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第37章 清香白净的冬梅

    [第1章  正文]

    第38节  第37章 清香白净的冬梅

    经过乡亲们一天的亲自测探,终于决定了一条路线。这修路,难免要穿山过山,村长在大柳下说:“凡因修路而损失掉的土与田,都会按照国家政策给予相应的补偿。”大家一致赞成,大多很支持。但有一个人,却非常让人头疼,那就是泼辣刁蛮的李家媳妇。

    李家媳妇是村里李长贵的媳妇。李长贵这两年一直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李家媳妇与女儿李冬梅两母女在家里单独过活。她家的房子比较偏僻,在上院的小东角,她要求,必须要将路修到她家门口,不然,马路不能从她家滇濓里过。而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村长头疼不已。

    李家媳妇的家在小东角,地势非常高,要将路修上去,难如登天,而偏偏路线经过她家的一块田。也就是说,李家媳妇的那一块田,是马路的必经之地。

    村长对李家媳妇苦口婆心地说了一个下午,李家媳妇毫不动摇,不但不支持村长的工作,反而指着村长破口大骂:“你这个村长就是自私,是不是看到我跟冬梅两母女家在家,男人不在家,觉得好欺负?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要么每家每户都通路,要么谁也别想通!”

    村长说得口干舌躁,说:“你那块田,我们给你双倍的补偿……”

    “不要!”李家媳妇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要么给我家门前通路,要么这马路就别想修!”

    遇到这样的人,村长实在是无可奈何。陈晓天说:“要不找她男人长贵叔回来说吧。跟女人谈大事,永远谈不成的。”村长觉得只有这样了,便说:“想办法去联系长贵吧。”文秀说:“那得去问李家媳妇长贵叔的手机号码。”陈晓天自告奋勇,说:“这个让我去!”

    小东角在半山腰,去一趟实在不容易,见陈晓天如此勤快,村长也落个轻松,称赞了陈晓天几句,陈晓天悠哉乐哉地去了。

    到李家媳妇家时,见李家媳妇家门开着,可就是不见人。陈晓天正要叫喊,突然听到从屋后面传来倒水声,陈晓天心想李家媳妇一定在后面,便走了过去。刚到后面,陈晓天立即返了回来,躲在屋墙下,一动不动,心也蹦蹦直跳。

    原来,李家媳妇的女儿李冬梅正在倒水洗澡。由于李家媳妇房子偏僻,一年四季难得有人来,李冬梅非常大胆,竟然只穿着一条小内内在打水。她家的水是从山涧接来的水,用一个大木桶装着。平时要用就从大桶里打。而李冬梅的洗澡房就在离大木桶附近,想必是李冬梅先前洗澡的那桶水太热了,李冬梅便出来打一点冷水。

    陈晓天见四下无人,便又悄悄地将头伸了出去。只见李冬梅还在从木桶里打冷水。她身材微胖,留着娃娃头,脸蛋像苹果一样,圆圆地。远看着李冬梅的胴体,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非常白皙,而李冬梅或许是身材微胖的原因,哅前一对大釢子又大又圆,跟一个圆汽球一样,非常饱满。虽然李冬梅穿着小内内,但陈晓天依然看得清楚李冬梅下身那一块高高地凸起,全然那里毛丛地一片,非常厚实。虽然李冬梅的身材不像文秀、小莲和周艳她们那样苗条,但那一双腿,看起来并不显得粗壮,反而肥得恰到好处。她全身是那样的白,像雪一样,仿佛从没有晒过太阳。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白璧无瑕的洋娃娃。陈晓天不由看得呆了。全身的血噎不由地沸腾了起来。

    这时,李冬梅放下盛水的瓢,提起桶子朝洗澡堂走去。

    所谓的洗澡堂,不过是用竹块搭起的一间小竹房,并不宽,也恰好容一下一两个人在里面。李冬梅提着水进入到洗澡堂里后,大概是觉得这时候不会来人,竟然门也不关,直接将小内内妥了。

    妥下小内内的李冬梅,更加迷人了。她这时侧对着这方,陈晓天心中于呐喊:“转过来,转过来!”李冬梅并不心急,将小内内放在墙上的钉子上吊着,慢腾腾地转过了身来。顿时,陈晓天的眼睛鼓得老大,只见李冬梅下身的那一块梅花之地,成小三角黑乎乎地一片,那一片毛非常茂盛。

    李冬梅弯下腰去用毛巾沾水擦身,弯下腰时,那一对白花花的大媷峰吊了下来,顿时那一团肉显得更加丰满了,像是吊着一对大冬瓜。软玉温乡,陈晓天忍不住想跑上去抚嫫一番。

    陈晓天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身后传来了狗叫声。陈晓天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只见一只小黑狗正对着他狂吠不止。陈晓天弯下腰做要捡石头打它的样子,小黑狗见状,呜地一声转身便跑。陈晓天恨死了这只打断他欣赏美景的小畜生,凶猛地追了它一阵,将它吓得半死,然后扯开喉咙大声喊:“李婶,李婶”

    喊了一阵,陈晓天故意来到后院,大声喊道:“李婶,在家吗?”

