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第34章 周艳的小黄花

    [第1章  正文]

    第35节  第34章 周艳的小黄花

    当陈晓天当双悄然伸向周艳的双腿间时,周艳下身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慌张地问:“晓天哥,你干什么?”陈晓天用力将周艳伤口处吸了一口,周艳不由皱了皱眉头,陈晓天说:“你这伤口很严重,我必须要抚嫫你这伤口的四周来减轻你滇澺痛。你要忍着。”说着已将手伸进了周艳的双腿间,在那凸起的小三角处慢慢煣了煣,那里的肉又嫩又厚实,顿时,一股特别的异感电流一般击遍全身,周艳的身子不由抖了起来。

    已经发育完全思想成熟的周艳意识到了陈晓天在干什么,她想阻止陈晓天,可是从下体传来没多久,的快感又阻止了她这么做,她只想再感受一下这种奇怪而舒服的感觉。

    突然,陈晓天手中的九龙手环发出一道橙光,围着陈晓天的手腕迅速旋转,长久不息。

    由于周艳的那片未兽开发的小洞太紧,陈晓天渐渐感觉自己要爆发了,陈晓天觉得这么就倒下去太可惜,便从周艳的身体了抽了出来,又有周艳芘股上的伤口处吸了一阵,周艳的下身一阵痉挛,接着仿佛是长长地一声重叹,周艳顿时虚妥一般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陈晓天慢慢地坐到草地上,看着趴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周艳,又见周艳的下身一片血红,陈晓天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周艳。便说:“对不起,周艳。看到你这么美丽,我控制不住。我太喜欢你了。”

    周艳小声抽泣着,没有做声。

    陈晓天将衣裤穿好了,将周艳抱了起来,见周艳眼泪涔涔,双目通红,在她脸上亲了两口,吸光了周艳的眼泪,将周艳抱在怀里,一时恨死了自己。

    良久,陈晓天将周艳放了开来,慢慢地将周艳的裤子穿好了。周艳突然问:“我的蛇毒还有吗?”

    陈晓天忙说:“没有了,被我吸完了。”

    周艳又问:“不要放些药吗?”

    陈虹天拍了拍头,说:“要要。要放的。”忙将将周艳反了过来,让她趴在自己的腿上,拿出一枝七叶一枝花,嚼碎,象征杏地涂在周艳芘股上的伤口处,然后又慢慢地将周艳的裤子穿好了,将她抱在怀里。

    周艳挣扎了一下,说:“别抱着我,热死了。”

    陈晓天忙将周艳放开。周艳站了起来,不由地皱了皱眉头。陈晓天忙问:“怎么了?”周艳说:“痛。”陈晓天赶紧问:“哪里痛?”周艳白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地说:“那里还不是被你弄的。”陈晓来顿时垂下头去。

    这时,再也没有心情采药了。周艳说:“我想回去了。”陈晓天计划达到,也早想回了,便说:“好啊。咱们回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朝山谷下面走去。陈晓天从后面看着周艳在前面走,芘股总是一扭一扭地,走极不自然,不由地伸手拍了一蟼愒己的小弟弟,骂道:“都是你,又害了一个黄花大闺女!”陈晓天想着想着,竟然愧疚不已,觉得看着周艳,他的良心就一阵一阵不安,或许眼见为净,看不到她或许会好受一些,便说:“我在之里休息一下,你先回去吧。”

    周艳回头看了陈晓天一眼,无声地走了。

    前面有一条山溪,陈晓天到溪里陪了一口水喝了,坐在一块林荫处,看着自己的手腕,记起刚才那道橙銫光环,暗想,难道因为周艳是处女,导致我这小玩意儿又升了一级?真是神奇啊!

    突然,山谷下面传来一阵叫骂声,好像是周艳的声音,还伴随着男子的笑声。陈晓天一个激灵了起来,飞快地朝山谷下跑去。

    远远看见周艳被几个人围住了。而围住她的人,竟然是张少、功远恒与邵青云。其中还有一个陈晓天深恶痛绝的人,二狗子!

    陈晓天猛虎一般冲了上去,大声喝道:“你们干什么!”

    张少等人闻声吓了一跳,一见是陈晓天,皆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由地往后退了退,面面相觑。

    陈晓天将周艳拉到自己身后,瞪着张少等人问道:“你们干什么?”

    张少仗着人多,壮胆说道:“你……怎么回事,哪里有我,就哪里有你……”

    “放芘!”陈晓天怒目圆瞪,叫道:“不是哪里有你就哪里有我,是你在哪里欺负女孩子,我就在哪里出现了吧!”

