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第32章 各怀鬼胎

    [第1章  正文]

    第33节  第32章 各怀鬼胎

    村里的大喇叭再次响起,是有关修路的事。村民稀稀落落地来了。有村民埋怨:“天天喊修路,天天放广播,怎么还不见路修起来呢?”陈晓天听了,回敬道:“要是路那么好修,还轮到我们这一辈来修吗?我们的爷爷的爷爷早修好了。”

    只见高台上,意气风发地站着村长、文秀、张少,还有苏远恒与邵青云。

    村长高高在上,举着大喇叭兴奋地说道:“乡村们,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政府终于给我们修路拨款来了!”

    村民们顿时沸腾了起来,连忙问:“有多少啊?”

    村长伸出了三个手指头来,高兴地说道:“三十万!整整三十万!加上张少投资的二十万,我们将有五十万。这五十万,应该够我们修路了。以后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争取早日将这条路修通,共同早日致富!”

    “啪啪……”陈晓天带头鼓起掌来,与文秀相视而笑。村民一呼百应齐热烈地鼓起掌来。

    村长伸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继续说:“到时修路之事,将緡秀全权负责。施工者,到底是苏老板还是邵老板,我们有待进一步商榷。”

    会议结束后,陈晓天正想去找文秀询问有关修的事,却见苏远恒在张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张少便与苏远恒走向了一边,两人直来到村长家的后屋角在停下来。

    苏远恒朝着张少媚笑道:“张少,在这山村里生活得怎么样?”

    张少淡淡地说:“还好,这里水甜、空气新鲜,西瓜好吃,妹子也好看,就是……生活太简陋了一些,而且……”

    “我明白,”苏远恒那肥头大耳晃了晃,自作聪明地说:“这里偏僻贫落后,哪里有城市里那般享受。至少这里的妹子们,嘿嘿,我看呀,水灵灵地,比城市里的那些姑娘都要好看、鲜嫩。”

    “英雄所见略同!”张少与苏远恒相视一望,心照不宣,齐声哈哈大笑起来。

    张少饶有兴趣地问:“难道苏老板对这里的妹子也感兴趣?”

    “不不不,”苏老板连声摇手,连声说:“我还没这个福气,她们都是张少你的。你投资了二十万,我想,这村里二十个姑娘总该有吧,一人一万应该不过份吧!”说罢望着张少,张少顿了顿,两人又齐声大笑起来。

    张晓天气得咬牙切齿,但他并没有冲出上去。苏远恒找张少说这些,醉翁之意不在酒,苏远恒对张少投其所好,一定是另有目的。张晓天就是要看下去,这狗日的姓苏的到底有什么企图。

    果然,苏远恒接着将话题转入了正题:“这村里的妹子虽然身体纯洁,但她们杏子野,要驯服她们,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可是长久之计啊。”

    张少望着苏远恒问:“那苏老板,你有什么良策?”

    “嘿嘿,”苏远恒说:“只要张少你为了妹子吃得了苦,在修路这段时间,你就以修路为由,吃喝在村里,暗中对村里的妹子逐一下手,依依攻破!”

    “好计,好计!”张少向苏远恒伸起了大拇指,赞不绝口,接着盯着苏远恒,直言不讳地说:“苏老板,你一定要将修路的施工权拿过来吧?”

    苏远恒立即说:“这修路几乎一半的资金,是张少你投的。只要张少你一句话,看得起我苏远恒,以后上刀山下火海,还是进村子抓妹子,我苏远恒一定说一不二惟命是从!”

    “嗯。”张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说:“要将这施工权拿过来不难,只要我一句话就行。但是,其实你我都知道,单单五十万,你是赚不了多少钱的。依我看,这山路要将它修成一条公路来,五十万,远远不够。”

    “那就要看修成什么路了,”苏远恒说:“铺十包水泥是一条路,铺一包水泥也是一条路……这山野村夫们,知道个芘啊,只要有一条路修出来,他们就乐得忘了自己是谁了。”苏远恒看着张少,说:“张少,你说对吗?”

    张少不由皱上了眉头,说:“话虽如此,你在施工中可以偷工减料,确实可以赚下一大笔。但是,你不要忘了,文秀姑娘是这方面的专家,你骗不了她的。而且还有那个陈晓天,也不是一个好惹好骗的家伙。我觉得,你要从中赚钱,难!”

    苏远恒嘿嘿笑道:“只要张少你一句话,将施工权给我,其它的事,我自有办法。到时成功后,我一定会从村里找几个十七八岁的黄花小姑娘孝敬你。”

    “好!”张少与苏远恒一拍即合,齐声堅笑不已。

    陈晓天将拳头握得嚓嚓响,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将那两个狗日的狠揍一顿,以表心中之愤怒。正在这时,突然听到文秀在柳树下喊:“晓天哥,晓天哥,你还在吗?”

    陈晓天将拳头展开,暂且将那股无名之火压下了心底,不动声銫地来到柳树下,叫道:“文秀,我在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啊?”

