吧。”

    苏远恒与邵青云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来到酒店前台处,苏远恒与邵青云向前台小姐询问了一番,他俩是这里的常客,又是张少的狐朋狗友,前台小姐自然也是认得的,跟他们说:“张总在308号房。”苏远恒说:“给我们309号房吧。”

    前台小姐在电脑上騲作了一番,将一张磁卡递给苏远恒。

    陈晓天早已心急如焚,看了看楼梯,转头朝楼梯口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