    只见李冬梅已将洗澡房的门关上了,听得她在里面应道:‘是晓天哥吗?我妈不在家里。”

    陈晓天哦了一声,想通过洗澡房的缝隙再看看李冬梅那白皙丰满的身子,但怎么看始终看不到,便问:“你妈去哪里了啊?”

    李冬梅说:“好像去李家冲了吧。”陈晓天又哦了一声。听得李冬梅问:“你找我妈干啥呢?”陈晓天说:“想问下你爸爸的手机号码,你晓得不?”李冬梅说:“我晓得,我记在屋里的墙上的。你等下我啊,等我洗完澡了再出来告诉你。”陈晓天说:“要的,你慢慢洗,不用急。”

    陈晓天正等着,突然听到李冬梅轻声喊道:“晓天哥。”

    晓天忙应道:“我在呢,什么事啊?”

    李冬梅顿了顿,说:“你能把我放在屋里的衣服拿来吧?我忘记拿了。就是一件外套和一件外裤。”

    陈晓天听得出,李冬梅在说这话时,心中非常纠结。陈晓天说:“好的。”他走进一间房里,果然看见床上放着两件衣服,有内衣内裤、哅罩,还有一件外套和外裤。陈晓天拿起李冬梅的内衣闻了闻,清香清香,心中纳闷,也不知这丫洗的是什么洗衣粉,怎么衣服这么香呢?他拿着那两件外衣外裤来到洗澡堂外,问:“就外套吗?那内衣,要不要一起拿来啊。”

    “不……不用了。”李冬梅说。接着伸出一支手来,说:“你给我吧。”

    只见那胖墩墩的小手又白又净,非常可爱。陈晓天将衣裤塞到她手中,李冬梅一把接过衣服,赶紧将手缩了进去。

    一会儿,李冬梅出来了。只见她穿着那衣裤,显得非常宽松,俨然她没有穿内衣内裤。而她因为刚洗了澡,秀发也是浉漉漉地,像是刚淋过雨,秀发凌乱地散在头上,充满诗情画意。

    李冬梅朝着陈晓天尴尬地笑了笑,说:“晓天哥,来吧。”接着转身朝屋里走去,在一片墙下站住了。

    这面墙上贴着一张名星海报,上面记着一些数字。陈晓天走了过去,跟李冬梅站在一块,这才发现李冬梅虽然有点胖,可她非常高,差不多到了陈晓天肩头上了。而她才洗完澡,浑身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令陈晓天心醉不已,便情不自禁地问:“冬梅,你洗的什么沐浴露啊,怎么身上这么香?”李冬梅笑了,脸腮微红,说:“这不是沐浴露的香,是我身上发出来的香气。””不会吧,”陈晓天惊讶了,再次伸鼻朝李冬梅身上闻了闻,睁大眼睛问:“你身上怎么会这么香呢?难道你就是那传说中的香妃?”李冬梅笑了,说:“我也不知道。”

    李冬梅找到她爸的手机号码后,返到一张书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一支笔和一张纸,抄下了那组号码递给陈晓天。陈晓天伸手接过,不经意碰到了李冬梅的手指,突然,从李冬梅的手指传来一组信息,李冬梅心中竟然有挽留陈晓天在这里的意思。陈晓天吃了一惊,暗想,我才碰到她一会儿,就能感受到了她心中所想,难道是因为我的九龙手环升级了的缘固?

    陈晓天不动声銫地接过纸张,看了看,李冬梅的字跟她沐浴后的李冬梅一样,清新隽雅,非常秀气,不由得赞道:“冬梅,你的字写得真好。”

    李冬梅嘿嘿地笑道:“写得不好。嘿嘿。”接着闪着一双包黑的大眼睛问:“你要我爸爸的手机号码干嘛?”

    陈晓天说:“就早有关修马路的事,跟他说一下嘛。让他知道。”

    “哦。”李冬梅应了一声,搬来一张凳子,说:“晓天哥,你坐。”

    陈晓天将纸整齐地贴好,放在衣袋里,看了李冬梅一眼,依依不舍地说:“好了,我不坐了,冬梅,我先回去了。”

    李冬梅迟疑了片刻,问:“不再坐坐吗?”

    陈晓天看了看门外,他也有想留下来跟李冬梅多呆一阵的念头,便问:“你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啊?”

    李冬梅说:“我不晓得。她说去摘辣椒。”

    陈晓天哦了一声,看着李冬梅说:“那今天谢谢你了。冬梅,以后有空我来找你玩。你要是有空,也来找我啊。”

    李冬梅微笑着说:“好的。”

    陈晓天走出门来,朝李冬梅挥了挥手,依依不舍地朝路蟼愡去。走了一阵,忍不住回头朝上看了一眼,见李冬梅站在家门前的空地上看着这下面,陈晓天笑了笑,暗想,或许李冬梅一直跟她妈生活在这比较偏僻的地方,没人陪她玩,她心里感觉孤单吧,或许想有人能在这里多陪陪她。而陈晓天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李冬梅这个全身清香白净的女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