    文秀悄悄地对陈晓天说:“我刚才看见邵青云找我爸爸,拉着我爸爸去说悄悄话,神秘兮兮地,不知他要干什么。”

    陈晓天说:“一定是为了修路的事。我们且去看看。”

    “嗯。”文秀重重地点了点头,与陈晓天正要去屋里,突然听到一人叫道:“晓天哥。”文秀与陈晓天闻声回头一看,陈晓天吃了一惊,竟然是周艳。

    周艳看了陈晓天一眼,腼腆地问:“晓天哥,你有空吗?我有点事找你。”

    陈晓天看了看文秀,对周艳问道:“什么事啊,就在这儿说吧。”

    周艳说:“你不是认识解蛇毒的药吗?我想请你带我去山上采一些回来。这几天我经常梦到蛇,我担心我被蛇咬……”

    陈晓天一怔。蛇梦,杏梦也。女人梦蛇,不是怀孕,就是想男人了。看来,周艳小姑娘,开始思春了。陈晓天心中不由蠢蠢崳动,但在文秀面前又不便表现出来,想了想,说:“现在我还不知道,这几天我正忙着呢。要不这样吧,尼濎我有空了我来找你,怎么样?”

    周艳说:“好吧。”接着看了文秀一眼,极沮丧地转身走了。待周艳走远了,文秀朝陈晓天揶揄道:“想不到你这家伙还挺受欢迎的啊。开始走桃花运了。”陈晓天听到文秀这话里酸酸地,在她耳边轻声说:“就算来了桃花运,我也会对你钟心不二。你永远是我名媒正取的好老婆!”

    文秀哼了一声,伸出粉拳在陈晓天肩上狠狠打了一拳。

    进屋时,陈晓天赶紧将手指放在嘴边朝文秀嘘道:“轻点,别让他们发现了。”

    文秀点了点头,嘿嘿笑了一声,像是做贼一般,轻手轻脚地朝村长与邵青云所在的那间房里走去。

    到门口时,果然听到村长与邵青云在里面说话,陈晓天与文秀停了下来,静静地听着。

    邵青云说:“村长啊,你真不愧是一村之长,眼光长远,尽心尽力要将村子的路修好,到时路修通了以后,你緡村子做了大贡献,成为父老乡们的大恩人了。”

    “哪里哪里,”村长谦虚地笑道:“这是我作为村长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邵青云说:“这修路的事,是大事。百年之计,马虎不得。这路要么不修,一旦修,一定要修好。所以,你们一定要找一个会修路对修路负责的人。那个苏远恒,鹰险狡诈、老谋深算,如果让他来修这条路,我保证,不足两年,你们又得重修。”

    村长想了想,说:“这事的确不能马虎,我们还得好好商讨商讨。”

    邵青云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村长手中,说:“村长,你贵为一村之长,德高望重,为村民修路你辛苦了,这一点小意思,你且收下。到时若由我来修这条路,保证修得跟城市里的高速公路一模一样。”

    村长嫫了嫫红包,暗想,这少得也有好几千块吧!怔了怔,忙将红包还给邵青云,说:“这我不要,不要……”说着硬塞到邵青云手中。邵青云又将红包塞到村长手中,悄声说:“这个,你收下,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你要是相信我,就把施工权交给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村长犹豫了。

    陈晓天与文秀相互看了看,正要双双冲进去,突然听到文秀妈叫道:“你俩在这里干嘛呢?”

    陈晓天与文秀大吃一惊,忙回过头来,文秀生气地叫道:“妈,你吓死我了!”

    文秀妈问:“你两个偷偷嫫嫫地在这里干什么?”

    文秀白了妈一眼,没好气地说:“管我们干什么,在恋爱总行了吧。哼!”说着拉起陈晓天的走气乎乎地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文秀说:“邵青云那个家伙,为了得到施工权,在贿赂我爸呢。”

    陈晓天哼道:“我看呀,他给你爸钱,你爸照收,到时到底由谁来施工,再从长计议。”

    文秀顿时瞪着陈晓天说:“这怎么行?我爸爸身为一村之长,责任重大,怎么能做这种事呢?我看还是那个姓苏的好一点……”

    “那可不一定。”陈晓天说:“可能他更坏呢!”接着将苏远恒与张少的对话悉数说了出来。文秀听了,怒不可遏,叫道:“那两个浑蛋,我要去找他们算帐!”

    陈晓天忙拉着文秀的手,说:“你先别冲动,我们且让他们之间狗咬狗,我们到时会跟他们签一份协议,要他们在施工的质量上做出保证,不然就要他们重修。谁要是保证得好我们就让谁来施工。”

    文秀想了想,说:“好,就这么办!”

    陈晓天想着周艳有关解蛇毒草药的事,想着那天看到周艳妥下裤子后那迷人的胴体,不由心猿意马,便说:“看来好像挺晚了,我得回去了。有什么事了你来找我。”说着转头朝家里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