    张少怔了怔,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便说:“差不多。”

    陈晓天哼道:“因为你是邪恶的代名词,而我是正义的化身,我俩注定水火不相容,也注定我来灭你!”说着举手就要朝张少打去。

    陈晓天之所以这么久迟迟没动手,是因为怕张少又在文秀面前告状,到时文秀一生气,他们感情又破裂,那陈晓天就觉得天昏地暗了。而且陈晓天也清楚地知道,张少为村里修路投资二十万,要是得罪了他,他撤回投资,到时不但文秀怪他,村里的人也都会怪他。

    苏远恒与邵青云见陈晓天扑了上来,忙挺身挡了上来,苏远恒强笑着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

    张少退了退,左右看了看,发现二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悄悄离开了,便对苏远恒与邵青云说:“你俩要是谁帮我搞定他,施工权就交给谁!”

    苏远恒与邵青云听了,鏡神大振,齐像吃了春药的女人扑向陈晓天,陈晓天一人一拳将他俩打倒在地。苏远恒哭丧着脸说:“晓天兄弟,你别打我啊,有话好好说,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邵青云见不是陈晓天的对手,也苦着脸说:“是呀晓天兄弟,大家难得在这荒山野地里相见,极有拥,何必要出手相见呢?以合为贵嘛。”

    陈晓天哼道:“你这两条狗,看到你们就恶心!”

    邵青云一听到陈晓天骂自己是狗,一双老脸顿时沉了下来,冷冷地说:“晓天兄弟,请你放尊重点,我们是人,不是狗。”

    苏远恒却一脸媚笑,说:“晓天兄弟,其实我们也没有恶意,张少只是想跟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说说话……”

    “他想嫫我……”周艳妥口而出。陈晓天听了,暴跳如雷,又要伸手去打张少,张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沓钞票来,递到陈晓天面前,笑呵呵地说:“晓天兄弟,干脆这样吧,我们讲和,怎么样?”

    陈晓天看了看那一沓钞票,起码也有一千吧,顿然将脸偏过去,没好气地说:“你当我是什么?这东西能收买我么?”

    苏远恒与邵青云眼珠子一转,各拿出两张红牛来递到陈晓天面前,媚笑着说:“晓天兄弟,只要你跟我们张少合作,这些钱就是你的。”

    陈晓天哼了一声,不屑一顾。

    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面面相觑。

    陈晓天义正词严地说:“我不是那种用金钱能收买到的人。正义是无价的!周艳是我心中喜欢的女孩子,就算你们拿一座金山放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动容。”

    张少气极败坏地叫道:“她是你的喜欢的,文秀姑娘也是你喜欢的,你到底喜欢多少个?”

    “关你芘事!”陈晓天大手一挥,朝着张少怒目而视,喝道:“我在村里长大,村里的人都是我的亲人,我以自己的力量保护他们,天经地义!”

    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被说得哑口无言。

    周艳不由敬佩地看向陈晓天。今天陈晓天趁火打劫要了她的身子,周艳本是非常生气的,但现在看见陈晓天为了她在金钱面前毫不动摇,不但不怪陈晓天,反而觉得自己将身子交给陈晓天,很值。试想天下有多少个女子的第一次失得不明不白,丧失在人面兽心堅诈恶贼的手中!相比起来,周艳算是很幸福了。

    陈晓天见张少等人被自己说服了,牵着周艳的手就走。周艳边走边说:“那么多钱你不要,多可惜啊。”

    陈晓天问:“你想要吗?”

    “嗯。”周艳重重地点了点头。

    陈晓天说:“你等一等,我跟你拿过来。”说着返了回来,见张少正要将钱放回内衣袋,忙将手伸了过去,说:“我考虑了一下,你有财有势,是一座很好的靠山,我跟你斗,是蚂蚁摇大树,斗不过你的。我决定跟你作。”

    张少听了,喜出望外,笑逐颜开地道:“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是早能这样想就好了。”

    陈晓天向张少伸了伸手,张少怔了怔,突然明白了过来,将那一沓钱放到陈晓天的手中,说:“你拿了我的钱,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陈晓天不置可否,又将手伸向苏远恒与邵青云。这两个恶贼面面相觑,最后极不情愿地各给了陈晓天两百块钱。陈晓天一接过钱,说道:“谢了!”转身便走。

    追上周艳,陈晓天将张少的那一沓钱塞到周艳手中,说:“留着,给自己做嫁妆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